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两百零一章 公主驾到(下)
    房俊默然片刻,苦笑道:“兄弟,某记着你的义气,生受了!可是正如他所言,某堂堂男儿汉,焉能让兄弟手足代自己受过?所有的事情你都是为某做的,某便不能将你弃之不顾,否则何以立足于天地之间?”

    程务挺篡改记录、盗取证物,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房俊脱罪。现在程务挺被刑部折磨成这般模样,房俊怎能不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感动?

    这个粗豪的汉子不能言不善辩,可是他用自己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义气、什么叫做汉子!

    房俊的一句“手足兄弟”,让程务挺颇为开怀。

    他知道房俊相识遍天下,但是真正能够被他称一句“兄弟”的,却没有几个。

    何谓兄弟?

    能够生死与共的袍泽,能够同甘共苦的手足!

    当你冲锋陷阵一往无前的时候,兄弟会为你殿后!

    程务挺鼻头酸涩,眼中一片迷糊,他咬牙挺住了刑部诸般大刑没有求饶一句,却被房俊一句“兄弟”感动得留出了眼泪……

    诸般苦楚,全都值得!

    他知道房俊有多么骄傲!这刑部大堂之上衮衮诸公,没有一个能够被他放在眼中!房俊有冲天的豪气,有凌云的志向,是注定要傲视天下睥睨群伦的那一个!

    可是现在,房俊却愿意为了自己不再经受刑罚的苦楚,而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何憾?!

    房俊拍了拍他的手,笑了笑,抬起头。

    “某认罪……”

    他的笑容酸涩,语气低沉,透着深深的无奈。

    韦义节等人长长的吁了口气……

    李孝恭微微摇头,心中泛起酸楚。

    这就是世家门阀的力量,他们总是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弯下脊梁、出卖灵魂!

    陛下的意愿达成了。

    可是……

    若是陛下知晓此间的情形,怕是亦不会开心吧?

    刑部大堂上的诸位官员尽皆舒了口气,无论亲近房俊的还是一心想要扳倒房俊的,都轻松起来。

    大事定矣!

    韦义节站起身来,拿过一旁书吏递上来的纸笔,走出书案来到房俊面前想要将纸笔交给房俊,让他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心中却猛地一跳,一个念头在脑中闪现,顿时有些心虚,稍稍犹豫了一下。

    万一这货又写诗怎么办?

    韦义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房俊的连续几首诗几乎将韦义节的名声给败坏殆尽,刚刚的那一首“名节重山岳”更是将此刻堂上的衮衮诸公一起给骂了个遍,若是现在再写一首……

    令狐德棻催促道:“愣着干什么?速速让他签字画押!”

    只要房俊签字画押,那便大势已定,房俊倒台便是定局。只要没了京兆尹的官职,他就是一只没了爪牙的老虎,单凭一个驸马的身份和宰辅公子的地位,想要将其捏圆了搓扁了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韦义节只得递上纸笔,两眼盯着房俊的手……

    房俊伸手接过纸笔,展开宣纸,提笔在手……

    就在此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尖利短促的喊声:“长乐公主驾到!”

    刑部大堂内顿时一片肃然。

    诸位官员都有些懵……

    此地乃是刑部大堂,正举行的是“三司推事”,乃是帝国最高之司法程序,你一个公主不在皇宫里修身养性或者游山玩水,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可说到底人家也是公主殿下,既然到此间来那就必有要事,大家当即不敢怠慢,纷纷起身离座,涌到门口处接驾……

    长乐公主在两名侍女的服侍下娉娉婷婷而来。

    一身深色宫装紧裹着玲珑纤秀的身段儿,愈发映衬得肤白胜雪。秀美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满头青丝绾成一个庄重的发髻,展翅飞凤的金步摇在阳光下煜煜生辉,眉目如画,神情恬淡。

    较之平素的道袍,平添几分艳丽光华……

    长乐公主来到大堂门前,俏生生的站定。

    一众官员赶紧俯身施礼,口中齐呼道:“臣,参见长乐公主殿下。”

    长乐公主秀丽的面容古井不波,樱唇轻启道:“众卿免礼平身。”

    “谢殿下。”

    诸人这才站直身体。

    长乐公主秀眸一扫,淡淡的看了一眼人群最后的房俊,缓缓说道:“本宫冒昧,本不应前来打扰三司推事之大堂,只是心中有一事不得不说,事关重大,还望诸位大臣能够体谅。”

    刘洎上前一步,恭敬问道:“不知殿下所言何事?”

    他一贯对皇族宗室不顺眼,向来喜欢跟皇族宗室打对台刷声望,若是此刻换做旁人贸然前来打断三司推事之正堂,刘洎说不得要怼上几句,然后一纸奏书狠狠的弹劾一番……

    但是长乐公主是个例外。

    这位殿下向来低调,且秀外慧中腹有锦绣,乃是皇族公主之中少有的蕙质兰心,民间风评甚佳,刘洎对其印象亦是极好。更深知这位殿下素来懂得分寸,既然能够前来刑部大堂,那就不然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长乐公主微微一顿,轻声说道:“本宫……前来作证。”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愕然……

    您身为堂堂公主殿下,一贯深居简出学道修心,你能作什么证,又是给谁作证?

    孙伏伽问道:“不知殿下言下之意,可否与现在正在审理的房俊一案有关?”

    长乐公主微微颔首道:“正是。”

    “既然如此,便请殿下入内,咱们按照审案的流程来操作,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本宫正有此意。今日前来,只是因为心中知晓一事,故此前来作证,公堂之上,只有证人而无殿下,诸位不必拘礼,一切都按照律例行事便是。”

    “那么,殿下,请!”

    诸位官员分列两侧,簇拥着长乐公主进入正堂,刘德威命刑部书吏搬来一张椅子请长乐公主坐了,而后诸位官员才各自纷纷落座。

    长乐公主端庄的坐在椅子上,两名侍女站在身后左右。

    她秀眸微抬,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对面一脸狐疑的房俊,俏脸没有什么表情,微微垂下眼帘。

    审案继续。

    孙伏伽乃是今日主审,询问长乐公主道:“殿下既然是前来作证,下官请问,您是给谁作证,又作何证?”

    刘德威和刘洎皱眉瞅着纤腰笔直、仪态端庄的长乐公主,疑惑不解。

    韦义节心中却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这位殿下与长孙冲可是夫妻一场,彼此之间自然甚为了解,该不会是……他心中顿时慌乱起来。

    长乐公主柔声说道:“本宫前来乃是为房俊作证。”

    此言一出,堂中一片惊呼!

    居然是给房俊作证?

    虽然房俊是你的妹夫,可是死者长孙澹那也是你的小叔子……哦,前任小叔子……

    再者说了,就算你想要给房俊作证,可是你怎么作这个证人?难道你能证实凶案发生的时候房俊不在场?可是当夜房俊的供词是他在京兆府的值房当中过夜,连家中妻妾都不能证明房俊到底有没有前往凶案现场,你怎么证实?

    难不成……你要说那晚房俊彻夜与你在一起?

    那可真就是大事件了!

    李唐皇族有胡人血统,向来对于纲礼伦常并不太在乎,所以才会有李二陛下将弟媳纳入後宮这种被人诟病的举措,亦有房陵公主偷人这种不齿之举……

    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但是你一个刚刚和离的公主,彻夜与自己的妹夫待在一起……那可是比纳弟媳入宫更要耸人听闻的丑闻啊!

    孙伏伽定了定神,问道:“不知殿下所言的作证……是何含义?”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长乐公主说话,似乎都想要亲眼见证皇室又一桩丑闻的诞生!

    房俊亦是一头雾水,你能给我作什么证?

    整件事情没你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