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十六章 县里消息
    李大光着实尴尬,逛妓院居然被三个晚辈看到了,不过好在他没有娶妻,不用担心被揪着耳朵去跪算盘。

    李延庆把李二李三先打发回去了,他还有事想问问这位四叔。

    “四叔就是来听个曲子,喜欢听曲,呵呵!”

    李大光心虚地解释了一番,他忽然又觉得多余了,一个六岁的小屁孩懂什么。

    “庆儿,今天第一天上学怎么样?那个姚老牛儿很严厉吧!”

    “四叔,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

    李延庆轻声问道:“我父亲以前做过什么.....不体面的事吗?”

    他怎么也忘不了提到父亲名字时,姚师父眼中那种毫不掩饰的鄙视。

    “为什么要问这个,有人说什么了吗?”李大光很敏感地看了一眼李延庆。

    “我是他儿子,就想了解一下。”

    李大光犹豫良久道:“按理我不该说,但你迟早会知道,你父亲....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李大光长长叹了一口气,给李延庆讲了一段往事。

    “你父亲曾是家族的骄傲,七年前考上相州发解试,高中第一名,那年又娶了你母亲,可谓双喜临门,那时他经常是知县的座上客,第二年又进京参加省试,虽然没有考中,但也颇得主考官的赏识,让他好好复习,准备下次再进京赶考。”

    “然后呢?”

    “然后就在五年前出了一件事,你父亲碍不过县丞的面子,替他侄子去磁州参加发解试,好像他们长得挺象,不过你父亲还是被人认出来,从此万劫不复,举人功名被革除,永不准再参加科举,成为家族的耻辱,汤阴县的笑谈,被人背后唤作李捉刀,他天天在家里发酒疯,祖田也卖了,家中一贫如洗,你母亲也忧虑成疾,一病不起,第二年就去世了,你父亲为此悔恨万分,为了赎罪,不惜举巨债安葬你母亲。”

    李延庆半响说不出一句话,自己竟然和父亲是同一个命运,冥冥之间,难道这就是造物主的刻意安排吗?

    李大光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说:“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你父亲为什么拼命攒钱给你读书,为什么一定要你参加科举,你是他唯一的希望,只有你才能替他洗掉他身上的耻辱,要不然他这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多谢四叔,小侄....先走一步。”李延庆心中难受,转身便走了。

    李大光望着李延庆走远,不由暗暗摇头,大器已被州府记录在案,如果不消除记录,连庆儿将来也会受到牵连,大器还以为时间久了官府就会忘记,哪有那么简单,大器这辈子也就算了,只是可惜庆儿这个聪明的孩子。

    .......

    李延庆心中象揣了个铅桶一样沉甸甸地回家了,他没有任何感想,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也忘了李大光几时和他分手。

    走到家门口,院门还在,但家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片泥墙废墟,李延庆呆呆站了半天,竟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时,在废墟上找东西的大黑看见了小主人,顿时象一阵风似的冲到主人面前,急得汪汪乱叫,仿佛在告诉主人,他们的家没有了。

    李延庆这时才终于从懵懂中醒来,他们家要修新砖房了,他应该去隔壁胡大娘家才对。

    望着大黑委屈的眼神,李延庆笑着紧紧拥抱了它一下,带着它向隔壁的胡大娘家飞奔而去。

    当天晚上,李延庆便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父亲,宋朝父亲变成了他的儿子,也叫李大器,他替同学考试而被自己严厉训斥。

    李延庆从梦中忽然醒来,他怔怔望着屋顶,回味他的梦,感受着千年人生命运交融的玄妙,一直到鸡鸣声响起,他也没有能睡着。

    .......

    汤阴县的东大街是县内商业集中之地,各种招牌、旗幡挂满了街头,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人来人往,大街上十分热闹。

    东大街第一家店铺是一家书坊,叫做士林源,其实就是一家书店,不过前店后坊,前面是书店,后面则是印刷工坊以及抄书的场所。

    虽然宋朝印刷术已十分发达,但抄书行业并没有消亡,一些私人藏书还是喜欢请人抄写,李大器便是在这里做事,他的字写得很漂亮,店里便请他来替别人抄书,李大器的雕刻也不错,偶然也会刻一些雕版,活字印刷术虽然已经发明,但因为排版、美观等种种原因,并没有取代雕版。

    士林源是河北西路三大书坊之一,总柜在大名府,汤阴县只是它的一家分柜,但也占据了县里最好的地段,书籍品种多,质量好,深受汤阴县读书人的喜爱,生意十分兴隆。

    今天正好是士林源的东主来汤阴县书坊视察,所以书坊掌柜和伙计们都十分忙碌,一早便起来把书坊打扫得干干净净。

    东主姓杨,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非常精明能干,刚刚继承父业不过两三年,野心勃勃,一心想把士林源做成本朝最大的书坊。

    此时在二楼的掌柜房中,罗掌柜正在向年轻的东主汇报最近几个月的业绩,但他很快发现东主并没有听自己汇报,而是在看一卷书稿,看得有点入迷了。

    罗掌柜这才想起,书稿是昨天李大器给自己的,说是他儿子所写,请自己帮忙看看,这两天东主要来,他忙着准备各种迎接事宜,便将书稿随手丢在一边,再说六岁孩子写的东西,他也没有什么兴趣,没想到书稿正好被东主看到了。

    罗掌柜尴尬地停住了汇报,等了片刻,不料东主并没有停下,反而看得更加入迷了。

    这时,一名伙计上来小声道:“掌柜,酒馆已把饭菜送来了,要不要请东主下去。”

    “废话,把饭菜端上来!”

    伙计连忙下去,片刻把饭菜端了上来,放在桌上。

    罗掌柜陪笑道:“东主,您先吃饭吧!”

    “嗯!放在那里,我等会儿再吃。”

    罗掌柜无奈,只得关上门退下去了,走下楼却不见李大器,连忙问道:“大器呢?”

    “李大器回去了,有同村人来找他,刚刚走!”

    “要坏事了!”

    罗掌柜一跺脚追了出去,只见李大器已经走了很远,他边追边喊道:“大器!等一等。”

    李大器不放心家中儿子,正要和邻居胡盛一起回去,听见后面有人叫他,李大器回头见是掌柜,连忙停下脚步。

    罗掌柜气喘吁吁跑上前,上气不接下气道:“大器,稍等一等,别急着回去。”

    “罗掌柜,那本书我已经抄完了,就放在你桌上。”

    “我知道!不是你的事情,是....你儿子写的那本书,好像很不错,我们再谈一谈,明天回去也不迟。”

    旁边胡盛笑道:“大器就留下吧!庆哥儿有我娘照顾呢,没问题的。”

    李大器不能不给罗掌柜面子,便点头答应了,“好吧!我明天再回去。”

    罗掌柜便拉着他回去了,刚进店门,伙计慌慌张张迎上来:“掌柜,东主找你呢!”

    罗掌柜连忙对李大器道:“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罗掌柜慌忙上了二楼,推开门,只见饭菜纹丝未动,东主还在翻看那部书稿,他走上前小心翼翼道:“东主找我吗?”

    “这是谁写的?”杨东主扬了扬手中书稿问道。

    “这是我们这里一个抄书先生的儿子写的,昨天才拿来,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呢!”

    “后面还有吗?”杨东主急着追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去问问。”

    “快请这位抄书先生来见我,真是本好书啊!险些错过了。”

    罗掌柜连忙转身向楼下跑去,他心中很庆幸,幸亏自己把大器追回来了,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他还从没见过东主这样夸一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