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十八章 功课事件
    学房内,李二正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述他今天看到的鬼。

    “那真是个吊死鬼,脖子那么长,穿着白衣,圆滚滚地肚子,是哪种吃饱了饭的吊死鬼,往那里一站,指明就要庆哥儿跟他走,吓我急忙跑到学堂来报信。”

    旁边汤怀满脸狐疑,应该是王贵去找李延庆才对,可听这描述,也不像王贵啊!

    “李二,那个鬼到底有没有把庆哥儿抓走?”

    “不知道啊!我又看去了,但庆哥儿已经不见了,鬼也不见了。”

    “那就是被抓走了,李二,快去告诉他爹爹救人!”

    李二挠挠头,庆哥儿的爹爹好像去县里了,这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庆哥儿回来了。”

    学子们一起向门口涌去,只见李延庆和王贵大摇大摆走进了院子,王贵象铁哥们儿一样搭着李延庆的肩膀,小镇杂货铺是他家开的,纸盔甲和兵器都寄存到杂货铺了。

    李延庆那一刀砍得他心服口服,两人竟成了好朋友。

    众人大笑起来,“李二,吊死鬼在哪里?”

    李二眨眨眼,自作聪明地喊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贵天王把庆哥儿救了。”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只见姚师父满脸严厉地负手走了过来,学子吓得纷纷向自己座位奔去。

    李二的脸刷地变得惨白,他这才想起自己昨晚的功课没有做完,本想早点来学堂里赶一赶,结果忘记了。

    学子们纷纷将功课袋放在前面的桌子上,很快便堆成高高一叠,李延庆和王贵也快步走进来,将自己的功课袋放在桌上。

    李延庆回到自己位子上,却发现桌上多了一个小竹筒杯子。

    “是我自己做的。”旁边岳飞淡淡道。

    每个人桌上都有一个盛水的小容器,研墨需要,唯独李延庆没有,李延庆拾起这个做工简单却又很实用的小竹筒,笑道:“多谢了。”

    岳飞点点头,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严肃,专心致致地听师父上课。

    “所有人都听着!”

    前面传来师父姚鼎严厉的声音,李延庆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

    “我听到有人抱怨昨天我布置的功课太多,知道我怎么回答吗?我的回答很简单,假如我发现有人昨天的功课没有完成,我将十倍处罚,不肯接受处罚就给我收拾东西离开学堂,别回来了!”

    李延庆回头看一眼李二,他也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一双小眼睛却滴溜溜乱转。

    “这小子不是说没有做完功课吗?”李延庆暗暗忖道。

    “我今天要去一趟县里,可能下午才能赶回来。”

    学房内顿时一片欢呼,尤其是李二,激动得几乎要跳上了桌子。

    “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

    姚鼎及时制止住了学子们的欢呼,接下来的话把所有的人心都泼冷了。

    “在我不在学堂的这段时间,把学过的论语写十遍,我回来检查,完不成罚一百遍!”

    姚鼎抱着桌上的功课袋走了,学房里没有欢呼,每个人都默默拿出纸笔开始写字,开玩笑,比昨天的功课还多一倍,谁受得了?

    “庆哥儿!”

    李二哭丧着脸对李延庆道:“我这次死定了。”

    “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呢!”

    “没有开玩笑,真的没有做完,本想早上来学堂赶一赶。”

    李二胆怯地看了一眼李延庆,“原本指望你能帮忙来着。”

    李延庆这才想起自己一早跟王贵比武去了,“那你还差多少?”

    “还差三遍!”

    李延庆无语了,其实一共只默写学过的论语五遍,并没有多少,估计这小子昨天学堂里什么都没写,都堆到晚上去了,所以才完不成。

    李延庆写字很快,又善于模仿,几篇论语对他而言只是一会儿的事情,可问题是,自己若替他写了,又怎么交上去?

    李延庆迟疑一下说:“我可以替你写,但功课已经收走了,怎么办?”

    李二吞吞吐吐道:“办法倒是有,就是一般人不敢去做。”

    李延庆头脑转得快,立刻明白李二的意思了,“你不会是说,偷偷溜进师父的房间吧!”

    李二点点头,“以前有人做过。”

    “谁?”

    李二朝王贵和汤怀一努嘴,又压低声音道:“这个学堂除他们二人,没有人敢做这种事。”

    “你小子不会是想让我去替你做吧!”

    “庆哥儿,我今天特地多带了三个肉饼。”

    李延庆带的饭是三个粗面馍馍,早上已经被他吃了两个,只剩下一个了,现在肚子就饿得咕咕直叫,李二这小子抓住了他的弱点,显然是早有预谋。

    李延庆想到姚老师去县里了,风险不大,便在下面狠狠踢了他一脚,“那就一言为定!”

    李二虽然被踢得一咧嘴,但还是忍不住眉开眼笑,“写字我自己来,就麻烦你帮我送进去。”

    开玩笑,十倍处罚啊!他李光宗还要不要活了。

    一般而言,赶作业要比写作业快得多,李二仅用一刻钟便赶完了所欠功课,偷偷塞给了李延庆,“你可以借口上茅房。”

    旁边岳飞轻轻咳嗽一声,自言自语道:‘君子慎独,不欺暗室。’

    李延庆扭头笑问道:“五哥已经读了《中庸》么?”

    岳飞脸一红,在外祖父的严格要求下,他学业早已超过学堂中的学子,他不再多说,继续专注写自己的字。

    李延庆借口上茅房溜出了学房,快走几步便来到了师父房间前,窗户虚掩着,他轻轻打开窗便跳了进去。

    姚师傅的房间是套房,里外各一间,外面是书房,里面便是寝室,他们上交的功课就堆在外面的小桌上。

    李延庆很快找到了李二的功课袋,将刚刚补齐的三张默经塞了进去,他转身刚要走,却发现正面墙上挂了一幅奇怪对联,却只有横批,两边都是白纸,似乎还没有想好。

    李延庆对对联一向有浓厚的兴趣,只见横批写的是:读书何味?

    李延庆沉思片刻,立刻想到了一幅对联,很适合这个横批,他一时间手痒难耐,便在旁边桌上一张白纸上提笔写下了这幅对联:

    读书取正,读易取变,读骚取幽,读庄取达,读汉文取坚,最有味卷中岁月;

    与菊同野,与梅同疏,与莲同洁,与兰同芳,与海棠同韵,定自称花里神仙。

    李延庆将这张写了对联的白纸塞进了自己的功课袋中,但走了几步,他又改变了主意,重新将白纸取出来,坦放在师父桌上。

    ......

    学堂围墙上,李延庆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三个美味的肉饼,今天肉饼是用新鲜羊肉做的,比昨天的腌肉馅美味了十倍,加上姜丝和小葱去腥调味,这是他来宋朝后吃到的最美味食品。

    “要不是我今天冒险,你可就惨了,想想吧!罚写五十遍啊!”

    李延庆一边享受美味,同时也不忘记占领道义高地。

    李二心中感激不尽,他觉得三个肉饼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又从怀里摸出个一个纸包,“庆哥儿,尝尝我舅舅从城内捎来的蜂蜜麦芽糖,最好的王记糖坊。”

    蜂蜜麦芽糖确实金黄诱人,只是上面多了李二的几个黑手指印,李延庆不由眉头一皱。

    这时,远处王贵在向李延庆招手,“庆哥儿,出去逛会儿吧!”

    李延庆在学堂里闷了一个上午,早想出去走走,他从墙上轻轻跳下,向王贵和汤怀两人飞奔而去。

    “等等我!”李二狼狈地从墙上爬下,也慌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