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十五章 上上之签
    一早,李延庆四人纷纷换上了正式场合穿的衣服,一般都是穿帽衫,也就是由乌纱帽、皂罗衫和角带组成,由于天气寒冷,外面再套一件短皮裘。

    四人没有坐牛车,在师父姚鼎的带领下直接向不远处的县衙走去,他们去参加今天童子会的开启仪式和抽签仪式。

    刚走到县衙侧门前,门内跑出来一人,长得瘦瘦高高,眉眼和汤怀很像,正是他们的联络人,汤怀的大伯父,名叫汤正宗,大概四十岁上下,显得非常精明能干。

    汤正宗连续四年都是他们联络人,一套流程已经很熟悉了,见到姚鼎,他连忙道:“其他七家都已经到了,就差我们了。”

    “不是说好辰时才开始吗?现在还差半个时辰呢!”姚鼎不满地说道。

    汤正宗苦笑一声,“大家都想了解对方情况,所以早早到了,刚才汤北乡学堂和羑里镇学堂还较量了一番,火药味十足,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就是他们两家争魁首了。”

    说到这,汤正宗又低声道:“我还听到一个消息,说知州李大官人这次也要来,不知消息是不是真的?”

    姚鼎没有吭声,长子昨晚告诉他,李知州对汤阴县的童子会很有兴趣,这次也要来观摩,大概会在最后几天到来。

    不过他昨晚和长子大吵一场,不想提此事,姚鼎便道:“这些琐事回头再说吧!我们先进去。”

    众人走进了中堂,只见院子里站满了学子,排成七支队伍,少年们个个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个踌躇满志,彼此用眼角打量着对方。

    待鹿山镇学堂四名学子走了进来,院子里的学子们轰地笑了起来,竟然派来了四个小毛孩,本来大家都瞧不起鹿山镇学堂,现在来了四个小毛孩,大家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了,也好,红花总需要绿叶来衬托。

    这时,从堂内走出来一名三十余岁的官员,他重重咳嗽一声,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看这名官员的模样,李延庆便知道他是姚师父之子姚万年了,汤阴县学正,主管全县教育考试,父子俩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姚万年将师父姚鼎请到堂内小坐,学子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都在院子里排队站着,站上一两个时辰,耐心等到抽签结束才能散去,腿都冻麻木了,不过绝大部分学子都有经验,各带一本书打发时间,李延庆他们四人只有岳飞带了一本《王临川集》。

    只站了片刻,李延庆便听见旁边队伍中有人在窃窃私语,“你说这红孩儿究竟是谁的儿子?怎么牛魔王会说红孩儿不是他的儿子?”

    李延庆一愣,这不是自己的书吗?他回头望去,才发现二十八个学子几乎有一大半都在看同一本书,李延庆低头看了看他们的书皮,书名叫《大圣捉妖记之红孩儿》,正是他写的乐虎国际国际,下面还有作者名,叫做‘鹿山潇潇子’,李延庆一下子捂住嘴,差点笑喷了出来,这个笔名起得真好,自己可不就是‘鹿山小小子’吗?

    王贵小声对李延庆道:“这本书好像挺好看,等会儿咱们也去买一本。”

    李延庆连连点头,他一定要去买上一本,似乎卖得不错的样子。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李延庆腿都要冻僵了,随着一声钟响,童子会仪式终于开始了,八个学堂的师父簇拥着三名官员谈笑风声从中堂内走了出来,三人中李延庆只认识一个学正姚万年。

    汤怀低声对众人道:“中间那个就是刘知县,左边那个是马县丞,右边是学正,他们三个就是这次童子会比试的审评官。”

    刘知县相貌长得很平常,皮肤比较白皙,不过气质不错,身材瘦高,有几分出家人的仙风道骨。

    倒是旁边的马县丞长得让人印象深刻,那张脸长得比驴还长,一双眼睛白多黑少,就仿佛一只蝌蚪在白瓷碗里游动,这就是俗称的四白眼,又叫蛇眼,貌由心生,从外貌就感觉这县丞不是善类。

    这时,李延庆猛地想起一事,父亲不就是替县丞的侄子代考才出事的吗?难道就是这个马县丞?虽然那是四年前的往事,但直觉告诉李延庆,应该就是这个县丞。

    “各位学子辛苦了!”

    知县刘祯开口了,“自从本县创办了童子会后,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这里要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当年的第二届童子会有八人参加了两个月前的州试,其中七人高中了举人,明年将要进京参加省试了,这件事轰动了相州,连知州也决定来观摩这次童子会,说明本县创办的童子会完全正确......”

    知县刘祯越说越激动,下面学子们也是一片窃窃私语声,八人考中七个,这个比例确实让人惊叹,王贵撇撇嘴道:“这还不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把童子会说得像狗皮膏药一样,一贴就灵。”

    岳飞摇了摇头,不同意王贵的看法,“不能这样说,咱们只苦练了二十天收获就很大,可我听说好几个乡从半年前就开始强训了,童子会是很锻炼人,这一点不容否认。”

    李延庆没有听他们说什么,他的注意力还在那个马县丞身上,他发现知县说到‘童子会完全正确’时,马县丞却不经意地撇了撇嘴,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尽管这个表情转瞬即逝,很难看出来,但还是被李延庆细心地捕捉到了,他心中暗暗思忖,原来知县和县丞之间也暗藏矛盾啊!

    刘知县足足讲了一刻钟才正式宣布第五届童子会开始,下面便是抽签仪式,由去年的前四名抽签,决定第一轮的对手,竹签朝下的一头写着去年后四名的学堂名,所有人都希望能抽到鹿山镇学堂,那就意味着第一轮轻松过关。

    学正姚万年重申了各项规则后,便拿着一只装有四支签的竹筒走到四个学堂的师父面前,羑里镇学堂、汤阴县学小学堂、汤阴务本学堂、还有就是卫南镇学堂。

    而对应的四支签则是龙阳镇学堂、永济乡学堂、鹿山镇学堂和汤北乡学堂。

    其实汤阴县远不止这八座学堂,还有大大小小数十个私塾、村学、社学等等,人数多一点的二三十人,少一点的只有十来人,但官办的小学堂只有八座。

    眼看抽签已经开始,所有的学子都向鹿山镇学堂的四个小学弟望来,眼睛里充满了戏谑之意,今年不知是谁能捉到这头小鹿?

    这时,卫南镇的师父何振忽然大笑一声,“我抽中了!”

    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今年将是卫南镇学堂对阵鹿山镇学堂,中堂内外一片哗然,刘知县有些不满地重重咳嗽一声,何振才意识自己的失态,连忙陪笑道歉。

    刘知县点点头道:“既然都抽了,学正就宣布吧!”

    姚万年走前高声道:“下面我宣布抽签结果,羑里镇对永济乡,汤阴县学对龙阳镇,汤阴务本对汤北乡,卫南镇对鹿山镇,时间是明天上午辰时正,地点是在县学的勤勉堂,迟到就算放弃认输。”

    在一片吵吵嚷嚷声中结束了仪式,卫南镇的四个学子激动得互相拥抱,仿佛他们已经提前取胜了,姚鼎走上前拍拍自己几个小徒的肩膀笑道:“其实我们运气不错,抽了个上上签。”

    众人都苦笑起来,第一轮没有遇到羑里镇学堂和汤北乡学堂,他们的运气是不错。

    姚鼎又道:“等会儿学正要专门给八位师父明确辩试和考试规则,我也要参加,你们自己回客栈吃点东西,中午有时间就写写字,或者看看书,不要在外面乱跑。”

    四人答应了,便随着人群向外面走去,走出县衙,王贵对岳飞和汤怀笑道:“我和庆哥儿想去趟书坊,你们也一起去吗?”

    汤怀给了王贵一脚,这种好事情居然还要和自己商量,三人一起向岳飞望去,岳飞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读书人嘛!谁不想逛逛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