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十一章 另谋良策
    时值傍晚,城北的卫川酒馆生意兴隆,顾客盈门,临街的大堂内坐满了酒客,格外的喧嚣热闹,北宋的高足凳已经逐渐普及,虽然低矮的坐榻在某种程度上还代表着一种身份,在一些官宦家庭中还保持着微弱的生命力,但在市井民间,围桌而坐已经成为常态。

    酒馆除了临街大堂外,里面还有院子,院子三面也是酒馆的一部分,不过档次稍高,用木板和屏风相隔,变成了一个个小隔间或者厢房,在最西面的一间厢房内坐着何振和马县丞。

    县丞马符正端着酒杯望着窗外的一艘大船出神,窗外便是汤水,河水已经结冰,将十几艘船冻在了河面上。

    但马符却显得有点心绪不宁,就在刚才,何振无意中勾起来他不堪回的一件往事。

    马符花了上千两白银才让上面相信他和李大器作弊案无关,是家人背着他所为,但这桩案子还是让他整整三年抬不起头,直到去年换了知州,他的日子才稍微好过一点。

    但何振又提到了那个名字,就像被一根蝎尾毒刺不经意地扎了一下,他原以为已经愈合的伤疤又开始疼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是李大器的儿子?”

    马符端着酒杯的手微微有点抖,他极力保持着镇静,就仿佛这个名字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影响。

    “为了这次童子会,我特地派人去调查了各家学堂,尽量做到知己知彼。”

    “连鹿山镇学堂也要去调查,你这信心也够足的。”马符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容。

    何振嘴角抽搐一下,可就是这个从来都不足为虑的鹿山镇学堂今天把他们淘汰了,他们成了这次童子会最大的笑柄。

    “我们该怎么办?”

    何振焦虑地问道:“我们没有了进入复赛的资格,这次童子会还能进前四吗?”

    “我会争取将你们排为辨试第五,然后你们自己争气一点,在策试中拿到前三,进入前四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光凭实力,我们很难进入前三,如果县丞能够——”

    “这次绝对不行!”

    马符的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顿,打断了他的话,“昨天知县也说了,李知州要来观摩今年童子会,今天我已经失态了,不能一错再错,这次我帮不了你们。”

    何振心中失望到了极点,两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啊!就这么不声不响没了?马符瞥了他一眼,又淡淡道:“又没有人说今年是最后一次了,你急什么?今年不行,还有明年嘛!”

    何振心中又涌起了希望,这是不是一个暗示呢?他急忙取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放在马符面前,“这是三百两银子,寄托了我们卫南镇父老的期望,还望马县丞务必助我们进前四。”

    马符眯眼看了片刻,白花花的三百两银子他怎么能拒绝,他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尽力吧!何师父,我们下不为例,以后有什么事就来县衙,本官一定公事公办。”

    说完,马符拎起银包,起身便匆匆走了,等马符走远,何振狠狠向地上吐了口唾沫,“呸!装什么装,有本事就别收银子。”

    ........

    王贵和汤怀写完了字,又胡乱做了几诗,便先后逃回房间了。

    “看看他们两个!”

    岳飞没好气地对李延庆道:“如果读书有这么一半的热情,师父也不至于总是对他们脾气了。”

    “乐虎国际国际嘛!肯定是比功课吸引人。”

    李延庆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做了半天诗,他也有点累了,说实话,如果大圣捉妖记不是他写的,他跑回屋的度绝对不比王贵慢。

    他看了一眼岳飞,见岳飞脸上还是那么严肃,便笑道:“再说师父也同意他们做完功课后看一会儿,总比他们偷偷溜出去惹是生非的好,凡事有弊就有利,要往好的那一面看嘛!”

    岳飞这才没有再生气,李延庆说得有道理,比如他一直以为外祖父很古板,但这一次他才现外祖父其实也很精明,知道外面的大雪会把王贵和汤怀引出去,所以宁可同意他们看乐虎国际国际,也不准他们外出,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当师父从王贵衣服下搜出乐虎国际国际时,竟然没有大雷霆,而是翻了翻就把书还给了他们,让他们做完诗再看,笑容居然那么温和,真和平时不一样啊!岳飞胡思乱想着,一时间忘记了写诗。

    李延庆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抓过王贵的软坐垫放在自己身后当靠背,试了试,舒服多了,他这才笑道:“说说明天的比试吧!五哥对汤北乡学堂了解多少?”

    他们彼此的称呼比较随意,李延庆也是乱叫一通,由比如他称呼汤怀有时叫老汤,有时叫阿汤哥,有时又叫汤哥,一般看心情来定。

    王贵也是,有时叫老王,有时又叫阿贵,不过他们都称岳飞为五哥。

    岳飞摇摇头,“我和你一样一无所知,可能汤哥知道一点。”

    “我去问问老汤,要不要一起去?”

    “你去吧!我想抓紧时间再多写几诗。”

    李延庆站起身向隔壁房间走去,岳飞又开始琢磨他的诗了,他不太关心汤北乡学堂怎么样,关键自己要学踏实才行。

    但李延庆可不这么认为,就凭他们今晚写几诗就想过汤北乡学堂,简直是痴人说梦,运用策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今天何振的策略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卫南镇学堂最后还是失败了,只能说何振的运气不好,偏偏就选了一个自己的强项。

    房间里灯光明亮,王贵和汤怀蜷缩在床上,两人贪婪地读着每一行字,狠不得把每一个字都咀嚼透,这是他们从未读过的乐虎国际国际,让他们兴奋而痴迷,刚刚读完一页,又翻回去重新读,看样子,这本乐虎国际国际不看上三五遍他们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老汤,你说红孩儿到底是谁的儿子?”

    王贵已经看完一遍了,最后的悬念着实让他心痒难耐,观音菩萨把红孩儿带走了,罗刹女去积雷山求丈夫救儿子,牛魔王却恶声恶气大吼:“他又不是我的儿子,你去找他的亲爹就是了。”

    汤怀比王贵看得快,他已经在看第二遍,王贵也说到了他的痒处,他便放下书道:“我想过的,我觉得应该是太上老君。”

    “为什么?”

    “你想想嘛!红孩儿会三昧真火,他爹牛魔王怎么不会?天下除了红孩儿,就是太上老君会三味真火了,还有罗刹女的芭蕉扇,说是和太上老君的芭蕉扇是同枝而生,明摆着就是太上老君送给罗刹女的啊!”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李延庆笑着走了进来,“红孩儿就是牛魔王的儿子,只是他当着玉面公主的面才这样说,回头他肯定就会去救儿子。”

    王贵一头雾水,眨眨眼问道:“没见你看书啊!你怎么会知道?”

    “我躲在茅厕里看的,你当然没看见。”

    李延庆坐在汤怀的床边,一把揪住了汤怀长得特别长的耳朵,汤怀捂着耳朵大喊:“啊呀呀!快放手,快放手,痛死我了。”

    王贵捶床大笑,唯恐天下不乱地喊:“索性把这厮的驴耳朵割了下酒,我去拿刀!”

    李延庆放开他的耳朵笑道:“明白了吧!假如牛魔王承认红孩儿是自己的儿子,就等于欺骗了玉面公主,肯定就是这个下场。”

    汤怀狠狠给李延庆肩窝一拳,揉着被扯红的耳朵不服道:“牛魔王什么时候对玉面公主说过红孩儿不是他的儿子,书上根本没写。”

    “下本书就有了。”

    汤怀撇撇嘴,“你还以为自己是鹿山潇潇子呢,你说有就有啊!”

    王贵是个傻小子,汤怀却是个人精,李延庆知道言多必失,便不再说这事,岔开话题道:“给我说说汤北乡学堂的情况,我来想个对付他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