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十四章 不欢而散
    李延庆沮丧地低下头,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被师父姚鼎听到了,师父啊!师父!你干嘛就这么倔呢?非要跟自己的徒弟作对,装作没听见不行了吗?

    这时,县丞马符抓住了机会,一声怒吼,“你们好大的胆子!”

    李延庆一抬头,看见了马符狰狞丑陋的面孔,一双三角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目光,李延庆忽然想起了父亲,不仅光明的前途被毁,还穷困潦倒这么多年,母亲也因此病故,他们家不幸的根源就是这个县丞。

    李延庆心中也燃烧起了怒火,他索性豁出去了,起身抱拳道:“辨试中师父不能在场,请审评官务必阻止他入场。”

    刘知县点点头,吩咐学正姚万年道:“姚鼎无故咆哮,扰乱辩试,将他赶出县学!”

    王贵和汤怀脸都吓白了,庆哥儿居然要把师父赶出去,他们回去非要被师父抽筋剥皮不可。

    尽管姚鼎愤怒异常,但还是被姚万年带着几名从事劝出了县学。

    但县丞马符却不肯放过李延庆,他恶狠狠道:“你们竟敢换题舞弊,破坏童子会,好大的狗胆,说!是谁干的好事?”

    李延庆不卑不亢道:“这道题是我出的,但绝对谈不上舞弊二字,我们没有违反规则。”

    “你还敢顶嘴!”

    马符一拍桌子,咆哮道:“来人,把他们赶出去!”

    几名从事快步走上前准备驱赶他们,三名老学究也束手无策了,只能同情地望着他们,对面的汤北乡学子却暗暗欢喜,他们居然要翻盘赢了。

    就在这时,知县刘祯忽然一摆手,“且慢!”

    几名从事停住了脚步,马符一愣,十分不满道:“刘知县不会是要包庇他们吧!”

    刘祯淡淡道:“刚才是你在问他,他据实回答了,你却斥他顶嘴,如果他不回答呢,你是不是又要说他藐视上尊?”

    马符一下子被顶了回去,半晌,他恨恨道:“但他们在舞弊,这总没有错吧!”

    “是非曲直自有公道,你且听听他们的申述再说。”

    刘祯又对李延庆道:“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说吧!”

    李延庆深深行一礼,“感谢知县给学生申述的机会,这道题确实是学生所出,按照复试规则第五条,由双方学堂各自出题,但并没有规定题目一定要由师父来出,学生也是学堂一员,学生出题完全符合规则。

    至于师父刚才斥责,是因为学生事先没有和师父沟通,但这只是师徒之间的内部矛盾,和比赛无关,请知县和县丞两位上尊明鉴!”

    刘祯点点头,“童子会的规则是由我制订,当初制订规则之时就没有想过一定要由师父来出题,只是因为学子学识有限,所以才形成了师父出题的惯例,但惯例不是规则,本县觉得李学子出题并没有违反规则。”

    他又问三位老学究,“三位认为呢?”

    三位老学究商量了一下,主审官便道:“坦率地说,这道题出得非常高明,或许是我见识太少,这条上联是我迄今见过最绝妙的上联,连我都未必想得到,我们觉得既然童子会是为了选拔英才,那么处罚李学子就有违初衷了。”

    三位老学究也不想得罪县丞,便从对联本身来表意见,含蓄地支持知县。

    “你们觉得不应该处罚,对吧!”刘祯紧追不舍,一定他们表明态度。

    三人只得明确表态道:“确实不应该处罚!”

    刘祯又问姚万年,“学正的态度呢?”

    姚万年倒没有回避,坦率地说道:“仅从规则而言,他们确实没有违反规则。”

    马符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刘祯明显是借题挥针对自己,他克制住满腔怒火,冷冷道:“既然刘知县认为他们没有犯规,那我就没法再审评下去了,今年的童子会我退出!”

    他一拂衣袖,转身扬长而去,让众人目瞪口呆,知县和县丞闹僵,县丞退赛,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生。

    学正姚万年有点紧张道:“县君,县丞不能退出童子会,还是让属下去把他劝回来吧!”

    刘祯不屑哼了一声,“不用去劝他,随他去,明天李官人就来了,他保证比谁都积极。”

    刘祯一摆手,“继续吧!不要受影响。”

    众人又坐下,主审官看了看记时香,已经快结束了,便问道:“汤北乡可想出答案了?”

    汤北乡四名学子呆了一下,闹得这么沸沸扬扬,谁还有心思做题,四人商量了一下,就算申请延长时间也对不上,不如拒答,让对方来破题,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李佑起身施礼道:“回禀各位审评官,这道题我们拒绝回答。”

    主审官点点头,便对李延庆道:“按照规则,对方既然拒绝回答,就要由你们破题,如果连你们也答不上,或者答案有失水准,那么对方就得分了,请破题吧!”

    李延庆胸有成竹地写了下联,将它呈上去。

    众人连忙凑上去看下联,只见李延庆对的是下联是:书临汉墨翰林书。

    刘祯又取过上联,结合起来读了两遍:

    画上荷花和尚画,

    书临汉墨翰林书。

    “好一幅绝妙之联!”

    众人一起夸赞,刘祯更是爱不释手,便对李延庆笑道:“这幅对联就送给我吧!”

    李延庆连忙施礼,“知县喜欢,是学生的荣幸。”

    主审官趁热打铁,当即宣布道:“第二轮场辩试,鹿山镇学堂胜出。”

    四人一声欢呼,激动得拥抱在一起,汤北乡学子们却神情黯然,五年来,他们第一次落败了。

    ..........

    客栈房门外,李延庆和岳飞四人跪在门口恳求师父息怒,姚鼎没有暴怒责打他们,而是关上门不理睬他们,他们已经跪了两个时辰,连晚饭也没有吃,姚鼎就是不睬,他们也不敢起身,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跪下去。

    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只见汤正宗兴冲冲地走了进来,一眼看见了跪在地上的四名学子,不由惊讶道:“这....这是在做什么?”

    四人连忙用目光向他求救,汤正宗顿时明白了,向他们眨眨眼,故作生气道:“你们啊!胆子也太大了,难怪姚师父要生气,要是我,非打你们个皮开肉绽不可。”

    这时,房间里传来姚鼎的声音,“汤郎君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汤正宗走进房间,见姚鼎正坐在桌前生闷气,他便上前笑道:“姚师父何必和一群孩子生气呢?他们虽然聪明,但毕竟是孩子,还不懂人情世故,再说他们今天击败了汤北乡学堂,已经在县里传开了,马上县里的同乡们都要来客栈祝贺呢!”

    姚鼎听说同乡要来祝贺,只得叹了口气道:“他们几个让我既高兴,又生气,击败汤北乡学堂着实让人意想不到,但偷换题目却不给我说一声,分明是不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

    “他们哪里敢轻视师父,其实是害怕姚师父不答应,他们平时也是敬重师父之人,看在他们替师父争光的面上,姚师父就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记住就是了。”

    既然汤正宗说情,姚鼎不好不给他面子,其实他的气也快消了,只是需要找个台阶,正好汤正宗来了。

    “你们四个进来!”

    四人连滚带爬起身跑进屋,乖乖低头站到师父面前,姚鼎喝道:“把手伸出来。”

    四人伸出手掌,姚鼎用竹鞭重重抽了他们三下,尤其在李延庆手掌上抽了五鞭,狠狠瞪了他一眼。

    姚鼎又怒斥他们道:“你们以为师父是古板不懂变通的人吗?徒弟拿出好的题目,师父会不高兴?你们也太小瞧我了!”

    李延庆羞愧道:“学生知错了。”

    岳飞也连忙道:“学生不该隐瞒师父。”

    王贵和汤怀也低头认错,姚鼎又道:“责罚你们,是因为你们不敬师父,虽然不是本意,但你们却这样做了,以前算是我没有教你们,但今天我要让你们明白,你们记住了吗?”

    “我们记住了!”

    “这次看在你们汤大伯的面上,饶你们一次,下次再敢犯,我就把你们逐出学堂,断绝师徒关系,快谢过汤大伯,去吃饭吧!”

    众人感谢了汤正宗,纷纷跑去前院去吃饭了。

    汤正宗望着他们走远,这才对姚鼎道:“刚刚得到县衙通知,明天知州李大官人就到了,知县要去迎接,明天就休息一天,决赛改在后天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