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十六章 梁山宋江
    鹿山脚下麦粱肥,豚阱鸡栖对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

    春社聚餐是从下午开始,足足吃了一个半时辰,在夜幕降临后终于散去,社庙前的空地到处是醉醺醺的乡民,不少乡民喝糊涂了,还卷着大舌头劝酒。

    李延庆家倒了两个,忠叔最先喝醉,被老伴搀扶回去,喜鹊却是第一次喝酒,不知深浅,她尤其喜欢米酒特有的甘醇滋味,在几个大婶的哄骗下,一连喝了七八杯酒,最后竟醉得人事不知,李延庆不得不将她背回家。

    阮氏兄弟还有事情,喝到一半时,两人便起身告辞了,却给李延庆留了一桩心事。

    李延庆怎么也想不到,时隔五年,胡大叔竟然又被梁山好汉惦记上了,当年是方腊,现在是宋江,真不知道当年胡大叔父子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快二十年了,他还在被人惦记着。

    李延庆背着喜鹊沿着官道向李文村走去,菊嫂抱着女儿跟在他身边,女儿在她怀中已经熟睡了,前前后后都是回家的村民,颇有点从前村里露天电影散场回家的感觉。

    在他们前面是顾三婶和儿子大柱扶着东倒西歪的顾三叔,顾三婶不时狠狠扭一下丈夫的耳朵,后面是严九爹和妻子搀扶着喝醉的儿子回家,儿媳牵着两个孙子跟在后面,嘴里却不断的小声抱怨。

    “小官人,今天喜鹊的爹爹还来找她呢!”菊嫂在旁边小声道。

    “找喜鹊做什么?”

    “他让喜鹊把零花钱给他,喜鹊不肯,说是小官人给她的钱,用不完要还给小官人,她爹爹恼怒了,骂了半天才悻悻回去。”

    “哦——”

    菊嫂又笑道:“喜鹊可喜欢小官人了。”

    “菊嫂怎么知道?”

    “她悄悄告诉我的,她以为当小丫鬟要被主人打骂,却没想到小官人比她哥哥还疼她。”

    “是啊!喜鹊跟了小官人这样的主人,是她的福气!”

    前面顾三婶回头又笑道:“小官人,喜鹊是个好姑娘,等她长大后许给我家铁头吧!”

    旁边大儿子柱子急了,连忙道:“娘,我还没有媳妇呢!你怎么先管弟弟?”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顾三婶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戳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傻小子,不知道娘在开玩笑吗?”

    李延庆忍不住哈哈一笑,“你们兄弟都努力一点,就看喜鹊喜欢谁了。”

    众人有说有笑,一起向村里走去,早春的夜晚乍暖还寒,但夜风拂面,还是能感受到一丝春天的暖意,李延庆望着天上漫天星斗,他心中格外的宁静而充满喜悦,他喜欢这样的生活,温馨而美好。

    就在鹿山镇热闹喜庆迎春社之时,在它南面约二十余里外的张集镇却格外冷清,这是因为张集镇的春社不在镇上,而是西面数里外的桑林村,张集镇几乎所有的人都跑去了桑林村,夜幕降临,小镇一片漆黑,只有一家年头很久的客栈还亮着几盏灯。

    今天客栈被几名从郓州过来的客人包下了,罕见地挂上了客满的牌子,而且几名客人出手阔绰,抬手就付了十两银子的店钱,又赏了伙计一两银子当小费,喜得掌柜和伙计忙前忙后伺候这几位大爷,连春社也顾不得去参加。

    春社年年都有,这几个有钱的大爷可是几年都难得见到一次,虽然这些客人有些古怪,拿刀带剑的,有一个还凶神恶煞,掌柜也当做没看见。

    这群汉子为之人便是梁山泊的领宋江,此时宋江已在梁山泊内聚集了二十几名武艺高强的兄弟和数千乡兵,但他们行事低调,还没有正式动起事,官府也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彼此相安无事。

    宋江年约四十余岁,皮肤微黑,身材中等,看起来貌不出众,他原本是郓城县的一个小吏,因醉酒杀人被官府通缉,走投无路之下便躲进了梁山泊,由于他为人仗义,待人仁厚,他身边渐渐聚集起不少逃亡而来的武艺高强之人。

    宋江见朝廷奸臣当道,吏治,军队战斗力低下,便有了起兵造反之心,不过此时他实力还不强,他还要积蓄力量,招揽人才。

    这次宋江带着几名兄弟来汤阴县,是因为他们打听到了当年魏州保丁起义领扈诚的下落,宋江的结拜大哥晁盖当年也是保丁起义的一名领,他极力向宋江推荐扈诚。

    宋江当然也知道当年的魏州保丁起义,由扈氏父子率领,声势浩大,前后坚持了十年。

    老领扈文阵亡后,儿子扈诚又率数千人坚持了三年,最后因内部叛徒出卖而失败,扈诚带着母亲逃走,从此下落不明,没想到竟然藏身在汤阴县,求贤若渴的宋江决定亲自来请这位传奇人物再度出山。

    此时,宋江正在房间内听取情报领戴宗打听到的消息。

    “根据从方腊那边得到的消息,扈诚就应该藏身在鹿山镇附近,属下又多方打听,现李文村绰号叫做拼命三郎的人很像我们要找的扈诚,他化名为胡盛,正好和扈诚谐音,属下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胡盛就是我们要找的扈诚,只可惜他已失踪多年。”

    “失踪?”

    宋江不解地问道:“他为什么会失踪?”

    “应该和方腊有关,属下听说方腊五年前曾派人来找他,派来的人没有回去,胡盛也失踪了,或许是躲到别处去了。”

    宋江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们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来找扈诚,竟然五年前就失踪了

    “可知道他逃到哪里去了?”

    “属下暂时不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听一个粗鲁的声音喝道:“身上竟然有酒味,你们两个混蛋敢背着俺去喝酒,先吃俺一拳!”

    “三郎,不要闹了!”宋江怒斥一声,外面立刻安静下来。

    这时,门开了,阮氏兄弟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黑面虬须大汉,头戴双角草巾子,一脸悻悻之色,此人叫做李逵,原是郓城的一个衙役,好勇斗狠,跟随宋江逃进了梁山泊,是宋江的牙兵领,这次宋江也把他带来了汤阴。

    阮小二笑道:“大哥,我们回来了。”

    宋江也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酒味,便笑问道:“你们参加了哪里的春社?”

    “我们参加鹿山镇的春社,但暂时还没有查到扈诚的下落。”

    旁边戴宗道:“我倒是已经查到了他,他藏在李文村,只是五年前又失踪了。”

    阮氏兄弟对望一眼,阮小五笑道:“真是巧了,我们今天就是在李文村的社棚里喝酒,遇到一个箭法高明的少郎,请我们喝了酒。”

    宋江心中一动,又问道:“那你们在李文村打听到什么了吗?”

    “属下问了他们保正,他们村没有姓扈之人,倒是有个叫做胡盛的汉子有点像我们要找的人。”

    宋江腾地站起,急对两人道:“这个胡盛就是扈诚,保正有没有说他去哪里了?”

    阮小二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保正说胡盛平时很低调,他的邻居就是那个箭法高强的少郎,后来我们又问他,他也不知道胡盛一家去哪里了?”

    旁边戴宗若有所思地笑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一个武艺高强的扈诚,他的邻居又是个箭法高强的少郎,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呢?”

    戴宗的话说到宋江的心坎了,他也在怀疑少郎的箭法和扈诚有关系,他缓缓点头道:“就算那个少郎的箭法和扈诚无关,但既然他们是邻居,那他一定知道扈诚的线索,我现在就去拜访他。”

    在门口的李逵忽然高声嚷道:“一个小屁孩还用哥哥拜访他?俺一根绳子缚来就是了。”

    阮氏兄弟大怒,对他怒目而视,宋江摆摆手,“不要乱来,这里可不是郓州,若惊动了官府,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