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十七章 夜里来客
    夜已经深了,李延庆还在桌案前挥毫写字,他已经从春社中的兴奋中冷静下来,再有两天他们就参加县考了,虽然县考对于他并不是障碍,但师父布置的功课他都会认认真真做完,再写一篇字他就能完成今晚的功课了。

    这时,李延庆忽然听见了敲门声,他才想起忠叔已经醉倒,无法替自己开门,他便放下笔,披上一件夹衫,快步向院子大门走去。

    打开门,只见门外竟然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李延庆愣了一下,“你们是——”

    旁边阮小二走上前,抱拳笑道:“小哥,是我们!”

    “原是阮大哥,这几位是?”李延庆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几人,尤其一个黑脸虬须汉子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宋江走上前抱拳微微笑道:“在下郓州宋江,冒昧前来拜访小官人!”

    “原来你就是——”

    李延庆差点说出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他咬住了嘴唇,再三告诉自己,这不是水浒,这是历史上真正的宋江。

    “原来是宋官人,请进吧!”

    李延庆把宋江请进院子,宋江回头对众人道:“你们就在外等候!”

    “哥哥快去,俺会耐住性子。”

    宋江又停住脚步,回头向李逵狠狠瞪了一眼,李逵眼皮向上翻了翻。

    李延庆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个黑面虬须汉子,他心中生出一丝警惕,不管乐虎国际国际中描写梁山好汉怎么替天行道,但掩饰不了他们落草为寇的事实,这些人都是梁山泊的盗贼,可不是良善忠厚汉子。

    宋江在客堂坐下,李延庆又让菊嫂点一碗茶招待。

    “宋官人这么晚找延庆,不知延庆能帮上什么忙?”

    宋江微微笑道:“我是为胡盛而来。”

    说完,他不露声色观察着李延庆每一个细微表情,作为梁山伯的领,宋江自有他的御下之策,他尤其擅长洞察人心,他的部下大多是一些桀骜不驯的江湖豪杰,闹情绪是家常便饭。

    宋江便会把闹情绪的部下请来促膝谈心,对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便能迅判断出对方的真正心思,从而有效应对,屡试不爽。

    他强大的读心术已在梁山泊形成了一句公认的名言,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宋公!

    今天宋江便故技重施,观察李延庆的一举一动以及每一个细微表情。

    殊不知李延庆早从阮氏兄弟那里便猜到了宋江的来意,他心中也早有了应对之策。

    李延庆点了点头,“今天阮小二大哥已经问过我们保正了,保正也给他们解释过,如果宋官人不知道,我愿意再重复保正说过的话,胡大叔一家在五年前就已经搬走,宋官人现在所坐的地方就曾是胡大叔家的客堂,他把土地卖给我们,我们重新修了房子,这里已经没有他们家生活的痕迹了。”

    宋江还是敏锐地感觉到李延庆语气中一丝抵触,他连忙笑道:“可能李少郎误会了,我对胡盛并没有恶意,我和他是多年前的老友,我一直以为他在二十年前死了,后来才知道他并没有死,而是隐姓埋名生活在汤阴县,我才千里迢迢赶来,想见一见故人。”

    李延庆淡淡道:“如果宋官人早来五年,或许还能见到胡大叔,可惜现在我也帮不了你。”

    事实上,李延庆知道胡盛现在在哪里,胡盛四年前潜来李文庄打探情况时,曾告诉自己,他们一家住在小青儿的祖母家附近,而胡大娘又曾经对自己说过,她娘家是大名府南乐镇人,胡大叔一家一定就住在那里。

    但不管宋江再怎么说得天花乱坠,李延庆都绝不会让他们去打扰胡大叔一家的平静生活。

    宋江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故人已经搬走,但我想应该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小官人应该知道一点线索吧!”

    李延庆笑了笑,“五年前我才七岁,宋官人觉得他会告诉我吗?”

    宋江虽然从李延庆的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但丰富的阅历却告诉他,眼前这个少年说的每一句话都无懈可击,说明他事先已精心进行了准备,这便恰恰证明了他一定知道胡盛的下落。

    宋江是何等人物,怎么会被一个少年牵着鼻子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冷冷道:“小官人或许不知道,但我想小官人的父亲一定知道,我应该拜访令尊才对!”

    这便是一种明面上的威胁了,如果你不说,那就去找你父亲,李延庆也变了脸色,高声道:“菊嫂,点汤!”

    宋朝的风俗是迎客点茶,送客点汤,如果主人主动要下人点汤,这就是赶客人走的意思了。

    宋江有点尴尬地站起身,拱拱手道:“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多谢小官人的招待,青山不改,绿水常流,我们后会有期!”

    李延庆送他到院中,缓缓道:“我丑话先说在前面,我父亲不知道胡大叔的事情,如果宋官人坚持要去找我父亲,我也无法阻拦,可我父亲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就休怪我李延庆前来梁山泊讨教了”

    宋江脸色一变,他一言不,转身便匆匆离去。

    离开李延庆家,宋江骑马缓缓而行,这是他的习惯,他生性谨慎,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三思而后行,他需要整理一下思路,然后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阮二、阮五!”宋江回头叫了一声,阮小二和阮小五立刻催马上前,“请大哥吩咐!”

    “我想问你们,你们有没有告诉过李延庆,我们是从梁山泊过来?”

    阮小二连忙摇头,“这个秘密我们绝不会泄露”

    “那阮五弟呢?”宋江又转向阮小五。

    “大哥,我誓绝没有提到梁山泊。”

    宋江当然很知道阮氏兄弟嘴很严,否则他就不会带他们出来了,他心中更加疑惑了。

    阮小二察觉宋江表情不对,便低声问道:“大哥,怎么了?”

    “奇怪了,这个李延庆怎么会知道我们是从梁山泊来的?我也只告诉他,我是郓州宋江。”

    李逵咧嘴一笑,“那说明大哥名满天下呗!”

    “胡说!连郓城官府都不知道我躲在梁山泊,何况这里是河北西路,他一个乡下少年怎么可能知道我从梁山泊来?”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宋江摇摇头,“先回客栈,等明天再说吧!”

    阮小二犹豫一下,又低声道:“恳求大哥给小弟一个面子,饶这个少年一命。”

    宋江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不会让你做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