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六十九章 调解矛盾
    灯光下,宋江细看戴宗带来的石子,只见它是用花岗石打磨而成,圆润光滑,外形就像时下颇为流行的象棋子,大小适手又有足够的重量远掷,宋江颇为动心,此少郎有异才,若能将他招募上山,就算找不到扈诚,也不枉他们千里迢迢跑这一趟。

    这时戴宗心有余悸说:“对方打石十分精准,我被他打中两石,李黑炭估计也是被打中了,摔下围墙。”

    旁边阮小二冷冷道:“他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用弓箭,你还有命吗?”

    宋江沉思不语,他也知道李延庆已手下留情,莫说弓箭,就是用飞刀,戴宗也非死即伤,他沉思良久,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四更了!”

    宋江点点头,这件事不能拖到天亮,天亮后村里人报了官,把李逵带走,事情就麻烦了。

    他当即道:“我们去李文村!”

    阮氏兄弟对望一眼,心中无奈,只得跟随宋江去了。

    这次宋江主要是来劝说扈诚入伙,所以只带了四个兄弟,没想到扈诚没有见到,半路倒杀出一个少年李延庆,把他们打得狼狈不堪,为了救李逵,宋江不得不亲自出面,再次去和李延庆谈判。

    很快,他们便赶到了李延庆家的后院外,宋江怕地上有暗算,倒不敢靠得太近,这时,戴宗忽然一指屋顶,“大哥,他在那里!”

    宋江也看见了,一个人坐在屋顶上,身材虽高,身量却不足,应该就是李延庆。

    他催马上前几步喊道:“李少郎,我们能否谈一谈?”

    “有什么好谈的!”

    李延庆站在屋顶上冷冷道:“你们私闯民宅,企图杀人越货,亏我还高看你们一眼,以为你们真的替天行道,现在看来,你们和下三滥的蟊贼有什么区别?”

    阮小二满脸羞愧,只恨不得转身就走,宋江却丝毫不为所动,心中倒有点惊讶,这少年居然也深谙谈判之术,先在大义上压倒对方,占据心理优势,然后再讨价还价。

    宋江继续道:“我们并无恶意,也不想招惹是非,李少郎就直说吧!怎么才肯放了我兄弟?”

    “不错,你兄弟现在就在我手上,你若有诚意,我们可以谈,若你没有诚意,那我只好等天亮报官了。”

    “不知李少郎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李延庆高声道:“我要你折箭誓,在李逵获释后立刻离开相州,不得再来骚扰我,更不准伤害我的家人,这就是我要的诚意!”

    宋江顿时为难了,折箭誓可不是那么随便做的事情,若让天下人知道他宋江栽在一个少年手中,还有谁愿意再跟随他,这个折箭立誓他做不出。

    “李少郎,我可以答应你,你放了我的人,我就立刻就走,绝不再为难你和家人,有阮氏兄弟作证,你还信不过我的承诺吗?”

    李延庆冷笑一声说:“我相信你现在办得到,但一年半载后呢?你宋江吃了今天这个亏,你会咽下这口气?我不相信你,除非你折箭立誓!”

    宋江没想到对方这么精明,竟然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他是想先认栽,回头再派人来收拾李延庆,可对方却不给他任何漏洞,宋江心中渐渐起了杀机,他可以折箭立誓,但要天下人不知此事,他只能屠了这座村庄。

    就在这时,只听旁边不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老夫来做个居间如何?”

    宋江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旁边竟然还藏有外人,他策马向后退了几步,盯着黑暗处问道:“是什么人?”

    李延庆却大喜过望,他听出这个声音正是下午春社中见过一次的周侗,他以为周侗已经回去,却没想到他在这时出现了。

    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一株大树上跳下,俨如一只巨鸟落地,悄无声息,他拱手高声道:“在下陕西周侗,久仰山东宋江之名,幸会了!”

    周侗那日在路上见李延庆使剑,便一直念念不忘,后来又听说李延庆在五年前曾夺童子会魁,他对李延庆更加感兴趣。

    时逢春社,他去汤阴各地游玩,便信步来到了鹿山镇,不料正好遇到李延庆和阮氏兄弟赌箭,周侗当然知道梁山好汉,他的徒弟林冲便混迹其中。

    周侗着实不放心,便藏身在李延庆家附近暗中观察,亲眼目睹李延庆以飞石击败戴宗,活擒李逵,直到宋江到来,他才终于露面了。

    宋江愣住了,半晌问道:“可是铁臂膀周大侠?”

    “大侠不敢当,老夫正是周侗!”

    周侗久历人世,他知道李延庆解决不了今天的难题,以宋江之名,怎么可能向一个乡间少年认栽,就算宋江一时服软,也一定会强烈报复,只有自己出面调解,才能帮李延庆解脱此患。

    周侗笑道:“老夫愿做居间,调解今天的纠纷,宋公明可愿接受?”

    宋江当然愿意,有周侗出面,他便可以保住名声,不用再折箭立誓,他立刻抱拳道:“愿接受周大侠调解!”

    周侗又回头对李延庆笑道:“李少郎,我是新任县学周教头,可愿给我这个面子?”

    李延庆点点头,“周师傅出面,延庆怎能不从?”

    “好!既然双方都接受,我就勉为其难了。”

    周侗笑道:“两位请先说一说,是为何事起纠纷?”

    宋江便将他们寻找扈诚之事简单说了一遍,最后道:“宋江和扈诚无冤无仇,只是仰慕其名,想邀请他入伙,没有别的意思。”

    李延庆也道:“扈大叔曾被方腊骚扰才逃离此地,他只想平静过日子,不愿再介入江湖纠纷。”

    周侗心中暗暗吃惊,原来名震天下的铁手扈诚藏身在这里,难怪啊!周侗看了一眼李延庆,他这才明白李延庆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如此身手了得,原来是得到了扈诚的传授。

    周侗又笑道:“原来是为了扈诚,此人我曾有一面之缘,确实是个武艺极高的豪爽汉子,不在我之下,李少郎一定知道他的下落吧!”

    李延庆沉默片刻,便点点头道:“我确实知道!”

    “既然如此,我出两个折中方案,先宋老弟的属下夜闯民宅,无礼在先,李少郎反击伤人情有可原,李少郎放人,宋老弟保证不再追究,此事了结,双方可同意?”

    宋江欣然道,“周大侠的面子我不能不给,我同意!”

    李延庆原本不相信宋江,不过有周侗在此,谅宋江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也答应道:“我可以放人!”

    周侗见两人都答应,便又道:“宋老弟想见扈诚,但李少郎又不愿外人去打扰,确实有点难办,这样吧!李少郎把扈诚的藏身之处告诉我,宋老弟再写一封信,老夫就辛苦跑一趟,把这封信交到扈诚手上,李少郎既没有违背道义,宋老弟也有揽才的机会,至于扈诚愿不愿意入伙,那就是他个人的决定了,你们觉得如何?”

    这个方案非常绝妙,生了今晚的意外,宋江原本就不指望能继续招揽到扈诚,周侗却又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当然愿意,只要自己在信中言辞恳切,扈诚未必不会动心,他当即答应了。

    周侗又问李延庆,“少郎愿意吗?”

    李延庆却坚决摇头,“很抱歉,扈大叔的下落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周侗一怔,看了李延庆片刻,只得苦笑道:“好吧!我另想办法打听!”

    周侗又对宋江道:“我保证把信送到扈诚手中,宋公明可先回客栈写信,我等会儿就把人质送回来。”

    宋江见李延庆坚决不出卖扈诚,倒也佩服他的人品,便点了点头,对戴宗和阮氏兄弟喝道:“我们走!”

    四人策马而走,不多时身影便消失在树林深处,周侗笑道:“李少郎,我们谈一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