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零三章 县试初考(下)
    这场考试,大部分士子都喜气洋洋,准备充分者自然考得不错,就算准备不充分,但花了二两银子买到秘籍,也一样考得得心应手,杨筠的秘籍也确实押中了四道明经题,让很多买了他秘籍的士子觉得物有所值。

    杨筠就站在文庙大门口,就像教谕一样望着每一个从他手中买去试题考生,那笑眯眯的眼神分明在说,我没骗你们吧!二两银子化得不亏。

    李延庆真有点忍不住想抽他两巴掌,十道题全部押中也屁用没有,对策题才是淘汰考生的关键。

    至于对策题,绝大部分考生都在得意洋洋谈论他们家是怎么有效保管粮食的,从来就没有生过粮食霉烂的现象。

    所以吃晚饭时,秦亮兴奋地给王贵谈起他的防霉十三法时,李延庆有点悲哀地看了他一眼,还居然写了十三种防霉办法,这就是当仓库保管员的命啊!

    考科举是去当官的,不是让你去当仓库保管员。

    “老李,你是怎么答对策题的?”张显小心翼翼问道。

    李延庆不敢打击秦亮的信心,含糊其词道:“我写了两种防霉措施,通风和晾晒。”

    王贵一拍桌子,“老李,你完蛋了,我家粮仓的防霉措施至少有十种,你居然才写两种,算了,还是跟兄弟们去考武举吧!”

    张显却低声道:“其实我一个方法都没有写。”

    众人呆了一下,秦亮更是愣住了,结结巴巴问道:“那你写了什么?”

    “我我主要写巡防制度,为什么不早现粮食霉,肯定是管理不善,所以要建立一套防止粮食霉的措施。”

    李延庆点点头,“我也写了防范制度。”

    秦亮猛地一拍脑门,大叫一声,“我这次彻底完了!”

    众人沉默半晌,王贵重重拍一下他肩膀,安慰他道:“那你去考州学吧!州学一定不会考粮仓怎么管理。”

    秦亮快哭出来了,“这次我真的完了,我回去没法向爹爹交代。”

    岳飞淡淡道:“最后只录取十五名举人,我想绝大部分考生都应该没法向爹爹交代吧!”

    “亮哥儿别哭了,我觉得你未必会落榜。”李延庆笑了笑道。

    秦亮抹去眼泪问道:“为什么?”

    “因为今天我听大家谈论,十个人有九个人在谈如何防止粮食霉烂,可见绝大部分人都写走了题,而你写了十三种防止霉烂方法,这些方法中有没有提到制度性的防霉方法呢?”

    秦亮想了想,“好像有,第八个方法,我就写到了及时巡查粮仓的重要性,防止保管不善。”

    “那就对了,你也写到了制度,虽然不是那么明确,但至少也沾到了边,如果你前面明经题全对,一字不差,加上的书法不错,那我觉得一百人中应该有你的名字。”

    李延庆的这番话终于给了秦亮一丝侥幸之心,他开始想着,说不定自己还真有一线上榜的希望。

    这时,李延庆起身笑道:“你们继续聊吧!我回房复习了。”

    王贵连忙拉住他,“老李,今天考完试,应该放松放松,我请你去庆福楼喝鹿血庆祝一番。”

    “庆祝你个头!”

    李延庆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今年要加考诗和刑律,那本宋刑统比两块砖头叠起来还要厚,我连一个字都没看呢!还有案例,还要写诗,哪里还有时间喝酒?”

    王贵笑嘻嘻道:“万一你今天的考试落榜呢,现在复习刑律不就白复习了吗?”

    李延庆恨得紧紧掐住他的脖子,“你这张狗嘴什么时候才能吐出象牙来?”

    考完试,所有试卷立刻就被封存,当天送去安阳贡院评分,要求三天评分完毕,然后录取名单连夜送回汤阴县,次日榜,前后加起来要等四天左右才知道结果。

    这天清晨,就在李延庆躲在屋里将宋刑统背得昏天黑地之时,一阵脚步声狂奔而来。

    只听王贵在院子里兴奋地喊道:“老李,喜报啊!”

    “议曰:周亲尊长谓祖父母,曾高父母亦同,伯叔父母,姑兄姊,夫之父母,妾为女君,此等闻丧即须举;若匿不举哀者,徒一年,丧制未终,谓未逾周月,释服从吉者,杖杖多少来着?”

    李延庆背得正顺,却被王贵一嗓子打断,后面内容全忘记了,他气得一拍桌子,“喜报你个头啊!你能不能不要干扰我背书。”

    “是喜报,恭喜老李县试位列榜!”

    李延庆撇了撇嘴,又翻了一下刚才的条文,顿时想起来,“对了,杖一百,下面是大功尊长,匿不举哀,杖九十;未逾九月释服从吉,杖八十。”

    王贵眨巴眨巴眼睛,凑到跟前盯了李延庆一眼,“你不相信我?”

    李延庆敲了他一记,“若榜了,张显自会找我去看榜,轮不到你这个大头鬼先来报喜。”

    王贵挠挠头,不好意思笑道:“本来是想哄哄你开心,结果你居然没上当,显小子和亮小子一早就去等榜了,就你不当回事。”

    这时,岳飞也走了进来笑道:“不是老李不当回事,实在是压力太大,你再看看显哥儿,人都快变成书痴了,还有五十五天就是解试州考,咱们就先饶过他吧!”

    “可我看别的生员也没什么压力啊!该吃吃,该喝喝,还有几个商量着要去怡春院庆贺呢!”

    汤怀摇着扇子走进来,接口道:“那是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考上解试,他们只想进州学,整天嚷嚷考解只是装装面子罢了。”

    李延庆倒想起一件要紧事,连忙问道:“我差点忘了,你们是怎么决定的,去读州武学,还是直接参加武举解试?”

    岳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师傅已经帮我们问过了,明年的武举也有恩科,明年一月下旬加考一次武举解试,如果这次不考,就要等后年了,所以我们决定明年初直接参加武举解试,放弃十一月的州武学考试。”

    李延庆有点遗憾,那他们就不能一起去安阳了,他想了想又问道:“武举解试考什么内容?”

    “象我们平民参考,就要考步射、骑射、举重和兵器,另外还要考孙子兵法,只要背熟了就行,不需要运用。”

    李延庆算了算时间,其实他们时间也非常紧张,他们三人骑射还没有过关,长枪也还生疏,还要背孙子兵法。

    “你们也得抓紧了,争取明年考过武解试。”

    “是啊!我早已把孙子兵法背得烂熟了,这两个家伙还没有看,替他们着急也没有用。”岳飞看了王贵和汤怀一眼。

    “谁说我不急!”

    王贵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了起来,“我现在就去书坊买本孙子兵法回来读。”

    李延庆笑了起来,不愧是王贵,急的时候急死郎中,拖的时候拖死病人,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张显焦急的喊声,“老李,快一点,马上就榜了。”

    榜还是文庙大门口,此时,州府录取名单已到县衙的消息传遍了全县,除了县学生员外,还有数千好事者跑来看榜,大门前的广场上挤得人山人海,虽然这只是解试参考资格榜单,但也是解试的录取榜单,重要性非同小可。

    榜单和正式科举榜单一样,分为甲榜和乙榜,甲榜十人,乙榜九十人,不同是,正式科举榜单是用黄纸公布,而资格榜单则是用白纸公布,又被称为白榜,白纸黑字,其中甲榜第一名的名字是用红字写出,叫做红案或者榜。

    这次县试被录取并非仅仅是得到参加解试的资格,而且还有其他巨大好处,甲榜十人如果解试没考中,那么可以直接免试进州学上舍读书,乙榜九十人则直接免试进州学内舍读书。

    而其他没有被录取的士子,不仅还要按照老规矩参加每年的县考,这样才能得到去州学考试的机会,而且就算考上了也只能读外舍。

    说到底,这次解试科举改革本质上就是一种中央和地方的权力调整,朝廷借口北方科举成绩不佳而夺走了地方各州的解试权,而州府不甘权力被削弱,又以县试的名义夺走了各县的科举推荐权。

    典型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为了提高科举县试的含金量,州府又利用掌握的州学的权力,将县试和州学挂钩,把州学内舍和上舍的优良资源给了县试。

    这就相应降低了各县县考的地位,各县县考通过也只是获得参加州学考试的一种资格而已,含金量已远远比不上科举县试。

    正因为这个原因,士子们对县试录取极为重视,举人只有十五个名额,绝大部分士子参加县试,其实都是冲着州学免试去的。

    这时,有人大喊“来了!来了!”只见文庙大门开了,几名县吏拿着两卷榜单走了出来,等候在外面的人群顿时激动起来,如潮水般涌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