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解试科举(四)
    距离第一场还有半个时辰结束时,劝学楼上的鼓声敲响了,这是提醒考生的鼓声,还有半个时辰就要考试结束了,这个时候也可以交卷了。

    李延庆早已抄完了全部的试题,检查了两遍,确保一个字不错,这时,他在正卷上方写下了自己的籍贯、名字和考号,又将名字卷起,又从篮子里取过浆糊,用糊名纸将边缘糊住,等待卷子干透,最后在糊名纸上写了卷号,八十八号。

    天已经黑了,没有蜡烛照亮根本就无法写字,部分考生蜡烛上午就用完了,这时他们无法再做下去,不断听到有考生出绝望的叫声。

    但监考官却不肯补充蜡烛,而是严厉警告叫喊的考生,好几名考生被记录在案,这将严重影响他们的科举,一般有两次不良记录,第一轮初选就会被刷掉。

    这时,开始有交卷的铃声6续响起,有考生交卷了,但不少考生还没有做完,他们异常慌乱,拼命赶题。

    李延庆忽然听见右侧的考生啊!地叫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和绝望,不用说,此君一定现自己忙中出错,倒是左侧的郑胖子一声不吭,显然已胸有成竹。

    大部分考生都没有打草稿,直接在正卷上答题,这样修改难以避免了,一旦出现修改,运气好只是被扣卷面和书法分,运气不好就直接判为不合格。

    虽然一科不合格并不影响后面三场考试,但考虑到最后只录取十五人,一科不合格就等于提前判了整场科举失败。

    李延庆看了看糊名条,已经差不多干透了,他便吹灭最后小半截蜡烛,收拾好篮子,将需要更换添加的物品放在桌上,晚上会有考官过来一一更换。

    李延庆拉了拉门口的绳子,门头上铃铛响起,片刻,考官出现在他面前,李延庆将整齐的卷子向前推了推,考官清点一下纸张,便将三张正卷收走,面无表情道:“可以走了!”

    李延庆离开坐了一天的号房,他只觉自己腿都有点麻了,不过心中却异常轻松,不管怎么说,第一场考试终于结束了。

    当他走出贡院大门,不由长长伸展一下身体,深深吸了口气,夜里的空气清新而寒冷,使他有点昏沉的头脑顿时变得清醒了。

    “李贤弟!”

    后面有人叫他,李延庆一回头,只见周春快步走了出来,脸上显得很轻松,看来他做得不错。

    “考得如何?”周春走上前笑问道。

    “还行,周兄呢?”

    “侥幸做完,不过最后一题我没有写草稿,直接写在正卷上,有一处小小的修改,就不知会不会有影响。”

    “一处修改应该问题不大吧!”

    忽然,一名刚刚走出大门的考生惊叫起来,转身向贡院里跑去,只见听他惊恐大喊:“要死了,我忘记写名字了!”

    他的几名同伴死死将他拉住,这个时候闯贡院不是找死吗?

    考生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了并不太同情的目光,居然忘记写名字,这种低级失误不值得同情。

    这时,李延庆倒想起一事,便问周春道:“我想向周兄打听一个人。”

    周春是出了名的科举通,科举中生的事情,很少有他不知道的,李延庆便问道:“有一个大胖子,姓郑,周兄知道他是什么背景吗?”

    周春略一沉吟道:“莫非是郑荣泰,拿着个大包袱,长得极为肥胖。”

    “正是此人,周兄知道吗?”

    周春压低声音对李延庆道:“此人是太子殿下的小舅子,他阿姊便是太子的郑庶妃。”

    李延庆这才恍然,原来是皇亲国戚,难怪了。

    “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此人居然在考场上睡着了。”

    “呵呵!他就算一个字没答,中举也没问题。”

    这时,周春的几个朋友也出来了,周春笑问道:“贤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李延庆指指大门,“我等等同伴。”

    “那好吧我们先去了,贤弟别忘多准备点吃食和厚衣服,下一场可是三天两夜,夜里很冷的。”

    “我知道,多谢周兄提醒。”

    周春和几个朋友先走了,不多时,张显扶着秦亮出来,只见秦亮虚弱之极,眼看要站不住了。

    李延庆吓了一跳,连忙跑上前扶住他,一股强烈的骚臭味从秦亮身上出,熏得李延庆差点吐出来,周围人纷纷捏着鼻子,绕着秦亮走。

    “他怎么了?”李延庆强忍住恶心问道。

    张显摇摇头,低声道:“他只做了五题,这一科算完了。”

    秦亮忽然放声大哭,“太臭了,我实在受不了啊!”

    这时,后面有人大喊:“李老弟!”

    李延庆回头,却是大胖子郑荣泰,只见他满脸春风,正跳着脚向自己招手,李延庆倒很想认识一下这位将来宋钦宗的小舅子,他便对张显道:“你扶秦哥儿回客栈,我晚点再回来。”

    张显在刑律考试上还有求于李延庆,便答应了,扶住臭气四溢的秦亮先回了客栈。

    “李老弟,我今天考得非常不错!”郑荣泰笑眯了绿豆小眼睛。

    李延庆心中暗骂,整个考场都帮你作弊,你当然考得不错,但李延庆却装作什么都没有现,欣然抱拳道:“那就恭喜郑兄了!”

    郑荣泰笑得满脸开花,拉着李延庆道:“说好的,晚上我请你喝酒吃肉,咱们去郑福酒楼!”

    “那延庆就却之不恭了。”

    .......

    郑福酒楼距离贡院也不远,走两里路就到了,它是郑家开的酒楼,是安阳县两家可以酿私酒的酒楼之一,另一家便是有官府背景的邺白酒楼。

    虽然郑福酒楼生意火爆,座无虚席,但小东家来喝酒,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酒楼掌柜在二楼靠窗处给两人找了个好位子。

    “不知小官人想吃点什么?”掌柜满脸陪笑问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菜也一样,酒也一样。”

    “好咧!小东主安坐,酒菜马上就到。”

    郑荣泰坐在一张宽大柔软的椅子上,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还是坐在这里适宜啊!考场那个号房简直比坐牢还要痛苦。”

    李延庆喝了口热茶问道:“今年郑兄是第一次参加解试吗?”

    “是啊!其实我在京城混得不错,可我老爹急着要我当官,非要让我回来参加这次科举,我一点都不想来考,我知道这种坐号房的痛苦。”

    “可就算考上举人也不能当官啊!”

    郑荣泰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我给你说实话,老弟别外传,其实我不是为当官,主要是我今年在京城考砸了,升不了内舍,父亲就想了这个迂回的办法,让我回来考举人,考中举人就可以直接进太学内舍。”

    “不是说考中第一名解元才能直接升内舍吗?考中举人我听说还是只能读外舍。”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你说的是普通考生,我本身就是太学生,和你们不一样,今年太学改革,因为解试改由朝廷出题,举人的含金量就高了,太学就有了新规,外舍生只要考上举人,就相当于外舍年考通过,可升为内舍生,所以今年这么多太学生跑回来参加解试,就是这个原因。”

    李延庆这才恍然,难怪今年突然涌出这么多太学生。

    郑荣泰又叹口气道:“我爹爹希望我考中解元,他说这是巨大的荣耀,他可以光宗耀祖,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考中什么解元,能考中举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延庆笑了笑,这个郑胖子倒有自知之明,作弊考中举人目标不大,勉强还能蒙混过关,可如果作弊考中解元,那就会被万众瞩目了,一旦东窗事,天子为了太子丢车保帅,整个相州官场都要倒霉。

    这时,掌柜带着两名酒保端着两口铁锅和酒菜走来,两口铁锅里分别放着一整只烤熟的乳猪,还有五只炙烤猪肘子,这是郑福楼的两道招牌菜,盖子一揭开,顿时肉香四溢。

    郑胖子盯着喷香的肉食,他饿了一天,眼睛都绿了,他抄起一只猪肘大嚼起来,满嘴是肉地含糊不清道:“趁热快吃,不要客气!”

    李延庆也着实饿坏了,他也不客气,用刀切下一块烤乳猪便大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