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珠险弃
    父子二人回到房间,李延庆请父亲坐下,伙计送来一壶热茶,李延庆问道:“爹爹什么时候到的,我竟然不知道?”

    “我前天就到了,住在城外的老仓库内,租期要月底才到期,我还可以多住几天。”

    “那爹爹怎么现在才来?”

    “我担心影响你科举,所以等科举结束再过来,庆儿,考得如何?”

    李延庆苦笑一声说:“别的还可以,就是策论有点欠考虑,考收复燕云的准备,我把女真人的情况也写进去了,我就怕主考官不知情报,说我胡乱猜测。”

    “你是胡思乱写吗?”李大器问道。

    “不是,孩儿所写句句是实。”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朝廷官员也不会象你想的那样无知,连我这种小民都知道女真人前年大败辽军,何况朝廷官员?”

    李延庆愣住了,“父亲怎么会知道?”

    “年初遇到几个辽国过来的商人,他们谈到了这件事,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朝廷应该有所耳闻了。”

    父亲的几句话俨如及时雨,李延庆顿时感到轻松了不少,他喝了口茶,又想起一事问道:“爹爹去京城了吗?”

    “去了,和李冬冬一起折腾了两个月,总算把你说的什么蚊香给造出来了。”

    李大器有点不满瞪了儿子一眼,“从端午后一直折腾到十月份,你就不能给李冬冬出点有用的点子吗?”

    李延庆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有这么难吗?”

    “蚊香倒是不难,但要连续点三个时辰,这才是关键,还有各种材料要放多少量,你也不说,我们只得一次次试验,光雄黄的量就试验了无数次,现在也没有蚊子,成不成功还得等明年才知道。”

    “那防蚊水呢?”

    “那个倒是出来了,味道清香,防蚊效果也非常好,李冬冬想等蚊香做出来后再一起推向市场,要等明年夏天了。”

    说到这,李大器取出一份契约,递给李延庆道:“这是我和李冬冬签的商社合作书,一人投一千贯钱,重新建立李氏商社,我们打算在京城租一间铺子,明年开始卖各种防蚊用品。”

    “那其他季节怎么办?”李延庆笑问道。

    “还没想好呢!李冬冬坚持听你的主意,所以我就赶来安阳县了。”

    “爹爹,我确实有些想法。”李延庆便将他想做各种护肤用品的想法告诉了父亲。

    李大器点点头,“想法倒是不错,但还得实践后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我去趟京城?”

    “我想明年二月去京城。”

    “为什么要这么晚?”李大器不解地问道。

    “爹爹,我还没有出师呢?科举结束后,我还要回去跟师傅练枪法,师傅明年二月返回京城,那时我可以和他一起前往京城,如果我能考中举人,四月时太学就开始报道了。”

    “如果你这次考不上举人呢?”李大器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儿子问道。

    李延庆早有决定,他缓缓道:“无论是否考上,明年二月,我都要去京城。”

    他还有十年时间,就不知这十年,他以个人的渺小之力能将大宋历史改变多少?

    李大器没有说话,如果儿子这次考不上,他希望儿子去读州学,儿子是科举县试第一,能进州学上舍,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只是他知道这句话一出,他们父子二人必然是一番争吵,不如等榜后再说吧!

    ........

    解试榜在五日后公布,从考试结束的当天晚上开始,阅卷审评便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一共有五百七十五名考生,去掉二十八名作弊被抓者以及十二名中途退考者,一共还有五百三十五名考生。

    而阅卷考官一共有十人,主考官一人,副考官两人,助理考官七人,按照阅卷流程,先由助理考官进行初选,留下六十份试卷呈给副考官,再由两名副考官筛去一半,最后留给三十份卷子给主考官,主考官选定其中十五份卷子为初步中榜卷子,然后十名考官进行共议,如果没有异议,那中榜的十五名举人就决定了。

    事实上,对于绝大部分考生而言,助理考官才是决定他们命运的关键,五百三十五人,在助理考官这里就要淘汰四百七十五人。

    先被淘汰的是考卷没有做完之人,另外卷面修改太多,或者字体差异太大以及书法太糟糕也会被淘汰。

    这样筛选下来,就将近一半的考卷被淘汰,剩下的卷子叫做入围,可以正式进入考官的法眼了。

    助理考官会重点看对策题,对策题分四等,上上、中上、中下和下下。

    如果得分为上上,别的科目只要大致尚可,可以录用进入复选。

    如果得分为中上,考官就会仔细看别的科目,别的科目要非常优秀,才有可能进入复选。

    如果对策题得分是中下或者下下,那就对不起了,考官基本上就不看其他科目,直接淘汰,就算你的诗写得再花团锦簇,三经新义再写得一字不错,也没有机会了。

    为了不受考官个人喜好影响,每个考生有至少两次被阅卷机会,由两名考官进行交叉阅卷,如果两名考官都认为不行,这才被彻底放弃,如果两名考官有分歧,那么就要交给第三名考官来判断,由第三名考官来决定这份卷子的命运。

    助理考官都是由州学博士担任,七名州学博士的面前堆满了答卷,考官们压力很大,他们必须在两天内看完全部答题卷。

    在劝学楼二楼内大堂内,七名助理考官正在紧张地阅卷,在最东面坐着两名考官,一个叫万俟卨,另一个叫王稽,两人都是州学博士。

    万俟卨是开封府人,解试中举后,进太学读书,后来被任命为相州州学博士,已经有四年,万俟卨为人活络,极善于见风使舵,献媚上司,在治学严谨的州学,他这种性格绝不受欢迎。

    万俟卨一连看了十几份卷子,看得有点头昏脑胀,此时夜已深,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又偷偷瞥了一眼其他考官,其他考官都在全神贯注地阅卷,他心中不由暗骂一声,只得忍住困意继续看下去。

    他随手拿起一份卷子看了起来,眼前顿时一亮,这份卷子书法写得很有功力,行楷如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本来万俟卨在困顿之下,想随手将这份卷子批为中下,但这笔漂亮的书法却让他困意稍去,他便专心地看了起来。

    不过书法虽然不错,但内容却让他越看越怒,这个考生竟然用一半篇幅讲述汉人、契丹人和女真人的三角斗争,尤其用几百字来写女真人的渊源,不仅严重走题,而且完全在胡说八道,什么生女真、熟女真,什么猛安谋克,什么完颜阿骨打,什么出河店一战,万俟卨觉得自己在看天书一样。

    他越看越气,一拍桌子怒道:“简直一派胡言!”

    他的失态惊动坐在对面的王稽,王稽和万俟卨是交叉阅卷的搭档,王稽虽然极为厌恶万俟卨的人品,不过他为人稳重,脸上对万俟卨的厌恶并不表现出来。

    “万俟博士为何怒?”王稽淡淡问道。

    万俟卨扬了扬手中答卷道:“我看了一份奇葩答卷,不仅走题,而且在卷中一派胡言,居然说去年辽国之北又出现了一个金国,简直不知所云。”

    王稽眉头一皱,“万俟博士能否把卷子给我看看。”

    “这份卷子不用审了,我已经判为下下。”

    “这怎么行,每一份卷子都必须交叉复核,既然万俟博士不通过,请把卷子给我吧!如果我也觉得不行,再判为不合格也不迟!”

    万俟卨无奈,只得把卷子递给王稽,王稽接过卷子便赞道:“书力很高啊!”

    “字虽不错,但内容却不堪。”

    王稽将整篇对策仔细看了一遍,虽然他也不了解女真人之事,但这篇文章结构严谨,作者所站角度很高,是围绕着战略全局来谈收复燕云的各种准备,这比那些屯多少粮食,练多少军队的文章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尤其在谈到战略准备所需时间,文章强调收复燕云绝不是短期就能实现,而是需要朝野上下齐心协力,励精图治数十年的长期准备后,才能实现这个百年伟业。

    这个观点令王稽十分赞成,任何有头脑的宋人都知道朝廷,权力斗争激烈,民众起义此起彼伏,如果不能做到政治清明,励精图治,上下齐心合力,何谈收复燕云大业?

    王稽十分不满地看了万俟卨一眼,一颗明珠就险些被这个混蛋丢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