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排名之争(中)
    审卷已经到了最后一天,一早,审卷院便来了一名特殊评议官,此人正是监察御史李纲,李纲这次巡视河北两路科举,其中一州三府是朝廷规定的必查之地,一州是相州,三府是大名府、河间府和真定府。

    李纲在考试环节监察了河间府,在审卷初期监察了大名府,现在是审卷后期,他便来到了相州。

    他将在安阳县监察两天,然后北上真定府进行后期监察。

    从昨天开始,在贡院的大门口摆放了一只御史监察箱,欢迎考生们对考试中出现的各种舞弊线索进行检举揭发。

    审卷院二楼,李纲正和两名随从拆看收到的检举揭发信,短短一天一夜,贡院大门外的检举箱内便收到了数十封检举信。

    李纲见旁边协助他们调查的考官王稽有点紧张,便笑道:“这属于正常范畴,相比之下,相州的检举信并不算多,我在河间府一天内便收到了三百余封揭发信,大名府也有一百余封,相州才四十余封信,已经是很少了。”

    王稽心中稍稍心安,又问道:“如果查出来又该怎么处置?”

    “这个也要看情况,今年是解试改革第一年,考虑到考生不太适应,礼部的尺度放得比较宽,如果情况不严重,已经被淘汰就不追究了,如果已经考中,证据确凿,而且性质很严重,那就要严惩,罚三届不准考试乃至终身禁考,如果是举人代考,则剥夺举人资格并记录在案。”

    王稽想了想又道:“这里还会有一种情况,比如考生嫉妒,故意对考中者进行揭发陷害,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王稽说的是很普遍的现象,读书人大多心胸不宽,对高中者往往会心怀嫉妒,每次科举都会发生这种情况,部分落榜者会对高中者无端地陷害造谣。

    李纲笑了笑道:“这样情况当然会有,礼部也有规定,被人揭发五次以上,但没有证据,则要进行一次简单加考,以辨真伪,证据确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时,一名考官拿了十几份卷子走过来,他手上还有十几封信,对李纲道:“李御史,这十几封揭发信已经找到了对应卷子,全部都已落榜。”

    李纲接过卷子核对一下,便点点头,“既然已经淘汰,性质也不严重,那就不用追究了。”

    考官拿着卷子走了,这时,一名随从又递过几封信,“李御史最好看看这个,都是揭发同一人。”

    李纲接过信看了看,眉头一皱,便起身道:“我去找主考官谈一谈。”

    此时,在主考官的房间内,主考官欧阳珣正和两名副主考确定最后的榜单,主考官是由朝廷派来,虽然有最终决定权,但礼部也要求主考官尊重地方副主考,以免激化地方官府和朝廷的矛盾,这也是一种妥协。

    十五名中榜者已经出来,糊名条已被撕去,这也是要考虑中榜者的德行,在科举早期就有这个问题,有些考生德行欠佳却金榜高中,引来很大非议,所以朝廷决定在录取后到发榜前这段时间,需要进行一次德行评审,德行不佳者会被踢掉,另补上新人。

    当然,德行审评这个环节在很多州已经变了味,已经变成了最后平衡各方利益的一个重要环节。

    十五名中榜者,两名副主考都没有异议,郭百颂能做的人情都已经做了,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名次排定,不等他开口,一名考官在门口道:“欧阳主考,李御史有事情要和主考谈一谈。”

    “现在吗?”

    “他人已在门口。”

    “那就请他进来吧!”

    门开了,李纲快步走了进来,歉然道:“希望我没有打扰三位的重要议事。”

    欧阳珣笑了笑说:“无妨,我们正在进行中榜者德行审评,按道理,应该也请李御史参与才对,李御史不妨坐下。”

    李纲坐下,将四封检举信放在桌子,“这几封信都是检举考生郑荣泰有作弊嫌疑,有人说他进考场时没有核对身份,也没有搜查,也有人说他在考场中睡觉,监考官却不干涉,严重干扰了别的考生,还有人说他内外勾结,有作弊的嫌疑,我听说郑荣泰的卷子已经通过初选,所以我想再确认一下。”

    李纲说一句,郭百颂的眼皮跳一下,说到最后,郭百颂的脸色已经变了。

    欧阳珣沉思片刻,便对郭百颂和韩宏俊道:“我想和李御史单独谈一谈,请两位能否回避?”

    两人起身便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欧阳珣和李纲二人,这时,欧阳珣才缓缓道:“这个郑荣泰我已经录取为解试第十五名,也就是最后一名。”

    说着,他把郑荣泰的卷子递给李纲,“你看看吧!”

    李纲看了看卷子,一下子愣住了,“这书法.......”

    “书法很糟糕,内容也平平,只有三经新义全对,略微出彩,我就是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才勉强录取他,至于李御史刚才说的那些情况,我不了解,我们已经锁院了,监考主官送来的不良记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

    李纲心中立刻有点明白了,这个郑荣泰必然是有特殊情况,否则以欧阳珣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录取他,这笔书法首先初选就应该淘汰。

    李纲便问道:“这个郑荣泰究竟是何人?”

    “他是太子郑庶妃的亲弟,属于皇亲国戚。”

    “原来如此!”

    李纲想了想道:“如果我没有料错,他应该是地方官府指定要录取的吧!”

    欧阳珣淡淡道:“何止是地方官府,我出发前,梁师成特地派人给我送来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郑荣泰,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纲沉默了,梁师成被天子宠幸,权倾朝野,连蔡京都要向他献媚攀附,在朝廷被称为隐相,但李纲明白欧阳珣说这件事其实还有更深的含义,梁师成不会无缘无故送纸条,那张纸条极有可能是太子甚至天子的意思,情况就更复杂了。

    这时,欧阳珣又缓缓道:“相州地方要员指定录取这个郑荣泰为解元,实际上梁师成也是这个意思,但我都抵住了,可人在朝堂走,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就算心中不愿,也不得不昧着良心去做,我昨天已和贾通判达成妥协,贾通判放弃录他为解元的非分要求,我也答应录郑荣泰为举人,所以我把他放在第十五名。”

    李纲虽然为人正直,但他也并非不懂人情世故,他也要权衡利弊,无论青红皂白,一味去顶撞,那不叫正直,而是叫愚蠢。

    李纲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一旦闹出事,很可能就会把太子卷进去,那可要动摇国体,后果非常严重,录郑荣泰为最后一名已经是各方博弈妥协后的产物,如果自己再横插一脚,这个后果他李纲也承担不起。

    李纲便点了点头,一言不发,转身离开房间出去了。

    片刻,郭百颂和韩宏俊又走了进来,郭百颂眼巴巴地看着欧阳珣,欧阳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对两人道:“我们继续吧!既然考生德行已经没有异议,那下面是讨论排名,我已经把排名初步列了一下,想听听两位的意见。”

    郭百颂一眼看见郑荣泰的名字依旧排在榜单最后,他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但看到排名时,他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赵玉书居然只排第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