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谣言之困
    十万宋军在休息一天后便继续拔营北上,很多将士第一次记住了汤阴县,一个汤阴少年用精彩绝伦的箭法给他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记忆。

    随着军队北上,闹剧一样的士子军也随之解散,虽然很多士子甚至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不过童贯还是赏给每人一口剑,作为他们参加士子军的一种奖励。

    “我今天去兵器打听过了!”

    吃晚饭的时候,王贵兴奋地对众人道:“童太尉给我们的剑是禁军的仪剑,只有在京城的良工剑铺才能买到,一把剑至少值十五贯钱,真是大手笔啊!一百柄剑就是一千五百贯钱。”

    一边说,他一边缓缓拔出剑,用精钢打造的剑身在灯光下寒光闪闪,异常锋利,做工精良,是一口上好的宝剑,王贵对他得到这柄剑爱不释手,连吃饭睡觉都要放在身边。

    但除了王贵之外,其他人对这柄剑的兴趣已经淡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天,大家都把剑押了箱底,只有王贵依旧兴致不减,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这口剑。

    “你这么喜欢,我把我的那把剑卖给你,十贯钱要不要?”汤怀打了一个哈欠,开玩笑地说道。

    “那一言为定,骗我是王八!”王贵立刻抓住了机会,不给汤怀一点后悔的余地。

    汤怀当然只是开玩笑,他哪里舍得把剑卖给王贵,他眼珠一转笑道:“我可没说是哪把剑哦!”

    “汤王八!”王贵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了一句。

    汤怀重重一拍桌子,怒视王贵道:“你有种再骂一声试试看?”

    王贵不敢吭声了,这时,李延庆用勺子舀了一碗桂花赤豆汤笑眯眯问道:“别老提剑的事情了,说说你们的武举,打算什么时候去安阳?”

    岳飞在一旁笑道:“我今天问过师傅了,武举解试定在一月二十日举行,我们回家过完年,一月初五直接出去安阳,不来汤阴了,老李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我当然想去,不过看师傅安排吧!”

    “师傅对你偏心啊!”

    王贵叹了口气,一脸羡慕道:“他居然把铜弓铁箭送给你,我简直羡慕死了。”

    李延庆伸手狠狠在他头上敲了一记,佯作恼怒道:“说这话没臊没皮的,师傅没送给你东西吗?你那柄金背虎牙大刀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有老岳的百炼蟠龙金枪,老汤的莲花钩镰枪,都是师傅多年珍藏之物,你不说自己得了好处,就整天惦记我那把破铜烂铁弓!”

    汤怀和岳飞都跟着叫嚷起来,是王贵自己乱说,和他们没有关系。

    王贵捂着头,不服气嚷道:“明明就是偏心嘛!我的大刀能和你的铜弓相比吗?”

    “懒得跟你啰嗦,我出去走一圈消消食,谁和我一起去?”李延庆站起身道。

    岳飞摇摇笑道:“我要看书,没时间陪你。”

    李延庆目光又投向汤怀,汤怀摇摇扇子道:“等会儿我大伯要来,我恐怕不好离开。”

    李延庆最后只得看了一眼王贵,见王贵跃跃欲试,明显想跟自己出去,便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想去就走吧!”

    王贵顿时笑逐颜开,把剑佩在腰间,跟着李延庆出门了。

    .........

    走出大门,两人沿着大街缓缓而行,这时,王贵上前压低声音问道:“老李,传闻是真的吗?”

    “什么传闻?”

    “就是童太尉要收你为义子之事啊!整个县学都传开了。”

    提到这件事,李延庆心中就像一根点燃的火柴扔进了油锅,他刚才是佯怒,这会儿他真的有点生气了,胸中怒火迅燃烧起来,他回头狠狠瞪了王贵一眼,“这种无聊的传闻你也相信?”

    王贵挠挠头,“不是我相不相信的问题,县学里都在说这件事,恐怕过不了多久,整个汤阴县都要传开了,如果不是真的,应该避谣才对!”

    “避谣没用的!”

    李延庆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大家都当笑话谈,宁可相信它是真的,你越是避谣它传得越凶,只有等时间久了,它自己慢慢就平息了。”

    话虽这样说,但谣言确实给李延庆带来很大的烦恼,天下人都知道童贯是宦官,做了宦官的义子,将来是要净身入宫的,把他李延庆也编进宦官义子行列,显然是心存恶意,坏他的名声。

    所以一提到这件事,李延庆心中总有一种无名烈火烧起来。

    王贵吞吞吐吐道:“这个谣言我知道是黄安他们编造出来的,那天他们没有机会上场,你却大放异彩,他们心怀嫉妒,不过我们都亲眼看见你答应了什么,问你又不肯说,那么多年的兄弟你还信不过吗?”

    说到这,王贵看了李延庆一眼,目光中有一点埋怨,李延庆苦笑一声,“我不是不相信你们,这件事恐怕只是权贵的一句戏言,在没有成为现实之前,我觉得还是沉默比较好。”

    “不会是真的想收你当义子吧!”王贵睁大了眼睛。

    “当然不是,你实在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绝不能给我传出去,师傅也不能说,老汤老岳也不能说,就给我闷在心里。”

    “我保证不出去乱说!”王贵拍拍胸脯道。

    李延庆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他太了解这个家伙了,越是信誓旦旦就越靠不住。

    王贵脸一红,连忙道:“我虽然是嘴巴比较快,但如果你叮嘱过我,我就不会乱说,我好歹知道轻重。”

    “好吧!我就告诉你,不是什么收为义子,而是童太尉打算推荐我上太学上舍,算是他的门生了。”

    “啊!”王贵惊呼一声,眼睛里充满了羡慕之色。

    太学上舍虽然很难进,但也并不是高不可攀,相州就有三个太学上舍生,关键是童太尉推荐,将来就算不参加省试,从太学出来授官,也会得到十分优厚的官职。

    现在大宋还是太平盛世,离灭国还是十年,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危机意识,六贼还不存在,童贯在西夏打了几场胜仗,又击败吐蕃,在民间威望很高。

    甚至连相国蔡京虽然在朝廷操纵权术,任人唯亲,被朝官所憎恨,但他却极力推广社会救济制度,规模空前,使民众老有所养,少有所依,又大力兴办州学、太学,给士子一条出路,使蔡京在民间和士子中也拥有很高的声望。

    一直到宣和四年后,辽国灭亡,金兵开始南侵,宋军屡战屡败,朝廷不思抵抗,反而割土求和,丧权辱国,令天下人沸腾,举国上下开始追究声讨。

    宋徽宗为推卸责任,不得不用丢车保帅之策,宋钦宗为了打击权贵利益集团,也利用了民意,父子二人心照不宣,将蔡京、童贯、梁师成等六人定为国贼,直到那时,蔡京、童贯等人才声名狼藉,天下人人喊打。

    但至少在这个时候,童贯还是高高在上,不是一般民众能望其背颈,对于王贵这种乡下少年,当他听说童太尉居然推荐李延庆去读上舍,他当然感到震惊与羡慕。

    不知不觉,李延庆在王贵心中的形象也变得更加高大了。

    两人走了一圈回来,李延庆内心的烦躁也渐渐平静,凡事都有两面性,军营射箭虽然给他带来机遇,但也给他带来了嫉妒和中伤,这种负面影响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只能靠时间来慢慢褪去。

    李延庆刚走到大门前,只见喜鹊跑了出来,有点紧张道:“李真大叔来了,说有很要紧事情和你谈!”

    李真便是李二、李三的父亲,曾是李文村的保正,也当过几年孝和乡的都保正,去年已经辞职不做了。

    现在距离新年还有不到十天了,李真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一定和李文村的族祭有关。

    李延庆有段时间对李真比较反感,原因是李文贵当族长时得到了李真的全力支持,不过他听说父亲说,两个月前两人因李文贵私卖族粮一事而反目为仇。

    因为李真极力号召族人抵制李文贵,导致他小儿子李三在放学回家路上被人打成重伤,李真更是极为敌视李文贵。

    不管两人反目是出于什么原因,但只要和李文贵敌对,那就和他李延庆站到了一边。

    李延庆快步走进自己的院子,只见李真坐在书房里喝茶,显得非常焦虑不安,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三叔,出了什么事?”李延庆走到门口问道。

    李真立刻站起身,上前拉住李延庆心急如焚道:“延庆,你总算回来了,李文村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