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四十章 土地之争(下)
    为了更好地和张家斗争,维护自身利益,在李延庆的提议下,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李氏族人成立了临时族人会,众人选举李延庆、李真、李大印和潜山村李洪四人为主事之人,虽然还没有明确,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实际上就是新的宗族会了。

    一旦这次土地风波结束,他们就和鹿山房正式决裂。

    众人都各自回家了,和之前的垂头丧气完全相反,他们离去时个个精神抖擞,信心重新开始恢复,李延庆的回来无疑使他们看到了希望。

    客堂上,李延庆请几位族人坐下,又让忠叔烧一壶茶,三人中李真和李大印先后是李文村的保正,威望较高,而李洪就是李冬冬的父亲,在潜山村德高望重,潜山村的七户李氏族人一致推举他为代表。

    族人聚会只是打打气,统一共识,但具体的应对之策,还得他们四人商议。

    这时,李延庆沉吟片刻问三人道:“我想先确认一件事,小红林那片土地是张氏家族想买,还是张钧保个人想买?”

    这是李延庆最想要明确之事,他一路上都想这件事,虽然李真告诉他是张家子弟来抢占土地,并把这件事和十年前的抢水械斗相提并论,听起来就像是张氏家族和李氏家族的第二次族斗。

    但李延庆还是觉得有点蹊跷,张钧保怎么也不像个大公无私之人,这种好事情他怎么会和族人共享?而且年初他利用王贵家船队之事向族长难,提出了转让小红林的土地为条件,族长就说他是在给几个儿子买地。

    这时,李大印立刻接口道:“当然是张氏家族,张钧保来抢占土地时就口口声声说,这块土地已经属于张氏家族了,怎么会是他个人占有?”

    李大印说完,却见李真和李洪没有应和自己,他有点愣住了,“怎么,我说得不对吗?”

    李真摇摇头道:“我也是刚刚才想通这个道理,他已经把族长之位让给长子了,如果是为了张氏家族,那应该是他儿子出面才对。”

    旁边李洪慢吞吞道:“这件事我倒知道,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婿就在给张钧保做事,他昨天特地跑来劝我不要参与这件事,他给我透露,这片土地是张钧保个人购买,和张氏家族无关,张钧保花钱从弓箭社雇了二十几张家子弟。”

    李延庆点点头,果然和自己所料一样,张钧保仅孙子就有八个,他当然想为自己的子孙谋取土地财富。

    张钧保把整个张氏家族搬出来,无非是拉虎皮做大旗,吓唬住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李氏族人。

    李大印顿时激动道:“既然和张家无关,那我们明天就动员族人去和他们狠狠打一场,打死张钧保那个狗日的。”

    李延庆却摇摇头,“我们先需要达成一个共识,要避免和他们生强硬冲突,我不是怕张钧保,我只是不想看见李氏子弟再出人命了.....”

    不等李延庆说完,李大印腾地站起身,满脸愤恨地喊道:“杀人要偿命,我儿子就这么白白死了吗?”

    旁边李洪叹了口气道:“延庆说得对,十年前和张家抢水那一场械斗我也参加了,我侄子就死在那场械斗中,我大哥痛苦了整整十年,最后死不瞑目,我们两个村能动员打架的青壮族人也就二十几人,和对方人数差不多,但人家是天天练武的人,打起来,恐怕我们还要出人命,真到了那一步,谁家都承受不起。”

    “那就把土地给张钧保算了,还召集大家商议什么?”李大印十分不满嚷了起来。

    李真狠狠瞪他一眼,“你急什么,能不能听延庆把话说完!”

    李大印往角落里一蹲,便不吭声了,李延庆笑着继续道:“印三叔恐怕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斗争要有策略,要扬长避短,避免和他们硬斗,绝不是怕了他们,如果我没有猜错,李文贵根本就没有去安阳,他就在鹿山镇,他在等张钧保把我们打怕了,默认放弃土地,他就可以卖掉土地中饱私囊。”

    李真有些疑惑道:“延庆说扬长避短,那我们有什么长处?”

    李延庆微微一笑,“再过两天,蒋知县就下来调解李张两家的械斗,那时,我会让李文贵吃不了兜着走。”

    .........

    李真和李洪都走了,李延庆却把李大印留了下来,李大印和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是堂兄弟,李大器父子两代单传,但李大印却有兄弟四个,不过老大和老二都少年夭折,目前只剩下老三李大印和老四李大光,他们算是李氏族人中和李延庆血缘最近的人。

    李大印有两子一女,长子李延彪在京城做事,次子李延虎,小名虎子,在前天晚上的械斗中不幸被张家子弟乱棍打死,使李大印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李延庆对李大印道:“我知道三叔咽不下这口气,请三叔放心,杀人偿命,我绝不会让虎子白白死去。”

    李大印瞪大了眼睛,“延庆....你刚才不是说!”

    李延庆淡淡道:“我刚才说过,斗争要有策略,但绝不是认怂,我答应三叔,我一定会杀了张钧保,为虎子报仇。”

    李大印激动万分,眼泪涌了出来,扑通跪下道:“只要能给虎子报仇,我把老命都给你!”

    李延庆连忙扶起他,“三叔别这样,延庆还有事情要请三叔帮忙。”

    “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做!”

    李延庆在他耳边低语几句,李大印抹去眼泪连连点头,“没有问题,我一定照办。”

    “三叔,这件事关系重大,可千万别泄露出去,尤其不要让四叔知道。”

    李大印只要能为儿子报仇,李延庆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他缓缓点头道:“我心里有数,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

    .........

    当天傍晚,李延庆便在全村人的见证下离开了李文村,返回县城去了......

    正如李延庆的推断,还有七天就是新年族祭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李文贵怎么可能跑去安阳县,而放弃他当族长后的第一次族祭呢?

    所以李文贵去安阳县不过是个借口,他仍旧藏身在李府内,冷冷地望着张钧保和李文村族人争夺土地的斗争。

    作为一个族长,维护族人的生命安全和家族的核心利益应是他的本分之事,但李文贵已经对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族人失望之极。

    他几次找李真和李大印谈判,要求他们新年依旧和鹿山房的族人一起祭祀,却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既然如此,借张钧保之手收拾这帮叛逆,同时把小红林千亩良田的卖地收入解入囊中,他何乐而不为?

    李文贵走到桌前,拾起一份契约翻了翻,这是他今天又重新和张钧保签的一份新契约,他怎么也想不通,张钧保居然会把上一份契约遗失了?又要来重新补签一份。

    这份契约其实只是一份意向书,张钧保有意购买李家的小红林的土地,李文贵也承诺将这片土地卖给他,但价钱还没有最后谈拢。

    李文贵想以每亩五贯钱卖给张钧保,但张钧保只肯出每亩三贯钱,总价差了两千贯,两人都不肯让步。

    最后,李文贵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如果张钧保能出面解决李文村和潜山村李氏族人闹事,那么他可以让步,以三贯三百文的价格把土地卖给张钧保。

    张钧保当然明白李文贵想借自己之手收拾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族人,不过小红林这片土地他窥视多年,而李文贵出价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他便一口答应,不过这只是双方的口头交易,并没有落实在纸上。

    李文贵一直在窥视族长的土地田产,他心中盘算过,这里面至少可以捞取上万贯的好处。

    他当上族长仅两个月后,便私下将家族义仓中的三千石粮食卖给了一群山东过来的私粮贩子,卖粮所得皆被他中饱私囊。

    虽然激起全族人不满,他却毫不在意,又将目光盯上了小红林这边的十顷族田,下一步再卖掉鹿山镇这边的十五顷族田,油水捞尽,这个族长当不当也就无所谓了。

    李文贵得到消息,李延庆今天中午已经回来了,又召集族人商议,这让他颇为紧张,眼看卖小红林的土地已到最后关头,李延庆却横插一杠子,这个小混蛋真要跟自己过不去吗?

    李文贵当然知道李延庆真正目的是为了半年前大哥的身死,这小混蛋坚决不肯罢手,倒有点棘手,主要是李延庆考中了解元,身份和从前不一样了,被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族人视为未来的族长,李文贵很是担心,一旦李延庆真的插手进来,恐怕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结束。

    这时,管家在门口禀报:“老爷,李大光来了!”

    “让他进来!”

    片刻,李大光快步走进了书房,躬身行礼道:“大光参见族长!”

    李大光是李文贵安插在李文村中的一条眼线,他是李大印的兄弟,而李大印又是李文村保正,基本上李文村族人有什么动向,李文贵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虽然李大光曾被李文贵革去宗祠看守人的职务,看似老族长的忠实走狗,但此人极善见风使舵,当老族长去世后,他立刻投靠了李文贵,摇身又变成了李文贵的忠实走狗,颇得李文贵器重,这几月也得了不少好处。

    “我来问你,李延庆今天下午召集族人议事,都说了些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估计就是给大家鼓鼓劲,让大家不要轻易放弃之类!”

    “你估计?”李文贵眼睛一瞪,“你下午没有去参加议事吗?”

    李大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小声道:“没有人通知我,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不过我还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向族长汇报!”

    李文贵心中着实恼火,自己给了李大光那么多好处,在关键时候他就不起作用了,他还有什么用?

    “还有什么重要事情,快说!”李文贵极为不满地瞪了李大光一眼。

    李大光战战兢兢说:“我刚才在小镇听客栈掌柜说,李延庆已经赶回县城了,刚刚才走。”

    李文贵微微一怔,李延庆怎么中午才到,却又连夜赶回去了?县里生什么事,难道他不想插手李文村族人的事情吗?

    李文贵一时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