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六十章 初见师师(下)
    李延庆也着实感到意外,这个士子竟然是赵玉书,两人在相州交恶后便再也没有相遇,李延庆原以为会在太学遇到他,没想到会提前到矾楼相遇,可谓冤家路窄。

    周围一群士子估计都是他的同窗,杨度和武邦昌却不在其中,他们没有现赵玉书的异常,却看见了郑荣泰,不少人掩口笑了起来。

    有人低声笑道:“这年头癞蛤蟆不吃虫了,改口要吃天鹅肉了。”

    “还是两只癞蛤蟆!”显然,李延庆在他们眼中是另一种癞蛤蟆。

    郑荣泰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他心中着实感到窝囊,怎么会遇到这帮混蛋?

    李延庆却笑眯眯向赵玉书抱拳道:“人生何处不相逢,赵兄,我们和酒楼有缘啊!”

    赵玉书本能地伸手摸了摸鼻梁,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恶狠狠地盯着李延庆,周围士子终于看出一点端倪,纷纷问道:“简之兄,这是何人?”

    “这是我们相州的一个神童,能喝酒,会打架,还是堂堂的相州解试举人!”

    举人?

    士子们眼中都露出不屑的目光,在一般民众眼中,举人或许高不可攀,但这些太学上舍士子早已对举人不屑一顾,他们的目光都盯住了进士,一个相州的举人怎么让他们看得上眼,况且还是和土财主郑胖子混在一起,十有也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这位小兄弟也想进丰月楼?还是回去再好好读几年书吧!这是东京丰月楼,可不是相州的风月之地。”

    这几个士子嘴里虽然没有粗话,但说话却相当刻薄,言语夹着一般人听不懂的暗刺,李延庆却并不动怒,只是面无表情地冷冷看了他们一眼。

    这时,门口童子催促一群士子道:“到底要不要进去?”

    “进去!进去!”

    一群士子也顾不得李延庆,把自己的作品递给了童子,童子却不急着拿进去,而是望着李延庆,“这位小官人有没有诗词?我可不想跑两趟!”

    所有人都回头向李延庆望来,“一个举人还想进丰月楼,不知天高地厚!”有人撇撇嘴,嘟囔了一句。

    李延庆淡淡一笑,“既然来了,总归是要试试,稍等我片刻!”

    他转身走进书房,片刻走出来,也将一张素笺递给童子,童子躬身行一礼,“请各位夫子稍等!”

    童子匆匆走进楼内,郑荣泰连忙将李延庆拉到一边,低声道:“趁他们不注意,我们还是走吧!”

    “为什么要走?”

    李延庆这句话稍微大了一点,旁边为士子听到了,他立刻摇头晃脑对众人道:“丰月楼乃矾楼镶金嵌玉的招牌,岂是庸碌之辈能进?癞蛤蟆尚知天鹅难觅,怎么某些人连癞蛤蟆都不如?”

    众人一起大笑,向郑荣泰和李延庆望来,郑荣泰又气又恼,偏偏又被人家说中了心事,着实令他难堪。

    李延庆却心闲气淡,他懒得理睬这帮狂妄的士子,和他们吵架争论只会拉低了自己,只要不越过他的底线,他也不会轻易动手,可真逼他动了手,那就不是断胳膊短腿那么简单了。

    这时,童子走了出来,抱拳道:“各位夫子!”

    一群士子一拥而上,七嘴八舌问道:“怎么样,诗官通过了吗?”

    童子歉然道:“诗官说,各位夫子学识高博,诗文出众,将来前途必不可限量,请大家以学业为重,不必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小小的娱乐之所上,各位夫子请回去吧!”

    李延庆也不得不佩服丰月楼的诗官说话有水平,连拒绝都这么含蓄,士子面面相觑,他们当然听懂了诗官的言外之意,你们的诗作还不能进丰月楼。

    这时,童子又问道:“请问,哪位是李延庆?”

    李延庆举手道:“我就是!”

    童子笑道:“小官人的诗作颇有新意,正是矾楼所需,诗官说,小官人可以进丰月楼饮酒听歌!”

    众人一起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望着李延庆,眼睛里充满震惊。

    李延庆淡淡一笑,“我的朋友可以一同入内吗?”

    “按照丰月楼的规矩,官人可以携带一个朋友入内。”

    郑荣泰登时得意万分,走上前毫不客气反击道:“丰月楼乃矾楼镶金嵌玉的招牌,岂是庸碌之辈能进?癞蛤蟆尚知天鹅难觅,怎么某些人连癞蛤蟆都不如,我老郑听不懂,各位,这是在说谁啊?”

    士子们羞恶难当,可又不敢在丰月楼前作,只得恨恨瞪了李延庆一眼,悻悻走了。

    李延庆笑道:“真是奇怪了,他们说那么难听的话我都没吭声,怎么一个个深仇大恨地瞪着我,我哪里得罪他们了?”

    童子微微一笑,“或许是他们刚才说话太满了,有点下不来台,这也没办法,他们的诗词,师师姑娘实在看不上。”

    李延庆一怔,诗官居然是李师师?

    童子明白他的疑惑,笑着解释道:“诗官有三人,师师姑娘只是其中一人,今天正好她在,李官人还有问题吗?”

    李延庆没想到闻名遐迩的李师师居然也在,那今天他能否有幸见到这位美人呢?

    不等李延庆开口,郑荣泰早已心痒难耐,他忍不住涎脸问道:“不知师师姑娘能否赏脸和我们一起饮酒听歌?”

    童子心中顿时憎厌之极,这个郑胖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癞蛤蟆,得脸进了丰月楼还不知足,居然还想让师师姑娘陪他喝酒,简直太过分了。

    他又迅瞥了一眼人品皆佳的李延庆,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和这个龌蹉的郑胖子混在一起?

    李延庆也着实有点尴尬,虽然他也有这个想法,只是被郑胖子说出来就完全变了味。

    看来有这个郑胖子在,今天休想见到李师师了,不如改天再来碰碰运气。

    想到这,李延庆回书房又写了一诗,递给童子笑道:“我今天还有事,改天再来丰月楼,这诗送给师师姑娘,烦请小哥转递。”

    童子见李延庆不进丰月楼,心中有点遗憾,但也有几分庆幸,他便接过诗笺笑道:“邀请不会消失,小官人随时可以来!”

    李延庆抱拳行一礼,不管郑荣泰的抗议,强行将他拖走了。

    “你这个混蛋,丰月楼啊!我还一次也没进去过,高衙内都进去两次了,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不给我”

    郑荣泰极为不满地大声嚷嚷,李延庆却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你想不想让李师师陪你喝酒听歌?”

    “想!”

    “想就听我的安排,咱们下次再来,我给你写诗,你直接进去找她!”

    郑荣泰不再闹腾了,他眨巴眨巴绿豆小眼,“你是不是哄我啊!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丰月楼二楼,一间布置华丽的大堂内,一名须皆白的老者正在细读今天的入楼诗词,这名老者年约六十岁,身材高大削瘦,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他叫周邦彦,是宋朝颇有名气的词人,现在朝廷主管音乐的大晟府出任提举。

    他的另一个身份便是矾楼的席供奉,为矾楼的舞姬和乐女填词作曲,他在朝廷事务比较清闲,大量时间都在矾楼内享受美酒,这也是北宋很多词人的特点,才华横溢,同时嗜酒如命。

    “月娘,这几词都写得不错嘛!为什么不让他们进丰月楼?”

    周邦彦心中不解,这群太学生的水平还是不错的,看得出这些诗词都是精心准备好的,绝不是临时的仓促之作,以前比这个还差的诗词都进了丰月楼,怎么到今天却被师师驳回了呢?

    在周邦彦的对面坐着一个正在调整琴弦的年轻女子,她年约十七八岁,穿一身素白长裙,脸上不施粉黛,长着一张清丽绝伦的脸庞,一双深潭般的美眸如宝石般闪亮,长长的睫毛,肌肤晶莹如雪。

    但她的美并不在于容貌,而在于一种夺人魂魄的气质,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极具美感,令人心动神摇,她就仿佛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只可远观而不可亵渎。

    这个年轻女子便是号称大宋第一名妓的李师师,宋朝的娼和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娼是指以卖身为生,她们大多生活在青楼妓院,地位低微。

    而妓是指卖艺为生,往往都有极高的艺术修养,在宋朝的地位也和平民一样,并不受到歧视,她们主要生活在乐馆、舞馆和教坊,寻常人家迎亲祝寿都会请舞妓、歌妓到家中歌舞助兴,甚至新娘的伴娘也往往由女妓担任。

    不过妓也分等级,等级较低的妓混迹于酒楼茶馆,在卖艺之余,也往往会无奈卖身,而等级稍高的妓则服务于宫廷教坊以及各大名酒楼,兴之所来,也偶然会为客人献身,这就看她们自身的兴趣,比如郑荣泰用了三百两银子才打动矾楼的一名歌妓为他陪寝。

    而到了顶级名妓,象苏小卿、阎惜姣、谢素秋、李师师、梁红玉这样的名妓,她们的出名却是靠才艺,而且守身如玉,绝不会轻易把自己的贞操献出,很多客人为她们一掷千金,也只能博得美人一笑。

    李师师极为擅长音乐和舞蹈,三年前,还只有十四岁的她便以一曲天籁之音轰动汴京,她在象棚演唱时,原本只能容纳五千观众的象棚竟挤进去了两万余人,她从此声名鹊起。

    李师师并不是她的真名,而只是艺名,象婆惜、小小、师师、红玉都是一些常用的艺名,神宗以来汴京已经有两个名妓李师师了,她只是因为出身李记乐坊,才得了艺名李师师,至于她的真名则没有人知道,连她的乳名月奴也只有极少人知晓。

    周邦彦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李师师忘年知己,和李师师情同父女,也只有他才真正了解李师师的心境,了解她的孤苦无依。

    李师师浅浅一笑,“旁边还有一诗,醉翁为何不看?”

    周邦彦这才拾起旁边的一张素笺,上面是一七律诗。

    矾楼

    梁园歌舞足风流,

    美酒如刀解断愁。

    少年空负幽燕志,

    夜深灯火上矾楼。

    周邦彦细细读了一遍,不禁哑然笑道:“就因为一句少年空负幽燕志吗?”

    “周兄觉得好笑吗?”李师师抬起头,一双妙目注视着周邦彦。

    周邦彦淡淡道:“我只是觉得你太认真了,只是一群太学生出来喝酒散心,不能因为他们出来喝一次酒,就认为他们不忧国忧民,不思进取,在商言商,矾楼只是一座酒楼,赚钱才是主业,丰月楼稍稍设点门槛,根本目的还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劝月娘还是不要把自己的情绪带到酒楼中来。”

    李师师沉默了,她从来不会和周邦彦翻脸,如果两人想法不一,她就沉默以待。

    周邦彦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把李延庆的诗递给她,“把它烧了吧!若被有心人看到这诗,会给这个士子带去灾祸。”

    李师师明白周邦彦的意思,她将素笺放在香炉内点燃,默默望着它烧成灰烬。

    这时,小童出现在门口,“姑娘,那个叫李延庆的士子没有进丰月楼,他已经走了,给姑娘留下一诗。”

    小童对李延庆的印象很好,便替他做了掩护,绝口不提他和有名的纨绔子弟郑胖子厮混在一起。

    李师师心中奇怪,别人巴不得进丰月楼喝酒,这个士子有了进楼喝酒的资格却又走了,当真与众不同。

    她接过素笺细细读了一遍,顿时呆住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她一遍又一遍细读品味,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不知不觉,她的人已经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