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京城相聚
    女真人建立金国的消息直到今年初才传到汴京,监察御史李纲立刻上奏朝廷,相州解元李延庆在去年便在解试卷子提到了女真建国,虽然李延庆人微言轻,大部分朝臣都对他不屑一顾,认为他的狂生胡言,但李延庆的那篇问策还是在小范围内引起了部分朝臣关注,赵楷就是其中之一。

    他注视着李延庆问道:“你在策论中提到了女真建立金国,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

    李延庆淡淡一笑,“金国建立是前年的事情了,虽然辽国极力封锁消息,但纸岂能包住火,这个消息早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大宋,我在相州听几个辽国商人谈及,如果朝廷能保持警惕,建立完善的情报网,绝不会到现在才知道消息。”

    “此话怎么说?”

    “很简单,我相信河北各处驿站的消息都很灵通,如果朝廷能赋予驿站情报搜集功能,当这个情报一出现时,驿站立刻上报朝廷,然后朝廷则派人去核实,晚则两月,快则一月,朝廷就能知晓辽金之间的一切动向,说到底,还是因为朝廷对辽金情报漠不关心所致。”

    赵楷默默点头,他知道李延庆说得对,如果朝廷肯在情报上下点功夫,去年就不会出现战略误判,耗钱粮百万贯派童贯率大军北上,现在又得撤军回来,劳民伤财,费钱费力,这个亏空还不知道怎么弥补。

    “我父皇一直把赵良嗣提出的联金灭辽方略视为国策,但我看少君在问策中却直言,女真人才是大宋的心腹之患,提出了助辽灭金,其后灭辽之策,我想知道,少君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李延庆不慌不忙道:“我可以把辽金比作狼,辽东比作狼群,现在的狼王是辽国,但年年皇权内讧导致辽国垂老之态尽显,早已没有了一百多年前的雄心壮志,尽管个别契丹贵族依旧野心勃勃,但辽国整体而言早已无力南侵,就像一头老狼王,尽量守住自己的地盘和妻女。

    而金国则是一头刚刚长大的年轻之狼,野性凶狠,一心想咬死老狼王,成为新的狼王,一旦金国取代了辽国,女真人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契丹人,锐气十足,野心毕露,它会象老狼王那样守成,安分守己吗?”

    李延庆一番话分析得入木三分,令赵楷慨然叹服,他又不解地问道:“那为什么父皇和众多大臣都愿接受联金灭辽为国策呢?”

    李延庆微微叹了口气,“百年国仇岂是一时半会儿能抛掉,檀渊之盟的耻辱已在宋人心中扎下了根,仇恨蒙蔽了双眼,很多人都看不到垂老的辽国其实是大宋的屏障。

    草原霸主不断更替,这已是千百年来的定律,但每次草原霸主更迭,都会给中原王朝带来深重灾难,从匈奴到鲜卑,从突厥又到回鹘,从契丹又到未来的女真,无一不应验,一旦女真铁蹄南下,被和平滋养了百年的宋军又拿什么抵挡?”

    李延庆见赵楷忧心忡忡,便笑着安慰他道:“但愿我只是危言耸听!”

    赵楷当然知道李延庆所说并不是危言耸听,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他也叹息一声,“我一定要找机会劝说父皇,不管他爱听不爱听。”

    李延庆只是笑了笑,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大宋积弱百年,除非出现汉武帝那样的雄才伟略之君进行强力改革,重新进行利益分配,才有可能逐渐扭转弱势,连心怀壮志的宋神宗赵顼都无力改变宋朝弱势,最后郁郁而终,更何况是历史上以昏庸出名的赵佶呢?

    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解决之策,更不用说一个少年皇子。

    这时,外面一名陪同宦官催促道:“殿下,时间不早,该回府了!”

    赵楷点点头,他已认可李延庆见识高博,自己应该多听听他的高论,这时,他想起一事,笑问道:“李少君可会骑马射箭?”

    李延庆微微一笑,“学过几天,勉强可为!”

    赵楷大喜,连忙说:“每年春秋两季,父皇都要督促皇子外出打猎,勤练弓马,我后天要去西郊狩猎,不知少君是否愿意同行?”

    李延庆想了想便笑道:“愿陪殿下出猎!”

    “那就一言为定,我后来会派人来找少君,一早出!”

    赵楷起身走了,郑荣泰挠了挠头,嘉王居然没有邀请自己,不过他立刻明白问题所在,自己太胖了,根本无法骑马,勉强郊游还可以,哪里能跟随他们打猎,他心中顿时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不由暗暗狠,“老子也要减肥骑马!”

    次日一早,李延庆回到新桥父亲的住处,刚走进院子,便看见了正在水井旁打水的喜鹊和青儿,两人同时看见了李延庆,顿时惊呼起来,喜鹊就像一只真的小喜鹊一样飞奔而来,一头扑进他怀中,激动得浑身抖,青儿跑了几步,却又停住脚步,不敢看李延庆,低下头局促不安地揉搓衣角。

    李延庆心中也十分欢喜,连忙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喜鹊离开了李延庆怀抱,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昨天下午到的,我们是坐船过来的,小官人,我不能坐船,晕得厉害!”

    “哦!青儿晕船吗?”

    “我.....我还好。”青儿胀红了脸,有点害羞地答道。

    这时,李延庆有点感觉不对,菊嫂怎么没有和自己打招呼,他看了看厨房,却没见菊嫂的影子,他不由奇怪地问道:“菊嫂没和你们一起来吗?”

    喜鹊吞吞吐吐道:“小官人,菊嫂嫁人了。”

    李延庆一愣,“嫁给谁了?”

    “顾三婶给她做媒,嫁给了小钟叔,就是上个月的事情,老爷还给他们主婚。”

    李延庆半晌没有说话,李钟是族长李真幼弟,三十岁出头,去年妻子病逝,留下一个三岁的孩子,家里还算殷实,而且菊嫂是顾三娘的侄女,由她做主也无可厚非。

    但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李延庆心中着实有点不高兴,菊嫂跟了自己快两年,这么重要的事情大家居然不给自己说一声。

    “小官人,菊嫂自己愿意的,而且老爷也答应了。”喜鹊小声说道。

    李延庆心中的不高兴也只能暂时放到一边,勉强笑道:“你们没有出去玩玩吗?”

    “没有!”

    两个小娘异口同声回答,喜鹊摇摇他胳膊,央求道:“小官人,带我们出去玩玩吧!”

    李延庆又看看青儿,只见她眼睛里满怀期盼地看着自己,今天他正好要上街,便欣然笑道:“就带你们去逛逛御街。”

    “好啊!”两个小娘一起欢呼起来。

    李延庆雇了一辆牛车,三上坐上牛车,便缓缓向内城御街而去,

    御街是汴京的主干道,宽达两百步,与其说是街道,不如说是广场,中间立有朱漆杈子,杈子内是皇帝出行的御道,御道的两侧各有一条御廊,里面布满了密集的店铺。

    御道上人流如织,南来北往的大商人在御街商铺内采购着各种做工精美的商品,每家店铺都布置的富丽堂皇,这是汴京城最繁华也是财富最集中的一条街,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有背景,权力和财富在这条街上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两个小娘早已从牛车里下来,一路游逛,到处东张西望,每一个商铺内她们都要去逛一逛,不断被铺内的商品所惊叹,当然,她们也颇有收获,李延庆在张仙衣成衣店给她们各买了三套衣裙和两双绣花鞋,天气已渐渐有点热了,她们还穿着冬天衣裙,需要给她们换一换了。

    她们又买了一点各自喜欢的小玩意,青儿买了铜镜和梳子,喜鹊则买了一些纸笔,这时,青儿和喜鹊要去一家买头饰的店,李延庆给了她们几两银子,便指着前方良工剑铺笑道:“你们自己去玩,我去前面兵器铺子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