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相国蔡京(上)
    李延庆最终婉拒了赵楷的重谢,他救帝姬只是出于一种本能,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出手相救,赵楷又和他闲聊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由于生了猛虎事件,原定晚上举行的篝火宴会也随之取消,打猎之行变得索然无味,侍卫们则各自在帐门口架火烤肉,喝酒聊天,李延庆则坐在帐中看书,这时,他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不等他起身,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少君,晚饭送来了!”

    “请进!”

    帐帘一掀,只见两名宫女端着食盘走了进来,盘子里是几大块烤得金黄流油的鹿肉,另一只盘里是一壶酒和大盘新鲜水果,两名宫女将食盘放在桌上,行礼笑道:“这是帝姬给少君的晚餐,希望少君有个好胃口!”

    李延庆以为是赵楷送来的晚餐,却没有想到是帝姬送来,着实令他有点意外,他关切地问道:“帝姬情况如何?”

    “帝姬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恢复,情绪有点低落,我们都很感激少君救了帝姬!”

    两名宫女再次向李延庆行一个万福,她们是出于真心感激,一旦帝姬出事,不管保护她的侍卫还是服侍她的宫女都要遭殃,也是帝姬无恙,才使他们逃脱一劫。

    李延庆摆手笑道:“不必多礼,请转告帝姬,好好吃一顿,再睡一个香甜觉,明天早上心情就会好起来,还有,不要把老虎想得太可怕,把它看作是一只大猫心里就舒服了。”

    “多谢少君,我们一定回去转告。”

    两名宫女告辞而去,李延庆坐下给自己倒一杯酒,但他刚提起酒壶,却现酒壶下压着一张叠好的纸条,他心中好奇,连忙放下酒壶拾起纸条打开,纸条上写了一行娟秀的小字,你不用改名了!

    李延庆顿时哑然失笑。

    ........

    入夜,侍女担心的事情并没有生,虽然她和李延庆同睡一帐,但这个年轻男子始终对她秋毫无犯,当她一觉睡醒时,才现大帐内只有她一人,同帐之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吓得她慌忙起身,走出大帐,却只见李延庆骑马提弓从远处奔来,奔至帐前,李延庆对她笑道:“收拾一下吧!刚刚得到通知,再过半个时候就出回京。”

    “少君要小婢梳头吗?”侍女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不用了,我住在太学,已经习惯于自己梳头,你自己梳洗,我再去和侍卫们练练箭法,等会儿你自己回去,就不用再请示我了。”

    说完,李延庆调转马头向远处奔去,侍女望着他远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不过她也知道,这个少年至始至终在排斥自己,她只能低低叹口气,回帐收拾去了。

    半个时辰后,狩猎队伍开始出返京了,来时只有二十余人,但回去却有一百余人,还多了好几辆马车和驴车,李延庆现队伍中少了一人,他催马上前低声问曹晟道:“曹兄,怎么不见蔡衙内?”

    “昨晚他父亲派一个家人来找他,他便直接回去了,他不在最好,帝姬的耳根也清静了不少。”

    原来蔡鞗已经回去了,这倒有点出乎李延庆的意料,不过他也能理解,蔡京必然急于了解赵楷的态度,蔡京不愧是老政客,他这么快就嗅到了这件事中蕴藏的重大信息。

    这时,曹晟又笑问道:“大家对贤弟的箭法都赞不绝口,贤弟有没有兴趣参加今年的弓马大会?”

    李延庆这是第二次听到弓马大会的消息了,着实令他有了兴趣,他便笑问道:“不知参加弓马大会有什么条件?”

    “条件倒没有,不过需要有人推荐,如果是州县平民来参加,需要当地官府推荐,开封府民众参加也需要各县官府推荐,军队更不用说了。”

    “那太学生呢?”

    “太学生是学校推荐,武学、国子学也是一样,不过太学不太热衷此事,上一次太学就没有人参加,如果贤弟有兴趣参加,推荐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代办,不一定要太学推荐,由开封县推荐也可以,怎么样,贤弟有兴趣吗?”

    李延庆想了想便答应了,“那就麻烦曹兄了!”

    “小事一桩,到时我也会参加,预祝我们俩都取得好成绩!”

    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这时,一名侍卫奔上前对李延庆抱拳道:“帝姬请少君过去一下。”

    “好!我这就去。”

    李延庆向曹晟说声抱歉,便调转马头向队伍后面的几辆马车奔去。

    “我们几个弟兄都对少君感激不尽!”找了个机会,侍卫低声对李延庆表达了心中的感激之情,若是不是李延庆救了帝姬,他们四人都休想活命了。

    李延庆笑了笑问道:“请问侍卫大哥贵姓?”

    “在下刘康,京城本地人,若少君以后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我们在京城都多少有点人脉,一定会竭力帮忙。”

    “那就先谢谢刘大哥了!”

    多个朋友就多条路,李延庆一向喜欢交朋友,在汴京做事讲究人脉,说不定有一天他会真有事请侍卫们帮忙。

    李延庆跟随刘康来到一辆华丽的马车前,侍卫上前禀报道:“启禀帝姬,李少君来了。”

    禀报完,侍卫们都直觉地离开了,把李延庆留在马车前。

    车窗上挂着厚厚的车帘,看不见车窗内的情形,只见赵福金在车内轻声道:“李少君告诉我,好好吃一顿,再香甜睡一觉,一早起来心情就会变好,我听了你的话,也照做了,可心情还是不好,你说什么缘故?”

    “这....这只是我的个人经验,或许帝姬比较敏感,需要多休息几天。”

    “那好吧!我就多休息几天,若心情还是不好,我可要找你算帐了。”

    李延庆只得苦笑不语,这时,赵福金又道:“皇兄希望我不要向父皇说出遇险之事,我也不知是该说还是不该说,李少君替我拿个主意吧!”

    “如果帝姬说了,恐怕侍卫们都会被重责!”

    “他们的死活我不管,我只问你的态度、”

    “我个人希望帝姬保持沉默。”

    “你不想让我父皇感激你吗?”

    “有的事情李延庆还承受不起!”

    马车里沉默了,好一会儿赵福金才低声道:“好吧!这件事我就听你的意见,回宫后我不会提它。”

    “多谢帝姬体谅!”

    “李少君先去吧!我有点困了,想休息一会儿。”

    “帝姬好好休息!”

    李延庆调转马头向前方奔去,这时,车帘悄悄开了一条缝,一双明亮的眼睛悄悄注视着李延庆的背影远去。

    不多时,队伍过了惠明河桥,官道变成十分平坦,队伍加快度向汴京奔去。

    ........

    在内城汴河北岸,有一座占地过百亩,极为富丽堂皇的府邸,这里便是汴京著名的蔡相府,相国蔡京的府邸。

    今年蔡京已经七十有一,从外表看,他是一个宽厚的长者模样,长着一对略带喜感的八字眉,两颊肉厚下垂,鼻子硕大,鼻梁高挺,如山峦一样盘踞在脸庞中央,苍老的眼睛总流露出一种温和的笑容,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对他产生信赖。

    蔡京尤其善待士子和年轻的官员,给太学生争取最大的福利,给年轻的官员们提薪加俸,因此深得年轻官员和士子们爱戴。

    但了解蔡京的人都知道,他善待年轻官员只是因为年轻官员威胁不到他的地位罢了,同时也捞取了美誉。

    可一旦谁威胁到了他的利益,他的宽厚就会荡然无存,变得心狠手毒,一直到将对方至于死地,他才肯善罢甘休。

    历经两朝,几度沉浮,按理,蔡京早就应该看透人世无常,淡泊名利,可事实上,蔡京的权力随着年纪渐长而更加炽盛,尤其他还遇到一个整天沉溺于书画奇石,不思朝政的天子,权力对他而言,就像一颗返老还童丹,当他手握权力之时,他那颗老迈的内心就立刻充满了青春与活力

    蔡京每天就做一件事:用他那鹰一般老辣深透的目光注视着朝廷内外的每一个人,相权就仿佛他内房中的小妾,不容任何人染指,一旦出现威胁他相位的大臣,他便毫不犹豫下手铲除。

    与此对应的,就是培养自己的接班人,能力和才华都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忠诚,只有这样,当他蔡京百年之后,他家族和子孙的利益才能继续得到维护。

    蔡京除了观察百官诸僚外,还格外关注官家赵佶的动向,在宫中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官家的一举一动,情绪波动,他都了然于胸,只有这样,他才能准确地揣测圣意,使他常青不倒。

    最近,蔡京便现赵佶常常无缘无故向太子脾气,又现他开始迷恋道家的长生之术,甚至开始兴致勃勃考虑他的百岁朝会大典仪式,蔡京便精准地捕捉到了赵佶微妙的心理变化,赵佶想把这个天子之位一直坐下去,而太子就成了这个想法的最大绊脚石。

    那么.....如何才能投天子所好便成了蔡京这段时间殚精竭虑考虑的事情。

    今天上午,他刚听取了儿子蔡鞗的汇报,赵楷对去江南兴趣不大,这让他略略有点失望,是赵楷在装糊涂,还是他真看不懂这背后的玄机?蔡京觉得有必要让人在背后暗示一下赵楷了。

    这时,有下人在书房门外禀报:“大衙内来了!”

    大衙内便是蔡京的长子蔡攸,现任宣和殿大学士,蔡京便点点头,“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