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心难测
    新桥酒楼内,郑荣泰只点了两张肉饼和一笼包子,便痛苦地挥挥手,让酒保下去了。

    “这家酒楼最有名的秘烧蹄髈你怎么不来一份?”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郑荣泰咽了口唾沫,一脸期待地问李延庆,“你没现我最近瘦了一点吗?”

    李延庆仔细打量他一圈,笑道:“好像是清减了一些,莫非你最近在节食?”

    郑荣泰顿时喜形于色,“还是你有眼光,我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我没有瘦,气得我半死,我最近两天饭量都减半了,怎么可能没有瘦?”

    “至少和相州时比是瘦了一点,从前你坐下去,椅子都会吱嘎乱响,今天却没有声响,这不就是瘦了么?”

    李延庆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郑荣泰顿时从桌面上消失了,满堂酒客都向这边望来,顿时哄堂大笑,只见椅子被压得粉碎,郑荣泰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李延庆连忙忍住笑上前将他扶起,“这椅子做工太糟糕了,一点都不结实!”

    这时,伙计和掌柜赶紧跑上前,一个劲地赔礼道歉,又换了一张韧劲十足的竹椅,郑荣泰才哼哼唧唧坐下,“老李,你说实话,我到底瘦了还是没瘦?”

    “你干嘛这么在意自己胖瘦?我以前也劝过你,你说胖人有胖福,这次怎么转性了?”

    “哎!”

    郑荣泰长长叹了口气,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前天我去了一趟东宫,正好遇到了名医唐慎微,他特地给我把了一脉,说我再这样胖下去,将活不过四十岁,儿子也生不出来,你说我能不急吗?”

    李延庆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倒是真的,太胖的人往往寿命比较短,他想了想便对郑荣泰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你既可以瘦下去,也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郑荣泰大喜,“什么办法?”

    “玩水!”

    郑荣泰愣住了,“怎么个玩水法?”

    “现在天气不是渐渐热了吗?你可以在后园挖一个池子,水不要太深,齐着胸口就可以了,然后你每天在水中扑腾一个时辰,如果晚上肚子饿了,你就吃冬瓜,尽量不要吃肉,可以喝肉汤,只要坚持到秋天,我保证你会瘦去一半。”

    “真的会吗?”

    “你试几天就知道了。”

    郑荣泰将信将疑,不过想到自己活不过四十岁,不管是什么办法,他都要试一试了。

    两人喝了几杯酒,李延庆问道:“老胖和朱勔熟悉吗?”

    “我和他儿子很熟,他小儿子叫做朱涛,也在太学读书,比我大两岁,这小子玩女人是出了名的,你第一天进城那次,在高衙内旁边那个就是朱涛,你可能没有注意到。”

    李延庆哪里想得起来,不过朱勔的儿子居然和郑胖子混在一起,那朱勔和太子又是什么关系?

    “朱勔和太子熟悉吗?”李延庆尽量若无其事问道。

    “朱勔和朝廷中的权贵都熟悉,太子当然也不例外,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延庆随口道:“昨天遇到个进京告状的男子,他说朱勔强占他的田庄,抢了他家的财物,听了就让人愤怒!”

    “真是幼稚!”

    郑荣泰撇了撇嘴,他欠身上前压低声音道:“你可别傻,朱勔是替官家捞钱的,进京告状只会死得更快,再说,你和朱勔又没有什么利益矛盾.......”

    刚说到这,郑荣泰似乎想到了什么,竟说不下去了。

    “怎么了?”

    “你还别说,朱家真和你有关系,前天朱涛和我喝酒时还提到你了。”

    “你把话说明白,干嘛吞吞吐吐!”

    “其实也不是说你,而是说宝妍斋,朱涛的舅父在汴京也开了一家胭脂铺,叫做染红王家胭脂铺,本来生意做得很红火,但因为你们宝妍斋开出来后,对他们生意冲击很大,朱涛就咬牙切齿说要一把火烧了宝妍斋,我当然叫他别乱来,不过你还是要当心一点,这小子一向心狠手毒,一旦他查出你们没有后台,他恐怕就会下手了。”

    李延庆心中冷笑一声,朱涛敢动宝妍斋试试看!

    ........

    吃罢午饭,郑荣泰雇了一辆牛车,便兴冲冲地回家挖池子去了,李延庆则去了距酒楼不远的宝妍斋。

    李延庆当然也知道,北宋立国一百五十多年,各种赚钱行当早已被官府和各家权贵垄断,除非是做小本买卖没人管你,但如果投身于赚钱的行当,没有后台是很难把生意做大做火。

    象化妆品生意,不仅市场广阔,而且成本很低,利润十分丰厚,京城权贵怎么可能不插手进来,他们已经调查过,排名第一的张古老胭脂铺是开国大将张令铎的后人所开,只是张古老胭脂口碑极好,客源稳定,宝妍斋对它冲击不大。

    而染红王家胭脂铺就难以幸免了,市场竞争本来就是这么残酷,现在知道染红胭脂铺其实是朱家的产业,李延庆心中顿时警惕起来,他确实要当心朱家射出的暗箭。

    宝妍斋生意一如既往的好,门口依旧排着长长的队伍,兰黛香水成为他们的拳头产品,品质比大食蔷薇水还好,价格一半不到,量还比它多,怎么能不受欢迎。

    铺子里挤满了买其它脂粉的女人,三名雇来的女店员正在给客人们讲解胭脂的用法,其中一名女店员正滔滔不绝给十几名女人讲述胭脂的九种用法,一群女人都听得入神了。

    李延庆忽然现这个女店员有点眼熟,再细看半晌,他终于认出来了,是杨姨的弟媳妇,上次自己还给了她一只手镯,当时就觉得她能说会道,想不到她现在居然进店卖胭脂了,似乎还挺能干。

    “小官人!”

    身后有人叫他,李延庆一回头,原来是顾铁柱,只见他手执一根白蜡棍站在隔壁小吃店的屋檐下。

    “你在这里做什么?”李延庆笑问道。

    “刚才有几个无赖装作买胭脂,挤进女人堆里占便宜,二叔就让我站在这里看着,防止他们再来捣乱!”

    “你打过他们?”

    “我在弓箭社也练了几天武艺,只要不过五个人,我就能对付!”

    “别的胭脂铺派人来捣乱过吗?”李延庆又问道。

    “这倒没有,不过张古老胭脂铺的掌柜昨天来过,人很客气,和二叔谈了一会儿就走了。”

    “谈什么?”

    “我不知道,你得去问二叔。”

    李延庆点点头,“我爹爹在店里吗?”

    “在后院呢!不过你不能从店里走,挤不过去的,你得走后门。”

    铁柱向旁边一条小巷指了指,李延庆这才知道,店铺居然还有后门,他便转身向小巷走去,铁柱在后面喊道:“小官人,第二个门才是,别走错了。”

    “知道了!”

    李延庆从后门进了小店,后门是以前万东主和老伴的房间,现在是店员休息房,晚上也看店人的宿舍,隔壁房间完全用作为仓库,而香水制作则放在家中,由杨姨的兄弟负责。

    “桃花胭脂马上卖光了,赶紧上货!”外面传来李延庆父亲李大器的声音,他目前是掌柜兼东主。

    “二叔,仓库里恐怕也不多了,还剩六十五瓶。”

    “先送三十瓶过去,回头再让冬冬催货,今晚务必送来!”

    “知道了,二叔!”

    李延庆听见了父亲的声音,他走到门口,正好父亲从隔壁走来,李大器忽然看见儿子,顿时吓了一跳,“庆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店里看看!”

    “对了,我正好有事情和你商量!”

    李大器走进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嘟咕嘟喝了,他指指水壶,让李延庆自己倒水。

    李延庆也倒了一杯水,又给父亲杯子满上。

    “我们坐下说!”

    李大器拖过椅子坐下,筋疲力尽揉了揉胳膊道:“庆儿,这生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真累得不行了。”

    “生意火爆不好吗?”

    “就是生意太好,才让人担心啊!”

    李延庆听父亲话中有话,便淡淡问道:“张古老胭脂铺过来找事了?”

    “他们没找事,先不说这个,我要和你商量,昨天张古老的掌柜过来和我谈了一会儿,他们东主想用五千贯钱卖我们兰黛香水的配方,我没有答应,然后他又提出双方合作。”

    “怎么合作?”

    “他们有一座专门种朱栾花、茉莉和腊梅以及其他各种香花的百花庄园,至少有三十余种花,一年四季都有,他们愿意给我们提供原味花汁,条件就是让他们也卖兰黛香水,只要给他们每瓶三百文钱的利就行了,我说要考虑考虑,正好你来了,我就要问你呢!你说行不行?”

    李延庆想了想问道:“父亲为什么想要原味花汁?买不到现成的浸润香水吗?”

    “胭脂可以买现成的,但香水不行,我试验过,用新鲜原味花汁调配,香水气味更加幽香,浸润香水时间太久,花香都掩盖住了。”

    “那就可以合作,但我要提醒爹爹,最好我们也买地造一座百花山庄,蒸馏的秘密迟早会被人现,我们得未雨绸缪。”

    “我也这样考虑呢,庆儿,人心难料啊!有件事我真的始料不及。”

    “生了什么事?”

    李大器叹了口气,“冬冬想单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