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蝴蝶效应
    次日一早,李延庆站在井边正用软树枝蘸竹盐刷牙,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了,只见郑荣泰心急火燎地从外面冲了进来,“老李,出大事了!”

    “一天到晚就一惊一乍的,你小子能不能让我安静刷刷牙!”李延庆满脸不耐烦道。

    “真出大事了!”

    郑荣泰冲到井边急声道:“昨晚朱涛被人杀了!”

    李延庆吓了一跳,“是怎么回事,谁把他杀了?”

    “不知道,这小子昨晚从朱凤楼出来,一把匕就插进了他的额头内,他当场惨死,这个刺客不仅心狠手辣,而手段高明,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便消失了。”

    李延庆哼了一声,“堂堂太学生居然去青楼鬼混,真给太学长脸啊!”

    “人都死了,你就别说这种风凉话了,这下麻烦大了,朱勔的宝贝儿子死了,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那官府有什么线索吗?”

    “什么线索都没有,开封府已经贴出悬赏布告,寻找目击者,提供凶手线索者赏钱一千贯。”

    “一千贯啊!”

    李延庆笑道:“其实抓凶手还不容易吗?这肯定是报复杀人,就看朱勔得罪了哪些人,有多少人想杀他而后快,一个个排除就是了。”

    郑荣泰呆了一下,被朱勔搞得家破人亡的人家何止千万户,如果要找仇人,哪里找得过来?

    “老胖,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事?”李延庆一脸疑惑地问道。

    郑荣泰挠挠头,“我还以为是你干的?前两天我正好给你说起胭脂铺的事情,我还以为你要报复他呢!”

    “我报复他干什么?”

    李延庆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家胭脂铺好好的,他又没怎么样,我有必要杀他吗?而且我也没这个本事。”

    “是啊!我刚才没想到他父亲,多亏你提醒我,你说得对,想杀他的人太多了,他爹造孽,最后居然报应在儿子身上。”

    郑荣泰叹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我还要找别人聊聊,你忙吧!”

    “胖子,你减肥怎么样?”

    郑荣泰拍拍肥大的屁股,老远回答道:“已经开始见效了!”

    李延庆见他走远,这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唯一能想到凶手是自己的就是郑胖子,现在连郑胖子也被自己误导,扯到他父亲仇人身上去了,还有会谁能想得到朱涛竟是被一个素昧平生的太学生所杀。

    朱涛和染红王家胭脂铺没有直接关系,王家胭脂铺是他舅舅所开,虽然事情没有落在王家身上,但朱涛这一死,整个朱家都会掀起惊涛骇浪,王家也暂时没有心思对付宝妍斋了,这就叫围魏救赵。

    但李延庆杀朱涛不仅仅是为了这个,他还有更深一层的目的,朱涛之死引的风波最后必将变成风暴席卷整个朝廷,大宋的权力格局恐怕就会从此生改变了。

    .........

    上午时分,相国蔡京乘坐轿子来到了延福宫,延福宫是皇宫中的一座独立宫殿,虽然已经扩建了数年还没有完工,但也并不影响天子赵佶在这里享受风花雪月,享受他的艺术人生。

    延福宫占地方圆二十余里,一直延伸到城外,既有一座座宏伟的宫殿,也有巧夺天空的亭台楼阁,碧水玉桥,各种陈设布置典雅精美,虽然谈不上富丽堂皇,但比富丽堂皇还要更加奢侈费钱。

    尤其位于中间的艮岳,仿杭州凤凰山而造,高达数十丈,堆土而成,方圆十余里,里面布满了各种假山奇石,名贵花木,花石纲就是为了修建艮岳而从江南各地源源不断运来,朱勔的富贵也是从扩建延福宫开始。

    为了掠夺财富,修建延福宫和艮岳,江南的数万户富裕人家被朱勔害得家破人亡,财产土地被掠夺殆尽,底层民众更是民不聊生,直接引了方腊起义。

    方腊起义已绵延数年,扑灭后又重新爆,几经起伏,一次比一次严重,朝廷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为了平息民怨,蔡京觉得有必要丢车保帅了。

    蔡京直接来到御亭前,御亭并不是一座亭子,它实际上是一组建筑,包括了上清殿、观星阁,揽月亭等十几座亭台楼阁,天子赵佶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里。

    等了片刻,一名年轻宦官上前行礼,“让相公久等了,官家请相公进去!”

    蔡京手一抖,一颗鸽卵大的珠子出现他手中,他迅塞给宦官,笑眯眯问道:“官家心情如何?”

    宦官叫做杨球,也是靠踢蹴鞠博得赵佶信任,加上他能说会写,聪明伶俐,尤其善于模仿赵佶的笔迹,赵佶索性就把平时批阅奏折的琐事交给他代办,虽然引起朝臣一片哗然,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蔡京当然也心中恼火,但他的对应之策不是劝说天子收回皇权,而是百般贿赂这个杨球,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批复奏折,两人便渐渐达成一种权钱交易模式。

    杨球得了明珠,心中欢喜,连忙低声道:“天子在画虎啸东南图,名义画虎,其实忧虑江南,希望能够出一员虎将平定江南。”

    “朱勔呢?”

    “朱勔非虎,患也!”

    蔡京心中明了,果然被自己猜中,官家也想用朱勔来背锅了。

    他便微微笑道:“多谢了!”

    蔡京快步走进了大堂,只见大堂上,身穿白色深衣,头戴青帽的天子赵佶正在画案前泼墨绘画,他是那么全神贯注,不容一点惊扰,蔡京不敢惊扰,便站在大堂前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赵佶才缓缓道:“蔡相国不妨来欣赏一下朕的新作!”

    赵佶的声音很轻柔,他虽然已是中年人,但保养得极好,皮肤滋润白皙,脸上没有一丝褶皱,看起来就像三十余岁人,但他长得很一般,淡淡的眉毛,扁平的脸庞,丢在人群中很难分辨出来,不过他的目光却十分平静,波澜不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虽然赵佶在治国方面很平庸,醉心于书法绘画,崇尚道法自然,又酷爱蹴鞠,甚至还偶然会偷偷溜出宫去矾楼喝一杯酒,他实在太忙,没有时间和精力处理繁琐的政务。

    但赵佶在权力方面却一点不含糊,他宁可信任宦官,也不相信太子或者百官,也是在他这一朝,掌权宦官层出不穷,梁师成、童贯、杨戬、杨球等等。

    蔡京也是书法大家,他凝视片刻,连忙跪下道:“陛下借画明志,微臣惭愧,未能替陛下排忧解难!”

    赵佶见他看出自己的画意,便叹道:“朕确实苦恼东南啊!朕就想不通,好好的富贵不要,非要做僭越之事,难道真是山高皇帝远,朕什么都不知道吗?”

    蔡京知道天子指的是朱勔,表面上是愧对江南民众,但实际上是朱勔在苏州也营造一个缩小的延福宫,供自己一家人享用,这才触犯了天子的逆鳞。

    蔡京心中着实担忧,朱勔当初是他推荐的,一旦追查起来,他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时候,蔡京只能将儿子推出去替自己挡灾了。

    他取出清单,呈给赵佶道:“微臣家教不严,逆子隐瞒微臣收受朱某人贿赂,误导了微臣,微臣要大义灭亲,请陛下下旨夺去微臣逆子的一切官职。”

    赵佶微微一怔,他接过清单看了看,不由冷哼了一声,“他出手倒很大方嘛!京城宅子居然送了五座,朕可买不起啊!”

    “微臣昨晚也是一夜未睡,痛恨儿子不爱惜羽毛,又恨自己听信了儿子的误导,向陛下推荐了朱勔,微臣有教子无方之过,愿接受陛下任何处罚。”

    蔡京口口声声愿接受处罚,又把责任推到儿子身上,一方面让儿子替他挡了箭,另一方面他已受责,谁也不能再拿朱勔之事来责问他了。

    他这招虽然很卑鄙,但手腕却很高明,让赵佶也不好说什么,赵佶便道:“把这些财物解入内库就是了,若真的追查起来,恐怕朝廷就得关门了,下不为例吧!”

    “陛下英明!”

    蔡京长长松了口气,他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这时,他又连忙道:“启禀陛下,昨天晚上朱勔之子被人刺杀在朱凤楼前!”

    “什么!”

    赵佶吃了一惊,朱涛竟然被人刺杀了,他顿时怒道:“这是谁干的?”

    “微臣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据说开封府还没有查到凶手,但有传闻说,恐怕是朱勔在苏州的仇家所为。”

    赵佶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心中十分恼火,是谁杀的他不关心,但朱涛一死,后果就很严重了,朱涛是朱勔放在京城的人质,有人质在京城,谅朱勔也不敢乱来,现在人质一死,恐怕朱勔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赵佶心中急了,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他必须立刻对朱勔动手,他沉思片刻道:“招嘉王来见朕!”

    他随即又对蔡京道:“你先写信稳住朱勔,告诉他朕一定会抓住凶手,给他一个交代。”

    蔡京一呆,他忽然意识到,天子压根就不相信自己和朱勔没有关系。

    他心中苦涩,又问道:“那追查刺客之事该怎么办?”

    “传朕的口谕给开封府,要他们大张旗鼓办案,重金悬赏,不行就一个个排查从苏州过来的人,朕要求他们十天之内务必破案!”

    “微臣遵旨!”

    这时,宦官在堂下禀报:“陛下,嘉王殿下来了!”

    “立刻宣他觐见!”

    赵佶又看了一眼蔡京,蔡京立刻醒悟,起身道:“微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