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螳螂捕蝉
    李延庆带着青儿以及两名侍卫再次来到了延寿山庄,虽然朱勔弃家出逃,但山庄依旧由管家和十几名家丁看守,李延庆直接敲开大门。

    跟随李延庆一同前来的两名侍卫,一个叫做陈小乙,一个叫做张勇,都是嘉王赵楷的心腹侍卫。

    张勇上前一步,向管家出示了宫廷侍卫的腰牌,“执行公务,立刻开门!”

    “我家老爷不在,小人无法做主!”管家战战兢兢道。

    李延庆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对管家晃了晃笑道:“那你应该认识这个吧!”

    这枚玉佩正是朱勔的信物,管家顿时明白了,是老爷让他们前来,他连忙点头道:“三位请进吧!”

    李延庆走进大门便吩咐道:“带我们去寄畅园!”

    “请跟我来!”

    管家带着李延庆一行匆匆向内苑而去。

    寄畅园是朱勔次子朱涛所住的园子,一进院子,便看见了一座近两丈高的太湖石假山,李延庆让管家再找两人来帮忙,不多时,两名家丁一起赶来,管家又拿来了长索。

    李延庆攀上太湖石,将绳索拦腰捆住石头,对众人道:“一起用力将它拉倒!”

    众人一起奋力拉拽,太湖石渐渐被拉动了,在连续拉了近半个时辰后,太湖石被轰然拉倒了,底部露出了一个大坑。

    李延庆让管家和家丁都退到院外,又对青儿道:“在门外看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青儿点点头,手执宝剑快步出去了,李延庆这才和两名侍卫在土坑中挖掘,大约又挖了一尺深,只听‘当!’的一声响,锄头撞击到了一块金属。

    李延庆顿时大喜过望,下面果然埋有东西,他们加快了挖掘速度,一个尺许见方的铁箱子终于出现他们他们眼前。

    李延庆抱着铁箱子爬上地面,用匕首削去上面的泥块,撬开箱子,只见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各种信件,李延庆翻了几封,便看到了蔡京、童贯等人的信件,另外还有给京城各大权贵的送礼清册。

    梁师成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在梁师成眼中,这些信件恐怕比金珠宝物值钱多了。

    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又听见了青儿怒喝打斗声,李延庆大吃一惊,拔出短剑向外冲去。

    但他刚冲到院门前,只见外面走进三人,为首之人正是之前的侍卫首领唐迁智,他用胳膊勒住了青儿的脖子,一把锋利的匕首顶在青儿的太阳穴上,他身后还跟着两名手下。

    “原来是你!”李延庆怒视着他。

    “李少君,在下东宫侍卫统制邓冲,奉命来取回朱勔的信件!”

    邓冲望着李延庆身后的铁箱子,淡淡笑道:“那个铁箱子对李少君没有任何意义,但我手中这个小娘就不一样了,不如我们做个交换吧!把箱子给我,我把小娘放了。”

    李延庆见邓冲身后忽地闪过一个青衣人影,快得如鬼魅一般,迅捷无比,他心中一动,摇摇头道:“我实在不敢相信你的话,唐兄,如果你真有诚意,你就不应该在门外再留伏兵。”

    “你说什么?”邓冲用眼角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便向两个手下使个眼色。

    两名手下会意,执刀小心翼翼地向外走去,当刚走到院门前,黑影骤现,只听‘啪!啪!’两声脆响,两名侍卫的头骨被打得粉碎,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便倒地而死。

    突来的变化使邓冲大惊失色,心神被转移了,李延庆等的就是这个瞬间即逝的机会,手中一块石头闪电般打出,正中邓冲拿着匕首的左手手背,这一击打得极重,顿时手骨开裂,邓冲惨叫一声,手中匕首当啷落地。

    青儿也配合着李延庆的出手,匕首落下的同时,她猛地挣脱了邓冲手臂,冲了出来,脱离了邓冲的控制。

    但邓冲已经顾不上她了,身后的黑影转眼杀到眼前,他强忍疼痛,拔出腰中长剑向对方前胸刺去,躲闪已来不及,他只能用两败俱伤的办法逼对方后撤。

    邓冲一直是太子赵桓的影卫,武艺极为高强,否则他也当不了众侍卫的首领,只可惜他左手受伤,多少影响了他的发挥,在平时或许影响不大,但在真正高手面前,这种影响却意味着致命,左手的疼痛使他剑速稍缓,他的剑尖刚碰到对方衣服,铁棒已带着呼啸横扫而至,‘啪!’他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邓冲的尸体软软倒地,青衣人抬起头凝视着李延庆,李延庆已张弓搭箭对准了对方,对方的武艺实在太厉害,他自知剑术不是对手,只能用铜弓铁箭和对方拼死一战。

    这时,他已看清对方的面容,这个青衣人年约三十岁左右,身材瘦高,脸庞削瘦,一双三角眼异常锐利,浑身上下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手中拿一根四尺长的短铁棒,铁棒上沾满了花花白白的脑浆。

    “你是什么人?”李延庆厉声问道。

    男子注视着李延庆手中的铜弓铁箭,眼中露出一丝罕有的柔和,他淡淡道:“我是蔡相公派来,来拿走所有不利于蔡相公的证据,你把箱子里关于蔡相公的东西都给我吧!然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我怎么相信你?”

    “你的铜弓铁箭奈何不了我,我要杀你们易如反掌,凭这一点你就应该相信我。”

    旁边侍卫陈小乙对李延庆道:“少君,他说的是实话!”

    两名侍卫都是高手,他们心里有数,以邓冲的武艺,一个照面就死了,更不用说他们。

    李延庆注视男子片刻,回头对青儿道:“你去把它们找出来!”

    青儿正要开箱,男子一摆手道:“别人我信不过,你来取!”

    李延庆瞪着他片刻,慢慢将铜弓放下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从男子眼中竟看不到一丝敌意。

    李延庆蹲下打开铁箱,一封封信翻看,男子也不着急,耐心地等着他,李延庆足足找了两遍,找出了所有蔡京的信件,又将给蔡京的送礼清册找出来,一并扔给了男子。

    “都在这里了!”

    男子拾起信件和清册,看也不看便塞进了怀中,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李延庆道:“你师傅没告诉你吗?铜弓铁箭在二十步内,杀伤力还不如普通弓箭。”

    说完,他身形一闪而走,瞬间便消失了,身形之快,令青儿和两名侍卫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两名侍卫奔了出去,片刻回来道:“太狠了,满府上下都杀得干干净净,全部是一棒毙命。”

    李延庆心情却十分复杂,这个男子竟如此信任自己,自己给他的信件,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虽然心狠手辣,但对自己却没有一丝恶意,一种直觉告诉他,这个男子和铜弓铁箭有着某种渊源,有机会自己要问一问师傅。

    “小官人,你有没有藏一封信?”青儿小声问道。

    李延庆摇摇头,“我全部给他了,这些信对我没有意义,我又何必冒这个风险?”

    李延庆和侍卫把所有的尸体堆在观月楼内,一把火点燃了小楼,当小楼慢慢沉入湖中,李延庆一行这才离开延寿山庄,纵马向姑苏城疾奔而去。

    ........

    当李延庆一行人抵达姑苏城外的枫桥时,眼前的一幕让众人都呆住了,只见运河两岸挤满了人山人海,最少也超过了十万人,群情激昂,将运河中五十艘大船包围,运河前方也被无数的小船堵住,船队只得停泊在运河中央。

    张勇跑去打听了片刻,回来禀报道:“李少君,这些百姓要求交出朱勔,否则他们就放火烧船,官府劝他们也没有用。”

    李延庆愣住了,他们压根就没有通过嘉兴地方官府,消息怎么会泄露出去,连嘉兴都没有人知道,反而在苏州传遍了,这会是谁干的?

    这时,身后有人大喊:“李少君!”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陆县尉带着几名手下在不远处向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