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新品香脂
    李延庆如获至宝,连忙捧着盒子跑进店铺了,李大器不解,跟在后面追问道:“延庆,你也要做香脂吗?”

    宋朝的香脂是用皂角取汁,与面粉、香料揉搓后做成球状,桔子大小,雪白如脂,看起来非常诱人,又叫香脂球,价格也不贵,二十文钱一个,可以用来洗澡洗脸。

    但这种香脂却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主要是面粉不溶于水,一只香脂用不了几次,也只有皇宫或者权贵人家使用,要么就是矾楼等高档场所,普通民众直接用清水洗脸,或者将皂角捣烂了洗脸洗澡,碱性比较重。

    要想让香脂进入寻常人家,还是做香皂,李延庆在中学时就会做肥皂,再把肥皂研磨得细腻一点,加上香料、色彩,就成了各种颜色的香皂。

    做香皂用植物油、动物油都可以,但李延庆决定用动物油,主要原因是他想要香皂的另一种副产品,也就是甘油,甘油是制作上好胭脂的必须材料。

    张古老胭脂的配方中就有油脂,那是因为他们还不会提取甘油,用甘油制作的胭脂要比直接用油脂好得多,他们的胭脂又将上一个档次。

    “延庆,香脂制作比较简单,利润不高,买现成的就是了,不用自己做。”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要做的香脂和外面卖的香脂不是一回事,张古老的香脂最多用两次,我要做的香脂至少可以用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样家家户户都用得起了。”

    “那该怎么做?”

    李延庆神秘一笑,“原料基本上都有了,今天晚上,我就做给大家看。”

    .......

    入夜,在制作做香水的屋子里,父亲李大器坐在椅子上,另外还有喜鹊、吴掌柜和铁柱,四人睁大眼睛看着李延庆的操作。

    李延庆买来的海藻灰只是粗烧,还需要再反复焚烧,使它充分和空气反应,最后形成一些灰白色的灰末,这就是小苏打了。

    用海藻非常重要,如果用草木灰也可以做,但做出来的肥皂溶水性就差得多,必须用海中植物才能烧成小苏打。

    小苏打已经先溶于水中,反复过滤,把渣滓过滤掉,形成一种乳白色的液体,李延庆把苏打水倒入一只大陶罐中。

    这时鱼油已经烧热,变成了透明液体,李延庆将鱼油也慢慢注入陶罐,他又将一根木棍交给铁柱笑道:“不停地搅拌,搅拌半个时辰!”

    “小官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喜鹊忍不住小声问道。

    “会变成一种奶浆一样的东西。”

    李大器也忍不住道:“这样做出来的本钱要比一般香脂大啊!”

    “但也耐用,相信大家用过后会喜欢上我们的香脂。”

    不到一个时辰,皂化反应就完成了,大瓮中出现一团炼乳似的皂基,李延庆把水和甘油过滤掉,在皂基中加入香料搅匀,这才将它倒入一只竹筒内,用干毛巾封住。

    “两天后它自然会慢慢凝固,再拿出来放在通风处将它晾一个月,香脂就做成了。”

    “就这么简单吗?”众人愕然。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实际上就这么简单!”

    他又指着过滤下来的甘油和水道:“用蒸馏的办法把里面水分蒸馏掉,剩下的油用来取代做胭脂的油脂,效果会更好,可以尝试一下。”

    这时,李大器将儿子拉到一边,低声道:“现在胭脂也好、香水也好,加上这个香脂,销量都很大,只用两三个人做恐怕不行了,但技术和配方又不能泄露出去,我和吴掌柜商量了一下,我们觉得可以分成几个环节,每个环节都由不同的人做,这样其他胭脂铺也学不了,你认为怎么样?”

    李延庆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不过我觉得关键还是在宝妍斋这块牌子,一定要把它当性命一样地保住,宝妍斋的东西不能给别的胭脂铺卖,只能由宝妍斋自己的胭脂铺卖,以后生意做大了,除了京城外,其他每个州最多只能开一家,而且要开在最好的地方。”

    “吴掌柜的想法和你一样,今年如果宝妍斋做得好,我准备给他半成的份子,让他安安心心在我这里做下去。”

    这时,铁柱问道:“都弄好了,下一步该做什么?”

    李延庆走上前笑道:“现在时间还早,我再做一次给大家演示,大家要好好记住了,以后还可以加入各种花汁、葡萄酒、绿茶油、米油,做成各种颜色,各种味道的香脂,然后用宝妍斋的小楠木盒子包装,一盒就可以卖五十文钱了。”

    时间又过去半个月,汴京开始一天天热了起来,已经进入六月了,御街的染红王家胭脂铺依旧被封查,它的新主人还没有任何消息。

    但不少著名的商家都将目光落在这家占地一亩的店铺上,这可是御街的最好地盘,它的街对面便是著名的矾楼,在御街开店的铺子,除了极少数店铺外,基本上都是日进斗金。

    汴京的风气讲究奢侈排场,追求时尚,无论男女,都是以在御街购物为荣,导致御街成了大宋高大上的代名词。

    这一点李延庆也体会尤深,比如染红王家胭脂铺的产品,无论是胭脂还是香水,无论粉底还是香墨,品质都在中等偏下。

    可偏偏这家店铺的胭脂就能卖出高价,而且生意火爆,短短两年内便一跃成为京城仅次于张古老的第二大胭脂铺,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位于御街,它的产品打上了御街出品的烙印,立刻变成了人们眼中的高档商品。

    正是御街那种得天独厚的商业位置,才使得一个店铺出现转让的迹象后,无数商家和后台便开始在背后进行激烈的角逐。

    现在染红王家胭脂铺被查封,怎么能不让汴京权贵们虎视眈眈?

    下午时分,李延庆的宿舍来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客人,客人正是胖子郑荣泰,李延庆从江南回来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胖兄,但出乎李延庆意料的是,郑荣泰真的变瘦了,虽然他还是一个胖子,但对他的形容词已经可以用肥胖来替代肥硕了,他至少减掉了三四十斤。

    “老李,我的新袍子怎么来样?”

    郑荣泰在李延庆面前优雅地转了个圈,颇有点猪八戒跳天鹅湖的仪态,李延庆撇撇嘴,这哪里是来炫耀衣服,分明是来炫耀他的身材。

    “胖哥好像瘦了不少嘛!”

    郑荣泰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我原来至少有两百二十斤,现在只剩下一百八十斤了,我若能再减去二十斤,我就可以骑马上战场了。”

    “你是怎么减去的肥肉?”李延庆有点忘记是他给郑荣泰出的主意了。

    郑荣泰眨巴眨巴绿豆小眼,“你忘了吗?是你教我的,每天在水里和美女扑腾两个时辰,喝冰镇蜂蜜冬瓜汁,我就按你教的法子做,结果就瘦成这样子了。”

    李延庆又好气又好笑,自己什么时候让他和美女扑腾了,还居然在冬瓜汁里加蜂蜜,说得一本正经。

    “我已经欣赏过你的身材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当然有了,我来给你送份请柬。”

    郑荣泰将一份请柬递给李延庆道:“我祖父七十大寿,邀请汴京上千名流,我有三个指标,其中一个我就请你了。”

    “哦!是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地点是矾楼,我们家将矾楼包下一天。”

    李延庆心中忽然有一种明悟,郑家一直行事低调,这才居然在矾楼请客,岂不是轰动全城,这是不是意味着郑家要从幕后走向前台了。

    “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李延庆猛地想到,这不就是用来宣传香皂的极好机会吗?他立刻兴致盎然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准时到来。”

    郑荣泰笑眯眯道:“大事说完了,咱们就说小事吧!小事很简单,我请你喝一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