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三章 郑氏寿宴(五)
    众人一起扭头望去,只见一名年轻人走了出来,只见他头戴士子巾,身穿一件淡青色锦缎直裰,手中还拿一柄折扇,是个典型的士子打扮。

    今年出席寿宴之人非富即贵,种师道不敢怠慢,沉声问道:“请问这位少君何人?”

    “在下相州李延庆,太学上舍生!”

    四周一片哗然,居然是一个太学生,简直岂有此理,众将领脸上挂不住,纷纷斥道:“读书人来凑什么热闹!”

    种师道心中也十分疑惑,便道:“我知道太学也有射艺之学,但此射非彼射,不用李少君出头,种师道感激不尽。”

    李延庆却微微笑道:“种大将军买走了熊头弓,学生几个月前也买下了豹头弓,应该可以给种大将军尽一分力。”

    这里面只有李延庆、曹晟和种师道懂这句话的含义,种师道顿时动容,这个少年居然能买下豹头弓,非寻常之辈啊!

    他沉思片刻,便毅然道:“那就拜托李少君了!”

    既然能用豹头弓,那么箭术就完全没有问题,种师道退了两步回去,众将心中不服,纷纷要请示,却被种师道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谁也不敢说话了。

    李延庆笑眯眯向西夏使者焦彦坚抱拳行一礼,“当然还需要国使同意才行。”

    焦彦坚在宋朝多年,当然很了解太学是什么,也清楚太学上舍生意味着什么,除了皮肤比一般读书人稍微黝黑一点,焦彦坚实在看不出这个年轻读书人有任何会武艺的迹象,或许他文射比较好,但这可不是学生之间的嬉戏比赛,而是军队比赛,那种强大的心理压力就足以让一般读书人瘫倒。

    焦彦坚冷冷哼了一声,既然对方要出丑,那也由他们了,他立刻对撒金道:“击败他,那柄剑就归你了。”

    撒金精神一振,傲慢地看了李延庆一眼,意思是让他先出手,李延庆却摆手道:“大宋规矩,客人先请!”

    撒金重重哼了一声,他虽然已连射两轮,但文射和武射并不一样,文射并不耗费体力,先射两轮反而让他更有手感,他伸手取过一支铜箭。

    这时,旁边正在玩耍的一百多名年轻男女都已感受到了这边的肃杀之气,他们也纷纷围拢过来观战。

    人群中,李九真默默地望着李延庆,这些年她虽然有新的朋友,但她一直没有忘记李延庆,她已经把李延庆写的大圣捉妖记全部看完,从王贵和汤怀在其中扮演角色,她便隐隐猜到这个鹿山小小子极可能就是李延庆。

    尤其在最后一本,李延庆给数百本书签了名,李九真也得到一本,她终于认出了李延庆的笔迹,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些年她虽然随父亲生活在襄阳,但大哥的来信中也提到了李延庆,说他考中了相州发解试第一名,着实令李九真惊叹。

    今天终于遇到李延庆,她心中既感到惊喜,但也有几分羞涩,她不好意思和李延庆叙旧,便匆匆走了。

    此时,李九真见李延庆在一群粗壮的大汉中侃侃而谈,从容不迫,这种气度令人心折,他居然还要和西夏的武士比射壶,李九真心中既为李延庆担心,但也偷偷地为他鼓劲。

    比赛开始,撒金手一挥,一支铜箭向两丈外的细颈铜壶射去,军队的文射和民间文射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箭壶,民间文射的箭壶口比较宽,有碗口粗细,但军队的细颈壶口就只有酒杯粗,这就要求射手必须用抛物线,有足够的高度,让箭垂直投入瓶中,差一分一厘都会弹在壶外。

    当!铜箭应声而入,铜箭连壶边都没有碰到,六米外的一记投射,力量和角度都掌握得精准无比,可以说已经到了一种极致,没有千锤百炼的刻苦训练很难做到这一点,之前的两名宋将虽然羞愧,但也输得心服口服。

    不过宋将们却不知道,撒金可不仅仅是禁卫军第一箭手,他其实是西夏第一箭手,他刚到汴京不久,就是来挑衅宋朝箭手,今天是他的第一战。

    只是让撒金有点郁闷的是,他虽然已连胜两阵,但第三个对手却是个宋朝的读书人。

    四周响起一片惊呼声,这个西夏武士的投射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那个太学生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李延庆,李延庆却不慌不忙,轻轻掂了掂铜箭,寻找手感,文射毕竟不是骑射,对李延庆而言,更多是发挥他打石的技巧。

    这时,李延庆却忽然背过身去,四周一片哗然,连种师道也觉得这个年轻人太狂妄,他正要制止,李延庆的铜箭已经出手,一支金黄色的铜箭腾空而去。

    这支铜箭和前一支铜箭的轨迹几乎一模一样,当!一声脆响,铜箭精准地投入了箭壶,一比一,周围爆发出一片雷鸣般鼓掌声。

    李九真欢喜得拼命拍巴掌,她激动得差点喊出声来了。

    四周所有人都叹为观止,这个太学生居然是背对着铜壶投进去,简直是不可思议,连种师道也惊讶万分,什么时候,汴京居然出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这时,曹晟在种师道耳边低声道:“他是周侗的徒弟!”

    种师道这才恍然,轻轻点头,原来是周侗的徒弟,难怪这么厉害,周侗是陕西人,在陕西威望极高,提起铁臂周大侠,无人不竖拇指,种师道更有兴趣了,那说明李延庆不仅是文射厉害,骑射也一样高明,说不定还得到了铜弓铁箭的真传。

    李延庆笑眯眯地望着撒金,意思是要不要也背着射上一箭?撒金的脸胀得通红,他低吼一声,连退数步,竟到三丈线外,三丈外就是九米,只有真正的骑射高手才敢站在三丈外投射。

    撒金一把抓过三支铜箭,三支箭一支接一支地连珠飞射而出,或许是他被李延庆的背射所激将,显得有点心浮气躁,没有再走稳健的策略,第三支箭一出手,他便觉得手感不对,暗叫一声糟糕。

    连续两支箭精准射入铜壶,而第三支箭略略一偏,当!一声射在铜壶边缘,铜箭弹了起来,落在地上,三投两中,撒金第一次出现了失误。

    但李延庆却出乎寻常的冷静,并没有跟风射连珠箭,也不再背投,而是稳扎稳打,一支一支射,三支箭精准地射入了箭壶,四比三,周围再次欢呼起来。

    连种师道也忍不住鼓掌了,他现在才意识到,李延庆的第一箭背投分明是诱兵之策,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对方失去冷静,在心浮气躁中出现失误,撒金果然出现了失误,要知道,不管是文射还是武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冷静,一旦失去了冷静,后面就很难把握了。

    撒金呆立了片刻,脸色变得苍白,他的心有点乱了,焦彦坚看出问题所在,喝道:“冷静下来,他只是一个读书人,远远不如你!”

    撒金强忍心中的紧张,射出了第五箭,第五箭在边缘重重撞了一下,但还是进壶了。

    这时,王英杰低声对旁边的同伴道:“他已经找不到手感了!”

    王英杰自己就深有体会,一旦心乱了,手感也会失去,没有了手感,也就必输无疑。

    这一次,李延庆精湛的技巧再次让全场震惊,他竟然将三支箭一起投出,三支箭就像被线牢牢捆住一样,咚!一声,三支箭同时投进了箭壶,现场的年轻人就像疯了一样,拼命地跺脚鼓掌,为他们前所未见的投壶之技叫好喝彩。

    李延庆挑衅般地望着撒金,这一刻,撒金的自信被彻底击垮了,他连投三箭,箭箭失手,最后一箭居然连箭壶都没有碰到。

    “不用再比了!”

    焦彦坚知道军心已乱,再比下去也只是自讨其辱,他长长叹了口气,“这一次我们认输!”

    “这个不算,我要和你比真正的骑射!”撒金忽然冲着李延庆大吼起来。

    李延庆淡淡道:“九月,大宋将有弓马大赛,如果阁下也参加,我愿意和阁下在骑射上一较高下!”

    “那就一言为定!”

    撒金转身便怒气冲冲走了,焦彦坚干笑两声,“种帅继续玩,我有事先走一步!”

    他轻描淡写地比赛说成游戏,他自己也心虚,慌忙走了。

    四周欢声雷动,年轻男女们个个激动万分,女孩子们握着手跳了起来,他们已经把战胜西夏武士看成了一场大宋的胜利。

    李九真心中也异常激动,和在场所有小娘一样,她的一双美目中闪动着异彩,她为李延庆的胜利感到骄傲,仿佛李延庆的胜利也是她的胜利,让她也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众将一拥而上,要将李延庆举了起来,种师道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制止,“这里可不能乱来,大家快快放下!”

    李延庆被众人放下,他上前躬身施礼,“学生幸不辱命!”

    种师道捋须叹道:“技术精湛,但策略更加高明,我大宋人才辈出,这是我大宋之幸也,李少君将来若光临陕西,我一定扫榻相迎!”

    这时,管家将剑交给了种师道,“这柄剑是我家东主送给种帅,希望种帅能用它指挥千军万马,再胜西夏。”

    种师道轻轻抚摸一下式样古朴的剑鞘,便将剑交给李延庆,“这柄剑虽然只是彩头,但也是我的一份心意,请少君收下。”

    李延庆接过宝剑,“多谢种帅厚爱!”

    这时,钟声敲响,入席的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