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四章 郑氏寿宴(六)
    虽然箭壶比赛极为精彩,但全部围观者也只有百余人,这矾楼一千二百余名宾客中只能算极少数,文官们鄙视武将,就算喊得再惊天动地他们也巍然不动,既不去围观,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客人们纷纷归位后,壶箭比赛的影响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就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李延庆的位子在秋楼三百三十七号,他进门之时便拿到了座位牌,秋楼的宾客以中下层官员居多,虽然参加宴会的太学生并不止李延庆一人,但他们大多凭借父辈的地位和权势坐在春楼或者夏楼,坐在在秋楼中的太学生也就只有李延庆一人。

    秋楼的宾客也是最多,足足有五百人,前后一共有五排,每排一百张席位,陈设比春楼和夏楼都逊色不少,就只有一张小桌子和碗碟,虽然碗碟也是上好瓷器,但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摆设,连一瓶花也没有,而且十分拥挤,大家入席或者去如厕都会非常不便。

    不过这也正常,六七品小官的待遇怎么能和相国、太尉相比?

    李延庆坐在倒数第二排,他发现自己的前后左右都是年轻男子,有文质彬彬的年轻官员,也有身体强壮侍卫,但更多是没有功名的士人,他们大多是名门权贵子弟,在家苦读备考科举。

    此时所有的年轻人都打扮得衣冠楚楚,超过了赴宴的礼节,就仿佛是来相亲一样,脸上带着一丝自命不凡的神情,而且他们座位牌似乎都是临时赶制,大多是木牌,不像自己是一块铜牌。

    李延庆顿时醒悟,郑荣泰给他说过,他祖母又临时请了一些年轻才俊,给她前夫的孙女相亲,看来郑荣泰说的就是这批年轻人了。

    这个发现令李延庆略略有些不满,如果把这些临时请来的年轻宾客去掉,那他的座位岂不是排在了最后。

    但心念一转,李延庆心中便释然,自己一无位居高位的父亲,二无显赫的家族背景,三无人人羡慕的进士功名,典型的三无人员,郑家为什么要高看他一眼?

    这时旁边一名二十五六岁年轻官员笑道:“能不能和这位贤弟商量一件事?”

    李延庆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他说话,他不由一怔,“商量什么?”

    年轻官员指了指李延庆右首边的客人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我们想坐在一起,能不能和贤弟换个位子。”

    李延庆点点头,“那就请吧!”

    他拾起自己的茶杯站起身,和旁边年轻官员换了一个位子,“多谢!多谢!”男子连忙抱拳感谢。

    或许因为换了位子,年轻官员觉得不打个招呼也不好意思,便向李延庆笑问道:“请问贤弟贵姓,在哪里高就?”

    “兄台客气了,在下免贵姓李,目前在太学读书。”

    “原来是太学生,不错!不错!”

    “不知令尊是——”年轻官员又试探着问道。

    “一个商人罢了,不足挂齿!”

    李延庆心中有点不悦,冷冷回了一句,一般而言,他介绍完自己,对方也应该及时自我介绍,这才是对等的礼节。

    但对方非但不自我介绍,反而追问李延庆父亲的背景,显然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能出席矾楼宴会,这不仅很失礼,而且也暴露出了他是那种趋炎附势之徒。

    对方听说李延庆父亲只是个商人,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依旧假笑两声,便不再理睬李延庆,继续和旁边的朋友聊天。

    这时,李延庆见郑荣泰从背后匆匆走来,正东张西望寻找什么,李延庆便知道他是在找自己,便笑着举起手,郑荣泰看见了他,心中大喜,连忙向他招招手,低声说了几句话,似乎有急事请他过去一下。

    “借借光,不好意思,劳驾各位让一让!”

    李延庆艰难地从位子中走出来,引来一片不满的目光,位子靠得太紧,他一个人走动,周围数十人都要起身让路。

    “胖兄,什么要紧事?”

    “你跟我来,有人想见见你。”郑荣泰拉了李延庆便走。

    “是你那几个朋友吗?”

    “和他们无关,那几个混蛋不给我面子,打了他们活该,这帮家伙欺软怕硬,他们本人是不敢再惹你,不过出去要当心他们手下爪牙。”

    两人走到夏楼背后的一扇门前,郑荣泰指了指门内笑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我父亲让我来找你,应该没什么,你请进吧!”

    李延庆一头雾水,推门走进了房间,只见房间里坐着四个人,郑荣泰的父母,另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妻,李延庆立刻认出了那个贵夫人,不就是下午说自己偷窥的那个夫人吗?

    不过见她满脸笑容,似乎没有什么恶意,李延庆连忙给郑荣泰的父母施礼,“晚辈参见伯父伯母!”

    郑升笑了笑,给他介绍旁边中年男子,“这位是左卫高将军,他想见见你!”

    李延庆连忙行礼,左卫上将军高深是开国元老高怀德的后人,他爵位和官职都很高,但就是没有实权,和所有的权贵世家一样,高家也并不甘心这样世世代代有名无实下去,他们也想法设法培养子弟,只是能出头的子弟实在是凤毛麟角,除了培养子弟,另一个办法就是招进士为女婿。

    高深有三个女儿,长女就是嫁给一名政和二年的进士,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县的县令夫人,大女婿明年就要升官了,而二女儿是和曹家联姻,现在只剩下小女儿待字闺中,虽然年仅十五,但也该提前考虑终身大事了。

    高深其实对李延庆兴趣不大,一个商人的儿子,况且太学生远远比不上进士,但他夫人却兴趣十足,一定要让他见一见李延庆。碍于夫人的面子,高深只好拜托郑家帮他牵线搭桥。

    高深态度温和地摆手道:“李少君请坐下,我们并没有不敬之意,只是想认识一下李少君,随便聊几句。”

    李延庆见对方言辞彬彬有礼,倒也不反感,便坐了下来,笑问道:“高世伯有什么事需要李延庆效力?”

    “李少君客气了,我刚才听郑东主介绍,似乎李少君是太学上舍生,是这样吗?”

    高深对李延庆的宝妍斋少东主身份不感兴趣,他倒对李延庆的太学上舍生有几分兴趣。

    “正是!”李延庆坦率承认了。

    “可是据我所知,李少君虽然是相州解元,但也进不了太学上舍,应该是内舍生才对,怎么会进了上舍?”

    郑氏夫妇对望一眼,他们也一样疑惑,他们的儿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进了太学内舍,李延庆怎么能进上舍,这种资格就算再有钱也买不到。

    李延庆沉吟片刻道:“是一位前辈正好有个上舍名额,他便推荐了我。”

    “哦!不知是哪位前辈推荐?”

    李延庆摇摇头,“很抱歉,没有前辈的同意,我不能说出他的身份。”

    高深心念急转,上舍生的推荐名额每年只有十个,天子和皇后就占去了四个,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到,就连他也轮不到,只有象蔡京、童贯、梁师成这些权势滔天的人才有机会。

    高深立刻明白了,谁说这个少年没有背景,只是他的背景隐藏得很深,只有深究才会渐渐浮出水面。

    高深便微微笑道:“我只是略有点好奇,并没有追问的意思,请少君莫见怪。”

    “高将军客气了,我不会在意!”

    “那我就预祝李少君早日高中功名,前途似锦,少君请吧!”

    “多谢高将军,多谢郑伯父,多谢两位夫人,晚辈告辞了。”

    李延庆行一礼,转身便离开房间,他刚走,潘夫人便急切问道:“老爷觉得此子如何?”

    高深点点头赞道:“知书懂礼,孺子可教!”

    “那老爷说,我们要不要——”

    高深又看了一眼郑氏夫妇,“贤弟和弟妹觉得如何?”

    这种事情郑氏夫妇怎么好多嘴,万一事情不成,或者事后反悔,是要得罪人的。

    郑升便含蓄地笑道:“只要高将军喜欢就行!”

    言外之意就是说,你看中就行了,不要问我们。

    高深会意,便对夫人呵呵笑道:“这件事不急,让我再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