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解围降压
    李延庆赶到宝妍斋,只见大门前冷冷清清,从前火爆的情形不见了,几名女店员紧张不安地躲在角落里,大门前站着十几个来历不明的壮汉,一个个满脸横肉,相貌凶狠,抱着手站在台阶上,不少想进店的客人,见此情景调头便走。

    这时,吴掌柜忽然看见了李延庆,连忙迎了上来,“小东主可来了!”

    李延庆一指十几名壮汉,“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都是三家屠户带来的伙计,不给他们油钱,他们就不让我们做生意。”

    “一共欠多少油钱?”

    “一千贯左右,两家三百贯,一家四百贯。”

    李延庆从怀中取出一叠会子递给吴掌柜,“这三千贯会子,香料的钱可以缓一缓,其他帐先结了,不够我那里还有。”

    说完,李延庆拾起一根白蜡棍,大步走上前,劈头盖脸向一群壮汉打去,“给我滚一边去!”

    十几名壮汉见对方来势凶猛,吓得纷纷后退,其中数人被扫中双腿,从台阶上滚翻下地,他们纷纷对李延庆怒目而视。

    这些壮汉虽然长得凶神恶煞,但要他们动手打人,他们却不敢,毕竟在御街开店的人多少都有后台,他们也只敢装装样子,吓唬一下掌柜和女店员。

    这时,从店内快步走出三名中年男子,连忙喊道:“快快住手!”

    李延庆棍子一收,冷冷道:“要钱可以来找我,但堵住我店门,这里面的损失我要从货款里扣掉,一天三百贯钱,你们自己算!”

    三名屠户面面相觑,其中一名稍微年长的屠户连忙上前赔礼道:“我们都是小本生意,实在拖欠不起,若不是心急如焚,我们也不会用此下策,我们保证再也不这样干,恳请小官人把货钱给我们。”

    李延庆也只是找一个场子,对方既然道歉,他也不会咄咄相逼,毕竟以后还要他们供应猪油,不能真翻脸了。

    李延庆便和缓一下语气道:“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谁没有手头紧张的时候,店里虽然没钱,但我这个东主有钱,我把钱给你们,一文钱都不会少,希望以后大家多多谅解,一起发财!”

    三人听说给钱,心中大喜,态度立刻变得异常恭敬,纷纷上前给李延庆见礼。

    李延庆给吴掌柜使个眼色,吴掌柜便客气地邀请三名屠户去里面商谈,三名屠户连忙让手下各自回店,没有了骚扰,杨信迅速组织女店员重新开张,点燃了一串噼噼啪啪的鞭炮,驱赶影响生意邪气,片刻,前来买玉脂的客人又重新排起了长队.......

    房间里,李大器躺在病榻之上,杨氏则端着碗小心翼翼地给他喂药,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即听见李延庆在门外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杨氏大喜,“是延庆来了,快进来!”

    李延庆走进房间,只见父亲脸色苍白,双颊瘦得凹陷下去,气息微弱,显然病得不轻。

    李延庆忽然想起当年父亲被刘延福打伤时的情形,他心中难过,走上前握住父亲的手,“爹爹好点了吗?”

    李大器慢慢睁开眼睛,见是儿子坐在自己身旁,他眼中露出一丝愧疚,心中着实难过,眼睛有点红了,哽咽着声音道:“爹爹无能,要把你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宝妍斋给毁掉了。”

    李延庆笑着安慰父亲道:“爹爹只是没有经验,放心吧!我会请嘉王帮忙,把宫里的欠钱要回来。”

    “可要不回来怎么办?三万贯钱啊!”李大器快哭出来了。

    “爹爹,其实这件事我在路上也想开了,所谓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我们生意做得火爆,又白白得了这座御街上的店铺,实在太顺利了,所以上苍要给我们这次挫折,实在要不回钱来我们也就认了,咱们吃一亏,长一智,以后吸取教训,慢慢再把钱挣回来。”

    “可现在周转钱怎么办?那么多人要债,我们根本就还不起。”

    “谁说我们还不起,这座店铺就价值十万贯,再说我那里还有几千贯钱,可以把一些急迫的帐还掉,郑家那边我去谈,郑家会宽限我们时间的,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找人借一点,父亲一点都不要担心,关键要保住自己身体,然后好好做生意,只要宝妍斋的牌子在,会慢慢缓过来的。”

    旁边杨氏也道:“延庆说得对,关键是要保住自己的身体,大器,你就不要再自责了,我也相信会好起来的。”

    儿子的一番话使李大器也看到了希望,可想到居然要儿子掏钱来偿债,他心中更是充满了愧疚,不由低低地长叹一声,“我无能啊!”

    李延庆看过了父亲,又来到店铺,正好遇到送客回来的吴掌柜。

    “三个瘟神送走了?”李延庆笑问道。

    “小东主可不能这样说,他们也是听到了风声,不知谁告诉他们我们要关门倒闭了,他们才着急,现在帐清掉了,大家又是朋友。”

    “以后他们还送货吗?”

    “彭家可能不送了,另外两家还是愿意继续送货,但要求见货结帐。”

    “还有别的什么欠帐?”

    “还有就是曹记木匠店宝盒钱,大约两千贯,另外张古老的一千贯花油钱,另外还有六百贯的工钱。”

    停一下,吴掌柜又低声道:“最难办的是郑家的香料钱,他们倒不催,但停止供货了,我们的香料最多只能坚持三天。”

    李延庆点点头,“我那里还有三百两黄金,大概值四五千贯钱,先把香料以外的帐结了,剩下的钱就做周转,郑家那边我去谈。”

    吴掌柜听说小东主还有三百两黄金,一颗心彻底落下,他知道小东主和郑家衙内关系很好,以郑家的家业,当然也不会把几千贯钱看在眼里,估计他们会给小东主面子,这次危机勉强就能熬过去了。

    可想到三万贯钱,吴掌柜心中还是很不甘,“小官人,那三万贯钱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只能说试一试了。”

    ........

    李延庆离开御街,直接来到了嘉王府,在门口等了片刻,一名侍卫快步走出来,抱拳笑道:“让李少君久等了,嘉王殿下有请!”

    李延庆跟随侍卫进了王府,一直来到中堂,却见赵楷站在庭院中全神贯注地模绘一棵大树,李延庆没有打扰,在一旁静静地等候,这时赵楷放下笔淡淡笑道:“天气太热,我们就在院子里坐坐吧!”

    “延庆打扰殿下了!”

    “没有的事,请坐吧!”

    树荫下有石桌石凳,李延庆和赵楷对面坐下,一名侍女上了两杯茶,赵楷端起茶道:“前两天父皇找我,说朱勔的藏品中出了西贝货,父皇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觉得奇怪。”

    李延庆心中一动,不露声色问道:“不知是什么假货?”

    “几副名人字画,包括王右军的上虞贴,另外唐琴九霄环珮也是仿制的,令父皇很恼火,唐琴假的也就罢了,他思之已久的上虞贴也是假的,把我狠狠责骂一顿。”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栾廷玉的目标果然不是唐琴那么简单,他的真正目标还是上虞贴,他眉头一皱,不露声色道:“这件事怎么会责怪殿下,我们沉船时并没有打开任何一个箱子。”

    “是这样,你我都可以互证,但父皇却不知道,当然,他也并没有说是被我拿走了,他只是问我是怎么回事?”

    “那殿下是怎么回答?”

    “我还能怎么回答,只能说不知道,这里面的可能性太多了,说不定朱勔本身就搞到了假货,也说不定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在进京的半路上换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有人在水底撬开了箱子。”

    说到这里,赵楷看了一眼李延庆,若无其事道:“我记得你曾告诉过我,箱中字画会进水,你当时怎么想到问这个问题?”

    李延庆知道赵楷有点怀疑自己了,他很平静地说道:“当时我正在给师傅送葬,在整理他遗物时发现地窖进了水,他的很多书都泡在水里,全毁掉了,我由此便想到了水底的箱子。”

    “看来确实有点巧合,就在你告诉我的前两天,梁师成也提醒父皇,箱子在水中会危及名贵字画,所以父皇决定打捞沉船。”

    李延庆心中猛地一跳,答案已呼之欲出,他知道栾廷玉是替谁下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