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矛盾激化
    梁山聚义堂前,刘唐伏在兄弟尸首上嚎啕大哭,四周众将默然,这是梁山义军成立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损失,竟折了一员统制,晁盖更是暴跳如雷,要立刻率军下山攻打须城,活剐了杀人凶手,宋江大惊失色,死死拉住他不放。

    “大哥冷静,我们不能意气用事,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晁盖气昏了头,回头对宋江大吼,“死的不是你兄弟,你当然不在意!”

    宋江默然,这时吴用连忙上前劝道:“大哥不要激动,此仇我们一定要报,但要查清仇人是谁,否则误杀了一干百姓,仇人却逍遥在外,岂不让人心寒!”

    晁盖也意识到刚才自己说错话了,他长叹一声,转身向内堂愤懑而去。

    吴用对宋江道:“刚才大哥是一时气话,二哥不要放在心上!”

    宋江苦笑一声说:“我能理解他的痛苦,毕竟刘高跟了他多年,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查清。”

    “其实要查清这件事也不是很难。”

    “你有线索?”

    吴用点点头,“我们去内堂说吧!”

    内堂上,晁盖闷闷不乐地喝着茶,宋江和吴用正在询问杨虎,杨虎跪在堂上道:“刘统制知道晁上将军想要一匹好马,便吩咐我们留意,昨天中午一个年轻士子骑着一匹骏马出现,此人很是机警,识破了我们的计策,险些伤了我,我回去向刘统制汇报了此事,刘统制认为此人一定会北上,便率兄弟在路上埋伏,果然截住了这厮,不料这厮箭法高强,反而把刘统制伤了,我们拦不住他,还折了九个兄弟。”

    “听他口音是哪里人?”

    “好像是京城口音,但又不太像,此人长有异相,黑面白眉,很是少见。”

    吴用和宋江对望一眼,心中同时生出一个念头,莫非是他!

    “他叫什么名字?”吴用又追问道。

    “他没说,只是口口声声自称本衙内,他还说我们抓了他的随从,让我们把人交出来!”

    宋江眉头一皱,回头问晁盖道:“大哥,我们最近有抓人吗?”

    晁盖摇了摇头,“今年以来就没有抓过一个人,要么是别的山寨干的?”

    这时,戴宗快步走进来,将两支箭呈给宋江,“郎中把箭取出来了,请寨主过目。”

    宋江接过箭细看,只见这两支箭打造得极为精致,一看便是出自名匠之手,而且箭头镀金,一般御箭才会镀金,这时,宋江忽然发现箭尾刻了一行小小的字,他凝神细看,竟然刻着御赐杨太傅。

    宋江大吃一惊,“这竟然是杨戬之箭!”

    “二弟说什么?”晁盖连忙凑身上前。

    “我当然不是说刘高被杨戬射杀,只是黑面白眉让我想起一人。”

    “谁?”

    “杨戬九个义子中的老九杨琎,他就是黑面白眉,生有异相,一向心黑手狠。”

    “那就对了!这既然是杨戬的箭,杨戬又把箭给了义子,这个狗杂种竟射死了我的兄弟。”

    宋江向吴用望去,见吴用沉吟不语,便问道:“军师怎么看?”

    吴用缓缓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

    “有什么蹊跷之处?”

    “第一,如果真是杨戬的义子,他怎么可能单枪匹马,随从到哪里去了?”

    “刚才不是说了吗?他们随从被我们抓走了,他们还问我们要人,这很好解释,为什么军师还说它蹊跷?”晁盖语气中有些不悦了。

    “话虽这样说,可所有的随从都被抓走,这种情况不合情理,最多部分随从被抓,其次,一般射人都不会用刻名字的箭......”

    不等吴用说完,晁盖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只有偷袭才会使用不刻名之箭,如果是光明正大对垒,用刻名之箭扬万很正常,我就会用刻名字之箭射杀敌人,军师的解释太牵强了,恕我直言,如果军师惧怕杨戬,找各种理由推脱,军师大可不必如此,直说就是了。”

    吴用的脸色变得很尴尬,旁边宋江连忙解围道:“吴军师没有这个意思,吴军师只是想说最好能调查清楚,然后从长计议。”

    晁盖冷笑一声,“恐怕这是贤弟的意思吧!第二次说从长计议了,拖到最后不了了之,所以刚才我就说了,死的不是你的兄弟,你当然无所谓!”

    说完晁盖站起身便快步走了,宋江脸色一变,半天一句话说不出来,他当然知道晁盖指的是什么?

    梁山义军有两大派系,兖州派和郓州派,这是根据两个首领晁盖和宋江的籍贯而分,宋江是郓州人,他的一批手下便被称为郓州系,晁盖是兖州郓城人,他的一批手下就被称为兖州系。

    在梁山割据时代,晁盖曾是梁山最大的一股势力,要远远超过宋江的势力,无论他的资历和在梁山的时间都要比宋江久,但晁盖总觉得自己目光狭隘,见识浅薄,在江湖上的号召力远不如宋江,为了成就一番大业,他主动率领部将和宋江合并,并甘愿坐第二把交椅。

    但随着时间推移,两人的理念开始有了分歧,他们最大的分歧就是在对待手下上,晁盖待人以诚,把所有手下都视为自己的亲兄弟,以心交心,分给他们兵力和财物,这也是他威望极高的原因。

    但宋江却很不赞同这种待人方式,他认为这样会尾大不掉,会让部将坐大,尤其部将拥有自己的军队,将来会形成割据,所以宋江希望收回军权,并建立等级森严的制度,用制度来管理三军。

    虽然理念不同,但晁盖还是支持宋江收权,宋江也尽量用心机和手腕来笼络晁盖手下大将,所以梁山内部还是比较和睦,至少表面如此。

    但年初在招揽卢俊义和扈诚上山这件事上,晁盖第一次对宋江心生不满。

    原因是宋江不择手段,虽然成功将卢俊义和扈诚招揽上山,却害得两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尽管宋江最后为此道歉,但晁盖心中却留下了不满的种子。

    今晚为刘高之死,两人的矛盾再一次出现了。

    宋江不由长长叹息一声,“顾全大局,何其之难也!”

    吴用当然明白宋江的心思,不管刘高是不是杨琎所杀,宋江都不想和官兵开战,现在起义的时机还不成熟,他们还需要时间继续壮大力量,现在他们必须忍,偏偏晁盖就不理解宋江的良苦用心。

    吴用沉吟一下道:“确实疑点重重,比如杨琎既然知道北上有危险,他为什么不在中都县找几个手下北上,或许等他父亲派军队南下接应,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故意惹事。”

    “他倒不是故意要惹事,这件事的起因是我们要谋他的马,杨琎正常北上,我们的人却把他拦截,他不杀人怎么办?”

    宋江满脸无奈道:“他是不是杨琎倒无所谓,现在的关键怎么善后这件事,怎么说服大哥和刘唐,还有兖州系的其他弟兄。”

    “要不公明再去和大哥谈一谈,把利害关系讲给他听,让大哥理解公明的苦衷,现在不是动兵之时,同时也承诺将来一定给刘高报仇。

    “现在他正在气头上,等他稍微冷静下来,我再去和他谈。”

    宋江摇了摇头,心情郁闷地走了,这时,吴用招手把戴宗叫上前,低声对他道:“你去一趟京城,打听一下杨琎的情况,看看他在不在京城?”

    “军师还是觉得这个杨琎有问题?”

    吴用点点头,“他的疑点很多,但每一个疑点都可以解释,我也说服不了大哥和公明,最好的办法就是看看杨琎还在不在京城,找到直接证据。”

    “好!我这就下山去京城。”

    戴宗快步走了,吴用负手走了几步,自言自语道:“这个所谓的杨琎到底想做什么?”

    入夜,宋江正坐在房间里烫脚,忽然,一名亲兵跌跌撞撞奔来,急声道:“寨主,晁上将军带兵下山了。”

    宋江大吃一惊,腾地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