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章 箭在弦上
    须城县驻扎了两万军队,东西南北各有一座军营,用厚厚的板墙构筑,十分坚固结实,以梁山军队的实力,攻打须城县并不现实。

    但有价值的目标也并非只有须城县,另外还两处比较有战略价值的目标,一处便是济水码头,这里有十几座大仓库和船只,仓库内存储有大量的粮食物资。

    第二处战略目标便是位于城南十里外的西城所官衙,它所处的南市镇是水陆交通枢纽,西城所实际上是管理公田的官衙,在朝廷和天子眼中,它是财富之源,可在平民百姓眼中,它却是罪恶之源,在杨戬主政西城所七年中,京东两路和河北东路已有数十万户平民破产,近百万顷私田被转为公田,光是佃租每年就给朝廷输入大量粮食和财富。

    正因为西城所的重要,杨戬特地在西城所旁修筑了一座军营,驻军两千人。

    但这次晁盖偷袭的目标却是济水码头和仓库,晁盖当然不可能攻下须城县把杨琎抓出来千刀万剐,但让他忍下这口气也是不可能的。

    攻打济水码头和仓库是他这几年一直主张的战略,他认为只要策划得当,快进快出,一定可以成功,一旦成功,将对梁山义军的声望将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会吸引无数英才前来投奔梁山,但宋江却主张低调隐忍,不要挑战官府,利用方腊造反为掩护来积累实力。

    尽管晁盖最终接受了宋江的低调方案。但并不代表他就放弃自己的主张,他只是承认宋江的权威,为了顾全大局而不得不隐忍,事实上,晁盖自己有切身经验,勇于和官府斗争虽然风险很大,但收益也大,短短一两年时间,他们的兵力就能突破数万人,而不像现在,低调了五六年兵力才五千人。

    没有斗争就没有影响力,没有影响力就没有人来投奔,没有人投靠就无法壮大,更没有勇气和官府斗争,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直到今天,因为刘高之死,晁盖和宋江的矛盾开始激化,他再也不理睬宋江低调隐忍那一套,率领两千军队赶来偷袭码头和仓库。

    晁盖当然并不鲁莽,仓库和码头位于济水东岸,而他们在济水西岸,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搭建一座浮桥,军队杀过去,等数里外的官兵反应过来,赶过来救援时,他们已经达到目的撤退了,那么仓库燃烧的冲天烈火必将震惊整个京东西路,会让无数有志于反抗官府的英雄豪杰汇聚梁山。

    两更时分,晁盖和刘唐率领两千士兵无声无息地来到了济水西岸,须城县位于梁山泊北方三十里处,济水将郓州地理以及经济环境一隔为二,西面是大片的沼泽和洼地,人口稀少,而东面则是密集的农田和村庄,与此同时,阮小七率领的三十艘小船也沿着西岸抵达了码头对面。

    这三十艘小船用铁链扣住横放,搭上木板,就是一座天然的浮桥。

    晁盖凝视着济水对岸,对岸很安静,码头上堆着不少木材,用油布盖着,几艘大船静静停泊在码头上,在距离码头百步外,十几座大仓库一字排开,在几支火把的照亮下,隐约可见有人影晃动。

    “动手!”

    晁盖低声下达了命令,济水的小船开始行动起来,一百多名水手在阮小七的率领下,配合得异常默契,迅速用船只搭建浮桥,短短一炷香时间,一座长达二十丈的浮桥便搭建完成。

    一旦浮桥达成,就没有时间再犹豫,晁盖立刻喝令道:“杀过去,烧毁仓库!”

    两千名士兵如一条长龙般冲了过了浮桥,向两百步外的仓库杀去。

    就在这时,意外却发生了,一艘千石货船从上游疾驶而至,向浮桥猛冲而来,后面还有数百名梁山士兵没有渡河,见此情形,不由一片惊呼。

    与此同时,两边火光四起,密集的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向梁山军射来,一千余名梁山军措不及防,纷纷中箭倒地,瞬间倒下数百人。

    晁盖知道中埋伏了,他一边用盾牌抵挡箭矢,一边大喊:“立刻撤退!”

    ‘轰!’

    千石货船撞碎了数艘小船,将浮桥拦腰截成两段,梁山士兵纷纷落水,这时,鼓声大作,不知多少官兵从四面八方杀来。

    刘唐抢到一艘小船,对晁盖大喊:“大哥快上船!”

    晁盖手执盾牌和战刀,连杀十几人,他见官兵蜂拥杀来,手下实在抵挡不住,大部分都纷纷跳水求生。

    晁盖连杀数人,大吼一声,一跃向船上跳去,就在这时,一支强劲的箭矢闪电般射来,快得无以伦比,晁盖大吃一惊,尽管他武艺十分高强,但半空中已无法躲闪,‘咔!’的一声,这一箭射中了晁盖的额头,射进了半支箭,晁盖大叫一声,摔入济水中。

    刘唐大惊,急喊道:“阮七,大哥落水了。”

    阮小七也看见了,他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寻找晁盖,但寻找了两个来回都没有看见晁盖的影子,这时,数千官兵冲到岸边,一起向河中放箭,阮小七措手不及,被一箭射中大腿,万般无奈,他只得放弃寻找,向对岸游去。

    不多时,晁盖的尸体已被下游官兵找到,数千士兵一起欢呼起来。

    就在百步外的一片小树林内,李延庆收起了弓箭,拨马向黑暗中无声无息而去。

    .......

    天亮时,杨戬听说射毙梁山贼首晁盖,他顿时大喜过望,立刻下令枭其首,挂在城楼上示众。

    此时,梁山却是一片凄风惨雨,两千士兵参与偷袭,却损失过半,逃回来只有九百余人,更重要是梁山的精神领袖晁盖死在官兵箭下,令梁山诸将无尽愤恨和悲伤。

    聚义堂内,宋江哭得双眼流血,几度晕厥过去,被众人扶进内堂,好生相劝,宋江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情绪稍微稳定,宋江便对吴用道:“这次出战,刘唐和阮小七护主不利,我准备将他们二人严惩,重重责打并赶出梁山泊,军师觉得如何?”

    吴用大吃一惊,“二哥不可鲁莽行事!”

    他当然明白宋江的心思,晁盖既死,宋江便可抓住机会整顿晁盖旧部,刘唐是晁盖的第一心腹,赶走他就是杀鸡儆猴。

    吴用急道:“我明白二哥之意,但现在不是时候,现在需要安抚,收买人心,将来他们若不服二哥,再收拾也不迟。”

    宋江沉吟片刻,点头道:“也罢,梁山规矩太乱,需要好好整顿整顿,以前大哥总是拦住我,现在他既然去了,我也没有掣肘。”

    “二哥说得不错,但现实是需要二哥展示仁义之时,若能替晁大哥报仇雪恨,那他们以后对二哥也就死心塌地了。”

    宋江面露难色,杨戬是当朝权贵,他巴结都还巴结不过来,怎么还可能去替晁盖报仇?

    也幸亏晁盖中伏失败,若真的烧了仓库,得罪了杨戬,将来招安后杨戬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他一时有点为难。

    这时,一名小校奔来禀报:“启禀寨主,外面林将军、刘将军等十几名将军要求见寨主。”

    这些人都是晁盖旧部,宋江知道他们为什么找自己,但他又不能不见,只得给吴用使个眼色,两人走出了内堂。

    中堂院子里,林冲、刘唐、白胜、公孙胜以及阮氏三雄等十几名大将聚集在一起,林冲是晁盖旧部,也是梁山泊的第四把交椅,晁盖死后,他便成了晁盖旧部的领袖。

    宋江走出来,十几人一起大喊:“请寨主立刻下令攻打须县,夺回大哥尸首!”

    宋江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想夺回大哥尸首,但我们现在只有四千余人,怎么可能敌得过两万官兵,我们现在去只能是送死!”

    林冲上前一步道:“寨主担忧虽有一定道理,但梁山上下悲愤万分,为大哥报仇的士气高涨,相反,宋军百年未打仗,个个贪生怕死,兵法云,哀军必胜,我们只要以必死之心作战,一定会击败敌军,如果寨主实在担心敌不过宋军,那么我们可以攻打西城所,只要手中有了敌军战俘,便可换回大哥尸首。”

    “这个.....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林冲等人对望一眼,他们都看出宋江没有诚意,连西城所都不肯打,何谈打须城,众人一时都有点心灰意冷,林冲叹了口气,索性抱拳行一礼道:“如果寨主不愿承担责任,那我们自己去和杨戬决一死战,愿和晁大哥死在一起,请寨主自己保重。”

    说完,林冲等大将转身便走,众人纷纷施礼,“寨主保重!”

    他们跟着林冲而走,宋江顿时急了,这不就是散伙了吗?他连忙喊道:“请大家留步,听宋江一言!”

    众人停住脚步,宋江无奈,这个关键时候,他不表决心不行了,只得取出一支箭道:“我宋江一定会率领大家夺回晁大哥尸首,厚葬于梁山,若违此誓,犹如此箭!”

    说完,他将箭一折为二,众人大喜,一起躬身道:“愿听寨主差遣,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