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弓马大赛(三)
    时间进入九月后,汴京的街头多了不少携弓带箭的箭武士,箭武士是参加弓马大赛选手的统一称呼,这些箭武士大多是各州乡兵的代表,也有各州武学没有通过选拔的士子,他们并不急于回乡,而是留在京城等待弓马大赛的开幕。

    虽然弓马大赛并不像科举那样引世人关注,但对于一向喜欢娱乐热闹的汴京民众而言,它却是另一种风景线,尤其在民间弓箭社蓬勃兴起的宋朝,人们对弓箭的热爱也足以让弓马大赛成为汴京大街小巷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弓马比赛还有半个月之时,汴京三大关扑店便开出了各自的箭武士排行榜,关扑店弓马排行榜只限于骑射,并不关注步射,毕竟弓箭真正的较量还是在骑射上,步射只是一种陪衬。

    汴京最大的关扑店叫玉堂阁,它以上一届骑射前十位为基础,去除三名因升迁而没有报名参加今年比赛的箭武士,又去除两名状态不佳的箭武士,然后将五名最近几年崛起的箭术新秀列入表内,形成了今年新的弓马争雄榜。

    押注方式有三种,一种是押前三名,另一种是押本届榜首,第三种押注是任意押,不一定依照争雄榜的名单,而写出自己的名单,毕竟争雄榜只是参考,完全可能会有黑马杀出来。

    弓马争雄榜前十名中,有八人来自禁军,两人来自武学,其中八名禁军箭武士又分为三块,四人来自京都军、两人来自西北军以及两名河北军。

    在某种程度上,弓马大赛实际上就是三支禁军的争夺赛。

    虽然今年有点特殊,辽国和西夏各有五名箭武士也将参加弓马大赛,但关扑开出的赌注却没有把他们算在内,简而言之,就算前三名被辽国或者西夏武士夺走,大宋只夺得第四名,那么这个第四名大宋箭武士就是关扑店认定的第一名。

    玉堂阁开出来的榜单得到了另外两大关扑店的响应,两家都认可了这张参考榜单,最后的下注日期是九月初九重阳节,也就是弓马大赛开始的前夜。

    随着弓马大赛的日子越来越临近,下注的人也越来越多,整个汴京城的注意力都开始集中在这场代表着大宋最高骑射水平箭技大赛之上。

    宝妍斋已经从资金链断裂引发的经营困境中渐渐走了出来,随着玉脂香皂开始在普通民众中广为人知,宝妍斋的胭脂、香水以及玉脂新品再一次在汴京引发了热销,凭着宝妍斋得到宫廷的认可以及店铺所处的御街黄金地段,宝妍斋一举超过了百年老店张古老胭脂铺,成为京城公认的最好的胭脂品牌,每天门庭若市,购买玉脂的民众排成了长队。

    就连新桥的李记胭脂铺也因为物美价廉而渐渐得到中下层民众的认可,生意开始步如正轨,虽然销售和宝妍斋相比还差得很远,但凭借它和宝妍斋的特殊关系,李记胭脂铺也能挤身进京城前十名。

    这天下午,铁柱兴冲冲返回了御街店铺,御街店的面积比新桥店大一倍,这不仅使店堂大得多,后院也多了几间休息房。

    铁柱从后门进了店,一眼便看见了正在喝水的吴掌柜。

    “铁柱,买了多少?”吴掌柜笑眯眯问道。

    “买了一百注,押小官人夺冠。”

    “才买一百注,一万文钱,你小子怎么如此小气,就算输了也是支持东主,连我都买了一千注,东主甚至下注一千两银子,买了一万注,你呀!”

    “买什么?”

    杨信的浑家谢三娘跳了进来,好奇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一千两银子,买什么猪?”

    吴掌柜笑道:“不是什么猪,是去关扑店下注,这不马上要举行弓马大赛了吗?小官人将代表太学参加,我们都押小官人夺冠。”

    “夺冠了怎么样?”

    “封顶是翻十倍,也就是说小官人如果夺冠了我们可以赚十倍,我的一百两银子变成一千两银子,东主的一千银子更是翻为一万两银子。”

    谢三娘眼睛顿时亮了,眉开眼笑道:”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也要下注五百两银子。”

    吴掌柜摇摇头道:“不是好事情,这么给你说吧!小官人排名连前一百名都没进去,夺魁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我们是感谢东主才下注表示支持,实际上这钱十有八九是赔了,所以我才说铁柱太小气,才下注了十两银子,亏东主平时对他那么好!”

    铁柱挠挠头,小声嘟囔道:“那我再去下注四十两银子。”

    谢三娘听说要十有八九要赔掉,她顿时没有了兴趣,摇摇头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她忽然想到什么,有点紧张问道:“吴掌柜,我家那口子下注没有?”

    “当然下了,下了五十两银子,本来他也想下一百两银子,被东主劝阻住了,所以最后他下了五十两银子。”

    说到这,吴掌柜瞥了谢三娘,眼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仿佛在说,还不是因为顾虑到你!

    谢三娘听说丈夫居然下注了五十两银子,她先是惊愕,随即双眉竖起,杏眼瞪圆,跳起大骂:“挨千刀的死冬瓜,竟然敢偷老娘的银子,老娘今天非要剥了他的皮,抽他的筋不可!”

    谢三娘转身便怒气冲冲走了,吴掌柜望着她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这时,铁柱道:“掌柜,我再去一趟关扑店!”

    “去吧!早去早回。”

    铁柱也快步走了,吴掌柜忽然想起一事,连忙追着他喊道:“铁柱,去玉堂阁关扑店,他们家有信用。”

    “我知道!”

    铁柱远远答应一声,飞奔而去了。

    “铁柱去做什么了?”李大器走上前问道。

    “这小子只下了一百注,我说了他两句,他心中过意不去,又去加注了。”

    “下次别这样,心意到了就可以了,我也是,头脑一昏,居然下注一千两银子,哎——”

    “东主也后悔了?”吴掌柜讶然问道。

    李大器点点头,“这可不是相州发解试,这是大宋弓马大赛,他只是一个读书人,就算遇到一个好师傅,会一点武艺,又怎么能和真正的军队抗衡?算了,掌柜算算帐,回头大家下注的钱都算我的。”

    “东主未免太悲观了,小官人很努力啊!大家都看见的。”

    “我知道他很努力,不光他努力,所有人都很努力,但有的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办到,你我都应该明白这一点。”

    说完,李大器摇摇头走了,走到门口他又道:“别忘了,算一算大家下注的钱,都由我来承担。”

    “我知道了!”

    ........

    夜已经很深了,李延庆依旧在武学操练场上练习射箭,虽然距离比赛的时间很短,但他依旧决定挑战自己,放弃原来的豹头弓,用铜胎弓来练习骑射,铜弓的技巧他早已掌握,但微妙处还欠一点火候。

    在大部分时间里,李延庆都是引弓不发,他需要用心来体会那种引箭待发的势感,这也是周侗去世前送给他那本册子详细描述的几个要点之一。

    他必须寻找到出箭一瞬间的那种强大的势感,那一箭不仅是对目标射出,也是对他心中射出,他要用心来捕捉每一箭射出时的那种微妙变化,然后找出规律,最终掌控规律,他就成功了。

    李延庆已经苦练了七天,每天从天不亮开始,练到半夜三更十分结束,双臂异常疼痛,疲惫不堪,每天到最后,箭都拉不动了,用药水按摩恢复后,第二天又继续,周而复始。

    在大量重复的拉弓射箭中,他每一次都用心去体会那种细微的变化,经验一点点积累,规律也逐步被摸清,但如何掌控这种规律,李延庆却始终找不到感觉,这让他心中有点焦急,而且沮丧。

    这时,徐宁出现在李延庆身旁,淡淡笑道:“我感觉到了你有点急躁,为什么?”

    李延庆叹了口气:“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在单手摸河中的一个大石球,已经真真切切摸到了,可就是无法把它捞起来,我控制不住它。”

    徐宁笑道:“我和你师父聊箭法时,他也提到过这种触手可及,却又无法控制的感觉,我当时问他最后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他说练枪!”

    “练枪?”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我师傅的意思是说,枪法箭法都一样,都能融会贯通,在练枪中可以寻找到解决方案?”

    “其实不光是枪法,读书也是一样,怎么把读到的书变成自己的学识,这不就是一回事吗?世间万物都有共通之处,你好好体会一下自己已经突破的某种才能,想想它的关键之处在哪里?或许你就能触类旁通了。”

    徐宁的武学经验无疑给李延庆打开了一扇窗子,他忽然有了一丝明悟,从马袋里摸出一颗石制棋子,他在手中摩挲片刻,随手打出去,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自己对这颗棋子的强大控制力,似乎这颗棋子就是自己手的一部分。

    他一连打出二十几颗石棋,细细品味那种控制力,他忽然抽出一支箭,猛地拉开弓,转身一箭射出,这一箭又狠又快,只见百步外的香头火点倏地灭掉了,香却纹丝不动。

    就在刚才出箭的一瞬间,李延庆忽然感觉到了箭变成了石头,变成了他手的一部分。

    尽管这种控制箭的感觉非常微弱,转瞬即逝,但他终于找到了。

    徐宁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师傅苦练了一年的枪才找到这种感觉,而你却只用了七天,这种射击的天赋,恐怕连你师傅也望尘莫及,看来把铜弓铁箭传给你,是你师傅这辈子最成功的一个决定。”

    李延庆却没有一点沾沾自喜,他知道自己只是摸到了一丝门径,要想彻底掌握它,他在最后的三天里还需要付出极为艰苦的努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