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弓马大赛(十三)
    决战并不是最后一场比赛,而是决出前十名的比赛,明天的前三争霸赛才是整场弓马大赛的最后一战。

    不过今天的比赛也异常重要,今天的成绩将带进明天,和明天的成绩加在一起作为最后的评判。

    大理国和吐蕃国各出五名骑士参赛,加上辽国和西夏国的四十名骑射高手,一共有五十名外域箭武士,他们和四十名大宋箭武士打散,进行移动靶比赛。

    这次决赛在辽国和西夏国的坚决反对下,比赛取消了弓重计分,这也是因为西夏和辽国的弓手大都是一石弓,而杀进决赛的宋军箭武士几乎都是两石弓,在弓上宋军就占了优势。

    不过虽然取消了弓重计分,但又增加了三十分的计时分,所有参赛武士必须在三十记鼓声中射出三箭,以残余鼓声计分。

    为了确保公平,决赛还取消了印象分,但保留了左右开弓十分,这样加上六十分的射靶分和三十分的计时分,总分依旧是一百分,如果同分还须加试。

    箭靶比较特殊,是三只鸽子,这是辽国提出的方案,当箭手入场疾奔时,三名鸽奴依次将鸽子抛上天空,计分标准和固定靶一样,射中头部得二十分,脖子十五分,身体十分。

    这就要求武士们在选箭时非常讲究,不能选箭头为倒三角形的狼牙箭,必须用细长尖锥形箭头的破甲箭,否则就算射中鸽子头部,也会因为箭头阻力大而射不进去,只有细细长长如针一样的箭头才是最理想的赛箭。

    李延庆抽到第七十九号,排到后面去了,但一直向他挑衅的西夏武士撒金却是三号,第三个出场,随着赛旗举起,撒金已经策马在出发点上等候了,每个人只有三支箭,只有三次出箭的机会。

    当!一声钟响,撒金纵马奔出,记时鼓声随即响起,鼓声不快也不慢,如果马不停蹄,应该只耗费二十记鼓声便可完成比赛,这样可以拿到十分的记时分,这其实就是考验每个武士出箭的果断和骑射水平高低。

    不过这样一来,想拿到九十几分几乎不可能了,发挥得十分完美也只能拿到八十分。

    撒金是第一个非大宋的武士,当他冲入赛场,四周围观民众顿时嘘声四起,大宋民众恩怨分明,将无情地嘲弄送给敌国武士,百年恩怨岂是一场友谊比赛就可以消泯?

    看台上的贵宾席内,焦彦坚脸一沉,对旁边的童贯道:“这未免太无礼了吧!”

    童贯淡淡一笑,“如果我们去西夏比赛,估计待遇也差不多。”

    后面大理国使者段兴业笑道:“如果是在西夏国比赛,恐怕不仅有嘘声,还会乱箭齐发,能活着离开就不错了。”

    童贯仰头呵呵一笑,“段王爷真会开玩笑!”

    焦彦坚回头狠狠瞪了段兴业一眼,便不吭声了,这时,第一只鸽子扑棱棱腾空而起,按照经验,鸽子一般在刚被抛上天空,翅膀还没有展开时是最好的机会,那时箭矢不受鸽子翅膀扇动的影响,鸽子本身也难以躲闪。

    撒金也抓住这个机会一箭射出,这一箭又快又狠,正中鸽子头部,针箭直接刺穿了鸽子头部,鸽子哀鸣一声,从空中落下,这时,四周沉寂了,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喝彩也没有嘘声,数万人默默注视着这个西夏武士,很多人的眼睛射出了仇恨的目光。

    撒金没有停留,他又连续两次出箭,第三箭换成左手执弓,成功射下了三只鸽子,每一只鸽子都精准地命中头部,用了二十二记鼓声奔完全程,评判结果,他竟然得了七十八分的高分。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恐怕能超过他的人太少了。

    李延庆也暗暗点头,不愧是西夏第一箭手,确实很厉害,无论出箭精准还是出箭的时机都表现得无懈可击,比他的箭壶厉害多了。

    李延庆是在下午三点钟左右上场,这时赛程已过大半,宋朝箭武士和西夏、辽国的抗衡几乎是势均力敌,七十分以上宋朝已有十人,而辽国和西夏加起来也是十人,大理和吐蕃皆没有一人上七十分,已全军覆灭,但最高分依旧是撒金的七十八分,花荣的马速慢了一步,只得了七十七分,屈居第二。

    这时,在场数万观众的心都变得沉甸甸的,几乎所有人都向休息大棚处望去,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李延庆身上,这个时候就算李延庆夺走第一,即使他们赌钱输掉,他们也丝毫不在意了,在绝大部分人的心中,民族尊严要远远比钱更重要。

    这时,看台上红旗挥起,有人喊道:“下一个,七十九号!”

    李延庆翻身上马,从休息大棚里走出,温暖的阳光顿时洒满他全身,和阳光一起迎接他的,还有满场数万人欢呼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人们热烈地向他挥舞着手臂,满怀期待地望着李延庆,只希望他能创造奇迹,将西夏武士比下去。

    李延庆挥了挥手,举起了铜弓,阳光照射铜弓上,闪烁熠熠金光,四周叫喊声和鼓掌声更加激烈了,观战的数万士兵激动得大喊大叫:“铜弓铁箭!”

    看台上的评审官和诸多将领也一片哗然,周侗的铜弓铁箭居然出现在李延庆手中,高深眯起了眼睛,原来李延庆是周侗的高徒,真是意想不到啊!不知道他的身上还藏有什么秘密?

    焦彦坚疑惑不解地问童贯道:“他的铜弓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童贯微微笑道:“他的铜弓可不是用铜铸出来那么简单,我也仿造过,拉弓几次就断裂了,他的铜弓应该不完全是铜,里面应该还别的什么东西,所以韧性很大,而且很难掌握,它的原主人就是大宋从前的第一骑射高手。”

    “你是说周侗?”

    童贯点点头,“这个李延庆应该就是周侗的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呵呵!我倒很期待了。”

    童贯随即令道:“敲钟吧!”

    “当——”

    钟声敲响了,李延庆策马奔出,战马和他心意相通,迈开四蹄,在鼓声中俨如一阵狂风般地向终点奔去。

    咚!咚!咚!

    鼓声缓慢而有力的敲响,李延庆紧紧握着铜弓,昨晚的祭祀使他仿佛和铜弓有了某种默契,弓柄不再象从前那样冰冷,反而有丝丝暖意,或许这只是阳光带来的一丝错觉,但带给李延庆的却是一种更加强大的自信。

    扑棱棱!第一只鸽子飞起,李延庆却并不管它,他只管催马疾奔,但鸽子飞行的轨迹却铭刻在他心中。

    崩!弓弦声响起,一支破甲箭闪电般射向鸽子,转瞬即到,这一箭从左眼射入,右眼透出,鸽子从空中落地。

    四周欢声雷动,但李延庆丝毫不关心结果,他的第二箭已射出,一只鸽子刚刚抛起,便被一箭射穿头部,钉在不远处的木桩上。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等着他的最后一箭,这时,李延庆已经换成左手执弓,他心中却在默数鼓声,已经十七声了。

    “咚!咚!咚——”

    就在第二十声刚刚响起,他的战马一跃而起,在即将跃出终点线的一瞬,李延庆躺在马背上一箭射出,战马随即跃出了终线,箭在空中一闪而过,一箭射中了已飞到一百二十步外的鸽子头部,鸽子从空中落下。

    这时,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人们激动得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二十声鼓声完成了赛程,这时,评审席一致给出了八十分的最高分。

    童贯捋须呵呵大笑,焦彦坚却铁青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休息棚内,撒金狠狠一拳砸在木桩上,嘴里大声咒骂着什么。

    连花荣也罕见地竖起了大拇指,他知道李延庆胜在哪里?就在李延庆根本不看目标,全身心地策马疾奔,尤其最后一箭,完全抛开了任何阻碍,这才节省下来最宝贵的两声鼓响,这已经接近了到了骑射的最高境界,用心来捕捉目标。

    这时,一名手下快步奔来,在童贯耳边低语两句,童贯脸色一变,起身便快步离开了看台。

    他从木楼梯走下看台,两名宣旨宦官已经笑眯眯在不远处等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