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弓马大赛(十六)
    穿过一条空中走廊,他们进入夏楼,这时,叫骂声似乎已经停止了,李延庆远远看见魏掌柜在一间雅室门口点头哈腰陪笑:“大家尽管放心,我这就去把师师姑娘请来,大家先品尝一下我们矾楼的眉寿酒,稍等片刻,师师姑娘化完妆马上就来。”

    “快去!快去!我们可没有耐心。”

    李延庆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撒金粗野的嗓子,他心中不由暗骂掌柜欺软怕硬,为了哄这群西夏蛮子,居然把寿眉酒都拿出来了。

    这时,王贵低声笑道:“我们猜猜看,掌柜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李延庆撇了撇嘴,“这还用猜吗?肯定是找个人冒充李师师呗!反正这帮人也没见过李师师是什么样子。”

    “错!我觉得一定是在寿眉酒里面下药,等他们醒来时已经被抬到官衙了,汤阴县酒楼对付闹事无赖就是这样干的。”

    李延庆觉得王贵说得也有道理,找个女子假冒师师,万一被霸王硬上弓,会坏师师名声的,酒楼肯定不会这样做,下药的可能性最大。

    这时,一名西夏武士醉熏熏走了出来,左右张望一下喝问道:“我要去茅厕,伙计在哪里?”

    李延庆推了王贵一把,“带他去茅厕!”

    王贵心中暗骂自己倒霉,早知道就不来了,他只得陪着笑脸上前道:“我是酒保,我送大爷去茅厕。”

    “好!回头我有赏。”

    西夏武士长得又高又大,一把将王贵拖过去,搂住他脖子,将王贵当成一根拐杖,王贵被他长着黑毛的粗胳膊勒得直翻白眼,带他向茅厕慢慢走去。

    走到茅厕前,西夏武士放开王贵,令道:“在这里等我,回头我赏你一百文钱。”

    西夏武士进了茅厕,很快便传来呕吐声,不多时,只见李延庆从春楼那边跑来,王贵满脸不高兴地埋怨他道:“你干嘛让我带他来茅厕,差点把我勒死!”

    李延庆不理他的埋怨,低声道:“等他出来,你告诉他,你知道李师师在春楼雪堂,你可以带他先去见一见。“

    王贵顿时慌乱道:“可是我不知道春楼雪堂在哪里?我是第一次来。”

    “我刚才去了,你顺着走廊一直走到底,门口站着三个大汉,那就是雪堂,你告诉西夏武士,李师师就在房间里陪酒,里面几个小白脸不准她去陪党项蛮子。”

    “然后呢?”

    “然后你跑回去报信,就说他们同伴被人打了。”

    王贵呆了一下,“这.....这样可以吗?”

    “你怕什么,你的脑门又没写名字,这里没人认识你!”

    这时,茅厕里传来脚步声,李延庆瞪了王贵一眼,转身便闪到一旁。

    西夏武士呕吐干净了,又痛痛快快撒了泡尿,顿时酒醒了不少,他走出来,见王贵还在等着自己,便拍拍他肩膀赞许地笑道:“虽然汉人无信,不过你还不错,这个赏给你!”

    他掏了把钱塞给王贵,王贵接过钱连忙躬身感谢,又挤出笑脸道:“大爷不是要找师师姑娘吗?”

    西夏武士一怔,随即大喜,“你知道她在哪里?”

    “小人知道,要不我带大爷去看看她,说不定还可以先亲一亲芳泽。”

    酒壮色心,西夏武士心中一荡,连忙道:“你快带我去。”

    王贵回头偷偷看了后面一眼,李延庆已经不见踪影,王贵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干嘛要跟着这家伙回来,他躲在背后,什么都让自己出头,这算什么好兄弟?

    王贵心中暗骂几声,只得硬着头皮带着西夏武士继续向前走,大约走了数十步,前面果然看见三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叉手抱在胸前,站在一扇华丽的大门前。

    王贵指了指三名大汉,“师师姑娘就在房间里陪几名小白脸喝酒,刚才师师姑娘没来,就是因为里面有几个小白脸拉住她,不准她去陪党项蛮子喝酒。”

    党项蛮子是宋人对西夏人的蔑称,属于一种侮辱语言,西夏武士极为好勇斗狠,又喝了酒,听说几个宋朝小白脸拉着李师师不放,还辱骂他们,他心中顿时大怒,一把推开王贵,大步走了上去。

    王贵趁机转身就跑,这时,三名大汉已经看见了快步走来的西夏武士,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喝道:“这里不准闲人靠近!”

    西夏武士听见房间里传来女人银铃般的娇笑声,更认定了这就是李师师的声音,便一把推开大汉,伸手要去推房门,几名大汉顿时大怒,一起拉住他,“汉子不得无礼!”

    就在这时,一个黑瓷茶碗闪电般打来,啪!一声打在西夏武士的后脑勺上,茶碗十分沉重,顿时打得西夏武士头破血流,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西夏武士摸一把后脑勺,只见手上全是黏糊糊的鲜血,他心中勃然大怒,怒吼一声,转身便将阻拦自己的大汉按倒在地上,提起钵盂大的老拳便向对方面门狠狠打去。

    另外两名大汉急了,冲上来便拳打脚踢,这时,正在房间里喝酒的一群衙内听见外面有叫骂声,纷纷开门出来,向琮走在最前面,只见三名手下正按着一名大汉猛揍。

    向琮眉头一竖,喝问道:“怎么回事?”

    “回禀衙内,这个蛮子喝醉了酒,上门挑衅,先动手打人。”

    十几名衙内听说居然有人敢上门挑衅,他们顿时大怒,上前也踢了几脚,向琮更是发狠道:“给我狠狠打,打死了我来负责!”

    有主人这句话,三名大汉下手更狠,向西夏武士的各致命之处拳打脚踢,打得西夏武士连声惨叫,口鼻鲜血乱喷。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大群西夏武士冲来了,他们见几名大汉将同伴按在地上毒打,同伴已被打得奄奄一息。

    一群西夏武士眼睛顿时红了,怒吼着冲了上来,十几名衙内吓得魂飞魄散,大叫一声,向屋里逃去,吓得声音都变了,“快.....快去报官!”

    ........

    就在一片哭喊惨叫声传来之时,李延庆和王贵已经快步走出小角门,离开了矾楼,刚才王贵还在满心诅咒李延庆,这会儿他又眉开眼笑赞道:“老李,这一招借刀杀人很高明啊!”

    李延庆淡淡一笑,“冲冠一怒为红颜嘛!西夏男人也不例外。”

    这时,岳飞等人迎上来,“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李延庆笑着一摆手:“我们去高阳店喝流霞酒,我继续请客!”

    王贵也哈哈大笑,“没事!没事!喝酒去。”

    ........

    发生在矾楼的斗殴事件虽然最终被御街巡逻军队及时赶来制止,但还是酿成了三死群伤的血案,两名向琮的手下被西夏武士活活打死,另一名手下被打成重伤,而最初被毒打的西夏武士也因重伤不治而亡。

    十几名衙内也付出惨重的代价,多人被打成重伤,其中向琮最惨,他的两条腿皆被打断,蔡征被打断三根肋骨,梁晴鼻梁被打断,眼睛被打出血,其余十几名衙内都或多或少受了伤,这还是矾楼数十名酒保伙计拼命保护他们,才使这群衙内免遭更惨的伤亡。

    矾楼事件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甚至惊动了天子赵佶,赵佶十分震怒,勒令各家权贵约束子弟,严禁结党,同时下旨免去权知开封府事郑居中之职,免去鸿胪寺卿严俊之职,并令枢密院照会西夏及辽国长驻汴京使臣,在弓马大赛结束后,相关人员必须立刻回国。

    不过这件事发生在夜晚,又是普通民众无法涉足的矾楼,矾楼事件只是在汴京上层社会偶有耳闻,加上各大权贵家族封锁消息,使得这件事并没有传播开来,也没有影响到轰轰烈烈的弓马大赛继续进行。

    次日天不亮,李延庆再次挎弓出发,在岳飞、王贵等伙伴的簇拥下,向北大营而去,今天将是弓马大赛的最后一天,也是最为精彩的一场比赛,由十名最顶级的大宋箭武士拉开精彩绝伦的十强争霸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