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师师请客(上)
    次日下午,李延庆准时抵达了甜水巷,这一带明显是高档住宅区,住着不少达官贵人,四周环境十分幽静,一座座精美的府宅掩映在绿树丛中。

    李延庆雇了一辆牛车前来,他在巷口下了车,直接走进了甜水巷中,他一眼便看见了李师师的府宅,门口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那是矾楼用来迎送贵客的马车。

    李延庆走上台阶拍了拍门环,大门吱嘎一声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管家模样老人,“请问你是.....”

    不等李延庆回答,只见李师师满脸笑容地快步走了过来,“文叔,他是我的客人!”

    “啊!真不好意思,快请进!”

    老人连忙打开门,请李延庆进门,李延庆走进大门,打量一下李师师,只见她穿一件淡绿色的半袖褙子,一头乌黑的秀发梳得很精致,插一支镶嵌的宝石的金钗,天鹅般长长的脖颈露出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她脸上没有任何化妆,细长的秀眉,一双深如潭水般的美眸,秀丽高挺的鼻梁,丰满而圆润的小嘴,加上曲线玲珑的身材,更显出她一种温婉淡雅的气质,但又不失青春少女的活力。

    “这是给你的!”李延庆把手中的一包礼物递给她。

    “是什么?”

    李师师笑靥如花,一双动人的美眸里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李延庆竟一时有点看呆住了。

    李师师略有点娇嗔地瞥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问道:“你是要我猜吗?我猜是你们宝妍斋的香粉之类。”

    李延庆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不是化妆之物,是书!”

    “书?”

    李师师有点惊讶,歪着头,俏皮地望着他笑道:“还是第一次有人送我书,你知道我喜欢什么书?”

    “我不知道,不过这是我写的书,是我以前写的一些志怪白话乐虎国际国际,或许你听说过。”

    “原来是李少君的大作,我要好好拜读了。”

    她伸手来接,李延庆连忙摆手,“这个可重,你估计拿不动!”

    旁边老管家笑呵呵上前道:“少君给我吧!我来拿。”

    “那就麻烦老丈了。”

    李延庆把厚厚一包书递给他,这时从里屋走出三人,最前面一人李延庆认识,正是李师师的挚友周邦彦,后面是一男一女,年纪都大约二十余岁,男子身材中等,皮肤白皙,长得温文尔雅,脸上带着一种温和可亲的笑容。

    他身边的少妇穿一身白色的襦衣长裙,肩头披一件红色的绣锦,她身材高挑而丰满,皮肤白皙,鹅蛋脸,五官十分精致,眉眼有一种女性中少见的英气,虽然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但李延庆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

    周邦彦呵呵一笑,“我们今天的主客来了!”

    李师师白了周邦彦一眼,对李延庆抿嘴一笑,“李少君,我来给介绍这两位朋友,这位是德甫兄,赵相公之子。”

    这样介绍虽然很客气,但李延庆还是一头雾水,男子倒是爽快,抱拳笑道:“在下赵明诚,李少君神箭无双,令明诚无限敬仰!”

    李延庆心念一转,他忽然知道旁边这个少妇是谁了,原来她就是名流千古的李清照,令李延庆又惊又喜,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李清照。

    只是现在不是他瞻仰李清照的时候,李延庆连忙回礼,“李延庆也是久仰赵兄了!”

    “你知道我?”赵明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旁边李清照柔声道:“夫君,人家只是说句客气话。”

    “不!不!”李延庆连忙解释,“我确实久仰赵兄,赵兄是金石大家,小弟欣闻已久。”

    赵明诚脸上略略一红,他只是痴迷于金石研究而已,远远谈不上大家,不过李延庆居然真的知道自己,倒也让他心中欢喜,他连忙给李延庆介绍旁边的妻子,“这位是拙荆,比我稍有名气。”

    李延庆有点心虚,他把李清照的诗给了李师师,却没想到两人居然是朋友,不过那首诗应该是南渡之后的事情,与现在无关,李延庆连忙躬身行礼,“易安居士之名,延庆更是久仰!”

    李清照却微微一笑,“李少君,我们见过。”

    “我也感觉居士有点面善,但就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真是失礼。”

    “那你应该认识我的族妹九真吧!”

    李延庆顿时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在矾楼......”

    他在矾楼遇到了李九真,李九真后来被一个少妇叫走,不就是李清照吗?

    “你们聊天,把我这个主人冷落了,这可不行!”

    旁边李师师娇笑道:“等会儿一定要每人罚酒三杯!”

    众人都笑起来,周邦彦连忙道:“院子里冷,我们进屋里说话,说实话,罚我十杯我都愿意!”

    “你这个酒鬼想得美,对你的惩罚就是不给喝酒!”众人大笑,跟随主人走回客堂。

    李师师的房间都不太大,都布置得非常精雅,客堂里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清香,虽是深秋萧瑟季节,但这里却温暖如春,每个人坐在宽大的圈椅上,非常柔软舒适。

    这时,两名侍女给他们重新上了茶,周邦彦轻轻咳嗽一声,对李延庆笑道:“我们刚才还在谈论延庆昨天拒绝官家的提携。”

    李延庆愕然,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开了吗?

    李师师在一旁柔声道:“有些事情传得非常快,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已经满朝皆知了,这件事还是今天上午周翁在朝中听到的,李少君是否允许我们继续谈论下去?”

    李延庆欠身道:“延庆愿洗耳恭听!”

    赵明诚笑道:“刚才我说到李少君拒绝天子的提携,在很多朝官看来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但我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妥,当年晏相公十四岁补秘书省正字,这里面有个前提,那就是他考中的童子科,虽然不能和科举相比,但毕竟是功名,而李少君没有参加任何考试,平白得一个同进士出身,于法理上不通啊!”

    旁边李清照笑着替丈夫补充道:“就像一支瓶中茉莉,初绽时素雅芬芳,可日久却枯黄衰败,再无重生之机,原因就是它失去了根。”

    “对!就是这个道理,没有根基,不能长久。”

    李师师一双美眸又注视着李延庆问道:“李少君弓马娴熟,昨天拒绝官家,是否有从军之意?”

    李延庆略略沉思片刻说:“从军倒没有这个想法,不过若让我率领一支军队保家卫国,我一定会欣然答应。”

    “不妥!”

    周邦彦摇了摇头,“刚才明诚和易安居士也说了,为官之道首先是需要根,但光有根还不行,还要有生长的环境,就像一棵大树,长在森林内,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如果孤零零长在路边,不到成材就会被人伐走,其实环境最为重要!”

    李师师见李延庆没有说话,便抿嘴笑问道:“周翁所说的环境具体是指什么呢?”

    “同为文官一党吧!”

    周邦彦是个十分健谈善辩之人,他既然说出了结论,当然就要找出论据来证明。

    “我再给大家说一件往事,大概在仁宗年间,高邮知县叫做晁仲约,当时有一支乱匪纠集千人要攻打高邮,晁仲约便私下用重金贿赂乱匪头子,让他们不要打高邮,去打别的县城,这件事后来被人告发,仁宗皇帝非常愤怒,一定要杀晁仲约,朝中大臣都纷纷支持杀这个晁仲约,敕令都下达了,但相国范仲淹却坚决反对,坚决不肯在旨意上加印,同僚们都责怪他,说给叛军送钱,嫁祸其他地方,这种人不杀,以后郡县怎么守?你们知道范相公怎么回答吗?”

    众人都异口同声道:“周翁快说下去!”

    周邦彦捋须一笑,又继续道:“范相公就给大家说,我朝不杀大臣,这是盛德之事,怎么能轻易破坏呢?今天咱们开了个口子让天子杀了晁仲约,万一哪天天子手一滑,把我们拉出去杀了怎么办?大臣们顿时醒悟,第二天,所有的大臣都坚决反对杀晁仲约,最后仁宗皇帝只好收回敕令,把晁仲约发配了事。”

    众人一起鼓掌,“果然有意思!”

    “这还是仁宗年间,到了神宗年间,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说到这里,周邦彦笑着对李延庆道:“少君有兴趣再听下去吗?”

    李延庆这才意识到,周邦彦的故事其实是讲给自己的听的,原来他在自己上课,李延庆心中略略有些不快。

    他看了一眼李师师,见她轻轻向自己点了点头,李延庆便淡淡道:“既然周翁兴致盎然,延庆又岂能做扫兴之事,周翁请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