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岁暮除夕
    除夕下午开始,大街上的行人便渐渐少了,到了黄昏时分,基本上已看不见行人,大部分店铺也关了门,家家户户格外热闹,只有一些揽客的牛车依旧在大街小巷出没。

    牛车在冰柜街口停了下来,李延庆将身上一百多文铜钱都给了年迈的车夫,“现在要回家吃年夜饭了吧!”

    “回家了,小官人是今年的最后一个生意。”

    车夫发现钱竟多了十倍不止,慌忙道:“小官人,钱给得太多了。”

    “没事,最后一个生意,预示着明年的好兆头。”

    “多谢小官人了,祝小官人科举高中。”

    李延庆哈哈一笑,“多谢了!”

    李延庆今天心情极好,走路也轻快了很多,他还在回味和李师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种销魂的滋味着实令他难以忘怀。

    “老李,你今天到哪里去了?”从旁边小巷里跑出两人,正是王贵和汤怀。

    李延庆挠挠头,“你们怎么在这里?”

    “被你爹爹叫来的呗!一起吃年夜饭,五哥和牛皋也来了,你爹爹不让我们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

    汤怀又问道:“我们上午还去你宿舍找你,门开着,人却不见了,我们在太学里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你,你到哪里去了?”

    李延庆顿时想起来,那时自己应该和师师在茶馆,他心中暗叫侥幸,幸亏没有被这两个家伙撞见,他含糊解释道:“我去找其他太学生交流科举经验去了,在别人宿舍里,你们当然找不到。”

    王贵凑上前,暧昧地低声道:“你小子昨晚是不是找女人了,你房间里怎么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

    李延庆敲了他一记,“胡说八道什么,那是喜鹊配的新胭脂,我宿舍里什么时候没有香味过?”

    “这倒也是啊!”

    王贵挠挠头,“我们还以为你憋不住了,找个小姐回来陪寝呢!”

    宋朝的小姐和李延庆的前世是同一个意思,李延庆恨得咬牙,只好岔开话题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五哥和老牛呢?”

    “你爹爹组织了做包子比赛,一大群人在比赛呢!五哥和老牛也参加了,我和汤哥出来买酒。”

    王贵晃了晃手中的两坛酒,得意洋洋道:“高阳正店买的上好羊酒,最后几坛都被我们买来了。”

    “那就快走吧!”

    王贵凑上前还想问,李延庆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没那回事,老子纯洁的很,哪象你这个好色家伙,居然去逛了三次百花楼。”

    王贵被叫破了秘密,顿时满脸通红,他和汤怀不敢再多说,拎着酒快步向府宅跑去。

    李延庆一进大门,一股喧嚣热闹的气息便扑面而来,院子里的年轻男女至少有三四十人之多,都是孝和乡的年轻人,在宝妍斋作坊里制作胭脂香粉等等,他们今年无法回家乡过来,被大器接过来一起吃年夜饭。

    此时大家正在进行做包子比赛,众人一边说笑打趣,一边动作迅速地做包子,笑语喧天,格外热闹。

    岳飞和牛皋也坐在人群中,和众人着聊天,手上却不停,他们二人和喜鹊、文秀、铁锁为一组,五个人分工合作,岳飞和面、铁锁擀皮、牛皋剁馅,两个小娘捏包子,配合得十分默契,面前的三个大簸箕里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包子。

    “延庆,你怎么现在才来?”

    李大器走过来埋怨儿子道:“大家还在客堂里等着你写春联呢!”

    李延庆一拍脑门,“居然忘记了,我这就写。”

    客堂里坐着二十几个客人,都是汤阴同乡会的成员,大家都在等李延庆来给他们写春联,一个个等得心急如焚,好容易才见李延庆进来,众人一起围了上来,“小员外,先给我写吧!

    “大家别急,一个一个来,很快就写完。”

    李延庆走到桌前,桌上红字已经铺好,一盘浓墨,一支好笔,就等李延庆挥毫了。

    李延庆提起笔,对挤到他面前李勾儿笑道:“要写点什么?”

    “什么可以,只要是吉祥发财的春联就行。”

    李延庆肚子有几百条春联,他当即挥毫写道:龙凤呈祥招财进宝;龟蛇献瑞纳福迎春。

    “好字!好对联!”

    众人一致夸赞,李勾儿满意万分,拿着对联就飞奔而去,“二叔,明天过来给你拜年,我先去贴对联!”

    李延庆又挥毫写了一幅,千花岭上千枝竞秀;百姓门前百鸟争春。

    再次赢来众人一致叫好,李延庆不停笔,一口气写了二十几幅春联,众人各自得了一幅,都欢天喜地而去。

    李延庆最后给自己也写了两幅对联:十载寒窗,百天苦练,何人健步登金榜;一腔热血,万丈豪情,我辈英才夺桂冠。

    这是他准备贴到自己宿舍大门上,李大器在一旁暗暗赞叹,儿子书法遒劲浑厚,比起解元那会儿又大有进步,已经颇有一点大家风范,自己的字已经远远不能和儿子相比了。

    这时,李延庆又写了一幅对联:名牌誉满三江水:好货诚招四海宾。

    “这两幅对联爹爹要哪一幅?”

    李大器看了看笑道:“虽然第一幅对联是指科举,不过挂在宝妍斋也可以,第二幅就挂在新桥店,两幅我都要了,你再给家里写一幅吧!”

    李大器笑呵呵走了,李延庆无奈,只得给家里再写了一幅,让铁柱贴到大门去.......

    从古至今,除夕的重头戏都是年夜饭,李大器早早预订了三份万宾楼的福满金年夜饭,一份售价二十贯,由三十个大菜组成,鸡鸭鱼肉样样齐全,在汴京颇有名气,不过只是半成品,需要自己烹饪,李大器便又高价请了三个大厨掌勺,给家里的年轻人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做包子比赛已经结束了,喜鹊和岳飞、牛皋所在的组以一百五十二个包子夺得第一,奖品是每人一块上好的丽人脂香皂。

    李大器拍拍手道:“年夜饭要开始了,包子搬到后院去晾晒,去抬桌子和长凳子,按照去年的规矩,先发压岁钱,然后吃饭。”

    众人顿时兴奋异常,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将院子收拾完毕,众人一个个挺直腰坐在桌前,李大器对站在墙边看热闹的李延庆五人笑道:“你们也坐进去,每个人都有份。”

    五人听说他们也有份,顿时欢喜异常,一起挤进去坐下。

    李大器对众人笑道:“你们父母把你们托付给了我,让我照顾你们,所以你们也都是我的孩子,作为长辈,我需要给你们发压岁钱,不过今年宝妍斋比去年更加兴盛,压岁钱当然也要比去年更多一点。”

    众人喜不自胜,去年可是得了五两银子,今年又会得多少?

    这时,李大器的后妻杨氏端着一个大盘走了出来,她已经怀孕六个月,挺着肚子,颇有点不便,不过风俗必须由她来端盘,李大器发钱,其实这也是东主以压岁钱为借口给伙计们的一种奖励。

    压岁钱是用红纸包着,每人小小一锭,这时,拿到压岁钱的人开始惊呼起来,里面竟然是一锭黄金,大约重一两,这就是十两银子,拿回家乡可以买几亩好地了。

    李大器把小红包递给了岳飞、王贵、汤怀和牛皋,四人连忙起身感谢叔父的厚爱,岳飞和牛皋尤其感动,他们还从未得到这么厚重的压岁钱,李大器笑眯眯对四人道:“不要乱花了,把它存起来娶媳妇!”

    众人一起大笑,这时,李大器走过了李延庆,却没给他,李延庆挠挠头,不解地问道:“为啥我没有,难道我就不需要娶媳妇?”

    院子再次爆发出一阵大笑,李大器敲了一下他的头,把一个红包塞给他,“小小年纪就开始想媳妇了,我可不想这么早抱孙子。”

    李延彪怪叫一声,“二叔双喜临门,儿子孙子一起抱!”

    欢快的笑声再次淹没了院子,这时,得了赏金的十几个少郎纷纷跑到大门外放炮仗,铁柱带着几个帮手在院子挂起了大灯笼,小娘们则进屋去拿碗筷、端酒菜,在灰蒙蒙的暮色中,院子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三十几人聚集在四张大桌子前,桌上摆满了各种丰盛的酒菜,李大器举杯笑道:“为了明年生意兴隆,学业有成,我们一起干了此杯。”

    众人一起举杯大喊:“干杯!”

    整个汴京城都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到处是欢声笑语,在除夕的家庭盛宴中,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月票不景气,向大家求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