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西行巡查
    梁晴虽然放浪形骸,但在重大事情上他却不敢含糊,童贯居然想和父亲联手,这么重大的事情使梁晴一刻也不敢耽误,从矾楼出来后,他便匆匆赶回了府中。

    梁师成晚上睡得很早,一般亥时他就会上床休息,第二天再早早起来,此时,起居房内,两名侍女正在帮梁师成烫脚,一名小宦官跑到门口,躬身禀报道:“小官人回来了,说有要事禀报太傅!”

    梁师成正要吩咐明天再说,可一转念,儿子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习惯,这个时候来找必然有大事,梁师成便道:“让他在书房等候!”

    小宦官匆匆回去了,两个侍女用干布将梁师成的脚仔仔细细擦干,他这才穿着软靴缓缓向书房走去。

    走进房间,梁晴连忙站了起来,梁师成摆摆手,“坐下吧!”

    梁师成对这个养子还算满意,从前虽然整天游手好闲,但自从进宫当了侍卫后,便收敛了很多,也会替自己做一点事情了,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已经二十六七岁,还没有成家生子,自己的烟火谁来继承?这一点让梁师成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有什么事?”梁师成坐下问道。

    梁晴不敢坐下,垂手站在父亲身旁小声道:“今晚童幼嗣来找我了。”

    梁师成眼皮一跳,童幼嗣是童贯之子,莫非是童贯有什么事?

    梁晴取出信递给父亲,“这是童太尉给父亲的信,童幼嗣请孩儿转交给父亲。”

    梁师成接过信,却不急着看,放在一边,又眯眼问道:“他还说什么?”

    童太尉要说的话都在信中,只是童幼嗣和孩儿闲聊半天。

    “你们聊什么?”

    “聊聊北伐,童幼嗣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梁晴收了十八颗明珠,他不敢说自己泄露了父亲平时的言论。

    “北伐?”

    梁师成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懂什么北伐?”

    这时,侍女进屋给梁师成送来一杯温水,临睡之前,梁师成从不喝茶,那会影响睡眠,他只喝从南面八十里外的鹿鸣山送来的泉水,汴京的水质不好,上层社会都是喝山中的泉水。

    梁师成喝了一口水,这才打开童贯的信细看。

    童贯在信中回忆了他们年轻时候的往事,又为过去的两件小事向他道歉,在信的最后,童贯邀请他一同外出踏春,虽然只是一封叙旧聊天的家常信,在梁师成还是读出了童贯隐藏在字里行间中的深意。

    梁师成淡淡地笑了笑,他当然童贯为什么有求自己,童贯在官家心目中的地位下滑了,这两年官家连续变更年号,将政和改为重和,又将重和改为宣和,这反映了官家心中急切渴望能建功立业,完成先祖一直未能完成的北征大业。

    童贯这两年虽然在北方积极备战,但他却缺乏和官家的有效沟通,导致官家以为他不思进取,加上蔡京和李彦在中间挑拨,官家对他的不满与日俱增。

    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童贯和蔡京的权斗处于下风了,童贯作为枢密使,掌管军权,却一直虎视眈眈盯着政务大权,拼命想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人,但又做得那么明显,插手太学就是他最大的败笔,以蔡京的老谋深算,又怎么可能吃这个哑巴亏!

    从科举开始,蔡京便发力了,童贯一心培养的三名进士,两个被贬去州学教书,一个至今没有授官,偏偏童贯却抛弃了最有前途的李延庆,只因李延庆不肯当他的棋子进户部为官,童贯屡出昏招,焉能不败?

    梁师成负手来回踱步,他在考虑如何回应童贯的联手提议,首先一同踏春是绝对不可能去的,那样做太明显了,会被官家憎恶,不过童贯这条鱼一定要钓住,让他为己所用,但要想钓住童贯这条鱼,就得适当给一点鱼饵。

    想到这,梁师成缓缓对梁晴道:“你去告诉童幼嗣,就说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不合适外出踏青,多谢他父亲的邀请,另外再告诉童幼嗣,请他转告他父亲,官家认为太学是钻研学问之地,不合适在军营中训练,让他把精力放在北伐上吧!太学之事就不要再操心了。”

    “孩儿记住了,明天就去找童幼嗣!”

    “另外,你再告诉他,官家虽然希望两三年内北伐成功,但朝中财力未必承受得起,他只要努力去做,能否成功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就是梁师成放出的诱饵,先提醒他放手太学,不要再继续让天子反感,又明确告诉童贯,朝廷国库空虚,财力根本支撑不起大规模战役,一旦财力不支,那就是蔡京的责任了,他相信童贯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

    一转眼,时间便到了宣和元年五月,天气渐渐转热,但西北军的备战也开始加速了,与此同时,西夏军队也察觉到了宋军的异动,便暂时放弃了进攻辽国西京的战略计划,开始进行防御备战。

    李延庆已经在西北军中呆了两个月,他早已适应了目前的岗位,对他而言,担任左主事参军之职着实是大才小用,每天都是枯燥无聊的审核批准,偶然也会去仓库里核查,他觉得自己就是担任仓库主管,不过李延庆也知道,各种严格的制度是战争取胜的保证,而严格的制度没有有力的执行也是虚设,而他就是这种制度的执行人。

    很多事情只看表面会觉得很简单,可真的深入进去,就会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李延庆就有这种感觉。

    他的手下并不止三司十几名从事,从事只是办事的底层文官,下面还有大量杂役,李延庆终于深刻领教了大宋冗兵的严重程度,他掌管左三司,司兵、司铠和司骑,除了各司主事和五名从事外,另外每司还配有二十名杂役士兵,尤其司骑掌管西北军六千匹战马,除了二十名马具仓库的杂役士兵外,还有负责管理西北军的马厩,其中有六十名喂养马夫和一百二十名马匠,包括兽医、钉掌、铁匠、木匠、车夫等等杂役,只是这些士兵都不是禁军,而是地方厢军。

    不仅兵员冗多,而且开支巨大,其中战马的开支为最,六千匹战马每天要消耗大量草料和黑豆等精饲料,每个月的各种开支都达十几万贯甚至二十万贯,一旦爆发战争,开支更是以数倍激增。

    不过日常事务虽然无聊,但他也常常能捞到出差的机会,由于备战的需要,他们必须在边境设立诸多小军库,而定期去各地小军库进行清查审核就是他们份内之事,一般而言,文职官员都不愿意去边境巡查,不仅辛苦而且危险,容易遭遇西夏军队的越境探子,所以就算给双倍的补贴,大家都宁可呆在太原。

    李延庆却很喜欢这份危险的苦差,每次他都会亲自带领手下去边境巡查。

    不过这一次他们不仅是要清点军资,同时也要审查各军的备战情况。

    这天下午,李延庆带着两名从事和六名军士抵达了晋宁军克胡寨,克胡寨位于黄河东岸,但它不是边境,边境在渡过黄河后还要继续向西走两百里,但克胡寨却是一个重要的后勤重地,这里也拥有巨大的仓库群,克胡寨位于地势高处,驻扎着五百士兵,由一名虞侯率领。

    李延庆一行来到大门前,虞侯张卫便迎了出来,抱拳笑道:“欢迎李参军到来!”

    李延庆笑着回一礼,“例行公事,又要给张虞侯添麻烦了。”

    李延庆虽然只是八品文官,但他却手握物质分配大权,是军中不折不扣的财神,谁都知道得罪他不是明智之举,所以李延庆无论走到哪里,都颇受各军将领的尊重。

    虞侯张卫将李延庆一行请入大寨,李延庆吩咐从事带着士兵去清点军资,他则登上瞭望台,这是一座高十丈的木制高台,站在高台上可以清晰地看见黄河上的情形。

    这次来晋宁军他要巡视四个地方,只有克胡寨位于黄河东岸,其他三处都在黄河西面的边境附近,他在路上听说黄河沿岸下了暴雨,黄河涨水,渡黄河十分困难,这令他心中有点担忧。

    只见河面上浊浪滚滚,风急浪高,军营内大旗啪啪作响,空中阴云密布,看样子又是一场大雨要来临了。

    这时,张卫走到李延庆身边道:“西北有句俗语叫做风急无雨,这天气看着阴沉,实际上不会下雨,可以用大型皮筏子渡河,不过我建议参军这段时间最好不要西去!”

    “为什么?”李延庆疑惑地问道。

    “这段时间西夏军的探子很猖獗,如果没有军队保护西行,很可能会遭遇西夏探子的伏击,这个月已经发生三起伏击事件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道:“自己国土,岂能闻敌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