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三章 绝境拼杀
    山道很狭窄,二十名突袭士兵排成长长一溜,一个接一个向上攀爬,这时,一支箭嗖!地疾射而至,正中为首西夏士兵的额头,啊——西夏士兵长长惨叫一声,当即毙命,从山坡上翻滚下去。

    第二名士兵吓得躲在盾牌背后,半晌不敢动,当他刚刚露面,又是一支箭强劲射来,这一箭射中眉心,第二名西夏士兵连哼叫一声都没有便滚翻下去。

    紧接着第三名士兵和第四名连续中箭,悉数一箭毙命,滚落下山。

    山上几名宋军士兵连声喝彩,李参军的箭法简直令他们眼界大开,只要有任何露面,都会被一箭射毙。

    这时,第五名西夏士兵和第六名士兵也翻滚下山,距离太近,只有二十余步,强大的箭力足以穿金裂石,他们两人都是被箭直接射穿头盔,力量强大的箭矢射穿了头颅,看得几名宋军士兵瞠目结舌,居然能射穿头盔!

    李延庆摇了摇头,“可惜了两个好头盔,不过估计还能用。”

    这时,山下鼓声大作,这是佐将野利安在催促剩下的奴隶士兵继续进攻,他看得清楚,山上有一名箭法很准的神射手,只是李延庆脱去了官服,他竟一时没有认出射箭人就是他们要抓的价值五千奴隶的宋朝官员。

    野利安回头对几名弓弩手令道:“把他射下来!”

    五名西夏弩手飞奔上前,一起举起了军弩,瞄准了山顶处的一块大石,宋军的神箭手就躲在这块大石背后。

    这时,李延庆已经射杀了十名西夏士兵,剩下的十名士兵伏在泥土中一动不敢动,每个都举着盾牌,连头盔都挡不住对方的利箭,着实令他们胆寒心裂。

    但主将却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再次擂鼓催战,西夏军的军纪极为严厉,不听军令者则处以极刑,满门充军,在催战鼓声下,如果他们不战,即使能撤回去也一样会被处斩,而且还会连累家人。

    剩下的十名士兵不得不胆战心惊地再次起身进攻,但就在他们刚刚起身,连续三支连珠箭射来,三名士兵皆被射穿头盔而死,与此同行,五支弩箭射呼啸着向刚刚露身的李延庆,李延庆大吃一惊,急闪身躲在石后,五支箭从他刚才露身处飞掠而过。

    这时,李延庆就地一滚,躲到一丈外的另一块大石背后,他再次连射四箭,也不看结果,直接退回大石背后,旁边一名宋军士兵向他竖起大拇指,四人皆被射杀。

    “李参军,还有三人,他们要下山了。”

    李延庆再次一个翻滚,又回到了原来的大石背后,他骤然闪身,一箭射出,这一箭正中最后一名的后颈,但不等李延庆射出第二箭,山下三支冷箭便疾射而来,他不得不闪身躲到大石背后。

    过了片刻,旁边观察的宋军士兵高声道:“参军,最后两人已经下山去了。”

    李延庆轻轻揉捏几下肩膀,毕竟是两石弓,连续十八次开弓,稍稍令他有点手臂酸麻。

    王贵躲在山腰另一侧的灌木丛中,他今天算是亲眼目睹李延庆射杀西夏士兵,短短半个时辰不到便射杀了十八人,着实让王贵看得目瞪口呆,这时,他才轻轻叹了口气,“他娘的,老子永远也赶不上他了。”

    “押官,那两人跑掉了。”旁边一名士兵低声提醒道。

    王贵立刻低声喝令道:“跟我上,贴着山根走,别让下面看见我们了。”

    王贵见最后两名士兵撤下,他立刻带领五名士兵紧贴着山根猫腰狂奔,片刻便奔到一堆敌军尸体处,王贵心狠手辣,他见其中两人未断气,便拔出匕首在两人脖子上一抹,当即割断了两人的气管,他们一起动手,将十八名士兵的盔甲剥下,拿上兵器,每个人抱着一捆盔甲兵器,沿着原路返回,从一处隐蔽的缝隙里爬上了山顶。

    “老李,这次收获不菲啊!”

    王贵和士兵将缴获的盔甲兵器放在一起,喜滋滋道:“得到二十支长矛,十八把战刀,还有盔甲和盾牌。”

    “可惜没有箭!”李延庆有点遗憾。

    “先别管这么多,把盔甲穿上再说。”

    王贵招呼士兵穿上西夏人的盔甲,李延庆的几名军士和王贵手下都穿着比较单薄的皮甲,抗不住弓箭,远不如西夏人的双层皮甲结实。

    每个都穿上皮甲,拿上一根长矛和一面盾牌,他们也算是全副武装了,

    这时,一名士兵跑来低声对李延庆道:“参军,林小乙已经咽气了。”

    李延庆心中一痛,他放下手中弓箭,慢慢走到躺在一个角落里的林小乙身旁,望着那张尚显稚气的娃娃脸,林小乙已经安详地闭上了双目,一个才十三岁的少年,就这样死在了西夏人手中。

    李延庆只觉得心中堵得异常难受,这是在大宋的疆域内,这些事本不该发生,但战争还是那么残酷的出现了。

    就因为西北军中出了内奸,为了一点点权力不惜出卖同僚,不惜出卖国家利益,李延庆恨得牙齿咯咯咬响,暗暗狂叫,“赵源,我李延庆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王贵走上前拍了拍李延庆的肩膀,“要报仇以后再说,先想想我们怎么保命吧!”

    李延庆默默点头,让两名军士将林小乙就地安葬了。

    他走到大石前坐下道:“刚才二十人的进攻只是试探进攻,西夏人在寻找我们的弱点。”

    “我们弱点就是人太少了。”

    “对!这是我们的弱点,不过也是他们的弱点。”

    “你是说,他们的兵力也太少了?”

    李延庆点点头,“他们都是骑兵,骑兵追捕我们,两百号人绰绰有余了,但他们现在是在攻山,无法利用骑兵的优势,人数就显得不够了,我估计试探这一次后,他们会在今天晚上进攻。”

    “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延庆笑道:“最好的办法是干掉他们的首领,虽然不至于将他们吓跑,但至少能拖延一点时间。”

    王贵低头想了片刻道:“我觉得死守这个山头太被动了。”

    “也不能说被动,你能想到上山就是很高明的策略,一下子让西夏人变成了瘸子。”

    王贵立刻得意起来,“我说过我的经验比你丰富嘛!当时好几个弟兄都建议藏到沟壑里去,但我觉得不妥,藏在沟壑敌人就居高临下了,最好我们在高处,就变成了我们居高临下,他们摸不清我们动向……”

    “好了!好了!夸你一句你就上天了,说过没完,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一旦到了晚上,他们如果用弓箭压制住我们,攻上山头并不难。”

    王贵笑道:“我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拖延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停地换地方,还能怎么样,往西走呗!”

    李延庆看了看天色,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李延庆又向西面望去,这座丘陵的中间部分有一片少见的松树林,或许他们可以利用树林做掩护。

    他点了点头,“那就向西走!”

    王贵见李延庆赞成自己的想法,又连忙补充道:“前面一定有西夏人的伏兵,防止我们向西撤离,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

    “没事,我们有了盾牌和厚甲,就不怕他们的伏击。”

    夜幕悄然降临,在天色将黑未黑之时,李延庆率领十一人开始向西面迅速撤退,其中一名士兵牵着两匹马远远跟在最后。

    他们的撤退很有章法,四名士兵举着盾牌在前面开道,地面崎岖不平,不断有小沟壑阻断去路,他们只得不断绕道,大约走七八里路程,天色已经完全黑尽了。

    这时,一条至十余丈宽的沟壑拦住了去路,对面不远处就是松林,忽然,一阵箭矢疾射而至,叮叮当当射在盾牌和旁边的岩石上,众人纷纷蹲下,沟壑对面吹响了低沉号角声,呜——

    王贵顿时紧张,老李,怎么办?”

    李延庆探头看了看沟壑,沟壑大约十丈深,从正面肯定过不去,不过可以从侧面过去,只是稍稍费一点时间,他随即对王贵道:“你在这里吸引住他们,我从后面去干掉他们。”

    李延庆从马袋抽出短剑,又将一小袋象棋子挂在腰间,这时,他在马袋里摸到两卷文书,这是他准备去神泉寨和通秦寨巡视盘查的公文,他心中一动,他两卷文书摸出交给王贵,低声对了他说了几句。

    王贵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会办妥。”

    他又将一只皮袋递给李延庆,“这里面是缴获的十八把匕首,都很小巧,估计是他们的切肉刀,你带着吧!”

    李延庆摇摇头,“用不了那么多!”

    他从中挑选了十把稍小的匕首背上,也不带弓箭,直接从侧面斜坡滑了下去。

    士兵们有点担忧望着李延庆背影,一人低声问王贵道:“李参军不带弓箭行吗?”

    王贵有点得意地笑了笑说:“你们是不知道,在短距离内,他有比弓箭更厉害的手段。”

    王贵抽出一支箭,张弓搭箭,瞄准对面一个黑影射了过去,只听一声惨叫,一名西夏士兵竟被他射中了。

    王贵心中一怔,自己居然射中了,他顿时信心爆棚,感觉自己也不亚于老李了,王贵又抽出一支箭,搭在弓弦上,拉开满弓,瞄准了另一个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