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六章 围歼敌军
    “老李,你觉得西夏人会放过我们吗?”王贵不停向后张望问道。

    “我算过他们的人数,他们现在大约还有百人左右,我们只拿走五十匹马,那他们还有一百五十匹战马,我觉得他们一定会继续追赶,除非我们进了乌龙寨,否则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王贵叹了口气,“你说得对,西夏人就是出了名的不肯认输,我们得加快速度,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

    众人加快马速奔跑,约奔出二十余里,一名士兵忽然指着前面大喊:“那是我们的军队吗?”

    李延庆和王贵都看见了,一支约两千人的军队正向这边列队奔来,相距他们只有数百步,王贵大喜:“一定是援军到了!”

    他催马飞奔冲上去,挥手大喊:“我是神箭阿贵!”

    李延庆却忽然回头望去,他隐隐感觉到了地面轻微震动,虽然很轻微,但它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信号,西夏军追来了。

    李延庆几乎是不加思索地催马疾奔,片刻便奔至孙清面前,他来不及多说,急声道:“快令军队两边埋伏,西夏骑兵追来了。”

    孙清反应极快,回头喝令道:“立刻两边埋伏!”

    宋军士兵训练有素,分头向两边奔去,伏身在两边的土地上,李延庆又对孙清道:“请知寨也请去埋伏,我们继续前奔,引诱敌军。”

    “有多少人?”孙清急问道。

    “大约一百人左右,都是骑兵。”

    才一百骑兵,孙清稍微松了口气,调转马头向东奔去,很快藏身在一片土丘背后,李延庆带着众人继续向前疾奔,只过了片刻,他们身后数百步外出现无数小黑点,百名西夏骑兵正衍尾追来,激起滚滚黄尘。

    佐将野利安阵亡,两名正首领都觉得无法回去交代,除了继续追赶,他们也无路可走,百名西夏骑兵快马加鞭,在黄土高原上狂奔,很快士兵都是骑着双马,速度疾快。

    这时,一名正首领终于看见了在前面奔逃的一群马匹,他心中大喜,大喊:“他们就在前面,追上他们!”

    西夏士兵个个马术娴熟,他们攻山时遭遇重创,还被抢走战马,他们早憋足了一口气,不断打马狂奔,风驰电掣般奔来,不料却落入了宋军的埋伏圈中。

    孙清见时机已到,一声令道:“射!”

    射箭的梆子声忽然响起,埋伏在两边的宋军士兵一起张弓放箭,密集如雨的箭矢射向百名西夏骑兵,伏击来得太突然,西夏骑兵措不及防,纷纷中箭落马,百名骑兵四成中箭,落马四十余人。

    一名正首领见势不妙,大喊:“撤退!”

    幸存的五十余名西夏骑兵调头要逃,宋军鼓声大作,两千士兵包围杀来,将五十多名西夏骑兵包围,密集如林的长矛捅刺,西夏骑兵不断惨叫落马。

    不到一刻钟,伏击战便结束了,百名骑兵全部被杀,无一活口,宋军缴获了一百余匹战马,加上李延庆他们缴获的战马,竟然有一百七十匹战马,孙清高兴得嘴都合不拢,全歼两百名擒生军,这可能是近两年来宋军最大的一次战绩了。

    这时,李延庆走上前抱拳道:“多谢孙知寨及时赶到,否则这次我难逃此劫!”

    “哪里!哪里!保护李参军是我们份内之事,是我们护卫不周,让李参军受惊了。”

    李延庆叹口气,“若不是押官王贵拼死护卫,我一介文官怎么可能躲得过两百骑兵的抓捕,王押官智勇双全,希望孙知寨好好提拔奖励他。”

    孙知寨并不知李延庆会武艺,他也感到惊讶,王贵只有十几人,居然干掉一百多人,这是大才啊!不愧是武学出来的,屈居押官实在太可惜了,他心中顿时对王贵有了笼络之意。

    便对王贵道:“从现在开始,我提拔你为队头!赏银三百两。”

    王贵在一旁听李延庆为自己邀功,脸早红透了耳根,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难为情,这时,李延庆在一旁给他使眼色,无奈,他只得上前躬身道:“小将谢知寨恩赏,只是能否允许小将把赏银分给共同作战弟兄们。”

    孙清见他厚待手下,心中更加对他刮目相看,点点头道:“那就再加赏两百两银子,你可以分给他们。”

    “多谢知寨体谅!”

    王贵又向李延庆行一礼,“多谢李参军厚爱!”

    李延庆微微一笑,“你给乌龙寨挣了这么多匹战马,知寨对你还感激不尽呢!”

    孙清大喜,“李参军答应把这些马匹都给我们了?”

    李延庆笑道:“我只要二十匹作为下属的巡视脚力,其他都拨给乌龙寨。”

    拨付军资却是李延庆的权力,为了自己兄弟的前途,孙清的这个人情和面子,他怎么能不给?

    .........

    虽然全歼了西夏伏兵,但李延庆也同样损失惨重,向导死了,随从也死了一半,他只能暂时放弃前往神泉寨的计划,返回了乌龙寨。

    李延庆一路上冷静地考虑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几乎可以肯定是录事参军赵源的策划,自己手下的两名从事也参与其中,从一开始,赵源就对他极为冷淡,原因是自己抢了他几乎已经内定的职务,这几个月他们虽然相安无事,但并不代表赵源就放过自己,至少李延庆知道,赵源已经两次在种师道面前指责自己不称职。

    但就此指控赵源,他却没有任何证据,这中间少了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赵源如何与西夏勾结,没有这个关键证据,种师道是不会相信自己的指控,毕竟赵源跟随种师道已经十几年,而他李延庆才任职几个月。

    这件事他绝不能意气用事,他需要让种师道自己来做选择。

    中午时分,李延庆抵达了乌龙寨,杨槐和严九龄连忙迎了出来,“听说参军遇到伏击了,我们担心得不行,一夜未睡!”

    李延庆淡淡笑道:“多谢两位关心,我运气不错,多亏孙知寨救援及时,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杨槐连连拍自己胸脯,仿佛心有余悸,“真是万幸啊!若参军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回去交代?”

    严九龄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愧疚,低下了头,李延庆目光如炬,看得清清楚楚,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严九龄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但此时却不是机会,李延庆不露声色对两人道:“收拾一下吧!明天我们回太原。”

    “神泉寨和通秦寨不去了吗?”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李延庆摇了摇头,“公文都丢了,怎么去?以后再说吧!再说这一带也太不安全了,到处都是西夏探子,我差点死了一次,可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

    “参军说得有理,我们也希望早点回太原,这里太让人心惊胆战了。”

    ........

    入夜,在乌龙寨的小酒馆里,王贵置酒给李延庆送行,李延庆凝视着杯子里浑浊的酒液,酒液在杯子里打着旋,浮起一层白沫。

    王贵有些不好意思道:“山野小寨,实在没有什么好酒,他们家的羊酒已经是最好了。”

    李延庆笑了笑道:“你这里有酒喝就已经很不错了,太原大营内饮酒一次杖一百,饮酒三次处斩,你应该感到幸运才对。”

    “这倒也是,大家都说边寨很艰苦,其实我们自己觉得不错,有酒喝,可以找女人,想吃肉,自己去外面狩猎,就是稍微危险一点,可大战打起来,谁不危险呢?他娘的,活一天就痛快一天,明天的事情想它有卵用!”

    李延庆忽然想起自己当初揶揄王贵偷偷上妓院一事,他当时满脸通红,极力解释,可现在......找女人已经随口而出了,这是环境改变人,李延庆觉得王贵已经走上自己的人生之路,不需要自己再刻意改变什么,其实岳飞、汤怀又何尝不是如此。

    想到这,李延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对王贵道:“我不去神泉寨了,你若见到牛皋就替我给他说一声,下次我再去看他。”

    王贵点点头,“我会的。”

    沉默片刻,王贵又道:“你的风险要比我们大得多,你自己当心,大宋的官场很黑暗,其实西北军也一样,名义上种师道是主帅,但实际上他只控制了部分权力。”

    “此话怎么说?”李延庆追问道。

    “我也是听知寨喝醉酒时说的,西北军有童贯的势力,也有高俅的势力,相比之下,其实种帅的势力最小,看这次伏击你的西夏人就知道了,孙知寨今天告诉我,被你射杀的野利安是西夏排名第一的擒生军将领,在西夏名气很大,是从兴庆府过来的,并不是边疆将领,孙知寨也非常惊讶,你居然惊动了兴庆府,延庆,你有没有觉得这里面的水很深?”

    李延庆默默点了点头,或许事情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