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安插细作
    “请坐!”种师道很温和地请士子张科坐下。

    张科紧张地坐在众人面前,种师道看了看他,笑道:“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尽量简洁!”

    “学生是太原府本地人,今年二十五岁,父亲是阳曲县学教授,学生五年前考中发解试,但两次省试皆名落孙山,学生希望能从军为文职官员,为国效力!”他颤抖着声音说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暗恨自己说得干巴巴的,最后的为国效力没有一点情感,着实令他沮丧。

    不过种师道并不太在意他的情感表现,又笑问道:“今天是情报司和参军司同时招募从事,你希望自己能进哪一个司?”

    “学生更希望能进情报室。”

    “为什么?”

    “学生觉得自己很善于分析问题,注重细节,很适合做情报分析的事务。”

    李延庆看了看他的试卷,得分是上上,对策做得很有条理,甲乙丙丁罗列得清清楚楚,一条条分析思路清晰,一点不混乱,是一个条理形的士子,李延庆便提笔在他名单上打个了勾,决定录取此人。

    虽然种师道是主帅,但种师道却把情报司的录取权交给了李延庆,这也是种师道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情报司筹建全权交给李延庆负责,他今天更多是为了替宗泽挑选八司的从事。

    这时,种师道看了一眼李延庆,这是暗示李延庆还有没有问题,李延庆笑问道:“不知张士子会不会武艺?”

    “学生....学生学过射箭,这是府学必修课,只是射得不好,也学过一点舞剑,别的就不会了。”

    李延庆笑了笑,“张士子可以退下了,如果被录取,我们最迟明天会有通知,请注意府学大门口发榜。”

    张科慢慢行一礼,退下去了。

    宗泽笑道:“我觉得此人不错,可以在法司下做事。”

    种师道呵呵笑道:“很抱歉啊!李参军已经抢先了,没办法,情报司一个参军从事都没有,八司下面倒有不少人,只能先让情报司挑选了。”

    宗泽连忙道:“没关系,后面士子还多。”

    种师道点点头,“那就下一个吧!”

    “请二号士子进来面试!”

    ........

    种师道中午便回营了,下午的面试由李延庆和宗泽负责,他们的面试一直进行到夜幕降临才终于结束,两人都累得有点筋疲力尽了。

    不过虽然很疲惫,两人的心中却很高兴,终于招到了满意的人选,尤其是宗泽,他明天才正式上任,但种帅已经把招募下属的权力交给了他,足见种帅对他的信任,而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

    宗泽久历官场,他知道这是种帅的表态,意味着种帅以后也不会太干涉自己的事情,这让宗泽心中既感到欣慰,同时肩头也感到了重大的责任。

    “宗老将军怎么看女真人?”在一同返回军营的路上,李延庆问宗泽道。

    宗泽长长叹口气道:“中原王朝的威胁一向都是来自北方,而北方的各族蛮子大多是生番狠、熟番稳,女真是刚兴起的生番蛮子,一旦他们灭了辽国,一定会给大宋带来巨大灾难,这个灾难往往会延续数十年,当女真人由生番熬成熟番,北方就会渐渐稳定下来,然后又会有新的生番出来,灭掉女真,然后又会继续涂炭中原,千年来周而复始,我这几年连续给朝廷上书十几次,坚决反对宋金结盟,却从没有任何回复,我也是心灰意冷,才上书朝廷要求退仕,结果刚提出,朝廷便立刻同意了,足见朝廷对我厌恶已久。”

    李延庆暗暗夸赞宗泽眼光独到,历史走势确实如此。

    这时,宗泽又对李延庆道:“我已经六十岁了,最多还有十年为国效力,大帅更是没有几年,大宋的安危还得靠你们这一代,你们并不是为了保卫朝廷,而是为保护千千万万大宋子民不受异族的践踏和涂炭,保卫我们美好的家园,当初我就给汤怀这样说,今天这话我同样送给你,希望你能记住它!”

    李延庆肃然点了点头,“老将军的教诲,延庆铭记于心!”

    次日一早,李延庆和宗泽交了权,把自己的录事参军之职交给了宗泽,种师道也将自己兼任后勤主将的权力也同时移交给了宗泽,平稳顺利地完成了交接。

    当李延庆浑身轻松地回到情报司,却看见赵文和武贤良带着一群年轻士子走进军营,他们期盼已久的参军从事们终于来了。

    这群士子一共有十五人,虽然之前每个人都写了承诺书,承诺自己和西夏、辽国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在正式上任前还需要详细调查家庭背景,确认后才能被真正录取。

    李延庆走进了大帐,赵文笑着给他们介绍道:“想必在面试时已经见过了,但我还是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情报司主事李参军,同时兼任情报营指挥使,你们是文官,不用叫指挥使,而叫李参军便可。”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参见李参军!”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各位不必多礼,首先欢迎各位前来情报司,虽然我们情报司刚成立十天,但已经做了几件大事,威震西北军,如果军中士兵听说你们是情报司成员,一定会对你们另眼相看,下面我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所有士子都屏住呼吸,全身贯注听主事参军的介绍。

    “情报司分为司衙、军营和后勤三部分,司衙就是你们,目前连我在内司衙只有五个筹建人,加上你们那就是二十人了,军营有五百士兵,是从西北军最精锐的军中挑选出的士兵,属于精锐中的精锐,后勤营有五十三人,主要负责后勤支援。

    回头再说说司衙,司衙下面将分为内司和外司,内司由赵参军主管,外司由武参军主管,另外还有两位参军吴参军和李参军,他们二人负责后勤营,你们十五人有七人进内司,七人进外司,另外一人负责替我整理文书,分工大概如此,现在先去换衣服,然后参与整理文书资料,算是你们的实习,具体分配等正式入职后再进行。”

    “请问参军,我们晚上要住在军营吗?”一名士子战战兢兢问道。

    “不用,下午酉时一刻你们便可以离营回城,几位参军马上就告诉你们。”

    说完,李延庆给负责后勤的吴谦和李德使了个眼色,参军吴谦连忙招手对众人道:“请各位跟我来!”

    一群士子便跟随两位后勤参军去领取自己的衣服物品了。

    这时,李延庆才回头问帐门口等候多时的杨亮道:“有什么事吗?”

    杨亮小声道:“卑职只是想提醒指挥使,今天还有一个约。”

    李延庆顿时醒悟,他差点忘记了还约了人,他连忙问道:“时辰已经到了吗?”

    “还有一刻钟。”

    一刻钟就是半小时,他要赶去太原城,时间非常紧张了,李延庆吩咐赵文和武贤良招呼士子,他自己翻身上马,带着杨亮向军营外疾奔而去。

    .........

    县城福来酒楼内,李延庆被一名酒保带上三楼,在一间雅室内坐下,片刻,两名身材矮胖的中年商人走了进来,这两人姓乔,是兄弟二人,兄长叫乔伯安,弟弟叫乔仲安,是太原府有名的毛皮商人,长年往来于河东路和西夏之间。

    他们在西夏各州开了五家店铺,和西夏权贵有关系,在西夏混得非常不错,这次李延庆便想利用他们的店铺安插自己的细作。

    乔氏兄弟是种师道介绍给李延庆,他们在十年前曾经替种师道做过事,并不抵触替军方做事。

    李延庆关切地问道:“前几天情报司扫荡西夏店铺不知道对两位在西夏的生意是否有影响?”

    兄弟二人对望一眼,乔伯安笑道:“唯一的影响就是替我们扫掉了不少生意上竞争对手。”

    三人笑了起来,乔伯安又解释道:“我们和西夏王的老丈人很有交情,一直得到他的庇护,没人敢动我们,请参军放心了。”

    “这样最好不过!”李延庆点了点头。

    这时,乔仲安又问道:“不知李参军打算在西夏的哪个城安插细作?”

    李延庆想了想道:“我想第一步在紧靠边境的左厢神勇军司和西夏都城兴庆府两地安插细作,这两处你们有店铺吗?”

    乔仲安点点头,“这两处我们都有店铺,李参军随时可以安插细作。”

    “随时是指什么意思?”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乔伯安微微一笑,“我们明天一早就要跟随驼队前往西夏,李参军的人可以跟随我们前往,不过现在风声有点紧,最好不要超过五人。”

    李延庆欣然道:“那就一言为定,我派四人跟随你们去西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