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绝密情报
    内堂上,一名正坐着喝茶的男子站起身,笑眯眯迎了出来,“王爷要的东西我敢不带来吗?就怕带的量不够。”

    “带来多少?”梁安仁急问道。

    “带来五百只宝盒!”

    梁安仁心中迅速盘算一下,稍微少了一点,不过勉强可以分配。

    西夏虽是党项人王朝,但朝内贵族极为倾慕宋朝的奢侈品,象号称天下第一胭脂的宝妍斋胭脂香水,在西夏上层社会也极为抢手,去年有商人贩运来百只宝妍斋宝盒,在西夏上层社会最后竟然卖到了三百两银子一盒。

    梁安仁看到了商机,他便请著名的驼运托牙人张九替他买一千只宝妍斋宝盒来兴庆城,他只要卖两百两银子一盒,也是十倍的暴利。

    虽然只拿到五百只宝盒,也可以卖掉十万两银子,扣掉本钱和运费,至少也能净赚八万八千两银子,这让梁安仁怎么能不心花怒放。

    “快快上茶!”

    梁安仁又请张九上座,张九笑道:“因为我替宝妍斋运过两次牛脂,所以和宝妍斋关系不错,他的宝盒格外畅销,我反复和李东主磨了良久,他才答应先给五百只宝盒,如果我们能满足他的条件,他答应明年再给王爷一千只宝盒。”

    “什么条件?”梁安仁心急如焚问道。

    “很简单,他要三万斤牛脂,按西夏的市场价买。”

    梁安仁低头沉思不语,牛脂是军队的必须品,供士卒食用,他至少要供应给会军队二十万斤,去各个牧场多征三万斤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按西夏的市场价卖,他可赚不了钱。

    张九又道:“如果王爷肯给牛脂,李东主答应再卖给王爷五千块香脂皂,也是按照汴京的价格。”

    梁安仁眼睛一亮,这个可以,西夏人油脂旺盛,洗脸洗澡是个大麻烦,总是洗不干净,而宝妍斋的香脂皂他用过,洗得非常干爽,令他赞不绝口,汴京市价是一两银子两块香脂皂,到西夏可以卖十两银子一块,这又是一大笔钱到手。

    想到这,梁安仁立刻欣然答应,“好!我去搞三万斤牛脂,就按照十文钱一斤卖给他。”

    张九挠挠头又道:“还有一件麻烦事请王爷帮帮忙。”

    “什么麻烦事?”

    “现在宋夏两国在交兵,边境十分危险,我想请王爷给我指条明路,从哪里过境比较安全?”

    梁安仁笑了起来,“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正好在分派西夏各地军队的粮食,西夏在各处战略要地都布下了重兵,唯独在麟州一线没有军队,那边的军寨几乎都是空寨,你们从那条线出去可以安然无恙。”

    张九大喜过望,起身行一礼,“多谢王爷指点明路。”

    梁安仁起身道:“你这次两千两银子的运费我回头让账房结给你,你稍等半个月,我准备好牛脂你就上路,三万斤牛脂至少要用百头骆驼运输。”

    “骆驼不成问题,只要王爷准备好牛脂,我们立刻上路。”

    梁安仁吩咐账房和张九结帐,他转身便走了,可走出商行大门,梁安仁忽然觉得不对,自己怎么能把最绝密的军情告诉张九,这会出大事的。

    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负手在门口走了几步,便急令手下道:“立刻将这个张九给我软禁起来,不准他和任何人接触。”

    牛脂可以等战争结束后再发货也不迟,而且冬天也不容易腐坏,但无论如何,绝密军情绝不能让张九泄露出去。

    ......

    张九没有想到梁安仁的反应如此之快,他还没有来得及和手下交代,梁安仁便将自己软禁了。

    他的手下住在城外老南客脚店,他自己却被软禁在梁氏商行内,虽然梁安仁待不错,令几个美貌的侍女服侍他,各种珍馐美酒应有尽有,但他却失去了自由。

    尤其他得到了西夏军的绝密情报,他必须要尽快把这个情报告诉童太尉,自从两年前张九被太尉童贯接见,封他为虞侯,张九便源源不断将辽国的各种情报报送给童贯。

    而西夏的情报他了解不多,他这次借送货的机会来西夏,也就是想打听西夏的军情,幸运的是他很快便知道了西夏军的一个绝密情报,可不幸的是,他却被软禁了。

    一连两天,张九心中焦躁不安,他想过各种借口想离开院子,均被大门口的士兵无情拒绝。

    “九爷还是安心住下吧!战争结束后,王爷会加倍补偿,外面不安全,住在这里有我们保护,有美人伺候,岂不快哉!”

    “我只是想给手下打个招呼,没有别的意思。”

    “王爷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也给他们足够的生活费,他们在兴庆城过得很悠闲,九爷就不用担心了。”

    张九无计可施,只能一天天闷闷不乐地熬着日子,这天下午,他独自一人坐在后院小池塘里钓鱼,几个监视他的美女也看得乏味,回屋歇息去了,只有一个女人坐在亭子里打盹。

    这时,眼前‘扑通!’一声,一颗小石子落入水塘,溅起一朵水花,张九一回头,见身后围墙上,他的一个手下正向他拼命招手。

    张九大喜,飞奔过去说:“速去告诉童太尉,麟州无西夏军驻防。”

    “我们也被监视了,我是花重金买通看守,他才准我看你一眼,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

    “那你去找乔爷,让他们转达情报!”

    张九这几天就在琢磨怎么把信送出去,他的手下当然可靠,可如果手下也被监视怎么办?

    他想到了乔氏兄弟,在西夏混得风声水起的宋商,童太尉给他说过,如果形势紧急,可以找乔氏兄弟帮忙。

    “九爷,你怎么样?”

    “我没事,冬天就自由了,你快去传递消息!”

    手下跳下墙消失了,这时,亭子里的女人被惊动了,妖妖窕窕走来,嗲声嗲气问道:“九爷,你在和谁说话?”

    “我在练习怎么给王爷道歉呢!”

    张九心情大好,他上下打量这个妖艳的女人,目光变得炽热起来,拉住她笑道:“我们去屋里说说悄悄话去。”

    女人娇媚地瞥了他一眼,眼含春情道:“九爷,这可是大白天,要不晚上奴家陪你吧!”

    张九倒不是急色鬼,这个女人很可能看到了什么,如果不赶紧把她哄服帖了,恐怕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张九不容分说,拉住她的手便将她硬拖进屋里去了。

    “九爷好坏!奴家的手都痛了。”

    “嘿嘿!让九爷好好心疼你。”

    ........

    乔氏商行位于兴庆城西北,它的主人乔氏兄弟是做皮毛生意出名的宋朝大商人,在西夏上层有靠山,加上西夏君王李乾顺鼓励对大宋贸易,乔氏兄弟在西夏混得风声水起。

    这天傍晚,乔氏兄弟中的老二乔仲安正在商行里吃饭,一名手下快步走来低声道:“二老爷,外面来了一人,说是张九的兄弟,有紧急之事找老爷。”

    西夏的宋商没有不认识张九的,乔仲安也不例外,他也曾托张九替他运过几次货物。

    他点了点头,“带他来见我!”

    不多时,一名张九手下匆匆被带上来,他躬身施一礼,“在下任虎,去年给乔二老爷带路过关,二老爷还记得吗?”

    乔仲安笑了起来,“我当然记得,你们九爷呢?”

    “九爷被梁王软禁了,我们也被严密监视,刚才我早对面花记酒楼吃饭,借口上茅厕溜出来,我必须赶紧回去。”

    乔仲安吓了一跳,“是怎么回事?”

    “我家老爷无疑中得到一个绝密军情,麟州没有西夏军部署,梁王怕走漏消息,便将九爷软禁了,烦请乔爷立刻将此消息送去宋军。”

    乔仲安眼睛眯了起来,“你怎么会找到我?”

    “是九爷吩咐的,应该是童太尉的暗示。”

    情急之下,任虎也顾不得有些话该说不该说,直接点明了他们和童贯的关系。

    乔仲安脸色有点不悦,半晌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任虎无奈,只得行一礼便匆匆走了。

    乔仲安负手在房间里走了几圈,回头令道:“去把小魏给我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