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兵分两路
    当天晚上,种师道下令犒劳三军,数万宋军欢声雷动,当夜篝火不灭,肉山酒海,三军将士痛饮美酒,欢庆来之不易的胜利。

    大军随即休息三天,但次日一早,种师道便发送一道鹰信前往麟州,命令麟州主将种师中率军向西夏进发。

    麟州对面是西夏国的东北部,过了一片宽约数十里的丘陵地区,便进入了数百里的戈壁荒野,再向前便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沙漠。

    戈壁和沙漠的战略意义不大,关键是这数十里的丘陵地区,一直向南延伸数百里,可抵达西夏重兵防御的东南部,直插左厢神勇、祥祐和嘉宁三大军司的后背,而种师道大军北上的位置,就是位于左厢神勇军司和祥祐军司之间。

    但麟州从来不是宋军进攻西夏的通道,麟州的真正防御是北面接壤的辽国西京府,百年来,麟州的敌人都是北面的辽军,一旦宋军对西夏威胁太大,辽国便会从西京出兵,直扑太原府,以围魏救赵的方式支援西夏,首当其冲就是麟州。

    也正是这个原因,西夏军对麟州方面的防御并不看重,最多时也只有万余人的驻军,他们知道,宋军不可能让麟州空虚,给辽国可乘之机。

    但宋辽夏三国都想不到女真人的崛起,给辽国带来了灭国之祸,从前年开始,女真人分兵两路进攻中京和上京,上京已经被金国夺取,目前女真八万大军正围攻中京,中京形势岌岌可危,镇守西京的耶律大石率军五万支援中京,以至于辽国西京兵力空虚,麟州没有了北面压力和后患之忧。

    八月下旬,镇守麟州的种师中接到了兄长种师道的鹰信,他留五千人守麟州,亲自率领两万大军沿着兔毛川谷地进入了西夏。

    西夏在东北部并没设立单独的军司,只设立了暖泉寨、浊轮寨和大横水寨三座军寨,每座军寨按照一万人的规矩建造,三座军寨都位于丘陵地带,彼此相隔二十里,正好截断了麟州宋军南下的通道。

    宋军所有得到的情报显示,西夏一直在麟州对面屯兵三万,但最新的绝密情报却告诉宋军,三座军寨根本就没有三万人,只有二千余人,每座军寨中的驻军不足千人,他们用种种手段使宋军产生了这里屯有重兵的错觉。

    两万宋军在主将种师中的率领下沿着一条谷地向南一路疾行,种师中是河东军主帅种师道的堂弟,比种师道小五岁,但也是六十余岁的老将了,他身材魁梧,浓眉虎目紫脸堂,长得很像兄长种师道,不过更加威猛,使一把五十斤重的金背虎牙刀,有万夫不当之勇。

    种师道是门荫入仕,早年担任文官,后来以文从军,文武双全,以应道军承宣使的文职出任河东军主帅,但种师中就是单纯的武将,他跟随伯父种谔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官拜殿前马军都虞候,封游击将军,从五品高官。

    “启禀种将军,再走十里,前面就是西夏军浊轮寨!”一名斥候飞奔而回,向种师中高声禀报。

    虽然兄长来信告诉他,三座西夏军寨驻军不满三千,是三座虚寨,但种师中还是十分谨慎,他向四周打量一下地形,他所在的谷道宽约两里,两边是低缓的丘陵,树林密布,如果西夏军真有一万人,倒有可能躲在两边树林偷袭他们。

    种师中回头问道:“马将军、曲将军何在?”

    两名偏将上前,抱拳行礼,“请主将吩咐!”

    “你们二人可各率一千人,沿两边树林内搜索,再试探浊轮寨!”

    “遵令!”

    两名偏将各率一千人向左右树林内奔去,种师中随即命令大军原地休息,等待搜索结果。

    一个时辰后,一队骑兵回来禀报,“启禀主将,两边没有任何埋伏,军队已经进入浊轮寨,寨中没有敌军士兵,是一座空寨。”

    种师中大喜过望,随即下令大军前进。

    浊轮寨果然是一座空寨,寨中连一粒粮食都没有,只有几百座空帐篷,帐篷内长满了杂草,足有一人高了,厨房里遗留的一些肉食早已腐坏,大门铁栓上长满了铁锈,种种无法伪装的迹象表明,这座大寨至少有三个月没人居住了,如果曾有一万驻军,光是运输粮食就声势浩大,他们的探子不可能发现不了。

    下午时分,之前派往暖泉寨和大横水寨的军队也派人来禀报,两座大寨也是空寨,大横水寨几个月没有人居住,而暖泉寨有居住过的痕迹,但不超过两千人,已经仓促撤离了。

    看来兄长的情报并没有错,西夏果然没有在东北方向驻军,种师中再没有顾忌,立刻挥师南下,率两万大军直扑详祐军司,配合南面宋军主力攻打石州。

    ........

    宋军在夺取银川城后,大军继续北上,银川城只是西夏的桥头堡,穿过横山是一片长达百里的平原,然后便进入平夏防御区,这里是西夏的防御要部,属于低缓的丘陵地带,从东向向西分布着左厢神勇、祥祐和嘉宁三大军司,总兵力在十万人以上。

    宋军主力直接面对的是石州军城,如果说银川城是西夏东南部的入口,那石州城就是咽喉了,石州后面是夏州,但夏州是民城,聚居着大量的平民人口,没有什么防御能力,因此只要夺取石州,西夏东半部基本就保不住了。

    祥祐军司原本有驻军五万,指挥使正是李良辅,随着李良辅阵亡以及两万银川守军的覆灭,副指挥使察卡便将军司三万军队都集中到石州城,准备拒坚城和宋军一战。

    宋军在距离石州三里外的高处扎下大营,并修筑了板式营墙,太尉童贯给种师道的军令是八月底之前夺下银川城,打开西夏东线的局面,种师道最终完成了任务,接下来他便没有什么时间限制,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打阵地战,步步为营,最终夺取石州城。

    中军大帐内,主帅种师道正召集高官商议军情,李延庆出奇兵拿下银川城后,他在河东军的话语权明显提高了,种师道把他放进了高层决策圈内。

    在此之前,李延庆参加的是众将议事,也就是所有指挥使以上将领参加中军议事,而夺取并守住水坝,攻下银川城,这两大功绩使情报司和李延庆的地位都得到大大提高,进入决策圈议事,既是一种奖励,也是一种认可。

    大帐里坐着七人,除了主帅种师道和副将姚仲平外,还有大将杨可世和曲克,另外还有后勤军主将宗泽,首席幕僚曹庆,现在再加上情报司主事参军李延庆。

    地图前,种师道指着石州北部道:“我今天上午接到兄弟的鹰信,从麟州出来的宋军已在三天前进入了西夏,现正向石州方向挺进,目前位于我们东北部的德靖镇,距离夏州大约还两百四十里,距离石州还有一百八十里,现在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补给不足,携带的干粮只能支持三天了!“

    种师道又一指地图的德靖镇,“德靖镇原本有一个西夏军队的补给粮窖,麟州军是打算夺取这座粮窖,获得粮食补给,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座粮窖的粮食已经全部运到了银川城,镇上的人也全部撤退到夏州,现在麟州宋军非常被动,我们商议一下,看看我们能提供什么援助?”

    说到这,种师道看了一眼宗泽,宗泽是后勤主将,这件事是他的主管范畴,宗泽沉吟一下道:“我有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用大车运粮北上,大帅派骑兵护卫,因为不算远,也就三天路程,如果麟州军继续南下,最多两天就能碰头;第二个方案是骑兵直接携带粮食北上,五千骑兵每人可携带五斗粮食,只要一天就可以抵达德靖镇,麟州军就有了十天的粮食,足以解燃眉之急。”

    这时,一旁的李延庆缓缓道:“不管是第一个方案还是第二个方案,西夏军都会派军队拦截,不过如果我们将计就计,以送粮为诱饵,诱敌军出来拦截,我们大军趁机包围这支敌军,大帅觉得石州城的西夏军是救还是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