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暂停进攻
    攻城槌行到了斜坡边缘时就无法再向上走,改成了人力挑杠,众人将一根根打了结的绳索穿过攻城槌底部,再用粗木棍穿过两股绳索,便形成了一个挑担点,很快形成了一百个挑担点。

    在低沉的号子声中,两百名精装士兵挑起了数千斤重的攻城槌,开始一步一步向城上走去。

    石州城没有护城河,但一条一丈宽的壕沟,此时,壕沟内燃烧着熊熊烈火,先行一步的工事兵已经用泥沙扑灭了城门周围的大火,同时在壕沟上铺了宽达一丈的木板。

    六千骑兵在斜坡下列队已完毕,长矛如林,战刀出鞘,杀气腾腾,就等着城门洞开的那一刻。

    但城内守军也并没有放弃,尽管城头已无法立足,但两千多名士兵都集中在城下,不顾一切地顶住城门,‘轰!’城门发出了猛烈的撞击声,城门距离晃动,城墙上的泥土扑簌簌落下。

    西夏军主将见城门已经无法守住,他连声下令,数百名士兵将火油倾倒在城门前,纵火点燃了城门,腾空而起的烈火顿时将城门吞没了。

    北城门开启,西夏军士兵开始迅速向北城外撤退。

    在决定使用攻城槌攻城之时,种师道便改变了攻城策略,他下达了合击北城的命令,准备攻打东城和西城的四万大军转向北城,截断了西夏军北撤夏州的去路,破城在即,宋军已经没必要再给西夏军留下逃亡之路。

    ‘轰!’又是一记猛烈的撞击,北城门门栓经不住反复地猛烈撞击,终于断裂了,宋军冲进了城内,此时,纵然是放火阻拦也挡不住冲进城的宋军士兵,数百名工事兵迅速用泥沙铺满了城门处,顿时将烈火的气焰压了下去。

    ‘呜——’低沉的号角吹响,“杀啊!”六千骑兵发出一片山崩地裂般的叫喊,战马开始奔跑,大地在颤抖,战刀和矛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六千骑兵如一股席卷而来的洪流冲进了城内,向逃亡的西夏士兵疾追而去,在他们身后,是数万呐喊奔跑的宋军。

    石州城陷落了,一万西夏军被八万宋军前后堵截,杀得大败,最终只有数百人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其余九千余人全军覆灭。

    ..........

    夺取石州城意味着西夏的东南大门彻底被宋军打开,后面再无险关要隘,唯一面对的大城就是夏州,如果拿下夏州,那么祥佑军司也被宋军攻陷,宋军再走一段约六百余里的草原,便将兵临西夏都城兴庆府城下。

    尽管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但石州失守确实给西夏带来极大的震动,西夏皇帝李乾顺再也坐不住,亲率五万铁鹞子骑兵从韦州向夏州赶来。

    此时夏州约有军队四万人,除了从石州撤回的两万军队外,李乾顺又紧急从邻近的嘉宁军司调两万人协守夏州。

    夏州是西夏在东部的核心城,唯一的民居大城,拥有平民二十余万,这里是西夏国的发源地,是党项人的故都,西夏的国号便是从这座城池得来。

    这也是石州守将察卡宁可放弃石州,也要死保夏州的缘故,石州丢了,西夏君王李乾顺最多责难他守城不力,但夏州失守,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夏州距离石州约六十里,位于无定河的北岸,城池周长四十里,隋唐时代,党项人从蜀北、河湟一带东迁至此,被朝廷安置在以夏州为中心的小块土地上,当时的夏州只是一个小县城,唐朝末年,党项人渐渐崛起,夏州便成为他们的政治中心,他们不断扩大城池,夏州也变成了一座周长四十里,人口数十万的大城,党项人的王朝就从这里走出。

    不过党项人的政治和经济中心早已在百年前西迁到兴庆府,夏州除了还是西夏的冶铁中心外,其他和都城任何相关的痕迹都被抹掉了,城池年久失修,四周也无险要,完全是一座易攻难守的大城。

    虽然东路军势如破竹,连战连捷,但主帅种师道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在拿下石州后,他便控制住了进攻的节奏,按兵不动。

    他深知战线拉得太长,西夏军很容易从西面的嘉宁军司杀来,断自己的粮道和后路,他必须稳扎稳打,配合西线的节奏来进攻,只有西线宋军攻入西夏腹地,牵制住嘉宁军司的敌军,他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北上,全力攻打夏州。

    和银州一样,石州也屯集了大量的粮食军资,仅粮食就有二十五万石,上好草料五十万担,银钱不计其数,还有各种兵器、盔甲、生铁、战鼓、军旗、火油等等,不过和银州不同的是,石州没有随军军妓,当一万守军北撤被全歼后,石州便成了一座空城。

    宋军在拿下石州城的第二天,军队便开始集中整顿,将连续作战带来的种种弊端逐一清除,开始犒赏三军,种师道虽然受童贯的节制,但他拥有独立的财权,他夺得的大量钱财并不用上缴给童贯,自己可以处置,在一段战役结束后,有经验的将领都是提前犒赏三军,鼓舞士气。

    李延庆的情报营不仅缺员补充完毕,还因屡立大功,还单独获得了五万两白银的犒赏,平均下来,相当于每人得到一百两银子,当然,参战的将士和阵亡将士会分得更多,李延庆一文钱没有留,而是将白银全部分给了手下,一时间皆大欢喜。

    下午,王贵匆匆来到李延庆的大帐,他这两天心情极好,本来他升任情报营都头只是职升官不升,一旦战争结束,军队归营,他的都头之职就会象泡沫一样消失,现在他已经得到明确承诺,他因立大功两次、小功一次,战争结束后,他会正式升为从九品的陪戎校尉,名副其实地出任都头。

    如果他能考上武举,还会再升两级为从八品御武校尉,这可是武状元才能得到的官阶。

    而且他比武状元还多了战争资历以及军中人脉,这让王贵怎么能不喜出望外。

    王贵走到大帐门口笑道:“老李,我来了!”

    “进来!”

    王贵挑开帐帘走了进去,只见大帐内摆满了各种木箱木桶,李延庆正坐在桌前称量着什么?

    “老李,你这是干什么?”王贵愕然道。

    李延庆笑眯眯道:“我在配制火药,需要一个助手。”

    王贵见旁边堆放着数十个铁南瓜,他顿时明白过来,老李这是在制作震天雷。

    虽然王贵十分兴奋,但他还是有点不解,“你把杨光找来帮忙就是了,干嘛还把我叫来?”

    “贵天王当了都头,开始摆官架子了?”

    王贵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你是我的上司,我怎么敢在你的面前摆官架子!”

    说完,他又小声嘟囔一句,“我看你在摆官架子还差不多。”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没什么!”

    王贵连忙挽起袖子道:“先让我做什么?”

    “帮我称硫磺粉!”

    李延庆指了指旁边一个木桶,“一斤六钱为一份,要称准确一点,称好一份用油纸包起来。”

    王贵找了两个铜制砝码,又找出一把天枰,坐在一旁称量起来。

    “老李,这火药配方很重要吗?”

    “废话,震天雷的配方若被辽夏或者女真人得到,你想想后果是什么?”

    “那除了那两个被送走的老药匠,还有谁知道这配方?”

    “还有就是现在的你了。”

    李延庆淡淡道:“除了你之外,我谁也信不过。”

    王贵吓了一跳,紧张地挠挠头道:“万一.....万一我漏嘴怎么办?”

    李延庆笑了起来,“你在小事上马马虎虎,大事却绝不含糊,我知道你不会说漏嘴的,而且就算我隐瞒住了配方,十年之内也会被人破解。”

    “会吗?”

    李延庆点点头,“震天雷的威力虽然比霹雳砲厉害得多,但毕竟只是一种改良,大家都会制造火器,看到了威力,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辽夏火药匠肯定会一次次的试验,总有一天会试验出来,所以我也想通了。”

    “想通什么?”

    “要想不被别人超过,就得不停地创新,制造更多的新式火器。”

    王贵更加有兴趣了,连忙问道:“还有什么新式火器?”

    “比如对付骑兵的炸马雷,对付战船的水雷,将来还有更厉害的火铳,你也可以想一想。”

    王贵拍拍脑袋笑道:“我还真想到了两个,比如敌军攻城时,我们都是用滚木礌石,如果在礌石里面加上火药毒钉之类,扔下城去炸开,是不是很有效果。”

    “还有呢?”

    “还有就是把震天雷做得很小,三五斤一个,敌军攻城时,箭矢压我们抬不起头,我就靠坐在城垛上,点燃一个扔一个,炸得敌军鬼哭狼嚎,却又毁不了城池,你说是不是?”

    李延庆笑而不语,王贵说的火毬实际上百年前就出现了,只是因为火药威力太小,所以效果不显著。

    震天雷之所以厉害,关键就在药量大,才能炸碎外壳,如果药量太少,恐怕就炸不碎铁壳了。

    但李延庆并没有打击王贵的积极性,他笑了笑道:“有时间我们可以试验一下,比如用陶瓷瓶之类,再混合剧毒铁钉,效果一定不错。”

    就在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李参军,大帅有急事请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