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章 小道消息
    尽管童贯送来的第一份大捷快报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天,但汴京上下依旧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而西线大败的消息却被童贯死死瞒住,以至于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西夏战役其实已经失败了,汴京民众还在期待着攻下兴庆府的消息传来。

    这天傍晚,李大器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彩虹楼,李大器在去年买的土地已经造好了新楼,宝妍斋的总部前两天从御街搬到了城外,御街那里就只是单纯的店铺,管理大宋各地的分店需要大量的人手,对李大器而言,建立宝妍斋总部已经刻不容缓。

    宝妍斋的总店已经增加到一百余人,光账房就有二十余个,还有脂粉研究、船队、采购、仓库、护卫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人手,象同行张古老胭脂铺的总店甚至有近两百人。

    但这几天李大器的心情却不太好,方腊军起义声势浩大,一个月前两支方腊军队分别入境袭击杭州和越州,大肆劫掠,严重威胁杭州和越州的安全,李大器事先得到消息,急用重金托人将妻女和李师师转移到江宁府。

    虽然方腊军队最后退出了杭州和越州,但宝妍斋位于越州海港内的仓库却毁于战火,仓库里价值五千贯的香料被方腊乱军哄抢一空。

    其实李大器更担心的是儿子李延庆,他在太原府也有一家分店,太原府的执事写信告诉他,少东主已升为河东军情报司主管,跟随主帅种师道杀进西夏去了。

    这完全出乎李大器的意料,他一直以为儿子出任军队文官,即使发生战争也应该呆在太原才对,怎么去了西夏?这和梁师成给自己的承诺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李大器揪心儿子也情有可原,他这一辈只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大姊,弟弟在十二岁时下河游水溺亡,父母就只剩下他一个儿子,大姊远嫁真定府,已经十几年没有往来,他自己又只有一个儿子,如果儿子在前线阵亡,他们家就真的绝后了。

    这也是李大器默许儿子娶李师师为妾的一个隐晦原因,他希望李师师能怀上孩子,但李师师那边一直没有动静,他只能祈求上苍保佑儿子平安无事了。

    彩虹楼是虹桥南面正对的一座中档酒楼,因为地段好,南来北往的客商都会在这里用餐,生意一直很不错。

    李大器也是彩虹楼的常客,他刚走到酒楼门口,掌柜便热情地迎了上来,“我就在说李员外怎么还没有来,再不来我就要派轿子去请了。”

    “少说这种奉承话,我不来,你还能多赚一点。”

    “看员外说的,您在我们小店用餐,是我们的荣幸,给我们增加了很多生意,若你嫌小人照顾不周,我请东主来招呼员外。”

    “你这嘴皮子越来越油滑了,先吃饭再说,老规矩。”

    “员外楼上请!”

    其实掌柜说得并不过份,李大器可是公认的汴京十大商人,家财万贯,而彩虹楼不过是个中档小酒楼,李大器在这里用餐,当然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这也是因为宝妍斋总店距离这里只有二三十步的缘故,李大器也是图个方便。

    上了二楼,二楼已经坐满了客人,就算李大器每天要坐的位子也被人坐下了,掌柜有点为难,刚要去赶人,李大器却看见了自己店里的两个账房,便摆摆手笑道:“不用赶人了,我就坐这边。”

    “李员外,实在抱歉了!”

    掌柜着实深感歉意,他明明让酒保把位子留好,酒保是怎么做事的,回头要好好教训一下。

    两名账房正在喝酒聊天,见东主过来,连忙起身见礼,李大器笑道:“今天客人太多,没位子了,我也来和你们挤挤吧!”

    “东主请!”

    李大器坐了下来,两名账房一个叫曹谦,一个叫洪大智,洪大智就是李延庆介绍给父亲的落榜举人,他做得很不错,心细如发,非常精明能干,现在已经被李大器提拔为账房副总管了。

    出任汤阴县尉的周春写信让他去帮忙,但洪大智一心想考科举,便婉拒了周春的邀请,而且李东主很关照他,不仅给他每月四十贯的高薪,还让他做总账复核,这样洪大智白天就能去太学旁听,下午回店里复核总账,每天虽然忙忙碌碌,但也过得很充实。

    “两位心情不错嘛!在聊什么?”李大器喝了杯酒笑眯眯问道。

    “我们在聊西夏时局呢!宋军连续大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打到兴庆府?”

    “屁的大捷!”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一败涂地,已经全军覆灭了,还大捷个屁啊!”

    李大器浑身一颤,杯中酒泼了一身,他连忙回头,只见他们身后坐在几个客商,听口音应该是陕西路那边人。

    李大器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起身上前行一礼,“几位兄台有礼,你们说全军覆没是什么意思?”

    一名为首客商瞥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洪大智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东主,宝妍斋的李员外,因为我们小员外也参加了这次西征,所以东主很担心。”

    听说是赫赫有名的宝妍斋大东主,几名客人连忙起身行礼,李大器紧张问道:“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为首客商问道:“请问小员外是在东线还是西线?”

    “具体我不清楚,是和种经略在一起。”

    “跟随老种经略那就是东线了,东线还好,听说还在西夏境内和西夏大军激战,全军覆灭是西线童老姆的军队,十万大军只逃回来几千人,前所未有的惨败啊!”

    李大器顿时脸色惨白,手不住地颤抖,酒杯再也拿不稳,‘当啷!’落地了。

    两名账房连忙扶东主坐下,这时,酒客们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问道:“消息属实吗?”

    “咳!这种事情我们敢瞎编吗?京兆府早就传开了,人人皆知,这两天消息就会传到京城了。”

    酒楼内顿时象炸开锅一样,大家纷纷七嘴八舌议论,李大器再也没有心思吃饭,又起身低声自言自语道:“不行!我要去找梁太傅,一定要问清楚。”

    .......

    梁师成府宅门前,李大器负手来回踱步,心中焦躁不安,几名守门侍卫都认识他,但见他心事重重,也不好去打扰。

    这时,有侍卫低声道:“李员外,我家衙内出来了。”

    李大器一回头,只见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快步走了出来,他连忙上前施礼,“在下宝妍斋李大器,前来拜见梁太傅!”

    这名男子正是梁师成的假子梁颂,他干笑一声道:“我知道李员外,不过很抱歉,父亲昨天进宫,到今天还没有回来,估计今晚也回不来。”

    李大器顿时失望之极,“这....这可怎么办?”

    “李员外有什么要紧事吗?我可以转告父亲。”

    “是为犬子之事而来,听说宋军在西夏大败,犬子在东线军中,现已身陷西夏,我着实担忧到了极点。”

    原来李延庆也在西征军中,梁颂心中着实畅快,该死的李延庆最好死在西夏,才算出他心中一口恶气。

    梁颂心中欢喜,但表面上依旧假惺惺劝道:“李员外也不用太担心了,西征之事我父亲已经知道,这两天在宫中未归估计也是为了这件事,再说李衙内身在西夏军中,我父亲就算想帮忙也无能为力啊!我觉得李衙内不是早夭之相,相信吉人自有天眷,李员外就不要太担心了。”

    李大器低低叹了口气,这个梁衙内说得也对,自己见到梁师成又能怎么样,现在也不可能把儿子调回来,只能求佛祖保佑了。

    “我明白了,多谢梁衙内好意,在下告辞!”

    李大器行一礼,上牛车吩咐道:“去大相国寺!”

    牛车缓缓启动,向大相国寺方向而去,梁颂望着李大器的牛车走远,他不由心花怒放,今晚自己一定要好好喝上一杯,庆祝该死的李延庆身陷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