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兔死狗烹
    皇宫内的气氛格外紧张,尽管童贯极力隐瞒消息,但纸包不住火,西线军大败的消息还是被京兆府的官员秘密上书蔡京,整个朝廷的高层都已知晓。

    大内总管李彦更是不会替童贯隐瞒,立刻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天子赵佶,赵佶极为震怒,一连两天在宫中大发雷霆,砸碎了无数碗碟茶杯,宫女宦官们都吓得战战兢兢,他们很少看见一向轻言细语的天子如此怒火万丈。

    黄昏时分,十几名宦官从内宫飞奔而出,跑去通知各个重臣,天子要召集军政议事了。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重臣都没有回家,他们知道今晚一定会有紧急议事,不多时,十几名重臣从各个官衙赶来。

    蔡京坐在一顶轿中前往延福宫,轿子是从隋唐的舆辇发展而来,舆架四周加了围挡,加了顶盖,无惧风雨,也有了隐私,在宋朝已经极为普及,《清明上河图》中随处可见,就算是普通人家也能使用,不过轿子主要是给女眷使用,男子一般骑马或者骑驴。

    皇宫内不准跑马,但不少大臣上了年纪,步行也吃力,轿子就成了皇宫中很实用的通行工具。

    “蔡相公请留步!”

    这时,蔡京听见后面有人在叫自己,似乎是太尉高俅的声音,他立刻吩咐道:“停轿!”

    轿子停了下来,蔡京从轿中走出,只见高俅气喘吁吁从后面追上来。

    “我已经晚了,想不到高太尉比我还晚。”蔡京笑眯眯道。

    高俅奔上前,喘了两口气道:“正好有点急事耽误了。”

    高俅和蔡京并肩而走,高俅小心翼翼试探道:“看来西征大败的传闻属实啊!”

    “哎!”

    蔡京低低叹息一声,“确实令人意想不到,也让人很难接受。”

    高俅向两边看了看,压低声音道:“相公不觉得这是好事吗?”

    蔡京淡淡道:“这要看从谁位置来理解了,对西夏或许是好事,可对我们大宋则是极为不幸,太尉说是不是?”

    高俅心中暗暗骂了一句,立刻改变语气,打了个哈哈道:“那是!那是!伤亡如此惨重,实在太让人愤怒了。”

    “我们还是乘轿走吧!别让官家等久了。”

    蔡京显然无心和高俅多说,高俅只得返回自己轿子,两人各自上了轿,侍卫抬着他们快步向延福宫而去.......

    延福宫两仪殿内,蔡京意外地发现太子赵桓也在,虽然太子也参加各种礼仪大朝,但商议重要军国大事,太子似乎还是第一次出席,这让蔡京心中感到一丝异常。

    “天子驾到!”

    蔡京无暇细思,只听侍卫一声高喊,众人纷纷站起身,在一队宫娥的簇拥下,赵佶铁青着脸走进了大殿,十几名重臣一起躬身行礼,“参见陛下!”

    “免礼!”

    赵佶挥了挥手,他在龙椅上坐下,努力将心中怒火平息下来,半晌才缓缓道:“想必众卿都知道朕为什么要召集各位前来商议,朕今天已经接到童贯的快报,说西征遭遇了重大挫折,也就是承认传闻是实,西线军队已经全军覆灭,现在还剩东线军队在石州苦苦支撑,众卿说说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众人一起向蔡京望去,他是百官之首,当然应该由他先表态,但赵佶却望向了太子赵桓,“太子先说吧!”

    赵桓今年才二十岁,身材中等,皮肤白皙,长得温文尔雅,前些年他比较活跃,加上酷爱打猎,常常和一些权贵子弟出城游猎,但自从父皇让三弟赵楷去苏州查办朱勔后,赵桓突然变得成熟了,再也不和权贵子弟厮混,整天深居简出,大臣们也很少看见他。

    赵桓走出列,深深行一礼道:“父皇,儿臣也知道军法如山,败必惩,胜必赏,赏罚分明才是为帅之道,不管童太尉有千般理由、万般解释,在他手上丧送了十万大军和无数钱粮辎重是铁的事实,所以儿臣建议立刻撤销其两路经略使之职,责令其回京接受质询。”

    赵佶点了点头,看来儿子一番话说在他的心坎上,但他并没有立刻下结论,这才看了一眼蔡京,“蔡相国的意见呢?”

    蔡京早有腹稿,他走出来向天子和太子行一礼,不慌不忙说:“虽然童太尉的西线大败应该追究责任,但老臣认为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毕竟征讨西夏的战争还没有结束,东线依旧在激战,如果东线能像之前那样发挥神勇,连战连捷,说不定也能扭转整个战局,那么作为主帅,这就是有功而非有过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蔡京居然替死对头童贯开脱,着实让众人大感意外,大家还以为他会落井下石,趁机扳倒童贯,不料他却是却是在替童贯说情,众人面面相觑,想不通蔡京怎么会在关键时刻手软了。

    赵桓心中着实不满,立刻质问蔡京,“请问蔡相国,指挥无策,导致十万大军全军覆灭,近百万石粮食、数十万件兵甲和无数攻城武器被敌军夺走,这个责任该谁来承担?退一万步说,就算有特殊原因才导致失败,那特殊原因又是什么?朝廷该不该问清楚?至于说他进京会影响东线,那更是无稽之谈,指挥东线战役是由种师道全权负责,和童太尉何干?”

    赵桓一连串掷地有声的质问让蔡京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只得勉强笑了笑说:“不管童太尉实际上有没有指挥东线,但他无疑是这次西征的统帅,老臣并不是想替他开脱,只是觉得应该等一等,看看东线能否逆转局势。”

    赵桓哼了一声,“蔡相国觉得局势还能逆转吗?”

    “这个难说,西夏攻打石州近半个月都没有能破城,如果我们继续向东线增兵,让童太尉立功赎罪,再率军支援东线,说不定局势就能逆转。”

    “他支援东线,只会让东线也全军覆没!”

    “够了,不要再争了!”

    赵佶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的争论,其实他早有方案,只是想让众人讨论一番,但他现在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讨论下去,便冷冷下令道:“童太尉确实不宜再久驻京兆,须立刻回京述职,陕西路兵败,边境防御薄弱,可任命刘延庆为陕西路防御使,火速率五万军进驻宋夏边关进行防御,另外调汴京十万禁军赶赴河东,支援东线战场,交由种师中节制,所需辎重粮草极运输民夫由河东路负责筹办,朕意已决,立刻执行!”

    众人这才明白,天子早已决定了,便一起躬身道:“陛下圣明!”

    赵佶一甩袖子扬长而去,众大臣这才三三两两退朝,蔡京慢慢走到太子赵桓面前,满脸堆笑道:“太子殿下局势看得透彻,老臣自愧不如。”

    赵桓因为有三弟赵楷威胁自己的位子,他还不能真和蔡京翻脸,便也笑了笑说:“蔡相公抛弃个人恩怨,以大局为重,令我深感敬佩,看来朝廷在关键时刻还是需要蔡相公这样懂大局、识大体的老臣坐镇才行啊!”

    赵桓也是在暗示蔡京,只要他支持自己,自己将来即位也会需要他这样的老臣来坐镇,当然,蔡京已经七十多岁了,能不能等到赵桓登基是一回事,赵桓表态拉拢又是另一回事。

    蔡京笑眯了眼睛,“太子殿下少年睿智,是我大宋之幸也!”

    .......

    梁师成离开皇宫时天已经黑尽了,不料王黼却在皇宫大门旁等着他,他见梁师成出来,便远远施礼笑道:“太傅,一起回去吧!”

    他们两人是邻居,王黼的府宅就在梁师成的隔壁,梁师成此时心情有点沉重,便点了点头,“王中丞请上车!”

    王黼上了马车,待马车离开了皇城,他再也忍不住,低声道:“真是奇怪了,今天蔡京怎么会替童太尉说话?”

    梁师成冷冷哼了一声,“兔死狗烹,王中丞听说过吗?”

    王黼一愣,“莫非童贯被严惩,蔡京也会被牵连?”

    “那当然,官家就是因为他们的恶斗才能维持朝廷的权力平衡,若童贯被贬,朝廷权力就失衡了,蔡京的相位也休想再保住,蔡京老奸巨猾,他怎能不明白其中的利害,所以他一定要保住童贯,他的公相之位才坐得稳啊!”

    王黼默默点头,姜还是老的辣,比自己看得透。

    他又问道:“官家为什么让刘延庆去坐镇陕西路,我还以为是让谭稹去。”

    “谭稹当然要去,他是以监军的身份去,这次童贯恐怕难逃一劫了。”

    “有这么严重吗?”

    梁师成点点头,“官家一心想在太庙中留下自己的地位,他耗费近两年时间来准备这次北征西夏,不惜一切代价,但现在他胸中的抱负却被童贯彻底毁了,你可以想象官家心中对童贯的愤怒,童贯被贬已成定局,至于蔡京能不能保住他的相位我也不太清楚,王中丞,如果蔡京相位不保,你的机会就来了。”

    梁师成之所以破天荒让王黼上自己的马车,就是因为他比谁都明白赵佶的心思。

    王黼眼睛一亮,连忙小心翼翼问道:“那卑职该怎么做?”

    “王中丞不是已经做了吗?”

    梁师成淡淡道:“你在皇宫前上了我的马车,你觉得官家会不知道?”

    王黼这才恍然,如果童贯被贬、蔡京被贬,李彦派系的高俅和谭稹控制了军队,官家绝不会允许一派独大,那新任相国必然是来自梁师成派系。

    【再向各位书友求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