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战(上)
    最后一战,西夏军出动了八万大军,李察哥心情十分复杂,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格外阴沉,乌云低垂。

    在石州城北面的无定河边,西夏大军已经整兵就绪,六万五千名西夏士兵分布长达两里的战线上,河对岸还有一万五千后备军。

    一阵飞沙走石,漫天的黄尘弥漫在空中,远方矗立在斜坡上的石州城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李察哥骑在一匹雄壮油亮的乌鬃马上,手执一根长约一丈五尺的锋利长枪,威风凛凛,他冷冷地注视着城内代表宋军主将的黄色大旗,脸上掩饰不住那种与宋军决一死战的期待之色。

    “殿下,宋军似乎已经看透了我们部署,卑职听见他们决战的鼓声”一名将领低声对他道。

    李察哥眺望着宋军开始部署防御的城池,冷冷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决心。”

    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夏士兵,催马在队伍面前奔行,他高举大枪,用西夏语厉声高喊道:“宋朝有一望无垠的土地,有数以千万计的年轻女人,有取之不尽的金银财宝,你们的富贵只能靠自己去夺取,勇士们,财富属于你们,土地属于你们,女人也属于你们,杀进石州城,踢掉进攻宋朝的最后一块绊脚石!”

    “杀进石州!”

    西夏士兵发自内心的豺狼欲望被李察哥点燃了,他高举长矛,齐声呐喊,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财宝和娇媚女人。

    “杀啊——”数万西夏士兵一起向石州城狂吼。

    李察哥长枪一指石州城,“骑兵出动!”

    西夏大军的攻势发动了,六万五千士兵事先早有部署,五千军为军法压阵,六万大军兵分三路,分别攻打北城、东城和西城。

    首先是五千骑兵催动战马,铺天盖地地向石州东城杀去,东城依旧是西夏军进攻的重中之重,李察哥心里明白,经过半个月十几场攻城的血战,东城宋军同样死伤惨重,他们的投石机和火砲都坚持不了多久了。

    五千骑兵向东城席卷而来,呐喊声、吼叫声、马蹄奔腾声,响彻了原野。

    宋军城头依然静悄悄的,但在城垛背后,一万宋军已经准备就绪,四千宋军手执巨盾和长矛组成了一道密集的盾墙,在他们身后则是六千神臂弩手。

    东城是敌军进攻的重点,种师道将全城一半的神臂弩都配给了东城,六千弩手分为三队,人人手执劲弩,长达两尺弩箭斜指天空。

    在神臂弩手之后则是一百二十架火砲和大型投石机,火砲每架十人操纵,用牛筋绞股将弹巢绷紧,兜袋中放着三十斤重的瓷罐霹雳炮,霹雳炮本身杀伤效果不显著,但它可以将瓷罐内的数百枚毒针蒺藜分射出去,不管骑兵也好,步兵也好,都会防不胜防,被地上的毒针蒺藜刺中。

    投石机内则是百斤大石,它们的目标主要是敌军的攻城武器,包括云梯和敌军投石机,但同样也能大量杀伤敌军。

    弩箭和投石机、火砲形成了远近两道打击防线,宋军已经严阵以待。

    李延庆站在城墙上,注视着远方滚滚黄尘席卷而来,五千西夏骑兵如汹涌的波涛,十里外在旷野起伏奔腾,他眼中也露出了冰冷的笑意。

    经过十几场攻城战的洗礼,他的经验也在不断积累,和第一天守城时的被动和紧张大为不同,他已经开始潜意识地注重战术和策略的运用。

    他第一次遭遇到西夏军队便是和骑兵打交道,西夏骑兵的作战特点他已渐渐了解,西夏人不仅进攻时如山洪暴发,来势汹猛,而且他们耐力很强,不达到目的不肯罢休,和骑兵作战得留一点后手。

    在百步外,王贵显得有些困惑不解,西夏军队用骑兵攻城的战术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城墙那般坚固,骑兵冲上来有什么意义?还不是成为宋军屠杀的目标。

    这时,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提醒王贵:“将军,要防备敌军骑兵用火箭攻城!”

    王贵顿时醒悟,他想起了自己也曾用火箭点燃城头上的火油,虽然现在城头没有火油,却有大量霹雳炮和五枚震天雷,一旦被点燃后果不堪设想。

    王贵急令人跑去告诉杨再兴防范敌军火箭,他自己则下令士兵用盾牌严密保护住码放在城头的数千枚霹雳炮。

    蹄声如雷,西夏骑兵越奔越近,一千步、八百步、六百步、五百步......已经渐渐逼近了投石机的射程,宋军的投石机率先发动,一连串劲风响过,八十块巨石腾空而起,在空中布成了一片稀疏的石雨,发出诡异的声响,呼啸着向西夏骑兵头顶砸去。

    奔在最前面的西夏骑兵一片人仰马翻,巨石砸中了士兵,人头瞬间被砸飞,血肉模糊,战马被砸中,惨嘶着摔倒,将马上士兵死死压在身下,一场石雨便死伤了四百余骑兵,使西夏人疯狂的气焰为之一挫,他们的进攻却没有停止,前赴后继,继续向石州城杀来。

    第二波袭来的却是霹雳炮,霹雳炮装在瓷罐内,不能落地再爆炸,瓷罐摔碎就失去了效果,四十枚霹雳炮纷纷在半空中爆炸,俨如一朵朵黑色的烟花,黑烟腾空,大量的毒针蒺藜四散迸射,有的击中骑兵,大部分则落在地上,成为骑兵极大的威胁。

    瞬间,战马惨嘶,匍匐倒地,将马上骑兵横摔出去,四周又是一片人仰马翻,但四十枚霹雳炮带来的毒针蒺藜还是数量太少,无法阻止数里长的骑兵战线。

    骑兵速度疾快,他们的前锋部队离石州城墙已不足一百五十步。

    李延庆目光凌厉地注视着骑兵渐渐奔进了一百二十步线,他当即令道:“弩箭射击!”

    城头上梆子声骤然响起,宋军的箭阵发动了,六千具神臂弩分三段发射,第一片密集的箭雨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长长的黑色箭云,瞬间变成了黑点,铺天盖地地向西夏骑兵迎头射来,

    西夏骑兵纷纷举盾相迎,但宋军的神臂弩雄霸天下,不仅是射程远,而且力道强劲,普通的盾牌和皮甲根本抵挡不住,使西夏骑兵的盾牌皮甲成了摆设。

    力道强劲而沉重的透甲弩箭洞穿了骑兵的盾牌,射穿了皮甲,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哀嚎声遍野,随即第二波、第三波弩箭如雨点般呼啸射来,密集得让人透不过气。

    长箭嗤嗤落下,射穿了盾牌,射穿了敌军的脸庞和胸膛,这些西夏骑兵仿佛是被暴风骤雨摧残的庄稼,一片片倒下,血光四溅,一个个在哀嚎声悲惨死去。

    不仅是神臂弩,还有接二连三砸来的巨石,霹雳炮在空中爆炸,大量淬毒的毒蒺藜四散迸射,敌军的士气急剧消亡,五千西夏骑兵损失已超过三千人,他们开始动摇了,四散奔逃,仿佛劲风吹进弥漫着雾气的山谷,霎时间雾气消散了。

    西夏骑兵的第一次进攻被瓦解了,他们还来不及发射火箭便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此时,宋军仅仅射出了三轮弩箭。

    在后面观战的李察哥倒吸了口冷气,虽然他见过神臂弩,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六千具神臂弩组成的箭阵,如此强劲霸道的弩箭箭阵,西夏的弓箭和宋军相比,相差太远。

    尽管弓箭并不是西夏的强项,西夏军擅长火攻,可就算是擅长弓箭的辽国人,也远远无法和强大的宋军神臂弩箭阵比拟,想起宋军还有更厉害的火器,李察哥浑身不由打了个冷战。

    李察哥想用骑兵火箭偷袭东城的计划在强大的神臂弩的打击下惨遭失败,不仅没有能提高士气,反而使西夏大军锐气在宋军强劲弩箭下消亡殆尽,刚才喊得如山一般响亮的口号也随之烟消云散,在残酷的死亡威胁面前,每个人心中的欲望开始消退。

    李察哥深知不进则退的道理,他不想这么早就打退堂鼓,那对他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就算失败他也要让对手付出惨烈的代价。

    李察哥喝令道:“大军全线进攻!”

    ‘咚!咚!咚!咚!’

    西夏军鼓声大作,五万五千士兵开始铺天盖地向石州城发动了全面进攻,李察哥发了狠,他在东城和北城各投入一万五千人,而在东城投入了两万五千人,他一定要率先击垮东城守军。

    士兵如密集的蚂群般地在大地上奔跑,喊杀声震天,一辆辆云梯和投石机在健牛的拉拽下缓缓前进,低沉的号角声在天地间回荡,三路大军俨如三片沸腾的黑色海潮向城池涌来。

    这时,种师道下达了反击的命令,北城、东城和西城也开始了全面反击,巨石在天空翻滚,呼啸着砸向城下的敌军,霹雳炮在天空爆炸,释放出无数的毒针蒺藜,偶然会响起几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浓烟腾空而起,这是西城守军开始第一次使用震天雷。

    ‘轰!’一块巨石砸中了一架前进中的云梯,云梯‘咔嚓!’折断,长长如手臂般的梯子轰然坠落,引起下面士兵一片呐喊。

    但不可能每一块巨石都能砸中目标,西夏军的数百部投石机与火砲也开始发作了,这些投石机及火砲和城头宋军的完全一样,它们全部都来自西线大胜的战利品,缴获多达千余架,而东线数量只有一半,童贯的私心最终成全了西夏军。

    不过西夏军的攻城武器是仰攻,射程要短三成,最多也就两百步,无奈之下,西夏军放轻了巨石重量,他们投射五十斤的大石和十几斤的火油球,射程也能达到三百步。

    经过十几天激战,西夏军的攻城武器也损失过半,他们还剩下四百余架,今天全部投入了战场,其中一半部署在东城。

    一块大石呼啸射向东城头,城头守军发一声喊,纷纷蹲下,‘砰!’大石砸中城垛,顿时碎石乱飞,大石随即弹起,又狠狠击中了一架投石机,投石机的一根底柱被砸断,向一旁轰然倒下,压倒了十几名躲闪不及的厢兵。

    又一块大石飞来,将几名举盾挡在火器前的士兵砸得飞出去,滚下内城,就在这时,十几枚熊熊燃烧的火球向城头飞来,其中一枚正好落在城头火器旁,刚才几名护卫士兵被大石砸翻,火器保护出现了一个缺口,这枚火球四处滚了一圈,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一头扎进三颗靠墙震天雷中间。

    其中一颗震天雷的引线被火球嗤嗤点燃了,王贵和几名士兵正狂奔赶来,但他们来晚了一步,震天雷竟然被点燃了,王贵的眼睛顿时变红了。

    【战争激烈,老高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