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最后一战(中)
    “闪开!”

    王贵大吼一声,冲上去一脚踢飞火球,保住了另外两颗震天雷,他毫不犹豫地一把抱起火线已经消失、即将爆炸的震天雷,奋力奔跑几步,用尽全身力量将震天雷向城墙外抛去,震天雷飞出一条斜线,在距离地面还有几尺的空中骤然爆炸了。

    ‘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数十里外可闻,强烈的气浪将王贵面前的城垛冲击得粉碎,但冲击波也由此被削弱大半,王贵幸运地躲过了死神之吻,但他还是被气浪掀飞出去,一块铁片擦过他的颧骨,顿时血流如注。

    两架投石机被气浪波及,向后翻倒,坠入了内城,士兵们纷纷蹲在地上,紧紧捂住耳朵,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慢慢站起身,只见王贵躺在地上,早已昏迷过去,满身尘土,脸上的血还在继续涌出,大家连忙上前,七手八脚替王贵止住血。

    李延庆狂奔过来,他亲眼看见王贵将震天雷扔出城外,惊得他肝胆皆裂,此时,他心急如焚,急声大吼,“他怎么样!”

    “参军,王将军晕过去了。”

    “快把他抬下去!”

    众人连忙要抬起王贵,李延庆急忙拦住,“不能这样,找副担架来!”

    士兵们这才醒悟,有人迅速找来一副担架,众人小心翼翼将王贵移上担架,飞奔抬下城去了,这时,一只只装满火油的陶罐从他们头顶上飞掠而过,有的落在城头,有的落入城内,陶罐碎裂,火油遍地。

    李延庆急令士兵用事先准备的沙土铺地,这已是东城第三次遭遇火攻,士兵们早已准备充足,也有灭火经验,他们动作快速而不慌乱,先用麻布吸走大量火油,随即将一袋袋沙子将残余的火油盖上,有效阻止了敌军用火油攻城。

    李延庆咬牙喝令道:“把四颗震天雷全部射出去,其余火器撤下城墙,投石机加大发射量,务必砸毁敌军的攻城武器!”

    东城上,所有的士兵都憋足了一股怒火,开始强烈反击,四颗震天雷相继射进去西夏军人群,猛烈地爆炸了,顿时血肉横飞,死伤无数,其中一枚震天雷正落在一架投石机旁边,将投石机连同操纵士兵一起炸得粉碎,巨大的爆炸声令西夏士兵们恐惧万分,冲锋的脚步略略放缓。

    紧接着头顶上的巨石呼啸砸来,霹雳炮接二连三爆炸,淬毒的铁片和毒针蒺藜射向密集的人群,它们虽然并不致命,却能给进攻的士兵带来的巨大的心理压力,足以一点点消磨掉士兵内心的勇气。

    尽管东城的攻城士兵已伤亡数千人,但还是有近两万士兵冲到了石州城下,冒着城头如雨点般射向的箭矢,开始用攻城梯和云梯攀爬攻城,李延庆和城头守军都稍稍松了口气,只要士兵攻到城下,西夏军投石机和火油攻势都会停止,他们反而压力减轻了。

    城头改变了战术,四千士兵用长矛和盾牌顶住敌军的攻城进攻,六千弩军士兵用神臂弩轮番在守城士兵身后放箭射击,用强大的弩箭箭阵有效射杀稍远距离的敌军。

    而投石机停止了射击,操纵士兵则用火毬投掷杀敌,火毬是类似手雷一样的单兵火器,用竹篾绷好架子,外面糊上油纸,里面混合着火药、铁砂或者铁钉,会在敌军身边爆炸,铁砂或者铁钉射杀敌军。

    而火砲则调整了射距,将一枚枚数十斤重的霹雳炮射向百步内的敌军。

    弩箭、霹雳炮和火毬在一百五十步内形成了远中近三道打击线,非常有章法。

    这也是李察哥缺乏攻城经验而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他认为东城屡遭进攻,防御能力已被大大削弱,当然,这里面还包含着李察哥的某种情绪,他对东城守将充满了刻骨仇恨。

    但李察哥怎么也没有想到,东城守军愈战越勇,经验也更加丰富,准备也更加充分,已经能完全控制住守城节奏。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跑到李延庆面前,单膝跪下禀报,“启禀李参军,郭将军说时机已经成熟,参军随时可以发令!”

    李延庆点点头,探头看了看城下密集的敌军,动用大杀器的时机确实已经成熟,他当即下令道:“投掷火油!”

    这时他们反击的大杀器,在敌军攻城高氵朝时才使用,宋军攻克银川城和石州城后,缴获了大量的火油,但他们还没有投入到实战中。

    随着李延庆的下令,厢军士兵开始从城下运送上来一坛坛火油,每坛火油约有三十斤,士兵们将滚木礌石换成火油坛,向城下砸去,投石机和火砲再次发射,将无数坛火油射了出去。

    李延庆见已经投掷出去近两千坛火油,当即下令道:“点火!”

    弩箭换成了火箭,城头数千支火箭射出,东城外顿时变成一片火海,城下西夏士兵混乱起来,惨叫着、哭喊着,调头拼命奔逃,这时,埋藏在百步外地下的数千枚霹雳炮被大火点燃了,开始一连串的爆炸起来......

    西夏士兵更加混乱,丢掉了兵器和盾牌,争先恐后想逃出地狱般的城下,城头上不断有火油投掷而下,强劲的弩箭密如疾雨般嗖嗖射下,没有了盾牌防护,一片片西夏士兵被射倒,倒在烈火中,凄厉惨叫,片刻便被烧得蜷缩成一团。

    李延庆面无表情地望着数万敌军被屠杀、被焚烧,战争已让他心硬如铁。

    就在这时,西城方向忽然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这爆炸声分明是从城头上传来,李延庆愕然,回头向西城望去,只见西城头上烈火熊熊,爆炸声在烈火中接连不断,不少士兵被炸了飞了起来,哭喊声一片,整个西城头被浓烟笼罩了大半。

    “不好!”

    李延庆暗叫一声不妙,他已猜到一定是西夏人的火攻在西城得手了,点燃了屯放在西城头上的霹雳炮。

    观战台上的种师道也同样紧张起来,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西城主将姚仲平在指挥作战上缺乏魄力,作战不果断,之前在攻打银川城时,东线军队最惨重的失败就发生在他手中,这次他坚持要防御西城,自己碍不过情面才让他主持西城防御。

    种师道一直担心西城,好在西夏军一直攻打东城,西城无战事。

    但种师道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西城才是第一次进入防御战,便出现了严重危机,种师道神情异常严峻,他知道再不采取果断措施,他们半个月的坚守将功亏一篑。

    种师道毫不犹豫下令道:“传我的命令,撤销姚仲平西城守将之职,令李延庆火速接管西城防御,副将刘錡接管东城,五千后备军准备上西城防御。”

    只片刻,传令兵便奔上东城,向李延庆呈上令箭道:“大帅有令,令李参军火速接管西城防御,副将刘錡接管东城,请李参军立刻去东城!”

    这时,刘錡也闻讯跑了过去,李延庆把东城主将令交给了他,对他道:“火油不要停,继续向下投射,但要记住,城头切不可存放火油,防止敌军火攻。”

    刘錡躬身行礼,“卑职遵令!”

    李延庆随即对情报营三百士兵大喊道:“跟我走!”

    他从杨亮手中接过自己的弓箭,率领三百士兵向西城疾奔而去.......

    刘錡还是担心西城危机,李延庆兵力偏少,恐怕抵挡不住蝗虫般的敌军,他急对杨再兴令道:“杨将军可率一千弩手去支援李参军。”

    “第一营跟我来!”杨再兴大喊一声,率领一千弩手也向西城奔去。

    西城上已乱成一团,西夏军的火球点燃了西城城楼附近的一堆霹雳炮,约有数十枚,直接导致城头发生了严重的爆炸,但紧接着西夏人投掷来的火油更在西城头上引发了大火,点燃了更多来不及撤走的霹雳炮,大量爆炸中迸射出来的毒钉使宋军士兵死伤惨重,超过千名士兵在剧烈的爆炸和燃烧中死伤,其余数千名士兵紧急撤离。

    西夏军队并没有放弃了这一线机会,大量火油集中向西城头倾泄,熊熊烈火不断蔓延,逼得宋军不得不后撤,很快便在城头上形成了一条长达一里的无人区。

    姚仲平急得直跺脚,“堆放沙袋,泥沙袋在哪里?”

    数百名士兵扛着沙袋从城下奔上来,紧急在城头上砌了一道隔离墙,终于阻止了火势的蔓延。

    事实上,之前种师道就总在结东城防守经验时,告诫过其他三座城头,必须在城头准备大量麻布和泥沙,便于及时灭火。

    只是姚仲文从骨子里轻蔑年轻无资历的李延庆,他是堂堂的河东军副将,怎么可能接受一个小小情报司参军的经验,他便没有把泥沙袋堆在城头,而是放在城下,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泥沙袋的重要,但已经晚了。

    这时奔来一队种师道的亲兵,为首军士高举一支令箭,厉声喊道:“传大帅军令,姚仲文指挥无方,即刻起解除西城防御主将之职!”

    姚仲文半晌叹了口气道:“我愿受罚,只是西城怎么办?”

    “西城防御由李延庆接手,很快便到!”

    姚仲文愣住了,他慢慢捏紧了拳头,转头向城中观察台上主帅种师道望去,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极为复杂的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