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邯郸遇匪(上)
    李延庆跟随一队商人花了五天时间才艰难穿过了被冰雪覆盖的井陉,抵达真定府,他随即转道向南,前往最南面的相州。

    此时,河北已下了两场大雪,到处是白雪皑皑的世界,但临近新年,官道也颇为热闹,到处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商队或者小贩,路的积雪被踩得稀烂,和泥土、牛粪混在一起,又脏又臭,实在让行人难以下足。

    官道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麦子早已收割,田野里被茫茫大雪覆盖,仿佛铺一条无边无垠的雪白毯子,只有一片片灰白色的树林和村落,给这张巨大的雪毯添了一些斑驳之色。

    这天下午,李延庆和杨亮抵达了磁州邯郸县,邯郸县位于磁州北部,是一座县,走进县城,感觉和汤阴县差不多,一样的人,一样的街道,一样的店铺,其实原的每个县都大同小异。

    虽然是黄昏时分,但大街颇为热闹,到处是一群群玩雪的孩子,推着木轮车的行人匆匆走过街头,木车里是各种年货。

    “参军,我们去那一家客栈吧!”

    杨亮一指斜对面的一家客栈,“几年前我和大伯住过,房间很干净,价格也不贵。”

    李延庆看了看客栈,一盏灯笼写着老徐客栈,旁边还有一座酒楼,也叫老徐酒楼,客栈和酒楼应该是一家。

    他点点头,“去它家吧!”

    两人催马来到客栈前,翻身下了马,一名伙计迎了出来,“两位官人是要住店吗?”

    “可有独院?”

    “有独院,一百五十钱一夜。”

    这个价格确实不贵,汴京是一两银子一夜,太原那边也要五百钱,大县也要两三百,这里居然只要一百五十。

    李延庆之所以要独院,是因为他们骑着军马,市价都要几百两银子,现在各地治安普遍不好,体格强健的军马很容易被人盯偷走,小客栈也赔不起,失主只能自认晦气,李延庆宁可多花点钱,把军马养在独院。

    “帮我们把马喂了,牵到院子里去,这些钱赏你!”李延庆随手抓了一把钱给他。

    “好咧!官人请放心,保证用好的精饲料喂马。”

    两人卸下了马袋,伙计把马牵去后院了,李延庆进了客栈大堂,大堂几乎无人,很声音很嘈杂,原来是大堂左面有一扇门直通隔壁酒楼,酒楼大堂里坐了不少吃饭的客人,还有女妓唱曲陪酒,声音从那边传来。

    这时,客栈掌柜从柜台后露出半张胖脸,对他们笑道:“住店请这边!”

    “要一间独院,住一夜。”

    “有,小店现在还有两座独院,都是带牲畜棚的,一座稍大有四间屋,另外一座三间屋,你们两个人三间屋足够了,一夜一百五十钱,先说清楚,这价格不管饭!”

    “没问题!”

    “请问两位姓名、籍贯,是路过本县,还是来本县办事?”掌柜抱着厚厚的登记簿问道。

    李延庆报了两人的姓名和籍贯,又摸了一块半两重的碎银给他,“不用找了,回头替我们拿两份饭食来。”

    掌柜见他出手阔绰,眼睛都笑眯了起来,“请两位官人放心,包你们吃得好,睡得好!”

    掌柜登记完,便亲自打着灯笼领他们去后院,“这边走!”

    掌柜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笑问李延庆道:“两位是从军队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我见得多了,你们的马是军马,穿着军靴,佩刀也是正宗的军刀,一般人可不敢这样打扮。”

    李延庆是士打扮,并没有带兵器,他回头看了杨亮一眼,见他佩着军刀,腰间还挂着西北军的军牌呢,难怪掌柜知道自己是来自军队,他连忙给杨亮使个眼色,让他把军牌收起来。

    “听说这两年治安不太好。”

    掌柜叹了口气,“税赋那么重,挣钱又难,大家都要养家糊口,为了生计,很多人也只好挺而走险了,不过这几个月尤其乱,你要千万要当心。”

    “为什么?”

    “你居然不知道?”掌柜回头怪地看了看李延庆。

    李延庆连忙摇头,“我们刚从太原府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个月梁山军攻入大名府了。”

    “什么!”

    李延庆大吃一惊,“梁山乱匪杀到河北了?”

    “嗯!今天五月开始了,先是攻下郓州和济州,后来过了黄河,攻下博州聊城,个月听说有几千梁山军攻入大名府,连破馆陶、冠氏和魏县三县,又在大名县城外耀武扬威一番才撤兵,他们还稍好一点,至少不乱杀人,但河北两路连续出现十几支乱匪,都自称是梁山分支,到处打家劫舍,杀人掠财,治安乱得一塌糊涂。”

    “官府不管吗?”

    掌柜苦笑着摇摇头,“官府欺压老百姓厉害,可遇到这些亡命之徒,一个个都装聋作哑了。”

    李延庆心有点沉重起来,他一直以为宋江一伙是在山东一带活动,从未想过他们会打到河北来,可居然打到大名府了,相州在大名府隔壁,会不会也被梁山造反波及?

    ......

    半夜时分,李延庆忽然被一阵恐惧的叫喊声惊醒,他蓦地坐起身,随手从床头抓过短剑,他凝神听了片刻,叫喊声由很多人发出,其还有女人的哭喊,李延庆便知道情况不妙了。

    好在掌柜的一番话使他有了心理准备,他夜里和衣而睡,连头巾都没有解,他翻身坐起,将马袋背负在肩头,大步走出房门。

    正好杨亮也拿着刀慌慌张张跑出来,“参军,出什么事?”

    李延庆一摆手,止住他的慌张,他又听了片刻,叫喊声刚才更大了,对面天空隐隐还有火光,似乎客栈的前院也有喊声,李延庆从马袋里抽出短剑,又将棋囊挂在腰间,把马袋递给杨亮,“你去牵马!”

    杨亮跑去了马棚,这时,大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李官人,是我,快开门!”

    是掌柜的声音,李延庆前拉开门栓,顿时涌进来一群人,吓了李延庆一跳,好在他立刻认出了掌柜和两个伙计,还有七八个人都是年轻女人,衣裙鲜艳,个个脸惶恐万分,她们都是客栈里陪酒的女妓。

    掌柜扑通!跪下合掌哀求李延庆道:“我知道你们是军爷,求求官人救救我们!”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厉喝:“在这里!”

    从外面冲进了三名大汉,手提朴刀和火把,为首大汉目光狰狞地盯着一群女人,“我说羊群跑哪里去了,原来躲这里来了,快跟大爷们去快活!”

    说着他挥刀便向一名伙计狠狠劈去,满院子里的女人都吓得尖叫起来,只见一块飞石嗖地打来,正为首大汉的太阳穴,他嗷!地一声大叫,顿时晕倒在地,后面两名大汉吓得调头便逃,李延庆连打两石,下手极重,将两人也打晕过去。

    “关门!”李延庆用短剑一挥,两名伙计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前去关院门。

    李延庆又一指几个女人对杨亮道:“先带她们进屋里去!”

    杨亮带着一群女人进了李延庆的房间,李延庆这才问掌柜道:“出了什么事?”

    掌柜牙关打战道:“好像是滏山的乱匪进城了。”

    “滏山乱匪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有两个首领,一个叫混山虎陶俊、一个叫金眼雕贾进,他们也自称是梁山好汉。”

    李延庆冷哼一声,随手一剑斩断了为首大汉的喉咙,鲜血迸出,喷了掌柜一身,吓得掌柜差点晕过去,李延庆又一剑杀了一人,这才将第三名盗匪踢醒。

    李延庆用冷冰冰的剑顶住盗匪的咽喉,“他们两人都被我杀了,不想死说实话。”

    盗匪眼露出畏惧之色,“我说!我说!”

    “你们来了多少人,首领是谁?”

    “首领是贾大王,来了七十多人。”

    “山寨一共有多少人?”

    “大概三四百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们来邯郸县做什么?”

    “来抢.....抢一点年货,再弄些女人回去。”

    “多谢了!”李延庆一剑刺进了他的咽喉。

    李延庆在乱匪身擦了擦短剑,回头问掌柜:“有多少乱匪进店了?”

    “我也....不清楚,目前....看见这三人。”

    李延庆将三颗石棋拾起,杨亮叹了口气,“参军,可惜没有弓箭!”

    李延庆的铜弓铁箭托王贵带回京城给父亲了,豹头弓毁在战争,若有副弓箭,可以射杀百步外的乱匪,他的飞石只有三十步的射程。

    这时,掌柜忽然道:“我们店里有副弓箭!”

    李延庆大喜,“弓箭在哪里?”

    掌柜连忙对一名伙计道:“去把我房间那副弓箭拿来,在墙角的樟木箱里面,装在木盒子里,床下好像还有两壶箭,也一并拿来。”

    伙计有点害怕,李延庆对杨亮,“你陪他去!”

    杨亮一把抓起伙计,“跟我走!”

    两人快步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