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劝说汤王
    在鹿山镇拜祭了师父后,李延庆骑马去了汤王村,他怀中还有一封王贵的家信,要亲手交给王贵的祖父。

    王贵的祖父王万豪风采依旧,虽然已经快七十岁,但身体健壮,满脸红光,听说李延庆到来,他亲自带领全家人出来迎接。

    王万豪精明过人,人生经验极为丰富,李延庆是汤阴县的第一个探花,年纪轻轻就已经做到了从七品官,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王家的未来还得多多倚靠他提携才行,他孙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庆哥儿,我家阿贵还好吗?”王贵的母亲思儿心切,一见到李延庆便忍不住问道。

    王万豪的脸顿时一沉,不高兴地斥责媳妇道:“你怎么能叫庆哥儿,应该叫李官人才对!”

    李延庆连忙笑着摆手,“还是叫庆哥儿亲切一点,伯母是长辈,尽管随意。”

    这时,旁边王贵的父亲打圆场笑道:“我觉得还是叫小官人比较好,又亲切又不失礼数,小官人这边请!”

    众人簇拥着李延庆进了大堂,王万豪坐在主座,坚持把身边的尊客座让给李延庆,李延庆推辞不掉,只得坐下,王万豪的几个儿子和孙子以及儿媳都坐在两侧下首。

    李延庆从怀中取出信递给王万豪,“这是阿贵给祖父的信,这次西夏之战他立下大功,应该有机会再升官!”

    王万豪顿时眉开眼笑问道:“小官人觉得我家阿贵能升到几级?”

    李延庆想了想说:“他现在是从九品,我估计他能升为从八品,不过就算考过武举也是从八品,可能性很大。”

    旁边王贵的二叔惊讶道:“蒋知县也不过是从八品,今天刚考上进士的周县尉,却只有从九品,还不如我们阿贵啊!”

    众人纷纷惊叹,王万豪却明白事理,他摆摆手道:“武将升官也不容易,都是用性命换来的,而且朝廷地位也不如文官,这个就不要和进士比较了。”

    李延庆沉吟一又道:“现在北方时局不稳,盗匪四起,人心惶惶,不知王老员外有没有什么打算?”

    不等王万豪回应,只听有家人在堂下禀报:“汤老爷来了!”

    王万豪连忙起身,“快快有请!”

    王家的几个女眷连忙起身回避了,片刻汤怀祖父汤廉和大伯汤正宗匆匆走了进来,和王万豪见了礼,直接来到李延庆面前。

    李延庆连忙躬身行礼,汤廉身体不太好,面带病容,他叹了口气,对李延庆道:“我最大的一个失误就是没有让汤怀跟随小官人,否则汤怀至少也是九品官了。”

    听说王贵已经有了官品,汤廉眼睛都红了,见到王万豪也底气不足,心中一直懊悔万分。

    李延庆笑着安慰他道:“阿汤只要考过武举,至少也是从九品,我对他有信心,一定能考中。”

    “就托小官人的口福了。”

    王万豪请汤氏父子坐下,丫鬟进来上了茶,李延庆又继续刚才的话题,但已经不仅针对王家,既然汤廉也在,他准备两家一起考虑了。

    他问两人道:“我听说梁山乱匪攻进了大名府,不知两位老员外的府上生意有没有受到冲击了?”

    王万豪和汤廉对望一眼,王万豪道:“王家还好,只是生意受到一点影响,损失倒没有,听说汤家有点小损失。”

    汤廉摇摇头说:“汤家在大名县城外的汤记客栈被梁山贼一把火烧掉了,损失了几千贯钱。”

    “那宝妍斋呢?”

    李延庆又继续问道:“有没有受到影响?“

    大名府宝妍斋胭脂铺是李延庆给汤怀的面子,由汤家投资所开,李大器在里面只占了两成份子,汤家占八成,由汤正宗亲自坐镇。

    汤正宗苦笑一声说:“胭脂铺在县城内,梁山贼没有攻破县城,损失倒没有,不过这段时间大名府人心惶惶,我暂时把店铺关了,货物都运回了汤阴,等那边局势稳定下来再重新开店。”

    李延庆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谨慎点好。”

    王万豪叹了口气,“盗匪四起,战争不断,这世道开始乱了,最倒霉的就是我们这些有点家业的大户,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啊!就怕哪天乱匪杀来,把我们家产抢掠一空,小命也保不住!”

    大堂内顿时沉默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凝重,这时,李延庆见时机已经成熟,便缓缓道:“两位老员外都是祖辈,都懂得比我多得多,但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王万豪和汤廉异口同声道:“小官人但说无妨!”

    “不瞒两位老员外,我们李文庄的家族已经从去年开始就在南方购置田产了,不光是李氏家族,还有周围多年的邻居朋友,他们也跟随我父亲在江夏一带购买土地,修建房宅,我们已经在向南方转移,李文庄已剩下不到一半的人。”

    汤廉沉默片刻道:“其实这就是我今天来找小官人的真正原因,你父亲去年也给我说过这件事,说是你几年前就坚持要大家南迁,我就很奇怪,几年前河北两路并没有匪患,小官人当时怎么知道今天世道会乱?”

    汤正宗忍不住道:“父亲,人家是探花,当然比我们有先见之明!”

    汤廉摆摆手,“你别插嘴,听小官人说!”

    李延庆淡淡笑道:“两位老员外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因为匪患才让家族和朋友南迁,而是因为女真人!”

    “女真人!”大堂上一片惊呼。

    李延庆点了点头,“或许大家还不知道,女真人已经攻破辽国上京,辽国数十万大军被歼灭,大势已去,灭国就这在几年了,西夏之所以要求议和,也是因为害怕女真人灭辽之后西征,所以要提前备战,一旦辽国被灭,女真人南侵大宋就不可避免,那时河北必将生灵涂炭,汤阴县是南下必经之地,一定躲不过女真人的铁蹄,所以我要求族人和村里南迁,至少将来逃去南方也有立足之地。”

    王万豪和汤廉脸色极为严肃,王万豪追问道:“朝廷也是这样认为?”

    李延庆摇摇头,“朝廷根本没有意识到女真人的厉害,只有我们在边疆和西夏人作战的将士才清楚女真人的厉害,西夏军队十分畏惧辽军,但辽军根本就不是女真人的对手,而我们十几万宋军却被四万西夏骑兵一战全歼,可以想象将来宋军怎么抵挡女真人?种大帅就给我说,朝廷轻视女真人,将来必生大患。”

    “小官人的意思是让我们两家也迁去南方吗?”汤正宗问道。

    李延庆还是摇摇头,“我没有劝你们,因为现在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朝廷上下也没有人相信女真蛮子会南侵,甚至我们族人也不相信,是因为利益关系才跟随我父亲在南方买百花庄园,但我要告诉两位老员外,西夏人却相信女真人会西征,他们举国上下如临大敌。”

    王万豪看了一眼汤廉,“贤弟,你说呢?”

    汤廉沉思良久缓缓道:“我家汤怀也写信给我说过这件事,再三劝我在南方买地,我觉得不管女真人是否南侵,但现在匪患严重,世道不宁,我们应该狡兔三窟,有备无患。”

    王万豪也点点头,“说得对,我们是应该给自己留条退路,这件事我觉得应该听小官人的意见。”

    王万豪又问李延庆,“小官人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买地?”

    李延庆微微一笑,“可以去江夏买一座庄园,将来大家还在一起,不过两位祖父如果想狠狠赚一大笔钱的话,我劝你们去杭州钱塘县城买地,现在那边也在闹匪患,土地房宅极为便宜,我已经写信让父亲大量买进,你们若有兴趣也可以试一试。”

    王万豪想了想道:“去杭州买地需要再考虑考虑,不过我决定听小官人的劝告,过年后就去江夏买一座庄园。”

    “我们也是!”

    汤廉语气坚定地说道:“事实上我们已经决定是南方买地,只是方向没有确定,既然大家都去江夏,那我们也去江夏买地,方便互相照顾,然后再观望一下局势,局势不妙就立刻南迁。”

    李延庆见他们都没有去杭州买地的打算,便不再多劝,他们愿意去南方买地留条退路,这已经是很大的觉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