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宋江条件
    正月初五,亳州知州侯蒙抵达了济州鲁桥镇,侯蒙年约五十余岁,进士出身,气质儒雅,面容清瘦,一双明亮的眼睛显得他十分精明能干。

    朝廷之所以选侯蒙前来招安梁山军,是因为他曾出任济州郓城县知县,梁山泊横跨济州和郓州,在济州的一半属于郓城县管辖,而梁山军首领宋江当年就是在他手下出任押司,可以说,梁山军就是在他治下一点点壮大起来。

    杨戬在须城县被射杀后,责任被认定为郓州,郓州的州县两级官员全部被罢免,侯蒙在济州为官则逃过一劫,他随即走了蔡京的关系,非但没有被惩处,还被朝廷升为亳州知州。

    几个月前,蔡京被迫告老还乡,侯蒙失去了靠山,新相国王黼认定侯蒙对梁山乱匪坐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便推荐他来招安梁山军,如果能招安,他便可以将功赎罪,如果招安不了,那他就要为从前放纵梁山乱匪坐大而承担责任了。

    也正是这个缘故,侯蒙心中压力极大,显得忧心忡忡,朝廷给他的价码并不高,只给了他一个知州、两个通判、七个知县和二十个团练使的筹码,条件却是要彻底解散梁山军。

    不过有些细微处他可以酌情处理,比如梁山抢掠的财物可以不用上缴,杀死地方官员可以既往不咎等等,凭这些条件,或许可以和宋江面对面地谈一谈。

    鲁山镇位于单州和济州的交界处,侯蒙带着十几名手下刚走进镇子,只见前面来了一队人马,为首之人是一名文士模样的中年男子,侯蒙觉得他依稀有些眼熟。

    男子翻身下马,上前施礼道:“吴用参见侯官人。”

    “你是.....吴县吏!”

    侯蒙忽然认出了此人,也是当年郓城县的县吏,主管牢城营文案,和宋江交情很深厚,听说此人现在是梁山军军师,是梁山军的第三号人物。

    吴用笑眯眯道:“官人原来还没有忘记故人。”

    他又拉过戴宗,“这位戴宗当年也曾跟随官人下山视察,郓城县的副捕头,官人还有印象吗?”

    “当然记得!”

    侯蒙连连点头,毕竟只是十年前的事情,他还有印象,这个戴宗是他当年亲手提拔的副捕头,原来也上梁山了,他笑道:“我记得还有一位又黑又壮的衙役,武艺十分高强,好像姓李。”

    “官人,俺在这里!”李逵也走上前行礼。

    侯蒙大喜过望,原来都是故吏,宋江让他们来迎接自己,说明宋江也愿意被招安啊!

    “不知道公明在哪里?”

    “公明现在还在须城,他事务繁重,无暇分身,便让我来迎接侯官人,我也可以代表他和侯官人先谈一谈。”

    侯蒙知道吴用是梁山军的第三号人物,他代表宋江来迎接自己,这就说明他们也知道了自己的来意,既然双方都有意,那最好尽早进行协商会谈。

    “不知吴军师打算在哪里和我商谈?”

    吴用向前方一指笑道:“这里不方便,我们去任城县细谈。”

    吴用之所以不想把侯蒙带去须城,是因为不少将领都反对接受招安,他们现在形势大好,军队势如破竹,完全可以占领山东全境,接受招安就等于投降朝廷,这种事情谁能接受?尤其卢俊义一派更是强烈反对投降朝廷,为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汤阴屠城之事,梁山军上下都在激烈地争论。

    宋江也怕激起军队哗变,所以他只能派吴用暗地里来和侯蒙接触,如果条件优厚,他再想办法说服众人。

    任城距离鲁桥镇并不远,很快,侯蒙被吴用等宋江派来的心腹如众星捧月般地迎进了任城县,住在任城县的贵宾驿内。

    这里是梁山军为了招揽天下英杰而特地修建的奢华馆所,是在原来的任城驿站上扩建而成,占地近百亩,有大大小小二十几个院子,其中主院叫做青松院,侯蒙就住进了这座院子里。

    随从还在收拾屋子,侯蒙却和吴用坐在书房内开始第一次商谈,当然,第一次商谈都是试探性的,大家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底线和价码。

    “朝廷现正在集中精力备战辽国,不希望被国内纷乱掣肘,方腊那边朝廷不是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们不仅出尔反尔,还有称帝谋逆的迹象,朝廷绝不会容忍他们,而梁山将领大多是因为贫困或者犯事而走头无路,也没有做出称帝谋逆的举动,这种情况下官家认为可以和解,官家承诺梁山将领过去所犯之事一概既往不咎,如果愿意为朝廷效力,朝廷可以适当授予官职,使他们能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如果梁山诸雄要提出更高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谈,但首先要表现出诚意和态度。”

    吴用沉吟一下问道:“不知侯官人所说的态度和诚意是指什么?”

    “态度是愿意接受朝廷招安,而不是想拖延时间,或者糊弄朝廷,诚意是指条件要现实,不要提不着边际,根本不可能办到的条件,只要这两点具备,相信朝廷也会尽可能给大家一个优厚的待遇。”

    吴用笑了笑,“如果没有诚意,我家将军就不会派我前来迎接侯官人了,诚意肯定是有的,虽然部分梁山将领心中有抵触,但宋将军会慢慢开导,这个不成问题,我们的要求也不是很高,现在我们实际控制了郓州、济州和博州,如果需要,我们的势力甚至可以迅速扩大到十几个州府,其次,我们打算过年后再次进攻大名府,但看着朝廷有意协商的份上,我们承诺,在协商结果出来之前,我们暂时不对外动兵,这就是态度,所以我们的要求肯定是符合现状,不会漫天要价。”

    “不妨说一说,如果我做不了主,我可以回京请示。”

    吴用想了想道:“先不提宋将军,就说说我吧!我今年已经四十有二,我平生最大的志向希望能任一州知事,替天子治理子民,如果再能得到一个大夫的散官之阶,我就心满意足了。”

    吴用不提宋江,只是含蓄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要当一州知事,要大夫官阶,大夫官阶中最低是从五品的朝散大夫,也就是说,吴用提出了从五品的条件,那么以他为标准,卢俊义至少是正五品,而宋江作为首领则要四品或者三品了,这显然高于朝廷肯开出的价码,不过里面也有协商的余地,比如给宋江一个三品或者四品的爵位,职官依旧是五品知州,吴用也可以官阶给从五品,但官职给通判。

    想到这里,侯蒙笑道:“这样吧!我连夜给朝廷汇报,请朝廷稍稍放宽条件,然后我们继续谈。”

    侯蒙也是在含蓄地告诉吴用,朝廷开出的价码也差不太多,双方有协商的余地,如果梁山肯在别的方面让步,那么官职方面朝廷也会适当让步。

    吴用大喜,连忙起身道:“我先回须城县向宋将军,我们很期待朝廷消息尽快到来。”

    “我也期待!”

    侯蒙将吴用送出馆驿,吴用吩咐李逵好好保护侯官人的安全,他则和戴宗返回须城去了。

    ........

    李逵率领五百精锐士兵也住在馆驿内,他们分布在主院四周,严密保护侯蒙和他随从的安全。

    宋江极为看重这次朝廷招安,他的骨子里依旧是想接受招安,成为朝廷高官一员,他不断率军攻城掠寨,击败官兵,那不过是他提高谈判的筹码罢了,至于割据一方,拥兵自立,他有时也会生出这样的野心,但当他冷静下来,接受招安的想法还是会占据上风。

    宋江很担心有人会破坏这次谈判,尤其象卢俊义、林冲之流对朝廷恨之入骨的人,他们绝不会轻易接受招安,一定会想法设法破坏招安,宋江对他们充满警惕,所以派自己心腹李逵率五百士兵严密保护侯蒙的安全。

    一更时分,在驿馆外的大街上出现了一名黑衣人,手执一根三尺的短铜棒,蒙面黑巾上是一双锐利而冷酷的眼睛,他一步步向驿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