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备战不力
    因为李延庆的归来,种师道便没有参加下午的武举评判,全权托给了张叔夜代表自己为弓马科主考,要知道张叔夜年轻时曾出使契丹,他在契丹以高超的骑射水平震惊了契丹骑兵,在朝廷也是出了名的骑射名将。

    军营帅帐内,种师道仔细地翻阅李延庆带回来的情报小册子,里面的内容非常详实,包括梁山各军的优势和弱点,梁山军的盔甲兵器装备、战马数量、战船数量,更让种师道拍案叫绝的是,里面还有一幅梁山水泊的简易地图,标注小岛、芦苇分布、战船分布、梁山入口等等重要情报,看得出这份情报制作者耗费了大量的心血。

    李延庆也不隐瞒,把栾廷玉给他情报的过程说了一遍,最后道:“卑职也知道短时间探查不到什么重要情报,所以卑职就只能寄希望于栾廷玉身上,也是天意使然,栾廷玉给卑职准备了这份详细的情报。”

    种师道当然知道李延庆和栾廷玉的关系,他挥了挥手中情报,对李延庆道:“正象你所言,这是天意,有了这份情报,一定会让梁山乱匪彻底在我们手中覆灭!”

    “能得大帅如此评价,卑职也算劳有所值了。”

    “你也不用谦虚,这份情报虽然不是你亲自调查,但也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得来,这次剿灭梁山乱匪的首功还是记在你头上。”

    种师道见李延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连忙笑着安抚他道:“你放心,是你的功劳一定会是你的,你在西夏立大功未赏一事我已经向天子汇报了,现在枢密院和御史台都已派人去西北调查,相信朝廷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大帅仗义直言!”

    种师道微微叹息一声,“你不用感谢我,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失职,自己的手下得不到公平待遇,我心中有愧啊!”

    沉默片刻,李延庆岔开话题问道:“卑职还负责情报营吗?”

    种师道笑着摇摇头,“人总是要向高处走,你和刘錡在石州守城一战中表现得非常出色,这次我还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上次给你说过,我会组建两支独立骑兵,分别叫做玄武和朱雀,你和刘錡各统帅一支,情报司本来我想让你兼任,但我又想了想,你恐怕很难一心二用,我打算把它交给张叔夜。”

    “让张叔夜出任情报司参军?”

    “不是,他是行军司马,情报司归他主管,情报司参军由他任命,我不干涉,只希望你没有什么不满!”

    “卑职没有任何不满,只是....卑职有一事恳求大帅准许!”

    “什么事?”

    “卑职有几个武学的好朋友,他们也渴望能和卑职一起出征。”

    “是王贵他们吧!”

    种师道笑了起来,“这个我没有意见,你自己决定吧!”

    “感谢大帅厚爱,卑职告辞!”

    李延庆慢慢走到大帐门口,种师道却又叫住了他,种师道犹豫一下说:“有一件事我很抱歉,河东军的情报营我调不过来,枢密院施压也没有用,姚仲平怎么也不肯放人,那支骑兵营太精锐,他已经将它们编入自己的直属军了。”

    李延庆默默点头,行一礼便转身快步出去了。

    种师道负手望着李延庆走远,他心中充满了忧虑,眼看女真人即将灭掉辽国,下一步极可能兵指大宋,宋军军备松弛腐败,以现在的战力根本就不堪一击,而自己已老迈,无法再为大宋效力,他只能尽快培养一批年轻的栋梁之才,为即将到来的抗金之战做准备。

    ........

    李延庆跟随一名种师道的传令亲兵向自己大营走去,刚到骑兵大营前,迎面便看见了刘錡,刘錡也十分激动,跑上前和李延庆拥抱一下,笑道:“大帅说你去执行特殊任务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总算平安回来了。”

    “多谢关心,你怎么样,姚副帅肯放你来吗?”

    刘錡撇了撇嘴,“他巴不得我赶紧滚蛋,把位子腾给他的心腹。”

    刘錡又摆摆手,“我们不说这个,提到那个人就扫兴!”

    他又一指身后的大片军营笑道:“这边有两座军营,一座玄武营,一座朱雀营,可各容数千人,你猜哪座是你的?”

    “这还用问吗?”

    李延庆指着北面的军营笑道:“玄武为北,军旗尚黑,当然北面军营是我的。”

    “果然是文官啊!”

    刘錡大笑,“走吧!我陪你过去看看,顺便给你说一些事情。”

    李延庆快步向北面军营走去,只见玄武军营占地数百亩,由三百五十顶大帐组成,四周围有营栅,实际上是一座大军营中的独立军营,朱雀营也是一样。

    玄武军营正中有一根黑色军旗,四周镶着黄边,这其实也是大宋西北军的传统,主帅麾下设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支直属骑兵营,每营约千人。

    这次出征剿匪烈度稍低,种师道便只要求朝廷拨付三千匹战马,组建两支骑兵营,按照一名骑兵配一名辅兵的标准,每营实际上应该是两千人。

    但奇怪的是,军营内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李延庆不解地回头向刘錡望去,刘錡笑了笑,“战马还没有到位,骑兵也要自己挑选,还要再等几天,我那边也一样。”

    “已经十天了,军队还没有配齐?”李延庆心中异常震惊。

    刘錡苦笑一声说:“朝廷名义上有百万禁军,但实际上只有一半不到,大多分去各地防御,汴京的禁军只有十几万,这十几万禁军也只给我一万五千人,另外一半兵员要从各地调兵,我估计大部分都是地方厢兵。”

    李延庆无语了,朝廷养兵都是按照百万人来拨付钱粮装备,最后钱粮装备拨下去,人却没有,这让他们怎么去打仗?

    刘錡又叹口气道:“这种严重吃空饷的情况只有西北军没有,所以西北军也是大宋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可惜朝廷却死活不肯从西北调兵给我们。”

    “那骑兵怎么办?难道还要我们从头教士兵骑马吗?”

    李延庆不得不面临最严峻的局面,要知道一名士兵训练骑射入门至少要一年的时间,精通骑射要训练三年,这种骑射水平还是无法和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女真人抗衡。

    “情况恐怕比你想的还要糟糕,余深、张邦昌以及一群文官上书天子,说春麦初生,马匹会践踏麦苗,中原腹地不宜用骑兵作战,天子听从了他们的建议,不批准大帅的骑兵要求,大帅说他会尽力解决这个问题,让我们再耐心等待几天。”

    刘錡又低声对李延庆道:“天驷监在牟驼岗养军马两万余匹,每年耗钱数百万贯,我就怀疑里面根本没有那么多军马,或者都是劣马冒充军马,朝廷有人害怕情况暴露,所以才不肯给我们配骑兵。”

    李延庆默默点头,如果说百万禁军实际上连一半都不到,那么军马那边很可能也是一样。

    .........

    李延庆来到自己的大帐,大帐内空空荡荡,连一张椅子也没有,地上也没有毯子,长满了齐着膝盖的杂草。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李延庆回头,只见杨亮手执一把镰刀快步奔来,奔至帐门口,他连忙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参军!”

    “为什么去拿镰刀?”

    李延庆笑问道:“想赶在我来之前把这里的草割一割吗?”

    “卑职...卑职.....很抱歉,卑职应该早就打扫好。”

    “算了,起来吧!”

    杨亮起身,连忙屁颠屁颠地过来割草,李延庆没有拦他,笑问道:“说说你在郓州的事情,听说你遇到了危险?”

    “是!卑职住在城外脚店,本打算天一亮进城,结果半夜时分军队就开始搜查了,我和其他十几名外地客人一起被抓捕,结果梁山军大意,只派两人押解我们去军营,两人都被我干掉,十几个人全跑了,结果梁山军派出数千人来追捕,我跳进河里才逃过了追捕,后来我发现到处都贴满了我的悬赏通缉布告,画得真心不像我。”

    杨亮说到这里,便从怀中小心翼翼取出一份悬赏通告,递给李延庆,“就是这个!”

    李延庆接过布告看了看,确实画得跟鬼一样,凶神恶煞,不过下巴那颗大痣倒是点出来了,“身价不错嘛!居然悬赏一千两银子。”

    杨亮咧嘴笑了起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被重视,我要留作纪念。”

    李延庆把布告还给他,又问道:“这两天有人找我吗?”

    “对了!昨天晚上一个很胖的官员来找过你,姓郑,说是你的挚友。”

    李延庆顿时想起了太子之约,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继续忙,我有事出去,会晚一点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