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零三章 聊城夜战
    时间渐渐到了两更时分,梁山军已经全部入睡,大营内一片寂静,只有十几名岗哨在外围不断来回巡逻,长途行军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士兵们个个困倦不堪,双腿也像灌了铅,不断地打着哈欠,依然强睁着双眼,注视着四周旷野里的情况。

    在大营东北角由两名巡哨负责进警戒,他们负责在大营三里范围内巡视,遇到任何异常情况都会吹响手中的号角报警,或许是两名巡哨士兵太疲惫的缘故,他们便私下约定每人各守半夜,一名巡哨士兵躲在一块石下悄然入睡了,另一名则站在大石上向远处眺望。

    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嗖!的射至,正中士兵咽喉,士兵捂着咽喉咯咯叫了两声,一头从大石上摔下,另一名士兵顿时被惊醒,他刚探头张望,十几支箭同时射来,顿时将他乱箭射杀,片刻,无数的骑兵身影出现在大营东北角。

    李延庆凝视大营片刻,毅然下达了命令,“出击!”

    一千骑兵纷纷点燃火把,从点点星光很快便汇成了一片火把星云,随着主将的一声令下,骑兵们骤然发动了,马蹄声惊天动地,一千骑兵如钢铁洪流一般向数百步外的大营杀去,这时,别的巡哨发现了异常,开始吹响警报号角声:呜——

    但此时报警已经没有意义,骑兵越过了浅壕,杀进了大营,骑兵不止一次训练过夜间劫营,但在实战中,他们也并不混乱,一支支火把扔向大帐,大帐被迅速点燃,火势蔓延,整个大营沦为一片火海。

    梁山士兵在睡梦中惊醒,面对燃烧的大火,他们惊恐万分地从大帐内奔了出来,一群群手无寸铁,却遭到了玄武营骑兵的无情屠杀,战刀劈砍,长矛捅刺,一队队骑兵在大营内奔行杀戮,即使跪地投降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杨雄在十几名亲兵簇拥下企图突围逃跑,却被王贵盯住了,他纵马疾冲,五十步外张弓搭箭,一箭向杨雄后背射去,杨雄匆忙之下没有披挂盔甲,这一箭正中他的后背,杨雄惨叫一声,从马上栽下。

    杨雄亲兵大惊,连忙要将主将抬上战马,但随即一阵乱箭射来,五六名亲兵被射倒,战马也连中数箭,长嘶一声,负痛向远处奔去。

    “给我杀!”

    王贵一声大吼,一百余名骑兵杀了上去,将十几名亲兵悉数杀死,杨雄见自己无处可逃,他大叫一声,抽出长剑,向狂风一般冲来的王贵狠狠刺去。

    王贵挥舞着六十斤重的大刀迎面向他劈来,这两年王贵在刀法上下了不少苦功,刀法愈加娴熟,这一刀来得凶猛凌厉。

    只听当!一声巨响,震得杨雄双臂发麻,长剑脱手而飞,杨雄震得摔飞出去,他强忍剧痛爬起身跌跌撞撞奔逃。

    王贵从他身边疾冲而过,只见寒光一闪,一颗人头顿时飞出了数丈远,杨雄当场惨死,成为梁山军第一个被杀死的都统领。

    军营的火势越来越大,骑兵也迅速离开了军营,他们奔至外围和外围的步兵一起屠戮逃出了梁山军士兵,这是一场极为惨烈的屠杀,没有悬念,没有怜悯,逃出火海的士兵一律被杀死,投降也不接受。

    李延庆在外围冷冷地看着士兵们挥刀杀戮奔逃的梁山士兵,心中没有任何一丝动摇,他需要用铁和血来打造一支军队,也是在打造自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勇气面对如豺狼一般杀来的女真骑兵。

    军营的大火渐渐熄灭,战争也渐渐结束,三千梁山士兵几乎被杀戮殆尽,这时时间也到了四更时分,都头卢飞率领数百士兵来到聊城东城下叫门,过了好一会儿,城门缓缓开启。

    数百士兵举着盾牌,小心翼翼进了城,十几名乡兵跑下城举手大喊:“知县和县丞都跑掉了,城中当官的已经没有了。”

    卢飞一挥手,士兵们迅速控制了东城门,不多时,李延庆率领其他军队也进了城。

    只见聊城大街上异常安静,家家户户都熄灭了灯,整个县城内一片漆黑,但李延庆能感觉出来,很多家并没有入睡,而是躲在窗后门后偷偷向外张望。

    这时,卢飞带着两名文吏跑来禀报:“启禀指挥使,卑职去了县衙,知县确实跑掉,只找到这两名文吏。”

    两名文吏连忙跪下求饶,“我们和梁山乱匪无关,望将军饶命!”

    “县里的官员都是梁山军任命的吗?”李延庆问两人道。

    其中一人战战兢兢道:“只有知县和县丞两人。”

    “那县尉和主簿呢?”李延庆追问道。

    “县尉被他们杀了,林主簿不肯替他们做事,已被革职在家,州官都早已逃遁。”

    “林主簿的家在哪里?”

    “他家就就在城内!”

    李延庆随即对卢飞道:“让此人带路,你带几个弟兄去把主簿给我请来,记住要客气一点。”

    卢飞带着一名文吏去了,李延庆上了城,他这次出击大名府的任务不仅是要救援大名府,解围城之危,同时他还要恢复大名府和博州的秩序。

    这时,李延庆问一名文吏道:“城中有多少粮草?”

    文吏此时已经知道这位李将军不会杀他们,说不定还会用他们,他心中稍定,连忙道:“启禀将军,县城仓库里有粮食一万石,草料六万担,还有些银钱,梁山孙知县还算不贪,也不扰民。”

    李延庆正发愁军马草料不足,听说有六万担草料,他顿时喜出望外,这下战马的草料问题解决了。

    “梁山军为何不杀主簿?”这也是李延庆心中有点奇怪的事情。

    文吏想了想道:“听说好像林主簿和梁山某个头领有点亲戚关系,所以梁山军没有杀他。”

    李延庆点点头,这就能解释通了,宋江虽然虚伪,但从来不是手软之人。

    这时,卢飞带着一名中年男子走来,这名男子看起来挺斯文,颇有点象他的伯父李大光。

    中年文士显得有点不安,上前行礼道:“下官林宜见过李将军!”

    “你就是本县的林主簿?”

    “正是!”

    林宜是被梁山军革职,并不是朝廷任免,所以他认为自己依旧是本县主簿。

    李延庆点点头道:“博州梁山军已被我全歼于城外,伪知县和伪县丞都已逃遁,聊城县不能无官,县城中秩序就暂时拜托林主簿了。”

    林宜听说博州梁山军已被全歼,不由又惊又喜,“这太好了,明天一早我就召集士绅,共商安城大计。”

    “另外仓库里的粮食和草料我会用一些,回头我给主簿一份清单,请林主簿尽快上书朝廷,请朝廷安排博州官员。”

    李延庆安排军队在聊城内休息,又从阵亡的梁山军士兵身上剥下千余套完好的盔甲,并收集兵器,交给林宜组建乡兵。

    李延庆又令王平和卢飞挑选两百名强壮的乡兵补充军队缺员,使军队又恢复了两千人编制,并下令将几次大战中缴获的金银铜钱全部分给士兵,一时间士兵们欢声雷动,士气高涨。

    一夜忙到天明,天刚亮,负责打扫战场的王贵便匆匆找到李延庆,兴冲冲道:“老李,看我找到了什么?”

    他将一只做工考究的长条木盒递给李延庆,“这是在主将帐中的一只铁皮箱子发现的,我估计你会喜欢。”

    “这是什么?”李延庆接过木匣子问道。

    “你打开就知道了。”

    李延庆打开木匣,里面居然是一把厚背短剑,外面是鲨鱼皮剑鞘,他慢慢抽出剑,只见剑身通体呈黑色,暗淡无光。

    王贵拾起一杆长矛,“来试试看!”

    李延庆一剑劈去,嚓的一声,矛杆顿时劈为两段,这把短剑竟然锋利得无以伦比,比他原来的短剑犀利数倍不止。

    他从前的短剑是孩童时偶然得到,虽然还能使用,但明显偏轻了,而且剑刃已经有了缺口,这柄短剑来得正是时候。

    李延庆试了试剑重笑道:“正好合手!”

    王贵见李延庆喜欢,心中也颇为高兴,他有点遗憾道:“我本想给你找一把好弓,看了不少,要么太轻,要么做工差,连我自己都看不上。”

    李延庆的豹头弓在西夏石州城毁于大火,铜弓铁箭又不能常用,他缺少一副趁手的日常好弓箭,大家都记在心上。

    李延庆笑着拍拍王贵的胳膊,“好意我心领了,不用着急,一定会有机会的。”

    这时,牛皋匆匆跑来,躬身道:“启禀指挥使,战场已经收拾完毕。”

    李延庆点点头,“让弟兄们休息一个时辰,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