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零五章 临战之权
    种师道走出大殿,迎面见高深在前面等着他,种师道快步走了去,“高知事在等我吗?”

    高深点点头,“我要向老将军道歉!”

    “为何?”

    “其实我已经查到了李延庆被吞没军功的详细证据,姚仲平把李延庆的军功拆散,分别安在他侄子和几名心腹部将身,李延庆的军功也没有了。”

    种师道大怒,“他侄子姚骏根本没有去西夏,一直呆在太原,他怎地如此无耻?”

    “但所有的军方书记录,他侄子都随军攻打西夏,出任情报司参军一职,倒是李延庆出任负责军马的主事参军,没有他任何功劳记录。”

    种师道气得眼前发黑,他和姚仲平共事八年,却从不知道他竟是如此卑劣的小人,算他与李延庆有隙,不想给他功劳,也不该把自己的侄子冒功。

    高深又低声道:“我之所以在大朝不揭穿,是因为此事牵涉甚大,怕引起朝廷内斗,所以请老将军谅解。”

    种师道暗暗哼了一声,什么怕引起朝廷内斗,他分明是怕得罪高俅和童贯,怕丢了自己的官帽,所以不敢揭露真相,想做和事佬。

    高深看出种师道的不满,连忙又道:“虽然有些事情不能明言,但我保证如实报李延庆的功劳,不会有半点折扣,请老将军放心。”

    种师道知道这是高深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便道:“既然如此,那有劳高知事了。”

    “不客气,这是我份内之事。”

    种师道又想起一事,便道:“另外还有一事要请高知事帮忙。”

    “老将军请说!”

    “是这样,李延庆在河北只有两千军马,恐怕很难全歼河北之敌,能不能请枢密院下令,让李延庆暂时有权调动大名府以及相州的乡兵。”

    高深有点为难,半晌道:“涉及调兵之事最好还是要得到官家批准,还是烦请老将军先向官家申请,一旦官家批下来,我立刻下令调兵。”

    “恐怕时间很急!”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这时,一名宦官跑了过来,对种师道行一礼说:“老将军,天子有请!”

    种师道连忙向高深行一礼,匆匆跟着宦官去了。

    不多时,种师道来到天子平时起居的移清殿,有宦官进去替他禀报,片刻出来道:“天子请老将军进去!”

    种师道快步走进内殿,只见天子赵佶正坐在桌后沉思着什么事,他连忙前施礼:老臣职参见殿下!”

    “老将军平身!”

    “谢陛下。”

    种师道站在在一旁,赵佶沉思片刻道:“李延庆之事让朕很为难啊!”

    种师道心一沉,他知道事情不好办了,赵佶将一本奏疏扔在桌,“这是姚仲平刚刚送来的奏疏,他仔细解释了为什么不给李延庆请功的原因,李延庆是去年的进士,初封从八品承奉郎,一年后便升为从七品朝散郎,一年时间连升两级,这在朝廷已经很罕见了,如果再算功劳,他至少要到正七品或者从六品了,当然是因为军功,但他是官,官有官的章法,一年连升三级或者四级,恐怕会坏了官场规矩。”

    “可是微臣也是.......”

    “你和他不同!”

    赵佶打断了他的话,“老将军有五十年的资历,再怎么升官也正常,但他只有一年,资历差点太远,没有可性。”

    “可是.....请恕老臣无礼,一支军队有功不封赏,会寒将士的心啊!”

    “所以朕才想和你商量,看看用别的什么办法来弥补,他确实对社稷有功,朕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

    种师道心无奈,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了,他还能怎么样?

    沉默片刻,种师道只得回答道:“只有陛下有心,不管是怎么样的封赏,相信他都能理解。”

    赵佶点点头,又负手走了几步,这才缓缓道:“一年内连升三级是朕的底线,朕升他为正七品朝请郎,加封侍御史,赏金三千两,这算他西夏功绩的嘉奖,至于平寇功劳,等剿匪结束后,朕再考虑具体的封官升赏。”

    虽然最后的处理结果并不理想,但种师道心里也明白,李延庆一年内从从八品升为正七品已经不错了,官场很多事情并不可能绝对公平,算是天子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封赏,他必须再三权衡,这已是天子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老臣替李延庆谢陛下封赏!”

    赵佶见种师道接受了,心也松了口气,便笑道:“你替朕转告李延庆,他的功劳朕已经记下了,等过几年他有了资历,朕再给加官进爵。”

    “老臣一定转告,另外老臣还有一事想请陛下恩准!”

    “你说,什么事?”

    “陛下,李延庆在河北独立剿灭梁山乱匪,他手只有两千军队,恐怕兵力略有不足,能否请陛下恩准,将大名府和相州的乡兵交给他统帅,这样他便可以从容调拨军队,不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在军队调动,赵佶一点都不含糊,他考虑了很久,最后点点头道:“可以给他临战之权,但只限于大名府和相州的乡兵,其余军队不可随意调动。”

    “老臣谢陛下恩准!”

    .........

    李延庆从博州撤军返回大名府,他并没有进驻大名城,而是驻营在距离莘县约四十里的故城镇,这里距离黄河码头也只有三十里,他们的补给物质已经抵达黄河码头,距离黄河稍近,也便于他们的物资运输。

    经历一场伏击战后,莘县的黄河码头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几座仓库烧成了一片白地,地则有几堆焦黑色的粮食,一群鸟雀在烧焦的粮食盘旋啄食。

    这时,十艘大船正停泊在码头,数千民夫赶着大车来协助士兵们搬运粮草以及各种军需物资,粮草和军需品在码头堆积如一座小山。

    李延庆正站着一堆火器前翻看种师道给他送来的各种火器,他忽然发现十几个冬瓜大小的铁疙瘩,心顿时一喜,连忙让士兵去取来物质清册,他翻到火器一页,从到下仔细查找,果然在最后一栏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震天雷十五枚!

    这是火药局新造出来的震天雷,虽然和他从前在西夏造的震天雷有点不太一样,当初他造的是南瓜形状,是圆形的,而这个却是冬瓜形状,椭圆形的,不过李延庆并不担心不能使用,火药局必然会经过大量试验,才会定出标准,再批量制造震天雷。

    有了这玩意,他能直接炸塌莘县县城,他拍了拍光滑的铁壳,对几名士兵道:“先把这十五个黑家伙运回军营,千万小心一点!”

    几名士兵牵了一辆牛车过来,开始小心翼翼地搬运震天雷。

    这时,一名士兵跑了过来,低声对李延庆道:“启禀指挥使,有个船老大说有重要情报。”

    “人在哪里?带来。”

    片刻,士兵将一名船夫带来,船夫抱拳行礼道:“启禀将军,我们刚刚从对岸过来,发现了一件有点异常的事情,觉得有必要向将军汇报。”

    “你说,发现了什么事情?”

    “小人在对岸发现有军队集结,在码头。”

    李延庆吃了一惊,连忙追问道:“码头有船吗?”

    “有几艘船,但都很小,装不了那么多人。”

    李延庆一直在考虑梁山军增兵河北的可能性,如果宋江决定不放弃河北,那肯定会向河北增兵,而且从时间推断,应该在这几天,虽然暂时没有船只,但很有可能是军队先集结,然后船只再从别处调来。

    他之前虽然利用梁山军分散各处的弱点,集兵力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现在梁山军显然吸取了教训,把兵力集一处,不会再轻易分散了,自己虽然有两千精兵,可一旦对方的兵力集结到一万,自己还真不一定打得过对方。

    这个情报非常重要而且及时,李延庆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有办法,他沉思良久,又取过物质清册,仔细看了一遍,清册果然有他想要的东西,他是觉得怪,送来火器,不送火砲怎么行?

    “火速去镇子给我找几个木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