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荒村生乱
    李延庆率领一千骑兵在十里外跟随着梁山军,当梁山军在树林内休息时,他的军队也在同一片树林内休息,只不过始终保持着距离。

    后军骡子携带的草料已经吃完了,骑兵们将最后一点煮熟的黑豆喂给了战马,他们随后会在高唐县进行补给,然后再继续跟随,李延庆始终不下令进攻梁山军,不少骑兵都有点沉不住气了。

    李延庆也知道骑兵们心急火燎,为了安抚士兵情绪,他便将二十名队头召集起来,给他们讲解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在树林间的一片空地里,队头们三三两两席地而坐,李延庆则坐在一块大石,对众人笑道:“我知道大家情绪不太好,大家想说什么,尽管说吧!”

    一名年长一点的队头鼓足勇气道:“启禀将军,并不是我们有情绪,而是对方士气低落,无心恋战,弟兄们都觉得可以一战击溃对方,痛痛快快杀一场。”

    另一名队头也接口道:“这像一块美味的肥肉,在眼前却吃不到,时间久了,大家都有点想不通。”

    李延庆笑了笑对众人道:“我知道大家都很着急,跟随了敌军五天五夜却不动手,其实我也知道在兴利镇时,我们有机会击败他们,但那时算我们取胜,我们也会付出至少三成的伤亡,当然,打仗总会有伤亡,可如果我们能等到最好的时机出手,或许能避免几百名弟兄的伤亡,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忍一忍呢?”

    众人都沉默了,李延庆又继续道:“现在高唐县他们进不了,黄河南岸又回不去,我估计他们下一步只能去德州了,昨天他们已经杀掉了最后十几头牛,眼看明天粮食要断绝,高唐县周围三十里内已经没有人和粮食,我估计他们今天晚会出现逃兵,大家再坚持一下,我保证在进入德州前全歼这支军队!”

    众人得到主将的承诺,又再次情绪高涨起来,李延庆起身道:“大家回去安抚弟兄们,让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决战的时间要到了。”

    众人纷纷行一礼,快步走了,这时,有斥候来报,“敌军动身北了。”

    李延庆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他倒也不着急,便命令军队进城补给,同时集结先一步抵达高唐县的数百步兵。

    李延庆刚来到城下,王贵便骑马奔了出来,老远便嚷道:“我不干了,我要跟你北杀敌,憋在城,简直要把我王贵活活闷杀。”

    李延庆哑然失笑,“骑兵们也和你一样,叫喊着要憋死人,你不怕跟我北无仗可打吗?”

    王贵狡黠地眨眨眼笑道:“我心里有数呢!这帮梁山乱匪已经山穷水尽了,不是今天是明天,最后一战要来了,我岂能置身事外。”

    李延庆笑着给了他一拳,“你小子在这方面一点不吃亏,可是你走了,几千乡兵怎么办?”

    “乡兵有团练统领呢,相州一个,大名府一个,只要不打仗,根本不用我操心,再说你可以把卢飞留下来,步兵有王平统帅行了,骑兵交给我!”

    王贵软缠硬磨,一心想参加最后一次决战,李延庆拿他没办法,只好答应了,王贵高兴得手舞足蹈,调转马头便向城内奔去,远远听他大喊:“我去安排一下!”

    李延庆摇了摇头,真拿这个家伙没有办法,这时,步兵都头卢飞匆匆跑来,抱拳行礼道:“卑职特来交令!”

    “河面情况如何?”李延庆笑问道。

    “正如指挥使判断,梁山军确实派了一百艘左右的船只前来接应敌军过河,卑职率领弟兄们纵火烧船,一直追到对岸码头内,将六七十艘船集起来一起烧掉,没有留下一条船只。”

    “干得漂亮!”

    李延庆夸赞一声,又问道:“那我们的船只呢,有损失吗?”

    “我们的船只完好无损,目前都在码头。”

    李延庆点点头又道:“我会继续率军追击梁山乱匪,骑兵需要统领,王将军得跟我北,高唐县的乡兵我暂时交给你了,把城池好好守住,我一并记你大功!”

    卢飞也想跟随北,不料主将却让他守城,他十分无奈,又不敢违抗军令,只得答应了,“卑职遵令!”

    “去吧!和王将军交接一下,我们很快要出发了。”

    骑兵补充了给养,李延庆又会见了两名乡兵团练推官,嘱咐他们和卢飞一起统领士兵守城,又留两百士兵在黄河码头看守船只,他随即率领一千五百名士兵离开高唐县,向北方追去。

    ..........

    梁山军在高唐县以北约二十里外的一座村庄里宿营过夜,这是一座百余户人家的大村,但村里的人早已迁入了高唐县,整个村子内空空荡荡,没有人烟,士兵们将村庄翻了个底朝天,只找到一堆毫无作用的破烂家具和一些腌菜干萝卜,又抓到了几条细犬。

    没有粮食补充,过了今晚,梁山军粮食便已断绝,断粮加走投无路的绝望,梁山军士兵怨声载道,军心骚动,天黑后便开始出现了逃亡潮。

    张岑也知道军心动摇,为了防止士兵逃亡,他派出数百名心腹军士,在村子的三条出村道路设卡封锁,但依旧没有作用,逃兵根本不走村路,他们脱去盔甲,丢掉兵器,翻过小院围墙便逃进了附近的树林之。

    在一间小屋里,张岑手拿油灯正趴在桌子仔细研究德州地图,德州也有一座黄河码头,在靠近安德县的盘河镇,对岸是齐州的临邑县,张岑之所以要找黄河码头,是因为码头才能找到船只。

    在这时,门砰!一声被重重推开,张岑愕然回头,只见关胜满脸怒气地站在门口,几名在门外站岗的亲兵显然拉不住他,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张岑摆摆手,让几名亲兵退下,关胜走进房间冷冷道:“外面士兵在疯狂逃走,张将军还有心情在房间寻找出路?”

    张岑半晌道:“我知道军心不稳,所以我安排了三百名士兵封锁了三条出村的道路......”

    “有用吗?”

    关胜冷笑一声,“逃亡士兵根本不走村道,直接翻墙可以进入村外树林,你还自以为能有效控制住逃兵?”

    “那我该怎么办?”

    张岑忍不住大吼起来,“粮食已经断绝,明天早士兵们吃什么?难道要我杀人,让士兵们吃人肉?你只会抱怨,只会冷嘲热讽,你能拿出有用的办法吗?”

    关胜满脸通红,直着脖子也怒吼道:“军队有军纪,一支军纪严明的军队不会因为断粮随意逃跑,只会众志成城,一起想办法克服困难,去打猎、捕鱼,甚至剥树皮、挖野菜都可以,但你却纵兵抢掠,直接毁掉了军纪,没有了军纪约束,你还指望他们去挖野菜充饥吗?”

    张岑歇斯底里地大吼:“我们本来是梁山乱匪,不是官兵,别拿你那一套来压人,有酒有肉聚义,没有了大家散伙,你看不惯别当什么梁山好汉!”

    关胜双目尽赤,绝望地盯了张岑半晌,忽然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张岑望着他背影远去,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怕大哥责怪,他早一刀把这个混蛋宰了。

    张岑和关胜的观念有着本质不同,关胜是军人世家出身,祖父和父亲都是禁军将领,他把军队的荣誉和规则看得极重,对纵兵抢掠、对逃兵等现象深恶痛绝,他因一念之差投降了梁山军,当他发现梁山军义气光环的背后是匪性本质时,他心充满了悔恨和绝望,今天当他的军队走到了末路,这种负面情绪便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

    而张岑是最早一批梁山为匪的,是梁山三十六路乱匪之一,被宋江招安后成为梁山聚义堂的一员,虽然被封为都统领,成为河北梁山军主将,但他骨子里的匪性难改,走到绝路时,他会自然而然地用山匪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这时,一名士兵跑来向他报告,“不好了,关将军独自一人骑马走了,大家都不敢阻拦!”

    张岑重重哼了一声,“他要走走吧!不要管他了,传令所有弟兄立刻集结。”